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九宇——精灵王剑》:楔子一:决战前夕

发表时间:2019-01-12 07:03:53浏览:13次
精灵王

精灵王

大小:49.98MB更新:2017-04-27

分类:角色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影视逍遥传》免费试读_宅男孩》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九宇——精灵王剑》:楔子一:决战前夕。 之前本站也有不少关于类似内容介绍:1.决战前夕 9377《盛世三国》跨服BOSS战前瞻2.决战前夕 《烈焰》代言人总决赛最后定夺3.决战前夕版本内容细节解析?天天来战新有哪些变更

楔子一:决战前夕

黑龙纪元134年,黑龙率领北方魔族南下大举入侵,中土人族与精灵族组成联军奋力抵抗,在经过了三年的惨烈战争之后,终于于纪元137年秋初攻致魔族中枢,魔都之下,而至此刻,魔族与人族精灵族联军皆集合自己所有的剩余力量,于魔都之下展开决战!

入秋之后,北方魔地地夜间已有些许刺骨寒意,和着冷风,刮在脸上更是有着刀割一般的触感,‘还是中土好啊。’亚德这样想着,又给自己灌下一口烈酒,将身上的棉衣又裹得更紧了些,双眼微咪,眼神渐渐迷离,又思念起了远方的故乡。

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由远及近,将亚德的思绪又拉回到如今所处的环境之中,赛格特全身披挂,双手抱着一柄长剑走来,“大哥,找我啥事?”亚德率先问了。

“过来看看你,明天就要开战了,少喝点酒。”一把拿过亚德的酒壶,然后坐下给自己猛地灌了一口,“还有。”扫了一眼被亚德脱下随意丢弃在地上的铠甲,“这东西你还是穿上吧,当心魔族夜袭。”

“没事,我们夜防做得很好,再说了,就算魔族真的敢夜袭,我有这个,就够了。”说着,将手边的剑抽出,放在眼前细细抚摸着,这把传说中由女神的眼泪凝成的精灵族圣剑,一直由露西一脉保管着,而在露西嫁给自己之后,这把剑,也被露西以物尽其用为名,强行送至自己手中,并以自己的剑术给这把剑取名为矢尘,而这把剑,陪着自己陷阵杀敌多年,却连光华都不曾褪去半分,如今映着月光,依然是熠熠生辉,而自己,却不曾送过露西什么贵重的礼物,等战争结束了,回去一定要多陪陪她,还有自己那个,素未谋面的,半人半精灵的孩子,算算时间,应该两岁半了,也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如果是男孩,应该要长得像露西,这样会很帅,如果是女孩,嗯......还是得长得像露西才行呀......然后我教剑术,露西教魔法,长大后一定会有出息,再给我生一窝孙子,或者外孙......这样渐渐想的远了,亚德的嘴角不经意间勾起一丝弧度,嘿嘿傻笑起来。

见亚德这样子,赛格特知道他又在幻想了,抬手拍了他一下,“行了,别想了,先把仗打好再说,这场仗要是没打赢,前面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费,到时候可是连想想的份都没了。”

被这么一拍,亚德毫无防备的,差点整张脸撞到了锋锐的剑刃上,连忙把剑收回剑鞘中,“好好好,这场仗当然得打赢了!毕竟我现在身后可是多了一份沉重的责任啊!不过,大哥,你那个,准备的怎么样了?”

“已经准备好了,联军之中,无论是谁,已经人手一剑!”赛格特将酒壶扔回给他,缓缓将体内的寒气呼出。亚德听了,两眼放光,“十万联军,十万把剑呐,想想那场面,肯定很壮观,倒还真想看看。”咂咂嘴,似是很期待。

“还是看不到好,如果用到这招了,那说明我们已经被逼入绝境了。”赛格特白了亚德一眼。

亚德笑笑,“倒也是,那希望,我也用不到这个吧。”亚德将手贴在胸口,隔着棉衣抚摸着那贴身跟了自己三年的东西,对他而言,这是比露西送的矢尘剑还要更加宝贵的东西。甚至,比他的生命还珍贵!

“行了,先不说这个了,用不用得上也只有到了明天才知道,我们现在再怎么说也是白搭,那么大个变数在哪儿呢,还是说说别的吧,等这一仗打完之后,你有什么打算?”赛格特换了一个话题。

“我嘛,当然是回去陪老婆孩子啦,我这一走就是三年,连孩子面都还没见着呢,也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亚德的思绪又回到了刚才,“算算时间,都该两岁半了。”

“都会跑了。”赛格特中途接上。

“不对,是都会跑着叫爸爸了。”亚德纠正赛格特,说完后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赛格特也跟着笑起来。

笑完停下后,赛格特又问:“然后呢?”

