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最强孤独者》: 缘起

发表时间:2019-02-11 20:39:47浏览:13次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惊悚大陆》——紫眸血月》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最强孤独者》: 缘起。 之前本站也有不少关于类似内容介绍:1.孤独者的路 《火影世界》全面解读佐助2.孤独者的路 《火影世界》全面解读佐助3.奇缘来了 《奇迹来了》邀你见证一段缘起缘灭

第一章 缘起

“不要!父亲!”

一声来着少年绝望的尖叫响彻了最后的吸血鬼古堡,那栋阴森森的建筑里,一把金色的长刃冷冷的贯穿了这位孩子的父亲,本身就苍白的脸上变得更加没有生气,嘴角那尖锐的牙齿也慢慢的缩了回去,赤红色的眼睛也黯淡了下来。那一天,那位传说中的剑士抹杀了最后一个吸血鬼,就在此刻,在这栋古堡里,在这位父亲的孩子和女儿面前。

“父亲!父亲!”

那个孩子痛苦的哭了起来,自己的父亲就那样同那身平时那样霸气的黑色斗篷倒了下去,再也起不来了,他拼命的想要冲过去,却被自己的姐姐一把拦住了,她把他抱在怀了,眼角流着泪水,却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好了,接下来是你们了”

那位金色的剑士扭过那张高傲的脸庞,狠狠的拔出了那把金色的长剑,浸着杀气先缩在墙角的两人走来了。

“还我父亲!还我母亲!你这个败类”

孩子发疯似得怒吼着,愤怒的火焰在这个年轻的生命上燃烧了起来,他拼了命的向剑士扑去,却只是被自己自己的姐姐冷冷的搂着,缩在墙角。

“哼,愤怒?当你们害了我的母亲……我的恋人……我的哥哥!我呢!我的怒火呢!哈哈哈……哈哈哈哈!今天,就是你们的灭亡之日!”

一束金色的剑痕冷冷的划了出来,剑士举起了金剑,瞬间!杀气盈满了整个眼眶!

“黑暗……时刻!”

就在这时!无数的蝙蝠忽然从倒下去的父亲身体里爆裂了出来,宛如一片片黑色的乌云瞬间席卷了剑士!剑士顿时慌了神,慌慌张张的拿起剑来胡乱砍了起来,姐姐看准时机,刹那间抱起弟弟拼命地往外跑去,眼泪却流的更厉害了。

“不!我要报仇!我要杀了他!我要……”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了男孩脸上,男孩呆住了,他看着自己面前的姐姐,这是她第一次打自己。

“复仇……你想要复仇吗?”

“可是……”

“这就是复仇的下场”

一声哀鸣,姐姐放声的哭了出来,她再也忍不住了,男孩呆住了,她看着这个一向坚强的姐姐任泪珠滚落,任哭声肆意。她第一次显得那么脆弱,那么可怜……

“成默!”

一声咆哮将成默从睡梦里拽了出来,成默猛然间醒了过来,他踉踉跄跄的在酒吧前台又一次慌慌张张的站好,惶恐的看着自己面前叫醒自己的女人——似乎是一个年轻美丽的少女,她穿着一身清凉的夏装,身体优美的曲线完美的显现了出来,赤红色的头发倚在腰间,还有那洁白又充满妖媚的面容,一个赤裸裸的大美人。如果这样说的话,她那时常堆在脸上的愤怒和那一点也不淑女的语气,足以把人们所有的幻想破灭,然后让人们无奈的认清现实,她只是一个凶悍的酒吧老板。

“对……对不起!”

成默慌慌张张的鞠了一躬,紧张的闭上了那血红色的眼睛,冷汗都淌了出来。

“我说!你该不会上班的时候全天候睡觉吧!”

