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双色球2013年ac

发表时间:2018-06-14 00:38:11浏览:322162次

无论男女洗澡都是露天的,因为那个地方只有一个免费的水龙头。

呆萌的貂

就把他当作一本武林秘籍,反复琢磨吧。等你练成之后,真的做到知行合一了,我敢保证,你可以写得比金庸都好。我曾对照过,金庸的书还远没有达到《故事》所提出的标准。

当地工人初学会工具一般不知道变通,起钉子非得要nail hammer,给他个老虎钳就一脸懵逼,我在他们怀疑的目光中用老虎钳演示了一遍起钉子的绝活,然后就被崇拜的目光送上了神坛。

忽略我破烂的牛仔吧~

我:FUCK!

这玩意我教了他们近一个星期才基本上掌握,其实我自己也不太会,╭(╯^╰)╮,丢人了,后来基本上所有当地工人用得比我熟。

巴新很神奇的一个地方就是红绿灯十分罕见,数量比大熊猫都少。

诺,随你挑一个咯。

哼,地心引力抓不住你。(167的,想怎样。)

我有一个屁眼重叠宇宙猜想:

传说中的shark,是不是像大白鲨?其实我表示很怀疑,鲨鱼怎么可能这么小,不过当地人是这么说的,八成是糊弄我们来着。

我还是个实习生☺️

一般的

我:给你记两个小时工时,赶紧滚吧。

我收拾好破烂不堪的世界观,大吼一声:滚!

然而这只是开端。在这之后,很多个夜里都可以听见啪啪啪的鞭炮声,第一次都睡得很安心,第二天回过神一思考,次奥,不对劲啊,巴新压根就没有放鞭炮的习俗,尼玛分明是枪声好吧。从那之后,鞭炮声就成了我们的噩梦。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

人太实诚是要吃亏的。

当地人有一种自卑的心态,对澳大利亚人打心里恐惧,甘愿把自己看作低一等的人。

漂亮的石头随处可见,海边最多。

这里插一个小细节:W是个妈宝,什么事情都会和她妈妈说,什么都听她妈妈的,虽然听话是好事,但想她这么听话的我真的没见过。她妈妈从小就不让她看电视,我刚开始和她聊天的时候,她都不认识何炅和汪涵。

我:这跟你有半毛钱关系?

里基一脸鄙视:哪能啊,他可是警察。

别看到QQ空间就喷。

当地工人没钱,有病都不会去医院,小伤小病忍忍就过去了。有个工人生病了身上长了一个很大硬块,都流脓发臭了,我让他去医院看一下,他说不用,让当地巫医用火烤一下然后敷上这种药就好了。鉴于他不适合进行高强度体力工作,我还是放了他两天假。(带薪假,这是项目部不允许的,项目部为了成本很多规定太不近人情,我违反了不下数十次,可见我不能算是一个好员工。)

很奇怪,这场持续两天的战火悄无声息地熄灭了,就像大海抛出的一个无足轻重的浪花,过不了几天就被人遗忘得干干净净。跟我印象中的战争找不出一分钱的联系。兴许这样的事情是太过平凡,平凡到人们习惯性选择忘记。我是没看见,只是依稀通过当地人的反应来感受那一份战争中的紧张。

我只好当即表示不想跟你有续集╭(╯^╰)╮。

有一次上午考完试我在教室等她一起去吃午饭,她来教室放包以后跟我说她去厕所,我说我在教室等你,然后我等了很久很久很久,是的,我就这样被放鸽子了,她回教室以后就跟我说她已经吃过了。wtf???劳资在教室饿着肚子等你你跟我说你他妈吃过了?我当时饿着肚子,心里也有气,我只能压着没发出来,我就说我之前说了在教室等你,她说我也说了我要去吃饭了你没听见吗?……ok ok ok,算我的错我耳聋了自作自受好不?我就半开玩笑的说了她两句(真的没有凶她),她就拐着弯的开始骂我(文化人呵呵,不带脏字的),我当时以为她也是开玩笑就没在意。后来第二天她妈中午来学校把我训了一顿,我就只能硬着头皮道歉。我现在还特别纳闷我他妈当时脾气怎么这么好呢?

里基:呵呵。

第一次有惊无险。

再后来W和我说她想在学校外面租个房间睡午觉,我们学校离家都比较远,需要坐校车,光是路上就要四十多分钟,一来一回基本上每天在家就只能睡十几分钟。当时她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我还有点犹豫,她就把她妈妈叫过来跟我谈,她妈妈绝对是我见过的最能说的人,嘴巴就没停过,我真的是一句话都插不进去。我把这件事跟我妈说了,我妈其实是不同意的,她觉得中午在学校外面睡觉不安全也不划算,当时由于我和W的关系特别好,在我的强烈要求之下我妈也只好同意了。

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我请的土匪保镖跟我手下的黑工Paru还有Moses发话了,让我不要怕,他们保护我。

哈哈,其实有两个领导对我还是挺好的,从他们那也学到了不少东西。

次奥,这就是装逼的代价。

项目部

真心感谢,鞠躬!