亚德抬头望望星空,想了想,“然后等孩子长大一些了,就教他东西,我教剑术,露西教他魔法,识字,嗯......不对,还是看看孩子喜欢学什么,喜欢剑,就我教剑术,喜欢魔法,就露西来教魔法,不过识字是肯定要教的......”

话还没说完,就被赛格特中途笑着打断,“魔法和识字要露西来教我没意见,不过这剑术,恐怕还是得我这个剑圣来教更合适。”

“得了吧,大哥,你那个可不是人人都能学的来的,还是学我的更合适。”亚德反驳。

“学你的?那我也能教啊,我又不是不会,再说了,你怎么知道你那孩子就没有天赋学我这个,万一学了你的,岂不是又好端端的埋没了下一代剑圣的好苗子?”赛格特扔出杀手锏。

“行,大哥,剑术是你强没错,不过,我才是这孩子的父亲啊!哈哈哈哈哈哈......”亚德一下子也抛出杀手锏,大笑起来,赛格特扶额,一下子也忍不住笑了。

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两人起身回头看去,“两位,晚上好。”来的人是精灵王,精灵王在此次战争中,担任了联军的最高统帅。

“陛下,你怎么一个人来了。”赛格特与亚德微微欠身,算是行礼。

“刚才在巡视军营,听说你们俩都在这儿,就过来了,也正好谈谈明天的事。”精灵王翻身下马,身上的银甲和挂在腰间的无鞘宝剑有些晃眼,然后在两人身边坐下,“怎么样,明天一站,有信心吗?”

当然有,只是对于黑龙的实力,至今是个谜,这一点,是最大的变数。赛格特回答,同时也说出了他所担忧的,而他刚刚和亚德所说的大的变数,也是指的黑龙。

“是啊,出了黑龙本身的实力,魔族其他的实力,我们也算是知根知底了。”亚德接过话头,补充了赛格特的话。

“嗯,黑龙的实力,我们不容小觑,入主魔族几年的时间,便以强大的实力让所有的魔物都心悦诚服,再以个人实力为尊的魔族社会中,这绝对是极其可怕的事情,而在他统治的上百年里,原本一盘散沙的魔族竟没有出现一次动乱,而且,在战争中他一次都没有出手的情况下,魔族已经可以力压我们两族中的任意一族,而在百年前这是刚好相反的。”显然,对于黑龙的实力与能力,身为联军统帅的精灵王也满是担忧。

“不过,无论怎样,明天这一战,我们都得全力以赴。”赛格特以剑撞击胸口,以表决心。

“那是,而且说不定黑龙的实力其实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强,我一个人就能把他给削了。”亚德插进一句玩笑话,引得两人笑起来。

“那好,明天黑龙出现时,我就派你一个人上去,然后其他人原地休息,看你屠龙。”精灵王也难得开了一句玩笑话,引得两人笑起来。

“说归这么说,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陛下,南方龙族那边有消息了吗?”赛格特这一句话,又将气氛严肃起来,确实,在面对一个如此强大的未知敌人的情况下,如果能再联合实力强大的南方龙族,那胜算也肯定会增加好几分,而且,黑龙和南方龙族会不会有什么关联?南方龙族会不会有什么制裁他的方法呢?

精灵王失望的摇摇头,“没有,中土世界与南方龙族的领地隔着一面大海,不管是走水路还是绕过去都要很长时间,我从两年前一直到现在,已经派了无数对使者去那儿求助,但一直到现在都音讯全无,可能我们的使者根本就没有走到那儿,毕竟一路沿途凶险,也许高傲的龙族,都没有吧我们这些渺小的精灵和人类放在眼里,反正,不管怎么样,明天都必须开战了,不能再等下去了,在等下去,就入冬了。”事实上,联军已经在这儿和魔族僵持了两个月了,就是为了可以等到南方龙族的答复,但是,如今已经不能再等了,在北方魔地,光是秋天就已经让人感到寒冷,若是到了冬天,将会是极度严寒,一片冰原,若到那时联军再与长期生活在此严寒地带的魔族开战,那联军将毫无胜算,因此,精灵王和各将领一致决定,于越秋之日与魔族展开决战,也就是明天。“好了,我吩咐杀了几十头羊,让你们人类的厨师炖成了肉汤,今晚给大家补补,现在也应该快炖好了,你们两位快过去尝尝吧。”精灵王翻身上马,大概又是去巡视营帐去了。

“好,我们待会过去。”亚德应着,又转向赛格特,“大哥,你呢?结束之后有什么打算?”