老板也有一双烈红色的眼睛,她死死地瞪着成默,五只锋利的爪子竟然在木质的柜台上划出了五道显眼的抓痕,成默竟然吓得颤抖了起来,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没有……真的没有,我……我这不是醒了吗……”

成默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明天……明天就要发工资了……绝对不能……

“……哎……”

老板忽然十分无奈的叹了口气,刚刚的愤怒似乎瞬间消失了,她无奈的看着成默,眼神里尽然出现了一丝怜悯。

“好好睁大眼睛看看,现在已经下班打样了”

成默身子一颤,慌忙看了看四周,似乎前一秒窗外还是明媚的阳光,现在却被一片黑暗笼罩,刚刚还时熙熙攘攘的客人现在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了酒吧里那些空空荡荡的座位,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亮起的那些灯光,连自己的同事似乎也全走光了,就只剩下自己和老板两个人了。

成默更慌了,他看着自己面前这位不怀好意的老板,心里的不安越来越重了。

“成默,虽然我很想让你去值夜班,但你知道的,我最讨厌大晚上开店了,及使这是一家酒馆”

“对不起!我下次绝对不敢了”

“下次?下次的事情下次再说,总之,你明天的工资,没戏”

这位老板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脸坏笑,很明显,这是一个及其荒唐又不公平的条件,但是成默并没有什么怨言。他无奈的叹了口气,默默地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

“行了,你还年轻,不用拿那么多钱,在说,这也是我们的约定,不要不服气啊”

成默无言的点了点头,老板忽然笑着拍了拍成默的肩膀,刚刚的严肃无影无踪,瞬间就像换了一个人似得。

“我知道了,舒雨”

成默也笑了,虽然是苦笑,但他十分情愿接受这个悲惨的事实,他和舒雨其实很早以前就认识了,而且,某种程度上来说,舒雨是救过自己的命的,没有她,成默就没有今天。

成默简单的收拾了一番便和舒雨一起离开了酒馆,说来荒唐,他和舒雨住在一起,平时的衣食也是舒雨提供,这恐怕也就是舒雨不愿意给成默发工资的原因了吧。

只走了几步,他们便到家了。没错,他们的房子和酒馆只差一条街,也就是说就在酒馆对面,这是一栋小型别墅,却也十分气派,沐浴着月光矗立在黑暗之中,街道上的房子参差不齐的排在一旁,都熄了灯。看起来天色确实不早了,但成默丝毫困意,他瞪着那双血红色的眼睛,黑暗里的一切似乎比白天还要清楚,谁让自己是一个吸血鬼呢?

跟着舒雨刚一进门,成默便一股脑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舒雨并没有开灯,她默默地走进了自己的卧室,过了好一会,她便像往常一样拿着拿着一个酒杯走了出来,递到了成默面前,里面是鲜红色的液体,没错,那就是鲜血。

成默感激的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舒雨,七年,只有舒雨一个人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并接纳了自己。七年前,自己和姐姐逃亡走散的时候,是舒雨救了自己,才避免了自己饿死或是冻死在街头。成默慢慢的品了一口杯子里的血液,脸上隆起了一层阴云。

舒雨敏锐的目光立马便发现了成默的异常,她似乎总能一眼看穿别人的心思,刚刚还优哉游哉的态度忽然谨慎了起来,她冷冷的看着成默,眼神里多了一丝愤怒。

“小子,有话直说,是不是有事情求我了,你这个烦人的家伙”

“不,只是有几个疑问”

“说来听听”

“这些血到底是那里来的?”

舒雨十分不爽的挠了挠头,这个问题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她和往常一样采取沉默。

“不可能是你的吧……”

成默小声的嘟囔了一句,舒雨忽然愣住了,但过了一会,疯狂的大笑让舒雨差点直不起腰来,这真是一个愚蠢的猜测。

“哼!你以为我是谁啊,我才不会为了你这个小毛孩牺牲自己的。好好想想,七年,如果是我自己的血,我早就死了吧”

成默羞愧的扭过头,将被子里的鲜血一饮而尽,又被舒雨嘲笑了,不管来多少次,这样的嘲弄总是让成默浑身不自在。

但成默立马镇定了下来,他默默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舒雨,今天,有一件事不得不说了。已经无法在忍了,这件事在心里埋的实在太久了。

“嗯……其实,舒雨,我真的有事情要求你”

“切,我早就看出来了,说吧,就冲你白给我干了七年活,该满足的我还是会满足你的”

成默皱了皱眉头,显然这句话勾起了他一连串不愉快的回忆。

成默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表情忽然黯淡了起来,他不知不觉的轻轻笑了出来,却似痛饮了一杯苦酒。

“舒雨,我……我想自己但姐姐了”

舒雨没有说话,他静静地看着一脸苦笑的成默,确实似乎真的只剩他一个吸血鬼了呢。

“成默,你自己也知道的”

“不,我总觉得她没有死,真的,就像我活下来一样,他可能……”

“就算这样,找到她几乎不可能了吧”

成默低下头去,不在吱声了。

“成默,我问你一个问题,你真的不想报仇吗?”

