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珠毁魔成》——昌迩

发表时间:2018-09-15 02:35:48浏览:52次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武行诸天》免费试读_依稀去年》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珠毁魔成》——昌迩。

第一章:薛白扬

荒离城的高空,晴空万里,天高云淡,一望无际的蓝,烈日当头,就如倒映的海平面,

荒离城内的一条街道上宽阔平坦,人来人往川流不息,街道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摆摊的小贩在这烈日当空下,人们丝毫不在意的毫不在意地逛着。

在街道边的酒馆对面一条小巷中,蹲在地上两个少年一身破烂不堪的黄布衣,披头散发的却是贼眉鼠眼的,看着对面坐在酒馆中一身穿华丽蓝衣肥头大耳的中年胖子,传出私私密语。

“上次,是我出手,这次说什么到你出手了。”

“法克,上次你那也叫出手,泥煤的被小狗追了一条街。”

“咳...那是意外,意外,马有失蹄,人有失手嘛。”

“老规矩,谁输谁就上。”

“行啊,李源你输定了,我人称必胜扬。哈哈...”

两个少年其中的一个脸面饥瘦,身材单薄的薛白扬眉开眼笑,满是污泥发黄的右手伸出。

另一少年头发凌乱,乌黑的脸庞剑眉星目下伸出右手,神情庄重严肃像是在举行什么重大的仪式般。

薛白扬每次见到李源这幅模样就忍不住的嘴角抽搐,这是闹哪样呢,搞的这样严肃真的好吗。

石头...

剪刀...

布...

在小巷中两人迅速出手,其李源庄严而严肃的神情变的气急败坏伸出的手掌往薛白扬的大腿猛的一拍。

啪....

“为什么每次,都是我输的多啊,哎,没道理啊。”

啪的一声又拍了一下,李源才甘心的摇了摇头缓慢的站起身走向酒馆。

小巷子中靠在墙壁的薛白扬双眼瞪大的想用右手的剪刀手把前面的李源的裤裆处剪掉。“大哥,你拍的是我的腿啊,不是你的腿,你不痛我痛啊。”

薛白扬赶紧双手放在大腿上轻揉着,嘴里还喃喃自语的着:天杀的李源,我大腿都红了。

酒馆的门外,一位身穿黄布破烂不堪头发凌乱的李源双手捧着一个小碗走上前,乌黑的脸庞嬉皮笑脸,卑躬屈节的向酒馆掌柜阿谀奉承说了一顿,掌柜听得心情不错大手一挥的放李源进去讨乞。

在荒离城中,酒楼,茶楼,酒馆就是富家子弟人去的,只要乞丐不搞乱,说上一些讨人的好话,那么这些富家会十分康概的给一些金钱打赏。

在酒馆中,李源站在那一身华丽而贵肥头大耳的中年胖子身旁,神情满是讨好,微躬着腰,低声下气的在说着些什么,喝着酒的中年胖子忽然哈哈大笑的,拿出一枚银币丢到乞丐少年破烂的碗中。

李源嬉皮笑脸的对肥头大耳的中年胖子卑躬屈节的道谢,眼光透过酒馆台窗对着对面的小巷中薛白扬眼神上挑放眼神。

“王八蛋,有什么好得意的,哼,下回看我出手。”薛白扬见酒馆那李源轻挑的眼神有些不开心了,把头扭过一边,眼不见为净,暗自下定决心,等我下回看清肥羊,我在狠狠的宰一刀,看我怎么打土豪。

怎么看薛白扬都有一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样子,李源很是满意的嬉皮笑脸从酒馆走出。

像是把刚才猜输拳的心情都一扫而去。

有点喜色于脸色低头想事情从酒馆走出在街道上却是不知怎的感觉像是撞到了什么般,回了神的定眼一看,只见一个中年人倒在地上,惊慌失措的想上前一步扶起来。

“你这小乞丐,走路没带眼睛啊,家仆,来,给我打。”中年人鄙夷不屑的勃然大怒对身后跟着的一人下命令,在这街道上无所顾忌。

“对不..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李源双手摆着惊慌失色的解释一边退后。

现在这里已是慢慢的围满了看热闹的人群,却是无一人上去帮忙,一个乞丐,谁也不会因为了一个乞丐而引火上身。

中年人身后那虎背熊腰的家仆,可不听这些,快步冲上一手抓住破烂不堪脖子领口的黄布,拳头拳拳打到肚子,李源却是不敢反抗,因为这人太大力气了,不是他能打的动的,跑都跑不了。