里基:老板,你真是个好人,我娶了三个老婆,要不送你一个?

当晚回到项目部洗澡才发现肩膀掉了一层皮,脸也被严重晒伤,嘴唇都裂了一道口子,过了一个多星期才好。

好了,物产介绍得差的不多了,接下来进行第二篇——人物。

放两张图。

附一首中间那个大胖子总工写的诗

言归正传,首先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个国家神奇的物种。

巴新这个国度可以这样归纳,吃饭靠上树,穿衣一块布。政府靠援助,说话不算数。还是很贴切的。

写作的书我基本都看过。我就推荐一本书:《故事》。依我看,有这本就足够了。

他很好学,心里知道自己学识不够,所以每次都先问我,问完以后再按照我说的标准去检查,(当然我也不是胡诌的,图纸上都明摆着呐。)

这是常驻我们项目部的阿木警官。

双色球2013年ac看到有个回答是一个人在网吧看新闻联播的图,让我不禁想起了我亲爱的舍友J公子,目前宿舍集体去上网了两次其他人在打游戏,老哥一次看焦点访谈一次看非诚勿扰……

大规模抢劫少了,小规模的还是有的,比如正干着活,仪器突然被当地土匪抢走了之类的事还是层出不穷的。

还是晒一下施工工艺吧。不然非路桥人,比较难理解。

门外派是“我们在肛门外派”的简称,顾名思义在屁眼外面。因为在屁眼外面,所以天空中高悬的屁眼对门外派者是一个威胁。这个屁眼时大时小,很不健康,仿佛一下扩肛,一下又肛缩。如果有一个人拿着一根竹竿——如果有那么长的竹竿的话——捅捅这个屁眼,也许就会有一大片巨大的屎将亚洲淹没,把太平洋填平。因此,门外派大体来说是悲观的,因为这个屁眼和世界末日有着直接关联。也许世界末日就是一次无止尽的拉稀,便血或者脱肛。

巴新虽然是个自由的国度,可是有时候对底层的人来说,人权是个奢侈的东西,生存才最重要。

我可爱的基纳

以及我最喜欢的一种芒果

背后有栅栏围着的是一个教堂。 当地底层人穷,穷得没法说。

喂,监理,你出来解释一下这个问题。

还有一次,我在一标建涵洞时,我走在去另一个涵洞的路上。路上开来一辆轻卡,车上都是些土匪,其中一个土匪用枪对着我胸口比划了一下,当时我头脑突然懵了,一片空白,两腿像是变轻了,飘了起来。那是我第一次真实感觉到生命受到危险,离得那么近!比项目部差点被劫都来得真实。

最开始项目部安排我去建设涵洞。涵洞班组严重缺人,因此被迫身兼多职,除了干技术员本职工作之外,我还得当工班长,招黑工,亲自对他们培训,带着他们干活。于是我白天累死累活带着他们支模板,浇筑混凝土,绑扎钢筋,砌砖,晚上写施工日志,做日报,周报,排计划,报材料,填浇筑单,统计工程量,还要跟局里报各种报表,写施工工艺交底……兼顾现场安全维护,保证工程质量跟施工速度。

还有一件关于我自己人身安全的事,暂时还不想说出来。等我哪天觉得快忘记了再说吧。

同样的事情发生一次是喜剧,第二次是闹剧,第三次是狗血剧

这个测量员表示哪怕这个黑工再不干活也不会开除他。后来这个黑工就果真不干活,还必须要测量员给他每天九个小时的工时。呵呵。这剧情我有点不懂。

娘希匹,我一个试用期的施工技术员怕毛。果断带着图纸就上场了。顶着三十度多的太阳(不顶不行,放眼望去没有可以乘凉的地方。)一边翻译图纸,一边带着工人施工,不到一个星期差点比观海同志还黑。不过好歹弄清了工序,摸索着前进。

他们只是默默躲开,伸手竖了个大拇指,牛逼!

