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奶爸的肆意人生》——玉生琴

发表时间:2019-01-12 07:24:52浏览:15次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帝君问道》:第1章天道好轮回》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奶爸的肆意人生》——玉生琴。 之前本站也有不少关于类似内容介绍:1.《仙二代小金棋牌下载的肆意人生》免费试读_微笑小狗2.肆意奔放 《封神榜3》新服火爆有看头3.火玩《凡人修真2》“名闻天下”肆意江湖浪漫修真

第一章 告别,重生

一层层的阴云,遮住了清冷的明月,这样的天气,总是让人感觉有些压抑。

至少,叶风是不喜欢这样的天气。不过,叶风更不喜欢此时摆在自己面前的气氛。

“风哥,我、我要走了。”

河畔的茶楼中,叶风低着头看着桌上的茶具,默默的听着发呆。与他对坐的是一位绝美的女子,女子真的很美,柳眉亮眼,红唇秀发,那雪白冰润的肌肤更像是月华一般,无一不动人心扉。

“是、是么?什么时候走?”叶风闭了一下眼,声音有些沙哑,心口有些发堵。

“明天一早的航班,直飞鹰国。”杨玉儿的声音很轻,有些惆怅,又有些洒脱,百般的滋味,交织心头,难以品味。

“鹰国?鹰国好,鹰国好。”叶风喃喃低语,也不知道鹰国好在何处。

叶风现在的心里其实很诡异,实话实说,如果没有这具身体中那刻骨铭心的记忆,他甚至根本都不知道眼前这佳人的姓名。因为,他已经不是以前的叶风了,或者说,现在叶风的灵魂已经不在是之前那个了。

叶风穿越了,穿越到这个平行世界已经一周了。

今晚,眼前的姑娘突然来到自己的茶楼中,原本叶风还有些莫名其妙,可是融合了原本主人记忆的叶风,立马便了解了前因后果,明白了眼前女子是什么身份。

杨玉儿,之前叶风从学生时代便相恋八年的恋人,八年的相濡以沫,情已入骨。可惜,最后却因为家里的原因,毕业之后有情人没能终成眷属,终究是良人有缘无分,叶风娶了她人。不过,两人却一直是深爱着彼此,加上叶风的婚姻也是名存实亡,他们夫妻除了有一个三岁多的女儿之外,也基本没有什么联系,甚至平时都不会住在一起。

所以,叶风的结婚并没有阻挡住两人对爱情的向往,毕竟两人的感情很深。可是,今天,杨玉儿却说自己要走了。曾说过的山盟海誓,也就成了过眼云阳。

虽然,现在的叶风对杨玉儿没有什么感情,但是记忆中的那抹心痛,却难以忽视。那种感觉,完全就是身体最直白的反应。也许,是因为记忆的影响吧,现在的叶风胸口就像是堵了一块大石一般,压得他都有些轻颤。

“怎、怎么这么突然?”叶风艰难的挤出一丝笑容,这让他原本清瘦的脸上,更显得有些颓然。

“我想出去散散心,昨天我见到你女儿了,很可爱,很漂亮。”杨玉儿的声音一直很轻,好像有一种说不出的哀伤在萦绕,又好像是她自己在压抑着心中的难受。

“是么,以前没见过?走吧,走了也好,是应该走了。”叶风扭头看向了窗外,此时的声音更显沙哑,他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到最后甚至连窗外虫豸的鸣叫声都比不过。

两人谁也不再继续说话,窗外不知名的动物声声哀啼,更为这离别增添了三分哀伤。

“风哥,”杨玉儿忽然笑了,笑的像平时那样的灵动,“你能不能在给我唱首歌啊?很久没有听过你唱歌了。”笑着笑着,杨玉儿的眼角却溢出了点点泪花。

“好啊。”叶风也忽然笑了起来,可是声音却依旧沙哑低沉,心中那抹哀伤挥之不去,根植在血液中的爱恋,深深的影响着此时的叶风。

前身的叶风也喜欢唱歌,所以店里就有一把吉他,叶风起身拿起吉他,靠在窗边,望着河水,背对着杨玉儿,他实在不敢再看杨玉儿一眼。

手指轻动,琴声悠扬。略带哀伤的曲调,缓缓弥漫在这夜空,一股淡淡的哀伤,四处飘散。这曲子,杨玉儿自问没有听过,可是单单就这忧伤的前奏,就已经让她难以把持,心绪愈加怅然。