“报仇?呵呵,那样没有任何意义”

这时心理话,七年的时光,早已将成默心中的怨恨抚平,但他心里对姐姐的思念却与日俱增,那似乎淡忘的亲情越来越成为他心中一道过不去的坎,他需要的并不是仇人的鲜血,而是骨子里的温暖。这样的一种孤独是我们所体会不到的,有的时候,成默连自己都忘了自己的身份,因为除了生活方式,他没有一个吸血鬼该有的本领,每次当他恍然醒悟到自己的真实身份时,心里总是一种说不出的空虚。

舒雨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片黑暗中,最恐怖的恐怕只有沉默。

成默那鲜红色的眼睛黯淡了下去,他静静地低下了头,不想让舒雨看到自己眼角的泪水。

舒雨咬了咬牙,脸上挤满了一股说不出的怒气。

“切!沮丧什么啊!你把我当啥啦!不就是找个人吗?我只想让你平静的活着而已……”

成默抬起头看着舒雨,眼神里燃起了一团火焰。

“哼!好吧,就帮你小子一回。明天我带你到一个叫黑店的地方”

“黑……黑店!?”

“不要大惊小怪,只是名字而已。那里是一个接脏活的地方……总之,那个地方可以满足人们的一切愿望”

“真的!”

“当然了,不过,你为此付出的代价我可就不管了”

成默似乎并没有听到最后一句话,他兴奋的战了起来,所有的心情都表现在了脸上。

“谢谢!谢谢!谢谢!舒雨,我去睡觉去了!真的谢谢!”

“嗯,早点休息吧”

成默一溜烟跑到楼上自己房间里去了,这一夜他恐怕会无眠吧。舒雨也苦苦笑了一声,她静静地来开了自己身旁的抽屉,拿出了一个玻璃瓶,里面是一些奇怪的发光球体。他把这些东西倒进了成默刚刚喝过鲜血的杯子里,一饮而尽。

“果然,人类的灵魂沾血才是最棒的呢”

舒雨疲惫的躺在了沙发上。

“他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呢”

第二章 旅程开始

第二天,舒雨早早的通知了其他员工今天放假的消息,他看了看门外自己酒馆那紧闭着的大门轻轻地谈了口气。

“哎,成默,这么早,就消停一会儿吧”

舒雨无奈的看了一眼成默,窗外的天空还浸着些许夜色,街道上也冷冷清清没有什么人。但成默一大早便起了床,还叫醒了自己。他翻出那身早已被遗忘的西服,在镜子前认真的打扮了起来。这是舒雨看到成默第一次这样专注自己的外表。平时不到舒雨强迫,他简直可以和流浪汉有的一拼了。

“行了,又不是去参加宴会,在说,那地方又不怎么见的了光”

“但他会帮我找到姐姐的,对吧”

舒雨无奈的点了点头,不在搭理成默了。

“走吧!舒雨”

成默最后梳了梳他那油量的头发,笔直的站在了舒雨的面前,西服已经整齐的没有一丝褶皱,两双皮鞋也闪闪的发亮。再加上那股充满活力的面容感觉就像换了一个人似得。

“行行行,小祖宗”

舒雨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她只是胡乱在睡衣外披了一件纯白色的风衣,便无精打采的出门去了。来不及成默惊叹,舒雨便快步走了出去,成默也只好紧紧的跟在了舒雨身后。

然而接下的事情却完全出乎了成默的意料,舒雨一出门,便自己转了个弯,在自己家旁边的哪家咖啡屋站住了。

出门走了不到十步的成默惊奇的看着一脸睡意的舒雨,舒雨无奈的打了一个哈欠,拖着沉重的眼皮轻轻的看了成默一眼。

“小子,到了。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离近些不是挺好吗?”

成默瞬间没有了话语,他惊奇的看了看舒雨,又看了看这家,名叫“黑色幽默”的咖啡馆,里面一如既往的人满为患。成默脑子里混乱的很。

“行了,这就是黑店,那道你就没有怀疑这里为什么这里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满员吗?”