在巴新的确有被当地土匪打死的中国人,我听过一起,有中国人开车去银行取钱,结果被土匪尾随跟踪,然后就发生了惨剧。也亲自见过被拦车抢劫的,当时那名中国人的车离我所在涵洞三四十来米吧,他的车都快开上转盘,差点就跑了,结果硬生生被土匪逼停了,车上下来四个持枪土匪把他洗劫一空,不过幸好性命还在。

当时内心十分感动~~

羞愧的是一时疏忽,有个单孔涵洞有一米左右长的洞身有点歪,当时项目经理怕质量不好。考虑要把整个涵洞炸了,最后我们跟监理商量的结果就是把那一米左右的涵洞从顶板一直切到底,全部移除。

注意多图杀精,注意多图杀精

眼看垃圾场民众慢慢逼近,他们就用土话跟垃圾场的人吼吼吼吼吼吼吼,吼了半天,最后他们终于达成一致,这事与我无关,纯粹是那二逼警察犯二,遂再度逃过一劫。这一次,化险为夷。

我这个人就是如果把你当朋友,就掏心掏肺的对你好,现在想想初中的我还真是天真。我不知道别人喜不喜欢她,反正我是不喜欢她了。另外,我对你好,真的不是我另有所图,我只是想和你做好朋友。所幸初中以后我没遇见过这种觉得我的好意是另有所图的人。

在底板之前是浇筑混凝土垫层。然后绑扎底板钢筋,完了支模板浇筑。

里基:你没听说吗?军队跟警察打起来了,好多超市都被抢了。

如上图,天空的屁眼。

每次剩饭剩菜给他们,他们都当做是难得的大餐。

我在那边一年时间里,就上演了两次军队跟警察的枪战大片。记得有一次,我招的当地黑工还跟我请假去趁火打劫。

放神兽——果蝠

咱们进行下一篇吧

好多大虾,看着口水就来了。

说白了,我就是农民工加强版,噢不,是奥特曼加强版。

基本一电饭锅的牛肉丸手慢的筷子就夹不到第二颗了……

经过九个多小时的飞行,在朝阳的不坏好意的奸笑中,我们抵达目的地,激动而兴奋。

不过也有运气不好的,有一个跟我一起搞路基的技术员拿着一台水准仪测高程。看见一个黑人拿着刀(疑是土匪)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他赶紧把仪器一丢,撒腿跑路。

巴新奇石矿产繁多

租好房子以后,我中午就在学校食堂吃饭,然后再由W的妈妈带出校门去租的房子睡午觉。

绑扎钢筋的工具

再后来我就和W成为了好朋友,W的成绩非常非常好,在班上前三的那一种,当然,我初中也是个学霸哈哈(现在变成了学渣(*꒦ິ⌓꒦ີ))。

来张大海

我和W成为好朋友后好几个月之后在谈话中她跟我说:“一开始你主动找我一起回家的时候,我就跟我妈妈说了,她说你这种一上来就对我特别好的肯定是有目的的,让我不要和你玩。”别问我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这是我听到过的最奇葩的话。我当时真的是哭笑不得,excuse me???我看你被排挤怪可怜的和你一起走还是另有所图???就算你觉得我有什么目的你有必要当着我的面这么理直气壮的说出来吗?想想当时我也是太天真脾气太软,打个哈哈就过去了,但是当时真的特别尴尬,只能假笑。

对此我表示无能为力,想不出任何办法制止(当时也没有这个念头,只是发出一声叹息)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

和他们不是沟通

忘了申明一点,巴新是个可以合法持枪的国家,刀更是常见。我第一天上工地看见来往行人几乎人手一把砍刀,腿都在发软。问了工人才知道,原来他们拿刀一般是用来砍树砍草,或者遇到蛇之类保护时用的。

风和猴子 好温馨的名字,可惜在当地书店都没买到。

10基纳一条的蛇

还记得我跟一个逗逼员工Riky的对话

QQ空间评论的内容不重要,但数量太少的话可以说明这家伙做人太操蛋。

里基:嘿嘿。

当地对工具的认知完全停留在原始社会阶段,很多建筑方面的工具都没见过。

我也只能呵呵

我:里基,你这不是他妈的在逗我吧?

当时跟我一起干活的一个机械操作手开着轮挖在工地上跑,后面突然来了一辆警车,里面走出一个喝醉了的警察,把他叫了下来,拿枪顶着他的头。

为了保证安全,我们甚至把当地土匪请来当保镖,一举两得,同时解决了他们的工作跟我们的安全问题。

还有最甜的青芒果

好在他们对我并不感兴趣,车没有停,一路往前开走了。

哈哈,这个可爱的心形

我必须要吐槽一下我初中的一个女孩子,在这里简称W。答主属于性格比较怂的类型,不太会吵架,初中的时候真的很傻很天真。

换算以后100+人民币一颗的白菜,次奥,我看看就好,我真不吃╭(╯^╰)╮,把我卖了也买不到几颗白菜 除了植物来几张动物

当地人保命的药材

最早跟我的一波当地工人,有些人晚上自带隐身功能,看不太清,将就着吧。

利佳子一家恢复了愉快的生活了。那一家都是骗子好不好。

我在巴新建设的涵洞是砖砌箱涵,国内非常罕见。初来乍到,就被一声吆喝喊去建设这种新鲜结构物,心里既激动又紧张。本以为能有个人能指点一下,结果在项目部问了一圈,自项目经理以下,没人搞过这玩意,咋办?

