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千花面具》: 春天

发表时间:2018-09-09 21:07:42浏览:39次
面具

面具

大小:4.27MB更新:2016-11-23

分类:通讯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百书阁之奇闻异事》——仙酱酱》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千花面具》: 春天。 之前本站也有不少关于类似内容介绍:1.佐罗的面具!快乐六一《剑侠世界》戴面具拿大礼2.带好面具调好八音盒?玩具熊的五夜后宫2第一夜咋过3.青面獠牙9377《雷霆之怒》无方变幻神面具

第一章 春天

蒙剌,残月如初,黑云滚滚,黑陨石密砌而成的城墙早已被鲜血染红,应照着那轮残月,如同恶鬼邪魅猩红的笑,城墙上,血与暗之间只有一个少年魔神般耸立着,他黝黑的面庞冷冻着周围的空气,左手握着金角木雪龙枪,右手抱着一个身着华服的三四岁孩童,锐利的双目看着城墙外喋血的黑色大军,嘴角勾起了一个桀骜的弧度,淡然雄阔,而此时黑云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怨恨,大雨狂暴的开始瀑下。

战鼓隆隆的作响,“轰!碰!……”那少年残破的染血披风迎风飞扬,龙枪反手一震,丢下华服少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安静的待着吧”,随即眼神一凝,嘴角一钩,脚下一震,城墙前,一道白光如彗星般划过,是那龙枪一挥,烟尘迷茫间,黑衣少年紧握着金角木雪龙枪,一步步走出,冷眼看着前方冷月下,吞吐寒冷潮湿的空气的大军。

雨水打湿了少年的面容,冲刷着地上浓浓的鲜血,少年的脸色愈发阴沉,对着那落雨朦月一声长吼!————

黑衣少年任雨水打湿刀削般的面庞,露出尖利的虎牙,嘶吼道:“杀!”

洛尘回头瞥视着身后那大开的紫红色城门,左手举起金角木雪龙枪,枪尖那点寒芒直指城外大军。

宽宏的城门冲流出血色的洪流,蒙剌各族的战士身着统一的血色铠甲从城墙中冲出

蒙剌的勇士低吼着,百人呼,俄而千人呼,再,万人呼,声震四野,撼月荡雨。每个蒙剌战士都喷吐着白气,低吼着,古老的蒙剌战歌低鸣起来了!

寒冷的月光下,一抹抹血色被一道道闪亮的白光带起。月光下,是雨!是血!是洛尘闪耀的金角木龙枪!一朵晶莹剔透的花朵在这时慢慢的浮现在洛尘头顶,一缕缕血丝缓慢的流淌在这多晶莹的花朵上,美艳悲凝。

洛尘若有所感,翻手将龙枪插入大地,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深深的悲恸。“月儿……”洛尘闭上眼,在心中默念着。忽然,周遭喊杀声中爆出一道破空声霎时惊醒了洛尘,洛尘着力滚了下喉结,狠狠的一哼,闭上的双眼陡然睁开,拔起地上的雪龙枪,挡住迎面砍来的长刀。

手持长刀的黑甲士兵惊惧的看着洛尘,颤抖着说道“重,重!”还未等说完,天空中那新月斩下,瞬时身首异处。“呼……”洛尘长舒了口气,凝起心神,提起龙枪,迈开大步,向前冲去……

这晚,寒月遍血,浮尸百万,千里阴霾……

—————————————————三年后蒙剌春

“云儿!慢点走”一个身着墨色长裙,一头高雅的银发,面容灵美,体态略带些臃肿,挺着大肚子的女子望向蹒跚学步的洛容云,开心的说道

“妈妈,妈妈,妈妈”刚刚满三岁的洛容云一边轻声念叨着,一边挪动着小腿,晃晃悠悠的走向夏月谶。

夏月谶一把抱住洛容云,深怕他摔着,亲昵的对着洛容云粉嫩的小脸吻了几下,蹭了蹭洛容云略带汗水的黑色头发,“妈妈,你好像胖,胖了”洛容云奶声奶气的说道,说完他的小嘴撅起,一副得意的神色。