有些淡淡忧伤的旋律持续了十几秒,渐渐拉开了序幕,叶风手指头轻轻地勾着琴弦,开始唱了起来。

“你的回话凌乱着”

“在这个时刻”

“我想起喷泉旁的白鸽”

“甜蜜散落了”

是的,是另一个世界中周董的《说好的幸福呢》,曾经风靡一时的一首歌,也是叶风曾经很喜欢的一首歌。不知为何,这个时候叶风的脑海中一下子就想起了这首歌。忧伤的旋律,诉说着这世间最苦涩的爱情。

当然,叶风的声音并没有周董那样的轻柔低转,给人一种迷离的感觉。可是,现在叶风那沙哑的嗓音和低落的情绪却是与这首歌极为契合,将那种忧伤的情绪在杨玉儿的心中扩散了开来。

“情绪莫名的拉扯”

“我还爱你呢”

“而我断断续续唱着歌”

“假装没事了”

叶风此时没有多想,甚至都没有发现自己在无意间改了原唱中的一句歌词,低沉的嗓音轻轻回荡,显得是那样的令人情殇。

也就短短几句,杨玉儿就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看着叶风有些落寞的背影,她的心口微微颤抖,精致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泪水。

还爱么?

爱!

谁又不爱了呢?

可惜,有些事,无可奈何。爱情不是人生的全部。

要怪,就怪造化弄人,就怪人世沧桑。

“时间过了走了”

“爱情面临选择”

“你冷了倦了我哭了”

“离开时的不快乐”

“你用卡片手写着”

“有些爱只给到这”

“真的痛了”

叶风唱的很深情,也许是因为前身的记忆,曾经相恋这几年中,一幕幕的美好,不自觉的浮现在眼前,一幕幕,难以忘怀。

然而,不仅是叶风,坐在那里的杨玉儿更早已经是泣不成声,脑海中那些画面,又岂是只有叶风难以忘怀?这几句歌词,一下子把杨玉儿眷恋的记忆翻了出来,又想起了那曾经的美好。

此时分别,真的痛了。

“怎么了你累了

说好的幸福呢

我懂了不说了

爱淡了梦远了

开心与不开心一一细数着

你再不舍

那些爱过的感觉都太深刻

我都还记得”

此时,窗外的阴云终于兜不住了那漫天的雨水,雨不大,像是情思一般,点点入心。

叶风的歌声就像是一句句如针般的质问,一句句刺进了杨玉儿的心窝,那种疼痛,几乎令这个娇弱的女子难以呼吸。

曾经山盟海誓,可终究敌不过现实。

“你不等了

说好的幸福呢

我错了泪干了

放手了后悔了”

窗外细雨,应和着叶风沙哑忧伤的歌声,唱出了这段恋情中的心酸不舍。

是谁不等了么?等了许久,也等不来一个结果,终究是累了,杨玉儿心中阵阵绞痛,相恋多少年,终究要分别。可是,又怎能奈何?

无可奈何。

唯有生生抽泣罢了。

可,却不曾后悔。

若是有来世,望君不负我,愿我还伴君!

这时,窗外似乎起风了,夜风将河畔的花瓣吹起,混合着雨水向远处飘散。而叶风沙哑的声音,也唱到了这首歌的结尾。

“只是回忆的音乐盒还旋转着

要怎么停呢”

并不激昂的声音,低回婉转,令人心碎神伤。

前世叶风身为一个冷血的杀手,并不懂爱情,可是此时此刻,他的心真的是阵阵抽搐,胸口那种郁结,久久难以消散。这是叶风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此时叶风唱这首歌的时候,透过迷离的双眼,脑子中不由自主的全是曾经和杨玉儿的点点滴滴。

快要分别,最后一面,真的不如只是初见。

此时此刻,叶风也许明白了什么叫刻骨铭心,什么叫无可奈何。他弹琴的双手都有些颤抖,这是从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尤其是唱副歌的时候,叶风竟然发现自己眼角湿润了!