“嘶,啊......别,别打了。”痛的呲牙咧嘴李源六神无主,惊恐万分的双手想挣脱大汉的手。

而虎背熊腰的啊福则是凶狠于脸的对李源毒打,他刚才没有反应过来才给了李源撞到自己主人,现在就是讨好的时候,只要狠狠的教训眼前的乞丐,那么自己的主人也许气就消了呢。

李源黄布上身衣衫布满了血迹,从口中流出滴到衣衫上,被拎了起来,挣扎着眼中满是绝望,疼的说不出话,血不停的流出,家仆却是从未停手。

而薛白扬见李源这么久没有回来,回头看向对面的酒馆台窗,却是人都没看到,见到酒馆门口外面的街道出有一群人围着,薛白扬感到心里有一丝不妙快步从小巷中冲到被人围着的酒馆门外面街道处。

薛白扬快速的钻入人群中,别人见是乞丐不想碰脏了衣服,薛白扬毫无压力的冲进了被人群包围看热闹的包围圈。

“李源。”薛白扬冲口而出,大惊失色的快步到李源身边见他满身是血,地上还有一滩血,缩着身子成一团在地上颤抖着将他抱住。

家仆站在薛白扬,李源两人面前却是眼神看向中年人,示意还要不要再打一顿。

“我们走吧,小乞丐,以后长点眼睛,这次饶你不死。”脚步虚浮的中年人盛气凌人的拍了一下衣袍,也是见周围这么多人也不好在出手了,如果真把这两人打死了会有些麻烦,教训一顿就成,他也是见这人已经奄奄一息才放了一马。

中年人带着那虎背熊腰的大汉家仆走入了酒馆,而周围看戏的人群也是一哄而散的走散,都是可怜的看了一眼地上的李源。

“李源,李源,你能听得到我说话吗,回答我啊,回答我啊。”见李源闭着眼睛气息微弱,薛白扬心急如焚的眼睛红热,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抱着李源左右轻微摇摆的想把他摇醒。

“别,别摇了,你再摇,我就是真的死了,背我回去。”满身是血的李源气息微弱的声音传来,如果不是薛白扬耳朵好使还真的听不清在说什么。

“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薛白扬惊喜万分忐忑不安的心情终于松了一点,擦干脸庞的眼泪细语。

一把的李源背在背上,未凝固的鲜血把薛白扬背后都被鲜血染红,快步的离开了这看向他们异样目光的街道上川流不息的人群。

一条寂静的小巷道上,一道身材单薄的少年背着一人,在烈阳当空,阳光照下小巷中少年的阴影被拉长,如一个成年人在背着一个孩子般。

第二章:内心的信念

一缕阳光,直撒屋内,薛白扬推开门发出,吱吱的声音,那间矮小的房屋是那么的不起眼,四周的墙面上有着深深的痕迹,仿佛经历了几百年的冲刷,已经破到无法再修,狭小的空间不见几件物件,只放着用两块木板堆成的床,和一个已经折了一条腿的桌子就几乎沾满了空间,连一个完整的茶杯也看不到,风吹着那扇摇摇欲坠的门。

薛白扬一把的将李源轻放到那张两块木板堆成的床上,伸出手往李源鼻子谈了谈,感受还有气息,只是昏迷不醒了,薛白扬紧绷的神情松了一些,大口呼着气的开了口。

“王八蛋,有钱了不起啊,以后等我跟兄弟有钱看我不把你砸死,哼。”

破烂不堪的黄布衫背后染满鲜血的少年坐在地上发了几句牢骚,担忧的看着床板上的李源,双手撑地的咬牙起身推开那扇摇摇欲坠的门。

薛白扬从城内的街道被着李源回到住的地方耗了半个时辰,已经腿都发软了,但是想到自己的兄弟身上的伤,让他不能过多的休息,他还要救兄弟,咬着牙强撑着急匆匆的冲到城外。

每每想到自己还在梦中跟周公的女儿在约会正想亲那嘴嘴,突然的就有一种吸力的把自己吸来这个世界了。

每次想到这薛白扬都会气急败坏的拍大腿“好歹你也给我亲了先啊,气死我了。”

李源是薛白扬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亲人,昏迷不醒五天都是李源照顾着,醒来后慢慢的两个人也混成了生死好友,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李源有吃的从不落下薛白扬,心里也是十分感动。

薛白扬在之前的世界只是一个小人物,没什么成就,只是有时候机灵一些,也就跟着李源一起成了乞丐,时不时的爆出一些幽默的话语,李源也跟着学了一些,虽然日子清苦但是两人还是过得不错。

荒离城的东门外,一少年身穿破烂不堪的的黄布衫身显单薄的往着前方的远处平原冲去。

一片连绵不断的草原,在天空下伸展,没有山丘,像风平浪静的日子里的海一样平静,绿草如茵,绿油油的杂草丛生,在这骄阳似火的阳光下绿草却还是生机勃勃的没有干枯很是怪异。