他是我见过最自律的一个人,后来成了我的得力干将。果然不出半年,他就买了一辆二手尼桑小车。这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买小车的劳工。

是它是它就是它!

虽然我不喜欢打灰机,可是拍灰机还是可以的吧。

最惊险的时刻就是公司发工资的时候。当地是每两周就发一次工资,发现金。当时有黑工跟土匪勾结(后来查出来的),看到公司的车出了项目部营地就通风报信。于是很多次土匪就等在路上,藏在树林里,等项目部的车一经过就跳出来打劫。土匪都有枪,我们不敢反抗,于是车上坐的中国人都被搜刮一空,然后被赶下车,车也被开走了。好在土匪一般抢到钱就不会伤害人,劫走的车也随便找个地方丢掉。我还记得当时被劫的是一辆路虎,这是一辆不幸的车。每次被劫都少不了它的身影,每次被警察找回来之后,都要付出一大笔赎金,几次下来甚至超过了买一辆新车的价格。

这以后我更深深感觉到了不安全,于是我就请了两个土匪待在工地来保证我的安全,哈哈。在工地土匪比警察好使。有一次,不知咋回事,一个警察脑抽了在贫民区也就是垃圾场这个地方朝天开了两枪示警,这下捅了大篓子了,几百号人呼声震耳,漫山遍野追来了。尼玛,当时那二逼警察是项目部派来保护我的好吧。我当时就感觉日了狗了,这二货警察一见情形不妙,居然拍拍屁股,坐着警车就跑了。不过跑之前还让我跟着逃跑,这一点还算他还有一点责任心。当时我就懵逼了,真这他妈闹的是哪出啊?好端端捅毛马蜂窝啊!

基本上我建设的涵洞都能一次性通过。偶尔有的不合格需要改进的地方,他告诉我之后也不会去检查第二遍,打个电话告诉他我改好了就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年会被老板抽中名字 直接给了1w现金

每两层砖浇筑一次混凝土,绑扎纵向钢筋,之后继续砌砖,绑钢筋,总共砌六层砖。

好在那天神鬼莫测的天气,让我们逃过一劫……

不给你接受任何挑战

巴新警察数量跟军队差不多,因此经常会出现火拼的场景。不过鉴于他们拙劣的枪法,遭殃的往往不是交战双方,而是被波及的商店超市。

哟,啧啧,看看这些个大领导们,╭(╯^╰)╮,叫你们背着手看戏,都贴上来。

无论男女都是很奔放的嚎,非常热情,第一次见面非要留个影。经常可以看见有女的在河里洗澡,呵呵(^_^),不要问我看没看到,我不会说的╭(╯^╰)╮

好啦,我又回来啦。

里基:我想去看热闹。

谢邀

去巴新的时候,国内还是冬天,一到工地对巴新的阳光很是喜欢,没有涂防晒霜,很骄傲的向当地人表示,哥是不怕晒的嗷,你们这群弱鸡。

反正没过多久,有一次我吃午饭可能慢了一点,W的妈妈没等到我,就给我妈打电话说我不见了。我妈当时没存W妈妈的号码,以为是诈骗电话,语气很凶的挂掉了(但是绝对没骂人)。后来当我到校门口的时候W的妈妈就开始说我,我就只能不停地道歉,晚上回家以后我给我妈说了这件事我妈妈才知道误会了。当时我也是觉得特别特别的抱歉,我妈为了表示歉意特意发了一条短信去道歉,结果得到的回复却是“xxx(这里记不清了),狗杂种!”。当时我看到短信以后真的特别生气,中午的时候我真的是不停地在道歉说对不起,晚上回家我妈妈弄清楚事情了也特意发短信道歉了你凭什么还这么说,凭什么这么骂我妈妈,我妈妈也没骂你,说话语气凶了点给你道歉就这么得理不饶人?这句狗杂种我记你一辈子!

当时混凝土罐车已经就位,我要是跟着跑的话,估计会被骂得狗头喷血吧。

肯定是给外面的人带坏了

那是我刚来不久,项目部召开周例会,散会以后,我们宿舍四个正打算洗澡睡觉,然后突然警察局发来紧急通知,有一百多号土匪要来袭营,让我们作好准备。

等着啊,我先去睡个觉……

看着麦迪文站在山顶读条唤醒回蓝老半天,然后又读条酝酿了老半天,我满心期待的等着看他一波暴风雪把山底下洛萨拉到一起的怪一把A了,结果!他居然放电!这天赋怎么点的,啧啧啧啧.....