前世经历了太多的悲欢离合,早就不知道眼泪是什么滋味了。可是今天,叶风又尝到了那种苦涩的咸味。

爱到深处,自然泪流。

忧伤的旋律久久不能散去,窗外细雨翻飞,当叶风转头之时,杨玉儿已经不在了,远远看去,只望见细雨中那一抹哀伤的身影。

叶风满是复杂的望去,没有去追,只是轻声一叹,千回百转,却感觉胸口郁结的浊气更浓了几分。

情缘聚散,又岂能随心所欲。

夜雨不大,却很密。当雨中那抹倩影彻底消失在眼帘之后,叶风感觉身体徒然一轻,甚至头脑都清晰了许多,好似灵魂的最深处有什么郁结彻底消散了一般。

叶风一愣,呆呆的望着远方的雨夜呆了几秒,随后没有任何言语,轻轻地转身上了二楼。

叶风知道,从这一刻起,前身最后的一缕执念,也随佳人而去了。杨玉儿的出现,像是她的告别,却也是“叶风”的告别。从这时候起,前身今世,已是截然不同。当明日太阳再次升起之时,这世界,将会迎来一个崭新的叶风!

第二章 闺女,依依

一大早,叶风起来就吃了个午饭。(手动滑稽,不是病句,自行脑补。)

也许是前身最后的一丝执念彻底消散了的缘故,昨夜叶风睡得特别安稳,看着窗外已经爬到中天的大太阳,叶风不禁有些感慨,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自己似乎从来就没有睡到中午过吧,这还真是破天荒第一次了。

不过,说真的,这种早起吃午饭的感觉还真是不错。

“嗡~嗡~”

就在叶风收拾碗筷的时候,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一看。

“是她?”看着手机屏上显示的名字,叶风一愣,随后皱了皱眉,苏凝给自己打电话,这是叶风没有想到的。

苏凝,叶风合法的妻子。但,两人之间没有一点的感情,更是极少有什么联系。甚至,说前身和苏凝彼此是互相厌恶都一点不为过。

踌躇了一会,叶风最终还是接听了。不管怎么说,叶风已经不是以前的叶风了。虽然现在的叶风对苏凝也是没有什么感情,但是却也没有什么成见。

“咳!喂?”清了清嗓子,叶风到是不担心苏凝会发现自己有什么异常,毕竟,昨天连杨玉儿都没有察觉,更别说是不怎么联系的苏凝了。

“准备一下,来我家,我妹妹快来了。”不愧是曾经名噪一时的歌后,虽然态度好似万年寒冰,极其冷淡,但是那天生的音线却是改变不了的,宛若黄莺,轻灵动人,单单是听这声音,就足以令人幻想出一位雪月下的遗世仙子了。

不过,听到苏凝这样冷冰冰的态度,叶风心中很是不爽,说道:“你妹妹来了让我去你家干嘛,再说了,你让我去我就去?哥不要面子的么?”

也许是叶风这样的话气到了对面的冷美人,也许是什么别的原因,总之,当叶风说完之后,电话那边竟然沉默了好久。

此时此刻,在香江名苑的一栋别墅中,一位丝纱白裙的长发美女正窝在沙发里,望着手机有些出神。

“这家伙什么时候转性了?和我说这么多话?”苏凝喃喃自语,她和叶风不是没有说过话,但是每次两人的对话,基本没有一句废话,通常两人说一件事,都用不了三句话的时间。自从两人结婚后,这恐怕是叶风对苏凝说过的第一句废话了。

而电话那头,叶风撇了撇嘴,同样舒舒服服的靠在沙发上,随意的说道:“喂?说什么呢?不说话我挂了啊。”

苏凝愣了一下,随后又恢复了冰冷的表情,说道:“爸妈和爷爷过几天也要过来,你要是想苏灵在爷爷面前瞎说什么么,那你就随便好了!”说完,苏凝啪的一下就将电话挂了,根本没有给叶风继续说话的机会。

听着手机中传来的忙音,叶风挑了挑眉,摸着下巴自语道:“这老婆还挺野,哥就不去,看你能咋样?”