连绵不断的草原绿草有五尺高到了冲入平原的少年脖子处,少年冲入草原后心急如焚的的低头扒开前面的绿草在找什么般。

在这草原内有一种绿草只有一指高,但是它的功效却是可以治疗皮肉伤内伤,薛白扬,李源,两人经常来此处寻找这草药来送给药店赚点小费。

这回薛白扬却不是想赚小费,李源的伤还需要这草药来医治,去药店没足够的金钱。

薛白扬在这骄阳似火的日空下寂静无声无风的草原内已经找了一刻钟却是什么都没有找着,神色担忧心慌意乱的粗着气额头汗水不止的,被锋利的绿草割伤了出血的双手却是浑然不在意,继续向前低头搜索。

在他心里李源已经是他的亲人,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如果他死了自己在这异世界中都不知道怎么活下去。

血手扒开前面的一堆一人高的绿油油的绿草,有一株一指长的绿草在其中,薛白扬激动万分,欣喜若狂的伸手拔了出来,小心的吹走根上的泥土,放在怀中。

嘶...嘶...

“青绿蛇。”薛白扬惊呼一声,只见一条绿绿的长蛇快速的爬行冲过来。

薛白扬惊慌失色的踉跄急步的扒开身后茂密的绿草后退,想把身后的青绿蛇摆脱掉。

青绿蛇左右摇摆快速的爬行到了薛白扬的脚下,扬起前部蛇口张开激射而去。

“啊。”薛白扬惨痛的惊呼看小腿的那一块肥肉留了一个四个细洞流出血丝,地上的青绿蛇吐出蛇舌。

嘶....

薛白扬见这青绿蛇还想咬上一口,不知是内心的胆怯消失了,还是被咬了一口激发了凶性了,气喘吁吁的大眼一瞪抬脚猛踩着青绿蛇,嘴里还喋喋不休的壮着胆。

“我踩,我踩,咬我,让你咬我,我踩,我踩死你,让你咬啊,哼。”

眼见地下的青绿蛇扁扁的死的不能在死,狠劲过后薛白扬停了下来,扬起手擦了额头上的汗水。

薛白扬想起刚才被青绿蛇咬的伤口,赶紧一屁股坐地上嘴巴往小腿那留下血丝的细洞用力吸出毒。

青绿蛇只要把它咬的伤口把毒吸出来,就会没事,而此蛇毒性不高,但是碰到了怕蛇的薛白扬。

李源还经常拿此事还嘲讽薛白扬,让薛白扬好一阵窘态。

薛白扬把蛇毒吸出,嘴巴却变大了一号,就如同个大嘴巴般很是怪异,手摸着大嘴巴还喃喃自语的。

“李源,你这王八蛋,我可是为你付出了我的初吻,哎,可怜我的初吻就这么没了。”

薛白扬抬头看向那骄阳似火的太阳,知道时间紧迫收拾好心情的赶回荒离城。

快步冲入荒离城东门不知是薛白扬在路上抽了什么风奔跑着暗想:幸好不是五步蛇啊,如果是的话,那我既不是得把它抓住回去了,每走四步路就让它再咬一口。

一间矮小的破屋摇摇欲坠的门被推开,薛白扬走入伸手再次往李源鼻子上去探了一下,拿起乞讨的碗走出外面接了一点清水,拿出怀中的绿草撕零七八碎的放入碗中搅拌。

一手拿着碗的走到两块木板的床上李源身边,右手捏开李源的嘴巴把碗中药水一股脑的灌进去。

薛白扬完成这些再也忍受不住双腿的发软感,十分疲劳的趴在李源大腿上熟睡过去。

先是背李源回到屋中,在跑出荒离城到草原内寻找草药在回来这路程都花了一个时辰,如果不是内心有个信念在支撑着他,他早就坚持不住了。

薛白扬也相信,如果倒下的那个人是他,李源也会像他这般来救。

在夕阳下闪着昏暗又明亮的光芒,而迎着夕阳的背后,则是被拉长的冗长的影子。

一间矮小破屋内,两块木板床上躺着一个满身是血的少年,忽然少年的剑眉食指轻微的动了一下,缓慢的睁开眼。

感受大腿处有东西好像在压得大腿发麻,凝眼看望见是薛白扬安静的趴着面部饥瘦脸上还有几道细小伤口想是被什么东西割了般凝固的血,还有其嘴巴大了一圈,李源不由的咧嘴一笑。

李源内心满是感动的看着薛白扬从他脸上的细小伤口跟嘴巴就知道他去了那。

百度的。不知道对不对

(古代一个时辰是现在的两个小时。)

(一尺是0.333333……米)

(五尺是1.666666……7米)

编后语:关于《《珠毁魔成》——昌迩》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惊喜连连,百万现金等你拿——大神棋牌游戏》,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