赛格特想了想,“我啊,等战争结束后出去走走吧。”

“去旅行?”

“对,去旅行。”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不是要帮我教孩子吗?”

“你不是不让吗?”

“等我哪天没空,你随叫随到啊。”

“你倒想得美。”

“嗯......大哥问你个很严肃的问题。”亚德突然起身,神情严肃。

“什么问题?”赛格特也站起来。

“你真的不打算,娶一个嫂子吗?伊兰对你......看得出来的啊。”虽然两人一直以兄弟相称,但赛格特其实比亚德大上十几岁,所以,自从亚德与露西在一起以来,亚德就没少关心赛格特的终身大事。

赛格特呵呵一笑,“我知道,但是这种事情,从来都没想过,我这一辈子,有剑陪伴,就够了。”大营内飘来阵阵肉香,“走吧,去吃肉了。”赛格特向营内走去。

亚德无法,只好捡起铠甲跟上,也没再问,朝远处一个站岗守夜的士兵大喊一声:“在坚持一会儿,待会就会有人过来换岗可以去吃肉啦!”

远处那个士兵含糊这“唔”了一声,抱着一杆枪半睡半醒。

营帐内,热气升腾。

......

造梦蜗牛说

新书,本书节奏慢,剧情构架复杂,世界观宏大,请耐心向后观看,定不会让大家失望,求推荐票,求收藏,求推送,目前未签约,每日稳定更新一章,若签,每日保底更新两章

楔子二:战争悲歌

第二日黎明,天刚刚拂晓,联军不对已经集结,以不同职业划分为步兵,骑兵,弓箭手,魔法师,念力师五个不同方阵,不分种族,十万大军肃立在营地外的空地上。

亚德与赛格特全身整齐披挂,一身铠甲叮当作响,各自背负着佩剑,策马并排而行,踏上一个临时搭建的高台——点将台上,格兰特,诺亚,露尼娅等精灵族将领和梓星,伊兰等人族将领已经在这儿了,亚德和赛格特上前并入其中,梓星开口说道:“只可惜露西没能来,不然就是人族与精灵族之间一边四个了,真可惜啊。”

只不过现在这种气氛下,几人也无心再开玩笑,亚德和赛格特分别向其他将领点头致意,然后转身,昂首挺胸面向台下黑压压的十万大军。

最后精灵王来到他们中间,七人退后一步,站在精灵王身后,精灵王站定,开口,开始了这最后一战前对士气的鼓舞激励,“战士们,我们接下来要面对的,是我们与魔族交战三年以来最惨烈的一站,最后一战,字出征之日起,激励大家的话我已经说过无数遍,而今天在这里,我要对大家说的不多,我只能告诉你们,如果这一战败了,这三年来的一切将前功尽弃!如果这一战败了,我们赖以生存的族群,将遭到毁灭!如果这一战败了,我们悉心建立的家园,将会被践踏!如果这一战败了,我们竭力所守护的,我们身后的妻儿老小,我们的亲人,将遭到屠杀!所以。”精灵王抽出挂在腰间的佩剑,奋力将其举上头顶,剑身嗡嗡鸣颤着,“这一战,只许胜!不许败!”

“只许胜!不许败!只许胜!不许败!只许胜!不许败!......”士兵们举起武器奋力高呼,呐喊着,喊声震天动地,响彻云霄!久久不能平息!

随后,精灵王下令部队开拨,经过三年时间的磨合,人族与精灵族之间早已没有了最初时期的生疏,早已配合默契,迅速结成作战方阵,三分之一的步兵开在部队最前方,两人一组,分别持大盾和长矛,用于抵御魔族的正面冲击,全部骑兵位于步兵之后,身披重甲,手持长枪,用于随后发起正面冲锋,其他步兵位于两侧,用来防御侧面的突袭及配合正面部队进行迂回包围进攻,其余的弓箭手,魔法师,念力师则分别以有效射程分了三档次序位于中阵;五万步兵,两万骑兵,一万五千弓箭手,八千魔法师,七千念力师保持着这样的阵型,向着魔都方向前进。