“接着刷碗去!”叶风随手将手机撇在沙发上,可是当他屁股刚抬起来的时候,手机就又响了。

叶风顺势又坐了回去,看着手机上现世的联系人,挑了挑眉,嘀咕道:“挂了又打回来?这女人真是搞不懂……”

“喂,又干嘛啊?”叶风没好气的说道,这女人有话不会一次性说完?有钱人就不用在乎电话费的么?

“粑粑!粑粑!”

“嗯?”叶风顿时愣住了,电话那端有个软软的、开心的声音,透过手机,传了过来。

“粑粑,依依好想你啊。”在别墅中,一个粉嫩的小家伙依偎在苏凝的怀里,两个小手抓着苏凝的手机,漂亮的一双大眼睛就像能透过手机,看见那端的叶风一般。

听着这稚嫩的童声,顿时让叶风的所有不满都烟消云散,这一瞬间,一阵暖洋洋的感觉流过了叶风的心窝。一股柔情在不经意间流露,虽然此时的叶风已经换了灵魂,但是那血脉相连的东西,却是永远都割舍不断。

融合了前身记忆的叶风,知道自己有个女儿,但是这突如其来的一声粑粑,还是令叶风措手不及。现在的叶风,可以从容的面对任何人,不管是杨玉儿也好,还是苏凝也罢,叶风都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但是,唯独依依不一样!

血脉这个东西,是世界上最最奇妙的东西,不是言语能够表达清楚的。

“粑粑,你都有好久没有来看过依依了。”小家伙自然不会知道此时叶风心中的想法,在电话的那一边,噘着嘴说出了自己心中的委屈。

这时候,电话那边的小家伙正满眼的委屈,久久没有听到叶风的回应,小家伙一双水灵的大眼睛中顿时涌出了一丝泪花,声音都有些哽咽的说道:“粑粑是不是不要依依了,呜呜呜~”

话还没说完,小心肝就暗自的抽泣了起来。那稚嫩的哭泣声,就像是春夜的清风,声声慢语,略带哀思。

这下子,叶风直接就慌了神,感觉自己心好似抽动了一下,连忙起身,手脚无错的对电话说道:“依依乖,爸爸也想依依啊,爸爸最爱依依了,怎么会不要依依呢。”

虽然听见了爸爸的声音,可效果似乎不太明显,依依还是声声慢的抽噎着,不过确实没有哭得那么厉害了,似乎有了些起色。

“依依好想粑粑。”小家伙委屈的趴在妈妈洁白的大腿上,眼中噙着泪花,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说不出的惹人心恋。这看的苏凝至咬牙切齿,酥胸起伏,恨不得将叶风这个王八蛋碎尸万段。出去鬼混就算了,她懒得理会,可为了狐狸精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要了?

叶风不知道苏凝的怨念,他现在的心全在依依的身上,听着依依这句话,叶风的心都快画了,连忙柔声说道:“依依乖,爸爸现在就去找依依,爸爸也想宝贝了,等爸爸哦,爸爸很快的。”

父女俩又说了几句,依依这才恋恋不舍的挂了电话。

在香江的别墅里,一个身穿公主裙的小女孩,正开心的抱着妈妈等着爸爸回来。那粉雕玉琢的脸蛋上虽还有丝丝泪痕,可那眼神中的兴奋却是难以忽视的。

苏凝轻轻地拍着依依的后背,心里很不是滋味,依依是自己一手带大的,虽然依依也很依赖自己,可是对叶风却也是十分的亲昵。每次见到依依依偎在叶风怀里时的那种笑脸,苏凝的心是百味陈杂,既有愤懑,又有愧疚。

编后语:关于《《奶爸的肆意人生》——玉生琴》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异界放逐录》: 仙道班机》,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