当时班上有个男孩子喜欢W很久了,这件事我们全班都知道,W知道以后就和她妈妈说了,她妈妈让她别再和那个男生说话,W就再也没和那个男生说过一句话(可怜那个男孩子喜欢了W两年多),别问我怎么知道的,这都是W亲口跟我们说的。

巴新有七八百万人口(据当地人说,不是度娘数据)然后我告诉他们,在中国警察都不止这个数,他们的表情就变成了这样。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老婆让你以家庭为重,回家带孩子你会怎么想?

今天想到一个严肃的问题,其实也不是今天想到的。之前小严就已经差不多半明半暗引出这个问题了。在中秋节的时候,小严也拍了一张巨大的圆圆的照片,附语是:天空就好像刚刚扩肛了一样。仿佛我们拿着棍子捅一捅,就会有屎落下来。

哈哈,这货就是监理。他来的时候啥都不懂,都是我教的,从底板高程到顶板高程,怎么测量,怎么反算,到钢筋怎么绑扎,该用哪种钢筋型号,钢筋间距多少等等都是我教的。

2016年12月5日更新

我:你这么勇敢,你家里人知道吗?还是你特么的嫌命长?

既然每次都得监理验收才能进行下一道工序,为嘛我之前的单孔箱涵会出现涵身歪了的情况呢?

海边棚户区,住的都是些出卖肉体换取些微金钱来保证基本生活的人。

完工后的单孔斜交箱涵

你反对或持不同意见就是不乖不听话

那么问题来了

要你安安稳稳打工一辈子

国庆那天,每个人都会请假,最勤劳的劳工下午也不干了,他们无论贫穷或富有,都会放下手中工作,上街庆祝。认识的或者不认识的,手拿国旗,载歌载舞。

当地啤酒6基纳一小瓶,相当于人民币十二至十五块左右,烟是一基纳一根,而他们的工资3.2基纳一小时,一天按8小时算,每两个星期发一次工资,劳工工资最多的一次是600+基纳,一般人就300+。

中国为何要跟风?

对巴新人表现出来的爱国精神表示跪服。

大多数人就住这里面,屋里都没有床,席地而睡。

第三篇 当地文化

然后他告诉我

还想指望你飞黄腾达

双色球2013年ac怎么能少了我们大汕头的牛肉丸,还有自家晒的虾干……

就是这种饼干。这种饼干味道还不错,西红柿味的,我经常跑库房去偷吃,嘿嘿。后来不知道项目部怎么回事,可能为了成本考虑,换了一种口味的饼干,然后就引起了罢工。

这个人在我吃中饭时找到我,说他想当一名苦力,当时我建设涵洞人手已经足够了,只能聘请他当了半个月的保安,看守建涵洞的材料,半个月后迫于无奈,把他辞了。因为贫穷,所以每个人都想找份工作。平均每天在工地上都会遇见不下六个人来找工作的。每次我都尽量留下来,可是人实在太多,我手上实在用不了这么多,对此只能表示无能为力。

有些感伤,所以图片色调随我喽。

人物

还有象牙芒果等各种神奇的芒果不过没有拍下来

但是这里有一个问题,我们只能看到这是一个天空的屁眼,我们怎么能够确定我们究竟是在屁眼的外面还是里面?

有个不好的地方就是让他们误以为我权力很大,出了啥事都来找我。可我只是一枚小技术员,很多事情我管不了,也没法解决,只能让他们多次失望,有点心塞。

项目部外面是一圈围栏加铁蒺藜

第五篇 工程

底板浇筑完毕就该砌砖(空心砖)啦,这是个技术活,一个不小心涵洞就歪了。

当然每道工序都得经过监理验收,合格之后才能进行下一步。顶板钢筋验收合格就该浇筑顶板混凝土啦。

不请自来

基于此,有志于探究天空的屁眼等一系列问题的同好们,可以简单分为三个派别:

我手把手教会了他们如何从无到有建设一个个涵洞,也因此得到了他们的尊敬,心里有点小骄傲 。当然也不仅仅如此,可能我掌管他们的工资也是一个其中一个因素。当时我每周还得帮当地黑工计算总工时,算工资(个人感觉这压根就不是我的活! ),经常会对一些生活比较困难(小孩多)表现好的员工,多算一些工资,差个一二十基纳到300,400的我都会帮他们加足了,哼╭(╯^╰)╮有点滥用职权了,这就是让我多干活的下场,再次表明我并不是一个称职的好员工。

不接受你任何反对的声音

学校给你安排好

我们项目部的安全是由警察跟保安公司负责的。这边的警察局是不发工资的哦,嘿嘿,我们公司就请了一个警局进驻我们项目部……这样貌似很安全了吧,可是就在这样的防备之下,差点在一个晚上被土匪连窝一起端了。

