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九州寻妖志》——河宸

发表时间:2018-09-14 22:32:22浏览:49次
寻妖

寻妖

大小:126.10MB更新:2016-11-21

分类:角色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逆流辉煌岁月》:01:人生如逆旅》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九州寻妖志》——河宸。 之前本站也有不少关于类似内容介绍:1.《九刃》九州大巡游——岳州篇2.《九刃》九州大巡游——凝州篇3.《九刃》九州大巡游——岚州篇

第一章 沐血小镇

“轰隆隆!”雷电的轰鸣声从西方传来,像是战马在驰骋沙场时马蹄踏在敌军染血的盔甲上。乌云从峡云岭狭窄的缺口中瀑布般倾斜而下,刹那间就扩散开来,遮天蔽日。

老夫子抬头看了看天空,捋了捋雪白的胡须,沉吟片刻道:“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山雨来了,明天再来学堂吧。”说完,也不管那些起立鞠躬的学生,拿起讲台旁边的一把青色油纸伞便大步离开。

“最近怎么老是这样,天气说变就变,明明还没到夏季就电闪雷鸣了。”文晓江一边收拾这自己的书本,一边向好友夜阑抱怨道。

“这才***雷’嘛!兆头是好的。”夜阑笑道,抬头看看墨色的天空,却不禁担心起在山上打猎的父亲来。

“别发呆了,快走吧!”文晓江拍拍夜阑的肩膀,“希望可以在下雨前跑回家里,不然的话哪怕带着伞在这样的大风下也白搭。”

学生们快走光了,老夫子的书童正在关紧一扇扇门窗。文晓江和夜阑站在门檐下,一手握伞一手抱着书袋,同时喊道:“三、二、一,跑!”两人便在街巷里狂奔。

“夜阑,这次咱们改一下规则,谁先到家谁赢咋样?”文晓江喘着粗气喊道。

“你以为我傻吗?”夜阑同样气喘吁吁地笑骂道,他的家可比文晓江的家远多了,文晓江家可是镇子里数一数二的大户,他家自然占据了最好的地段,而夜阑则是住在镇子边缘。

“对了,听说你和段家的二小姐订亲了,也算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了,恭喜恭喜啊!”夜阑一边跑着一边对文晓江打趣道。

“啊?哈哈哈!我也没想到老爹这么急,我只是说了说喜欢雨玲他第二天就去跑到段家去谈了,我也没想到雨玲会一口答应,咳咳、、、、、、”文晓江边跑边说,说到兴起竟呛到了自己。

“不过呢,成亲还早呢,咳咳!毕竟我才到束发之年,倒是你夜阑啊,要是看上哪家女孩告诉我,作为兄弟那彩礼钱我帮你出。”

夜阑又是感动又是好笑,想起当初刚进学堂时把这个看着不顺眼又老是来找麻烦的贵公子揍了不止一顿,现在却与他成了好友,真是命运弄人啊!

“我家就要到了,我先走了,记住我说的话!”文晓江拍了拍夜阑的肩膀对夜阑挤了挤眼便蹦蹦跳跳地跑远了。

“那我就等着了!”夜阑喊道。“轰隆隆!”话音刚落,一道闪电急急匆匆的劈了下来,雨水像是听到号令般倾盆而来。夜阑暗道声倒霉,打开油纸伞急忙向家走去。

······

峡云岭下,被雨水稀释了的鲜血顺着山势流到了溪流中,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不远处,老夫子打着油纸伞疾步走来,他望着直入云霄的峡云岭皱了皱眉,将油纸伞合拢背在身后,任由豆大的雨滴狠狠地击打在他那瘦骨嶙峋的身躯上,他叹了口气,缓缓从怀里掏出一个青色恶鬼面具,枯老的手指轻轻揉捏着面具,像是在跟老朋友叙旧。

“树欲静而风不止啊!不是我的错啊,师傅!”再叹了一口气后他将面具戴在脸上,一步跃到数丈外的石壁上,脚尖轻轻一点向着山顶飞驰而去,哪里还像是一个垂垂老矣的老叟,倒像是一个飞檐走壁的侠客,或奔走于林涧之中的山妖。

“噗!”锋利的横刀再次刺穿一只化蛇的胸口、抽出,化蛇不再发出刺耳的嘶吼,倒在地上颤抖着挣扎,浓稠的暗红色血液潺潺流出,被雨水快速地冲刷掉。

夜知秋抖去刀刃上的血液,颤动的刀身击碎其附近的雨滴,形成一道水雾。不远处的崖壁上,一条条人身蛇尾的化蛇不断地嘶吼着从缝隙里爬出,在男人用尸体堆成的山包前游荡缺不敢再前进一步。