夏月谶微微皱起眉头,重重弹了下洛容云的额头,“臭小子!学什么不好,非要学你爹!”夏月谶开始啰嗦的数落起洛容云来,洛容云嘟着嘴,低着头,趁着夏月谶看不到,开始挤眉弄眼起来

远处正在林中打猎的洛尘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啊,啊切~~”,堪堪挡住紫纹獠猪的獠牙,洛尘猛的一发力,手中的金角木雪龙枪精准的刺中了紫纹獠猪的咽喉,洛尘一脚将其从雪龙枪上踢开,嘟囔了句:“小样儿,还想偷袭我”说着洛尘用龙枪挑起一个个巨大的纹兽皮包裹

林中刮起了阵阵清风,米黄色的夕阳洒落而下,一只只清风鸟振翅而回,潺潺溪流过,冲刷着河水中的小石子,各种小虫都挪动着节肢,摩擦着小叶,都满载而归

洛尘的身影被拉的很长很长,他那身黑袍渐渐融入夜色中,消失不在

曹飞佑从地窖中爬出,看了眼正在训斥着洛容云的夏月谶,他无奈的笑了笑,看着洛容云小小的身影,莫名的像被夏月谶训斥的洛尘,这个蒙剌的公主,长的是空灵超凡,宛若精灵,但有时候总显得凶巴巴的。

夏月谶瞥了眼曹飞佑,曹飞佑不由的打了个冷战,默默提着酒坛,走到茅屋内,拿起药臼,提起淡白色的纹力捣起药来。

茅屋外是一片美丽的花海,各种美丽的花朵绽放其中,鸟鸣清脆,虫吟婉转。天色渐晚,夏月谶抚了抚洛容云的额头,威严的问道:“还疼吗?”

“早就不疼了,妈妈说太久了”洛容云俏皮的说道

夏月谶皱起眉头,抬起手想再弹洛容云一下,轻哼了一声,淡淡的说道:“去,端桌椅”

洛容云心不甘情不愿的踢着脚下的泥土和石子,步履蹒跚的走向茅屋,奶声奶气的对着曹飞佑说道:“曹叔叔,我来端桌椅了!”

曹飞佑正专心的研磨着药材,突然听到这声奶音,额头不由的冒起了黑线,他恶狠狠的说道:“搬桌椅可以,但是我的那些药材你不可以偷吃!”

“好的,曹叔叔,我保证不偷吃!”洛容云张开小嘴,一脸虔诚的说道

曹飞佑看了眼洛容云,心里嘀咕了句“真是个小恶魔”

“额哼”门外传来了夏月谶的声音,曹飞佑不敢再多想,加快了手头的工作,洛容云也迈着自己的小短腿走进了里屋,毕竟时间有限,他可还要偷吃呐!

洛容云小心翼翼的搬着有他两三倍高的凳子,像喝醉酒的人一样摇摇晃晃的走过曹飞佑的身边,嘴中还咀嚼着一个红色的果子,一股香甜的气味充盈在茅屋内外

曹飞佑不想理会洛容云,在心中狠狠的说了句:“臭小子!小恶魔!”

夏月谶看着端着椅子出来的洛容云,失望的揉了揉眼睛,洛容云对着夏月谶嘿嘿一笑,露出一嘴的红色,开心的说道:“曹叔叔的这个果子,真好吃!”夏月谶终是忍不住了,待洛容云放下椅子后,狠狠的钉了下洛容云的头顶。

“哎哟!妈妈!”洛容云委屈的嘟起了嘴,睁开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她,夏月谶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的活宝儿子,无奈的说道“小吃货,再去搬吧!”

洛容云转了转眼珠,像是得到了圣旨一般,兴高采烈的去搬椅子了。

不多时,远方出现了一个黑点,洛容云刚好搬完桌椅,奶声奶气的说道:“是爹爹,爹爹回来了!”

“这么喜欢爹爹?”夏月谶“和善”的问道

洛容云低下头,小声的说道“这样娘亲就不会说我了,转而说爹爹了”

刚刚磨完药,从茅屋中的曹飞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你点什么头?”夏月谶淡淡的说道

曹飞佑赶忙说“公主大人,小的不敢!”

“呵,别装了!这没什么公主,坐下准备吃饭吧”夏月谶轻声的说道,语气很轻松。

洛尘挑着几个兽袋,慢慢走了过来,他一脸呆滞的看着夏月谶说道:“月儿!云儿,曹兄我回来了!”