魔都前的的一大片开阔地上,一团直径百米的黑雾笼罩在这片开阔地上,散发着令人不寒而栗的不详与死亡的气息,而魔族的军队则集结在这片黑雾的前方,四万外貌狰狞的魔族军队,每相隔十余米就站着一直高达数米的巨型魔物,而身材巨大皮糙肉厚的魔角犀则排列在队伍前方,喘着粗气,双眼血红,与普通的犀牛不同,魔角犀是只吃肉的,五个全身遍布黑色龙纹,身着黑袍黑甲的黑龙使位于阵中央,各自立在一头巨型魔物上,静候着联军到来。

刷刷刷!!!伴随着整齐划一的脚步声,联军的部队逐渐出现在视野中,同样,联军也看到了庞大的魔族部队。精灵王抬起手,脚步声戛然而止,前排步兵并排推着一人高的盾牌向前推进列阵,后一排持长矛的步兵则将长矛搭在盾与盾之间的间隙上,这样层层列阵了十几排,随时准备迎接魔角犀的冲锋,而在步兵忙活的同时,队伍最后方的弓箭手也没有闲着,数百架重型床弩被他们推着,由军队后方推向中央,然后取下轮子,张开弓角,拉开弓弦,放上近百斤重的铁质巨箭,由数个弓箭手站上去转动操纵着,瞄向魔族的军队。

而在联军匆匆忙忙进行布置的时候,魔族军队位于最中央的黑龙骑使已经举起了枪,显然,这场战争中魔族的军队将由他指挥,随着他举枪,魔族骑兵迅速攀上了那阵前数千头魔角犀,手持一柄巨斧,除了一身轻甲以外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因为他们清楚,在联军的巨型床弩前面,任何防护都会被轻易贯穿,所以他们的任务只是撕开联军的步兵列阵,余下的则交给后面的部队,所有骑兵上去之后,黑龙骑使将枪一甩!直指联军大阵,数千魔角犀和骑兵咆哮着,冲向了联军的列阵。

尽管不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冲锋,但是前排的步兵还是忍不住会手心出汗,心中生出一丝胆怯来,不由得更加紧紧的握住了手中的盾或长矛,仿佛这是他们生的希望。魔角犀冲锋时,格兰特,伊兰,露尼娅,梓星已经分别来到了各自所属的弓箭手,魔法师,念力师阵中,格兰特搭弓上箭,下令:“瞄准!”弓箭手纷纷张开弓搭好箭,床弩也瞄向了快速冲来的魔角犀,露尼娅与伊兰则带领着魔法师们快速吟唱咒语,而梓星的念力师军团则在准备,远距离打击不是他们所擅长的,近中距离游斗才是他们的拿手好戏,两军相隔的千米的距离转瞬就已经掠过了一半,此时魔角犀已经进入了联军的有效射程,格兰特大喝一声:“放!”一时间不计其数的各色元素弹和漫天箭雨及其中夹杂的数百跟重型弩箭飞越过联军大阵,准确无误地落入魔角犀骑兵的队伍中,魔角犀骑兵瞬间死伤数百,有的被魔法弹掀飞,然后被身后的魔角犀踏成肉泥,有的或直接被魔法弹命中,炸的粉身碎骨,有的则被万箭穿心,射成刺猬,然后跌落下来也逃不过被踏成肉泥的下场,但这些攻击对魔角犀收效甚微,对魔角犀造成杀伤的主要是重型床弩,命中了数十根,无一不是直接将魔角犀贯穿然后直接钉死在地上动弹不得,但即便如此,魔角犀骑兵冲锋的势头仍不见减弱,接下来半程路程对他们造成压制的就只有箭雨了,魔法弹需要时间吟唱,而重型床弩准备则需要更久。

随后,魔角犀的铁蹄已经踏上了联军的步兵阵,一时间血肉横飞,步兵阵第一排几乎瞬间瓦解,几乎来不及反应就被魔角犀的铁蹄踩到,踏成肉泥,或被魔角犀背上的骑兵一斧子直接连人带盾劈成两半,有的则更惨,一下子被魔角犀顶飞,死在了后排自己人的长矛上,而步兵的长矛也将大批的魔角犀背上的骑兵刺倒,也或是一齐下去刺死了几头魔角犀,而这些事情也只发生在一瞬间,只是一个开始,战争还在继续。