看着畏惧不前的化蛇夜知秋松了一口气,摘下早已破碎的斗笠和蓑衣,扯下衣服包扎流血不止的伤口。

“嗯?”脚下传来微微震动,“不好!”夜知秋一惊,便要迅速退走,可是已经迟了,一双覆盖着青色鳞片的手从尸堆里伸出,死死地扣住了他的脚踝,与此同时四周的化蛇尸体被巨大的力量掀飞,前后左右各有一条化蛇从中跃起向着男人扑来。

千钧一发之际,夜知秋猛地蹲下,四条化蛇在他的正上方撞在了一起。随即奋力一跃,撞开上方的化蛇,竟硬生生地将藏在尸堆里的化蛇拖到了半空中。他在空中弯腰,将刀刃送入这条化蛇的胸口。

夜知秋重重地摔在岩石上,化蛇如潮水般涌来,他忍着浑身的剧痛弯腰,拔出横刀削断脚下化蛇的手腕。

“托大了!这些畜生明显变聪明了。”夜知秋站起来,将横刀举到胸前,露出一丝凝重。

“知秋,退后!”一声爆喝从身后传来,夜知秋闻声立刻转身飞奔,在他前方,刚刚充上山崖的老夫子跃在半空中,双手紧握油纸伞,虽然带着青色恶鬼面具但依旧可以看出他嘴里念念有词。

“九黎·天雷引!”随着又一声爆喝传来,只见那油纸伞被他狠狠地掷出,在脱手的瞬间,乌云中突然刺出一道道青雷准确地落在油纸伞上,油纸伞如一道青色的飞矢划过夜知秋的头顶射向他身后。

“轰!”一声巨响传来,身后强大的冲击波将他推到空中,被老夫子轻轻接住。

“咳咳!”夜知秋咳出了一口瘀血,他的衣服已经被毁地差不多了,身上时不时地冒出一个电弧使他浑身颤抖一下。而在他身后,一片破碎的尸块夹杂着零星完整的尸体在暴雨中冒着青烟,偶尔会有几个幸存的化蛇微微扭动身躯同时发出如婴儿的哭泣声。血水在此处汇聚,仿佛一片血海,而此刻行走在学海中的老夫子,就像行走在炼狱中的青面恶鬼,用那依旧如新的油纸伞轻易地刺穿幸存者的胸腔。

“不愧是青鬼,战力恐怖如斯。”夜知秋不禁赞叹道。

“没事吧,老七?”老夫子走回男人身边,摘下青色恶鬼面具,将伞打开递给夜知秋,便开始检查他的伤势。

“师弟学艺不精,害师兄破戒了!”夜知秋面露愧色。

“无妨,你没事就好。”老夫子叹了口气,从怀里掏出一瓶药轻轻地涂在他的伤口上。

“也许这就是命,我们的归宿就是死在与妖族的搏斗中,不会有什么善终的。”老夫子无奈道。

“师兄,你?”

“先不提这个了。”老夫子摆摆手看向远处幽深的洞穴,“这次的暴动似乎不太寻常。”

夜知秋点点头:“这次并不仅仅是冲出来的化蛇数量多了,更重要的是它们的灵智提高了不少。这次要不是你及时赶到,估计我就葬身此地了。”

老夫子皱起了眉头,突然盯着夜知秋的眼睛问道:“若是它们的灵智很高了,那我们岂不是太顺利了一点?”

积水已经没过脚踝,油纸伞已经快经受不住雨滴密集的撞击。夜阑抬起头抹去脸上的雨水努力辨别方向,但在雨幕中他甚至看不清一丈之外的东西。

路似乎怎样也走不到尽头,甚至连街道两旁的房屋都消失了。狂风夹杂着暴雨吹打在他的身上冰冷刺骨。夜阑狠狠地咬了手臂一口,试图让晕沉沉的头保持清醒。

“不应该啊!家应该就在附近才对,怎么会找不到呢?”夜阑丢掉已经被狂风吹破的油纸伞再次向前走去。

“哇!哇!哇!”一阵婴儿的哭声刺破轰鸣的雨声传来。

“那里有人家!”夜阑循声而去,一个熟悉的房屋轮廓逐渐出现在雨幕中,正是镇子里的铁匠铺。

“黎叔!黎叔!”夜阑拍打着铁匠铺的们,屋内的婴儿哭声一下子停了下来,四周似乎突然变得安静,甚至那雨声也变得不是那么震耳欲聋,一种孤独阴森的感觉迎上夜阑的心头,让他狠狠地打了个冷战。

“咔嚓!”门被轻轻推开,一个长满青鳞的头从里面伸出,赤色的眼睛冷冷地盯着夜阑。

夜阑一屁股坐在了水里,他看到浓稠的血水正从屋内缓缓流出,溶入积水中迅速扩散开来,刺鼻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夜阑不禁胃部痉挛忘记了恐惧趴在地上呕吐起来。

周围传来一阵婴儿的哭泣声,水面倒映出一双双血红的眼睛,似乎正在对被它们围在中间的少年展开讨论。

“妖!”