看我鄙视的眼神╭(╯^╰)╮

比如说大晚上还非要我回答这个问题,我已经困成了狗还很想发脾气,但是看看她的小脸蛋…心里面只有亲下去的冲动

把黑色的答主放出来~~

三次被劫的主角。其实我一直怀疑警察是跟土匪有勾结的,因为每次被劫的地点都在警察家属区(当地警察家属都住在一起的)附近,而且每次车被抢了之后,警察都能迅速地将其找回,然后勒索一笔钱。直到最后一次土匪在抢劫过程中动手打了人,有人受伤了。于是警察很快就找到了土匪的内应,从此再没发生过类似严重的抢劫事件。

我初二的时候转学了,到了新学校之后我也想快点融入班级。当时班上的女生走读生每天晚自习以后都会一起走,我转过去之后也是和其他女生一起走。W也是走读生,但是她每次都是自己一个人回去,我问其他女生为什么不和W一起走,她们就说不爱和她走。我当时觉得可能是女生之间一些小团体,然后我觉得W有点可怜,之后每次下晚自习都拉着W一起走。

每个周末都会聚在一起欢跳一整天。每次跟他们辩论信仰这个问题我都会把他们说得哑口无言,哈哈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表示有点小骄傲。每次我的论点只有一个,你们信奉的上帝其实是内心的自己,所以我只相信自己。

我:里基,你丫的抢了多少东西?

为了藏钱包跟手机我们把项目部厕所顶都翻了,嘿嘿。

3、眼中派

工人是非常感恩的。尤其对教过他们技能知识的人非常尊敬。

这件事之后我就再也不和她说话了,我也知道她压根就没把我当朋友,也不再出去睡午觉(之前租房子的钱算是搭进去了,一个月的租金,住了不到一个星期),再后来她就自己闷声不吭的搬进了女生宿舍(我们学校女生宿舍走读生可以买一个床位睡午觉,我刚转过去不知道这些)。后来我听其他同学说了这个事情也搬了进去,但是之后再没有说过一句话。

这是底板浇筑。

我最老实的员工跟他女儿,小女孩非常可爱,身子瘦得跟棍子似的,还舍得送了一听Mountain Dew(当地的一种饮料,2基纳一瓶)给我喝,感谢我给了他爸一份工作。

霹雳派是“我们在屁眼里派”的简称,顾名思义,我们在屁眼的里面。这样我们研究那个发光的屁眼时,会合乎情理地推出,屁眼外面是个发光的世界,光是从屁眼外面照进来的。我们是什么?乐观一点的霹雳派者会认为我们随着屎排出屁眼时,将会来到一个更加光明的世界。而悲观的霹雳派者会认为,我们就是屎。某一天我们将会随着大地一阵晃动(直肠蠕动),被什么力量往上一抛,飞出那个屁眼,然后在一个巨大的抽水马桶里被绞得粉碎。

苦逼的生活,不多说了,喝酒,十五左右块人民币一瓶的小啤酒。 所以他们是典型的享乐主义,从不存钱,有钱必须花光,不然工作起来都没劲。不过呵呵,也就一天保准花得干干净净,接着很快屁颠屁颠跑回来工作。

机操手不会说英语也不会当地话,没法跟喝醉的警察沟通,吓得冷汗直冒。直到我们自己请的警察来了,才说服那个醉鬼放下枪。经此一吓,这个东北大汉死活闹着回去,可是他的轮挖技术实在不错,项目部经理舍不得放走他。就这么僵着,他只好在营地宿舍呆了半个月,半个月之后又感觉不干活拿工资对不住人,没办法只好再次回到工地。

每半月把工资一发,第二天当地工人都不见人影,把工资全部买酒买槟榔买烟,嗯。还有剩余的话再买点粮食。有钱了,巴新人就是大爷,谁都不搭理,拿着啤酒满街上晃荡,遇见熟人或者同省人就一起喝一杯。