“恩”夏月谶淡淡的答道,“今天又吃什么纹兽啊?”洛容云重重的点了点头,抿了抿嘴唇,曹飞佑则是举了举手中的酒坛

“嘿嘿”洛尘挠了挠头,反手将龙枪插在了地上,蹲下身,打开了第一个刻着墨色龙纹的兽袋,从兽袋中慢慢拽出一头长约9米,身着云纹的龙型生物“云纹祥龙!”曹飞佑与夏月谶不由的惊呼了起来,云纹祥龙,生活在蒙剌云水涧的残魂龙,所谓的残魂龙即是正统完魂龙族修炼时溢出的纹力滋生而出,触碰道某些金石或是某些生物等等,变异而来的类龙族,云纹祥龙就是龙纹力与名为祥云晶的金石结合而成的生物,残魂龙族有着强大的力量与魂骨,但与真正的龙族相比,仍然相差甚远。

而一般有着残魂龙的地方,必定会存在一头真龙,故此云龙涧为蒙剌十大凶地之一,虽然强大的纹武者能猎取对人身体大有裨益的云纹祥龙,但是若遇到真龙苏醒,无异于在自寻死路,所以一般人都不愿猎杀这些残魂龙,况且这些残魂龙数量极多,一但聚集起来,即使是禁断纹武者也很难猎杀一头,全身而退。

第二章 三个兽袋

“不是说过让你别去云水涧了吗?”夏月谶有些嗔怒的说道

“他们说,这对孩子好,不论是云儿还是你肚中的孩子。”洛尘鉴定的说道

夏月谶眨了眨眼睛,静静的看着洛尘,说道:“他们?他们坑你坑的还不够残吗?我不想你再冒险了!”

“月儿,他俩毕竟是我的结拜兄弟,夏君瑜是你的哥哥,白青煜也是从大局出发”

“大局?大局就要拿你我,还有云儿的生命做赌注!?”夏月谶深深皱起眉头,一头银发格外扎眼

洛容云愣愣的看着这一切,幼小的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要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公主大人,吃药吧”曹飞佑打了个圆场

“这药不吃也罢!”

“月儿,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去云水涧了!”洛尘看着夏月谶笃定的说道

“一言为定!”“恩!”

“那我们吃药?”洛尘弱弱的问道。“把你这三个兽袋都打开吧,你出去这么些天,我有点好奇,”

“好”洛尘点了点头,打开了第二个兽袋,第二个兽袋上刻着雪龙纹,散发出一阵阵冰寒的气息,洛尘从中取出各种水果,“碧珏荔!”夏月谶欣喜的看着其中一只水果说道。

“哈哈,就知道你喜欢吃这个,我摘了很多,而且这个对你,对腹中的胎儿都好,能滋养纹力,愈暗伤,调血气…”洛尘说了一大长串,夏月谶便用手抵住了洛尘的嘴,不让他说下去了,洛尘悻悻的闭上嘴,他心中有愧,愧对夏月谶,让她受如此重伤,更愧…

天愈晚,洛容云恢复了过来,奶声奶气的说道:“爹爹,娘亲,我饿啦啦啦啦啦”洛容云上下搅动着舌头,拖着音说道

洛尘摸着洛容云汗湿了的乌黑长发,“云儿,别急,你来打开这第三个兽袋”夏月谶投来了探寻的目光,洛尘回了一个放心的神色。

洛容云双手撑着身体从椅子上跳了下来,踉跄着,扑向第三个兽袋,这个兽袋没有什么特别的,灰色外表,一个破旧不堪的小绳扎住了袋口,“唔唔唔…”洛容云隐隐听到兽袋中传来一阵阵叫声,他伸出肉肉的小手,认真的睁着晶莹一片的大眼睛,打开了兽袋,“小狗?!”洛容云开心抓起这只黑色,方头方脑的小狗,吃力的将它举过头顶,摇了几下,小狗抗议的唔咽了几声,便不再叫了,算是屈服了

忽然,洛容云由于太兴奋,一个不小心,左脚拌右脚,甩向了地面,曹飞佑离得最远,只能一声惊叫,“洛尘!”