第二章 沐血小镇(二)

“阑儿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两道身影在雨中狂奔,速度已经快到辨认不出是人还是兽。

镇子的轮廓渐渐出现在视野里,没有一丝光亮,像是一个鬼城。

“妖已经开始屠镇了,镇子里至少已经死了四分之一的人口。”老夫子此刻已经再次戴上了青鬼面具,在他眼里青黑色的妖气如黑夜里的灯塔般显眼,正从镇子里的各个角落溢出。

夜知秋愈加焦急,眼睛布满血丝,像一头暴怒的野兽散发出巨大的杀气。

“知秋,别冲动,要冷静!我先把它们引出来,你趁机冲进去。”

“好!”男人低声回应,改变方向向侧面跑去。

老夫子望着远去的男人轻轻地叹了口气,“但愿夜阑无事,知秋再也经受不起丧亲之痛了。”他猛地一跃站在了一座巨岩顶,他掏出一把匕首将手掌割破,一滴赤红得像宝石的鲜血轻轻滴在了岩石上,短短几息过后,镇子里便像捅了马蜂窝一样热闹起来。

先是一阵阵如婴儿的哭泣声刺破雨声,随后便是发现异常的人类发出的尖叫声。

“来吧妖孽,你们的世仇在这里!”看着化蛇群嘶吼着从身旁经过,向着老夫子所在的山坡上扑去,夜知秋撤去伪装快速向着镇子跑去。

血水从镇子边缘的每间民房内流出,散发出慑人的血腥味。可以看出住在镇子边缘的人家已经死光了。

“阑儿!阑儿!”夜知秋急切的呼喊声被淹没在雨声和人的哭泣声中。

“见过我家阑儿吗?”他拽过一个幸存者问道。

“没见过,都死了!都死了!”那人嘶喊道,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夜知秋一阵失神,轻轻松开手,沉默了一会儿,向着血水更浓郁的家的方向走去。

“没事了!没事了!”夜阑轻轻安慰怀里的小女孩,女孩蜷缩在他怀里紧闭双眼小手紧紧地抱着夜阑的胳膊,像是个受惊的小兽。

“你是谁家的孩子,以前怎么没有见过你?”夜阑轻轻揉了揉女孩的小脑袋。

想起刚刚的死里逃生,夜阑还是一阵头皮发麻。他只记得他在拼命狂奔,身旁不断有妖出现却只是戏谑得看着他。雨幕中的小镇像是一个迷宫,无论他跑多久跑多远最终最终都会回到原点。

此刻他才明白,并不是那些妖不吃他,只是有些猎物比他更容易捉,而他只是饭后甜点罢了。

鲜血从身边的房屋内流出,里面甚至没有一丝来自人类的呼喊声,没有一丝雨声之外的声音,除了自己的心跳再也感受不到一丝人类的生机。夜阑突然发现自己似乎不再恐惧,有的只是孤独,心里空荡地可怕。直到他看见雨中那个小小的身影。破烂的衣服、长到拖到地上的头发和那被雨水冲刷得干干净净的小脸蛋上一双如宝石般清澈的眼睛。她呆呆地站在路中央,好奇地打量着他。

没有多想,夜阑冲上去抱起一脸惊愕的女孩就跑。

不知跑了多久,夜阑终于跑出了迷宫,抱着女孩躲在一个荒废的土窖里。一直等到外面的妖嘶吼着离开才松了一口气。

、、、、、、

女孩大大的眼睛望着夜阑,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夜阑没有在意,抱起女孩小心翼翼地爬出已经开始积水的土窖。

镇子里回荡着哭喊声和呼救声,不过更多的人应该是躲在某一个角落瑟瑟发抖,连发出一丝声音的勇气也不会有。

远处的小山包上不断落下青雷,将昏暗的世界照亮,狂风也顺便将烧焦的气味和隐约的嘶吼声吹来。

夜阑不在意这些,他现在只在乎父亲是否安全,还有怀里的女孩。女孩体温很高,像是有些发烧,不能再淋雨了。

“阑儿!”夜知秋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夜阑惊喜的转身,一只手已经落在了他的头上用力的揉捏着。