我:哦,那我就放心了。

这是啥鸟?给你也露个脸吧

当地人开车都很猛,把项目部的车开坏了无数辆,害得我们都学会了自己开车

当地人大都信奉基督教,基本上周末都会去礼拜,也有少数信奉伊斯兰教的。

接着支模板,绑扎顶板钢筋。

嘻嘻哈哈的Moses,人小力气大,非常重感情

呵呵,你屌你先死。

醉鬼也摸了摸身上,找到三个弹孔,顿时酒就醒了,拔腿要跑,被其他警察按住,拖上了警车。

是他们下达命令你去执行

除了宗教,我其实很想看一下当地的书,可惜只在垃圾堆找到了一本

这条蛇被我买回去了,可惜没来的及吃,当晚溜了,害得营地的狗叫了半晚,以为来土匪了。

最后这货跟警察阿木打了一架。

家庭又不是你老婆一个人的,也是你的。

工地就在飞机场附近。

都是互相信任,毕竟我也真的改了,不然搞出豆腐渣工程来,心里多过意不去。

后来就谨慎评论点赞了……

十字路口交通量导流都是这玩意——转盘,解决的。巴新靠左行驶,车辆的方向盘在右侧,经过转盘的时候很有感觉,我经常不自觉多转两圈。

路缘石,不能预制,非得现浇,用的是干硬性混凝土,老实说,质量堪忧。速度慢,工序多,难控制,注定是个赔钱货。

用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来形容中国与巴新(巴布亚新几内亚的简称)的治安状况丝毫不为过好吧。巴新盛产土匪。这是我抵达巴新的第一感受。自从我一下飞机,项目部就告诫我们这群菜鸟,出门要带钱,以防遇到土匪。当地土匪还是很讲职业道德,一般把钱给他们就没啥事了。

此道理只有在QQ空间成立,准确率高达90%。

压轴戏来了,本屌亲自养的鳄鱼

按照这个逻辑,女性要求男性有车有房时自己是不是要先有?

我承认,当时我被震惊了,整个世界观瞬间从上翻到下,再从下翻上去,一直在不停翻跟头,凌乱不堪。

有一次我宿舍的测量员,在离项目部五百米左右的地方放桩。他们用的是徕卡的全站仪,刚放好几个点,路口突然停下一辆车,车上下来两个土匪,拿着刀就要冲过来抢全站仪,好在他的黑工也有一个带着刀,那黑工也是不要命的主,拿着刀冲过去就一顿吼,吓得土匪拔腿就跑。嘿嘿,全站仪要是被抢了,估计得花好几万才能赎回来。其实我们被抢的东西的在当地黑市都能花原价四成左右的钱买回来。个中猫腻,我表示不知道。

曾经我对一个黑工说,让他每次留点钱,买些鸡鸭养着,这样钱就能源源不绝流向自己。

巴新人一天吃两餐,早餐吃完就四处溜达,遇见熟人就两眼泪汪汪,坐在一起胡天嗨地,饿了就满树上找吃的。到了晚上回家吃两个土豆,一切OK。

就这二货,克里斯我的好朋友Paru 人非常聪明,就是有点意气用事,不然是块经商的好料,我曾出主意让他搞点小买卖,结果几天后就提着一箱肥皂向我推销,次奥~~中国人表示不需要。

里基:老板,你要相信我,我兄弟在警察局里呢。

我:……

我一听,有些紧张:不会是被抓进去的吧?

第四篇 安全

来来来,放开我,让我为你们安利一个神奇的国度——巴布亚新几内亚。

巴新人种大多偏棕色人种,也有纯黑的人种,白色人种。巴新人懒惰,出了名的懒惰,虽然贫穷却不思进取。

跟鸵鸟有一拼之力

至于结局,这更像是一个纯净的笑话。毕竟打了两天,居然没听说过有伤亡情况。纳尼?这尼玛是什么剧情?我记得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时,头顶上乌云密布,天雷滚滚。

对了,还有一个实诚的前足球运动员,啥都没得到,还要为加藤叔内疚一辈子。。。

诺,就是这货James。就是他拿了600+基纳的工资,最后我还帮他申请了一个先进工人奖励,拿了一百基纳奖金。

接下来的一年多的日子我将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度过。我们的工地就在九曲十八弯的沼泽附近。

工作帮你找好

W妈妈让她不要和成绩差的同学玩,她的朋友圈子就是班上成绩好的那些女生,成绩差的基本上说话都不会理你。

qq空间我评论或者点赞的说说就会一直提醒我有消息让我一直看看看

然后他就被开除了。

我参与建设的最后一个涵洞

我:为毛?

一般称呼中国人为Bossman,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这个称呼很反感,总感觉很别扭,更喜欢他们称我为Mr Deng。跟他们相处半个月之后,基本上没有当地工人称我为Bossman了。

诺☞

1、霹雳派

专业给你选好

至于尊严,我想这个时候他们还没在垃圾堆里找寻到。这是一家住在垃圾场旁边的人。

好吧,看官这么多,你也出来吧

介绍一下本项目,就是下图中的蓝色跟红色线条。蓝色为二标,红色为一标,三角形△就是项目部所在。

知行合一也不难啊,你就反复参考那本书就行,时间久了,自然就做到了。

接下来来几张不知名的植物

里基:嘿嘿。

这是我负责的其中一个四孔箱涵(这个时候已经招了很多中国工人了,而且当地工人技能也比较熟练了。所以这时候我比较清闲啦。)