夏月谶已经抬起了手,准备释放纹力,洛尘却一把握住了她的手,左手一握,金角木雪龙枪从土中拔起,直直的飞了过来,悬在了洛容云的身前,洛容云急忙用一只小小肉手抓住枪柄,另一只手抓着小黑狗,将它丢在地上

洛尘左手食指一抬,龙枪平行向后飞,洛容云唔嘿的怪叫一声,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大大的眼睛眯成了一个缝隙,他抓着龙枪站了起来,“爹爹,真好玩!”

洛尘勾起嘴角,撤去了附着在龙枪上一缕纹力,“嘭”龙枪重重的砸向地面,洛容云失神的的看着龙枪

“云儿,这不是你现在能够接触的东西哦”夏月谶和缓的说道,默默端起了曹飞佑端来的药汤,一饮而尽,对着曹飞佑道“谢谢了”曹飞佑微微欠身

“吃饭吧”洛尘道,云儿也饿了,说着洛尘抱起洛容云与小黑狗,放在椅子上,洛容云抓起桌上的一块肉,大快朵颐起来,吃到一半,他看着趴在椅子上的小黑狗,将肉块递到它的嘴边,“吃吧!”

小黑狗用一双冷傲的眸子审视着洛容云,洛容云毫不畏惧,直视着它,“吃不饱,什么事都做不成”洛容云又把肉块向前递了递,小黑狗楞了许久,一口咬住肉块,快速咀嚼起来,几下便吞咽了下去,“嘛!吃了同一块rua肉,这样我们就是兄弟啦!”

“咚!”夏月谶用筷子敲了下洛容云的头,“不要学你爹爹说话!”

洛容云用油手隔着虚空够着夏月谶的肩膀,学着洛尘的口气说道,摇了摇头,奶声奶气的说道:“哎,曹兄rua,我家月儿什么都好哒,就是在人前不给我面子,老是打我哦!”

正在片龙肉的洛尘忽然身体一紧,“月儿,你听我解释!”

“啪”夏月谶不知从何处取出了一把团扇,狠狠的打在了洛尘的身上,“你还有身孕,慢些打,嘿嘿,哦,疼!月”

“啪”又是一下,夏月谶总觉得还是不解气,可能是孕妇在怀孕的时候心情不好吧,她缓缓起身,开始追着洛尘煽击,而洛尘怕夏月谶动作太大,也不敢跑,只能象征性的走一小步,然后被重重的打一下,让夏月谶有追击的快感

“嘛,小黑呀,这桌菜都是我们的啦”洛容云吃力的将小黑狗抱上饭桌,“从此以后,有我洛容云一口吃哒,就有你的!”小黑狗睁着眼睛看着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小豆丁,只能舔了舔舌头,小心翼翼的吃着

夏月谶与洛尘渐打渐远,心大的洛容云不去理会这些,小黑狗也渐渐放开,与洛容云抢食起来,一旁的曹飞佑只能夹着小菜,一人独酌。

“你带回来的那条小黑狗是傲因狼?”夏月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抚摸着本没有什么伤势的洛尘问道

“嗯”洛尘拉过夏月谶,将她拥入怀中,“月儿,别再担心了,我现在有足够的能力保护你们了,再加上你哥和白青煜,这蒙剌还有谁能伤害你?”洛尘自信的说道

“呵”夏月谶冷笑一声,“就是这两人要加害于我!为了他们所谓的大业,要害云儿,还有”夏月谶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洛尘深深的皱起眉头,果然早年的事在夏月谶的心中种下了种子,如今已生根发芽,洛尘紧紧抱住夏月谶,坚定的说道“若真是如此,我定斩了他俩,若是我做不到,我儿洛容云也必斩他们!”

此番话自洛尘口中豪气冲天,这才显现出一丝屠龙者的威势!

“我不想云儿背负那么多,我们能做的,就都做了吧”夏月谶紧紧抱了抱洛尘,淡淡的说道

洛尘亲亲吻了吻夏月谶的额头,似是安慰,更多是鼓励“我们回去吧,云儿那小子估计又要翻天了”

“嗯”夏月谶满脸幸福的答道

编后语:关于《《千花面具》: 春天》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兼竞技刺激与益智的一木棋牌游戏》,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