“我儿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哈哈!”夜知秋大笑道。

夜阑看着遍体鳞伤的父亲,再也忍不住扑到他的怀里大哭起来。

夜知秋拍了拍夜阑的后背,轻轻揉了揉自己布满血丝的眼睛。但在这时,他突然感到有腹部一双小手再用力地推他。

此时夜阑才想起自己怀里的小女孩,赶紧和父亲分开,夜知秋这才发现对他一脸仇视的女孩。

夜知秋打量了一下这个女孩,微微皱起了眉头。

雨幕中,夜阑没注意到父亲的神情,自顾自的介绍女孩的由来。

“这么说,这就是你从妖嘴里抢走的‘小点心’喽!”夜知秋把脸伸到女孩面前捏了捏女孩的腮帮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笑脸。

女孩抿了抿嘴,依旧一脸仇视地看着他。

“好了,你先回家吧,镇子里已经安全了,我还得去那边看看。”夜知秋收起笑容看了看那青雷已经渐渐减少的山包。

“父亲,那里似乎是有天师在降妖,还是不要去了,太危险了!”夜阑急切道。

夜知秋又伸手揉了揉夜阑的脑袋,给了一个笑脸后便向远处走去。

夜阑看着父亲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雨幕里,叹了口气。

夜知秋沿着小路奔跑,烧焦的气味越来越浓,渐渐的,老夫子的身影出现在山包最高处的巨岩上。夜知秋松了一口气,突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抬起右手看了看陷入了沉思。

“阑儿没事吧?”老夫子打着油纸伞走来。

“没事,他躲起来了。”夜知秋回答道,“不过,峡云镇有三分之一的人被杀了!”

老夫子望着远处镇子的轮廓叹了口气,“不知我的学生还能幸存几个。”

“此事错在我,没有算到化蛇的数量如此之多,还如此狡猾,以至于发生此劫,还连累了师兄。”夜知秋紧握拳头道。

老夫子摆摆手,“不能这样说,毕竟即使是师尊也搞不清峡云岭其中的奥秘,你一个人镇守于此力量有些单薄。我当初选择此地隐居也是为了以防万一,要论责任我也有错。不过当务之急是安抚这里的百姓,然后再去峡云岭一探究竟。”

夜知秋点点头,面色凝重的望着远处的峡云岭。现在峡云岭已经没有了从前他们眼里若隐若现的妖气,像是被雨水洗刷掉了一般,但夜知秋却从中察觉到了一股更加幽森恐怖的气息。

“我感觉,我只是感觉。”老夫子也望着峡云岭皱着眉头思索道,“像是有什么东西从里面跑了出来,又像在里面等我们。我有甚至能感觉到,它在远古曾与我九黎的祖先交过手,我的血脉中对它有一股强烈的杀意、、、、、、还有忌惮。”

夜知秋略显惊愕,眉头皱的更重了。“若是如此,那它至少是妖主,甚至是妖圣。”

老夫子摇摇头,“即便是妖圣,也是个重伤的妖圣,实力也应该在巅峰妖主级别左右。但即使这样,你我一个六星天师和七星天师也没有很大把握降服它。但愿它只是个普通妖主吧!走吧!”

滚滚青雷停止不久,浓厚的乌云便像初春的残雪般在正午的阳光下迅速消融。雨水也渐渐流走,在道路上留下一道道蜿蜒的鲜红线痕,散发出刺鼻的血腥味。

夜阑推开窗户,阳光照射进灰暗的茅草屋,女孩用小手遮住眼睛,透过指缝好奇地望着太阳。“现在这里安全了,你呆在这里,我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

女孩眨了眨大眼睛,没其他反应。夜阑见怪不怪,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径自离去。

“遭到袭击的是镇子东边,晓江住在镇子中央,应该不会有事的。”夜阑心想,快步向镇子中央走去。

萦绕在阵子上空的哭喊声已经渐渐平息,走在道路上的人几乎每个都穿着丧服行色匆匆,面带惊恐和悲伤。悲怆的气氛在空气中持续发酵。

路过巷口,夜阑向南望去,刺眼的阳光下一个模糊的身影伫立在那,熟悉却有些陌生。

“晓江?”夜阑仔细辨认,“晓江!”确认是文晓江后,夜阑惊喜地喊道,快速跑向他。

树荫遮挡了耀眼的阳光,夜阑猛地停下了脚步。

文晓江孤独的站在巷子中央,身上占满了鲜血,腥红的血水还在不断的从他身后的院落里流出,夜阑记得,那是镇子里的大户段家的祖宅。

似乎是听到夜阑的呼喊,文晓江缓缓抬起头,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绝望的望着夜阑,“夜阑,段家人死光了!雨玲被杀了。”

编后语:关于《《九州寻妖志》——河宸》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惊喜连连,百万现金等你拿——大神棋牌游戏》,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