总之,成为畅销书作家并不难,上面的方法就行,大道至简。之所以有的人说不行,说白了就是投射心理,也就是自己觉得不行的,别人也不行,还没有了解别人,就开始预测这个人的命运。

球形的

下面是一部分我负责搞路缘石时的工人,路缘石是个轻松的活计,所以招的都是些懒鬼。

自从我的土匪带刀侍卫,杀了人被警察通缉以后,我个人的安全系数越来越低。警察也越来越不靠谱,很多警察局都乱来,原本有的警察局局长的上司因为政治原因被干掉,并且被宣布为叛军之后,依旧开着警车到处收保护费,捞外快,各种找麻烦,每次遇到这样的事都得花一笔巨款才能摆平。

北野老师一家别扭的继续生活了。那一家都腹黑的不得了好不好。

我:你丫是不是打算浑水摸鱼?

看见我的大长嘴没有?

既然谈到工程,先借个宝地倒杯苦水先。

于是大家一团忙啊,警察忙着调人员调枪啊,保安公司加派人手啊,我们商量着贵重物品藏哪好啊,讨论被袭击出多少钱能保平安啊……

再说一个半夜酒鬼跟警察对轰的事?这警察就是上面那个二逼警察克里斯!当时这货晚上随警车巡逻,遇上一个喝醉了的逗比拿着枪在乱吼乱叫。于是用灯光照着他,醉鬼当时就不干了,端起枪,砰砰砰开了三枪。克里斯当时就吓呆了,半晌,回过神,摸了摸身上,嗯,没找到弹孔。暴怒的他二话不说,一梭子弹毫不留情招呼过去!

我吃过,很难吃,当地工人也都不愿吃。项目部后来没办法又换成了原先的biscuit。

涵洞

下班回项目部时,我看到这一幕,差点哭了。

第一实诚的加藤叔残废流落街头了。第二实诚的纱和酱被抛弃了。第三实诚的课长桑独身了。。。

眼中派是“我们在屁眼中派”的简称。眼中派认为霹雳派和门外派都大大低估了屁眼的大小、广度与厚度。也许天上那个发光的“屁眼”,只是这个屁眼的一个边界,它的另外一个边界也许在许多光年以外,这样它就太小以至于难以被我们观察到。眼中派的观点衍生出这样一种宇宙观:我们不是存在于一个屁眼里面,而是存在于多个屁眼里面。宇宙中无数个屁眼互相重叠、嵌套,形成了多维屁眼。宇宙就是由这样一个个屁眼构成。

巴新民风彪悍,极度向往西方的自由。我所在的巴新首都莫尔兹比港,汇集了来自这个岛国各地的年轻向往自由的人。

整个夜里都在紧张而兴奋的气氛中度过。

国庆的那天,每盏街灯都披上了国旗。

这是一个大胖子的警察的枪,这货体格太庞大,我就不放上来胀眼睛啦。,放下他的枪倒是可以

种类繁多的香蕉注意看花生,10基纳一把哦,当地人卖东西都不用称的。我都没见过秤。 以及形态各异的芒果

短短一米涵洞拆除工作用了一个多星期,非常坚固,我对它表现出来的质量还是非常满意的,至少不会是豆腐渣工程咯。

当地甚至还有住垃圾堆里的人,那个地方就被称为垃圾场。那一片的人让警察都敬而远之。他们靠垃圾堆生活,捡垃圾吃,很多人因此出现精神问题。垃圾场的女的看见中国人就问上不上床,二十基纳一次。

Rainbow到这里也快结束了。有空再修改修改,增加些内容。

2、门外派

里基:老板,我今天不想上班了。

其中一辆混凝土罐车坏了,浇筑时间延长,大晚上的加班,可怜~

建议遇到这类事要迅速表明态度回击。你可能会说反应慢不知说什么,我认为态度是第一位的(你惹到我了!),说什么不重要。只有这样才能最大可能减轻给你的伤害,是的,当场及时有效地反应能大大减轻事后心理咨询的难度。如果你当场忍了下来,大家给你的评论中有很好的建议,不多说了。

我的外国驾照,嗷嗷巴新是一夫多妻制国家,我招的黑工有娶五个老婆的,还很热情的表示送我一个,当时我惊呆了,立马表示好呀好呀!

哈哈 ,咱们住的地方对面公园里铺天盖地都是这玩意,整个飞起来就是一朵黑云。

嗷~嗷~,我没消失,只是不知从哪写啊。手机码字不容易。

当地工人中餐是两包饼干,就两包,这是项目部规定的,不过我经常多发一包,毕竟都尼玛干苦力的,就两块饼干能出力气吗?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