突破第一道防线之后,魔角犀骑兵几乎也以同样的方式很快的突破了第二道,第三道,可联军毕竟使布下了十几道步兵防线,在连破几道防线之后,魔角犀骑兵的势头终于减弱,缓了下来,突破防线变得困难起来,和前排的步兵陷入了缠斗,精灵王见状,指挥着后几道防线的步兵向前压近,两侧的一部分步兵开始迂回,企图包围魔角犀骑兵。此时已是短兵相接,魔法师和弓箭手怕误伤,已经没有再下魔法弹雨或箭雨,只是瞄准进行精准打击,而床弩也瞄向了推进中的魔族大部队中的那上千头巨型魔物,此时,是该派梓星和他的念力师军团上场了,七千念力师们脚踏念力兵器腾空而起,身边念力兵器环绕,向着前方左冲右突的魔角犀骑兵飞速掠去。

就在此时,五位黑龙使踏的巨型魔物退出两个巨型战鼓和三个巨型号角,奋力吹打起来。

隆隆!隆隆!呜呜!呜呜!

接着,联军大阵的后方传来了仿佛回应一般的鼓声和号声。

隆隆隆!呜!!!!!!

精灵王和众将领突然意识到不妙,联军部队也突然反应过来,回头向后望去,一支黑压压的上万的魔族部队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联军后方,正喊杀震天的向着联军部队最脆肉的后方弓箭手军团冲锋。

此时已经没有时间去揪出昨晚是哪个守夜的士兵不力,竟放得这么大一支军队绕后,精灵王连忙指挥两侧迂回的步兵后撤,去防御后方,也将梓星和他的念力师军团向后方拉了回去,而床弩已经固定,重新调转方向已经来不及,弓箭手们只能一边急忙收缩已经狂放箭雨压制,可这些魔角犀骑兵穿的却不是轻甲,而是重甲,箭雨对他们收效甚微,而两侧的步兵刚刚聚拢想形成防线,就被他们中间的一个持剑的骑兵突然将剑一挥,卷出一道猛烈的剑气,将刚刚聚拢的还未组成防线的步兵又重新撕开一个口子。

“是黑龙剑使!后面的事念力师部队,魔族大阵中的是假的,我们上当了!”赛格特大吼,“梓星!”

梓星会意,分出四把飞刀向着赛格特和亚德飞去,赛格特和亚德从马上一跃,踩上了飞刀,跟着念力师军团一起向着大阵后方飞速掠去。

此时,后方偷袭的魔族部队已经冲进了弓箭手阵中,一时间弓箭手死伤无数,可魔角犀骑兵却不进行杀戮,而是继续向阵中冲击,直奔架在中央的重型床弩而去,把杀戮的任务交给了他们身后的念力师部队。

格兰特已经在手上戴上了一只红色指环,一边连连放矢射倒一只又一只的魔角犀骑兵,一边大声吼着:“所有人,不惜一切代价全力保护床弩!”正这么吼着,突然,感到一丝寒意袭来,下意识的闪退,黑龙剑使的剑几乎贴着他的脸颊擦了过去,格兰特连退十余步,黑龙剑使以及未成,再欲追击,一剑又刺上来,格兰特已经避无可避,正拉开弓弦准备一命换一命的时候,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他身前挡下了这一剑,正是赛格特,然后亚德从赛格特身旁闪出,对着黑龙剑使一剑斩下,迎面却突然飞来两把飞刀,划着诡异的弧线逼得亚德无奈只能转攻为守,亚德后退两步,和赛格特并排站着,“看来黑龙念力使也在!”黑龙剑使退入骑兵洪流中,刚才那一下没有留住他,现在已经没办法再追击了,赛格特和亚德只能转而加入到床弩的防御战中。

终于,在魔法师军团不顾及误伤的大规模魔法弹雨的轰炸和梓星念力师军团及弓箭手军团还有众将领的全力拦截下,步兵们终于重新聚拢形成防线,挡住了魔角犀骑兵的冲击,但此时弓箭手军团已经伤亡过半,床弩也已经毁坏大半,联军已经被包围,而正面战场上,失去了大半床弩,已经无法对那些巨型魔物形成有效压制,在他们的攻击下,正面战场几乎崩溃,而诺亚也已经带领骑兵团被迫冲锋,但在失去了远程火力的支援之下,骑兵团冲锋就成了魔族远程火力的活靶子,与送死无异,也是伤亡惨重,收效甚微!

联军,已然陷入绝境!

......

编后语:关于《《九宇——精灵王剑》:楔子一:决战前夕》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梦回小金棋牌天界》免费试读_最初的泡沫》,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