舒雨的话提醒了成默,舒雨打着哈欠推开了那家咖啡馆的店门,谁知刚一进去,一位黄色短发的男服务员便拦住了他们。

“这位女士和先生,对不起这里已经满座了,您可以提前预定”

舒雨连看都没有看那个服务员一眼,她从风衣里掏出了一张银色的牌子丢给了对方,成默隐约看到了上面画着一只血眼白狼,而对方一看到那个牌子,便立马惭愧的拍了拍脑袋。他向一座客人使了一个眼色,瞬间,店里所有人全都站了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把所有的窗帘都拉了起来,紧闭了大门,刚刚悠闲的客人瞬间变成了一排保镖把这里围了起来,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

“哼,毁,算是老顾客了,连我不记得吗?”

舒雨讽刺的对着那个叫做毁的服务员说了一句,毁收敛了刚刚谦卑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没有一丝表情的威严。

“不要咄咄逼人,你知道我记性不好”

“切!我看你是故意的”

毁似乎并没有因为舒雨那嚣张的态度而生气,他警惕的看着一旁无所事事的成默,眼神里挤过一丝疑虑。

“不用看了,我引荐的人,新来的”

成默呆呆对着毁笑了笑,毁看了成默一会儿,表情严肃的走到了成默身边。

“你叫什么名字?”

“成默”

“我叫毁,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有事相求吧”

“是”

“那接下来的谈话里不能有半点谎言,不然的话,黑屋是无法和你做等价交易的”

毁的态度和刚刚的服务生完完全全就是两个人,成默慌慌张张的点了点头,这种气势还真让人受不了。

“首先,说说你找我来想干什么吧”

“我……我想找我的姐姐”

“可以说的再详细一些”

“我的姐姐成梦……”

成默犹豫的看了一眼舒雨,舒雨轻轻地点了点头,成默这才稳住了神。

“我的姐姐成梦是正统吸血鬼王的后代,我也是”

“正统!也就是说,你身上流着该隐之血吗?!”

成默无言的表示了默认,所有人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就连舒雨也惊住了,但转瞬而来的便是愤怒,这个秘密她竟然一无所知。

毁打量了这位面容苍白的年轻人一眼,他似乎有些病怏怏的,除了眼睛的眼色以外,真的没有一点属于吸血鬼的特征。但毁立马收起了怀疑的目光,迎接而来的是刚一进门的那张笑脸。

“不管你是谁,你是说,你要找一个名叫成梦的正统女吸血鬼是吧”

“对”

“三亿脏币”

“多少?”

“三亿,而且是脏币,少年”

成默感觉头开始发晕了,但他还是坚持在不让自己倒地。

“脏币……是什么……”

“就是这里的独有货币,黑屋固然可以实现一切现实的愿望,但代价就是脏币,不过你放心,只要完成这里的任务,你就可以获得它”

“任务?什么任务……”

毁冷冷的一笑,让成默打了寒颤。

“谁知道呢?对方给多少钱,我就在这里按价钱悬赏多少等级的任务。但据我所知,这里的任务,大概都是是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吧”

要不是舒雨搀扶,成默险些跌了下去,他的脸色比平时的更白了,嘴唇无力的颤抖了起来。他惶恐的看着毁,毁却只是平静的看着他。

“代价已经告诉你了,你随时都可以找我来实现这笔买卖”

最后,成默被直愣愣的拖了出来,他似乎已经无法行动了,好在家就在旁边,舒雨活生生的把成默拎了回去,成默倒在了客厅里的沙发上,似乎陷入了一场无尽的梦魇。

“成默?没事吧?”

本身一腔怒火的舒雨看到成默这副模样也心软了起来,她无奈的叹了口气,从冰箱里拿出了一袋血袋。

“喝了吧,不要在给我伤心了,难看死了”

成默依然无神的坐着,舒雨摇了摇头,准备回卧室好好地睡一觉了。

“等等,舒雨”

“怎么了?”

“你有脏币……”

“想得美!你是我的亲人吗?你是我的丈夫吗?你就死了这条心把”

舒雨头也没回便关上自己的房门睡觉去了。

成默呆呆的坐了一会,默默地出门去了。

成默心里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痛楚。

成默就这样呆呆的坐在路边的长椅上,任由人流由稀少变为繁多,又由繁多变为稀少。任由晨光老成晚霞,晚霞又埋葬在了夜色。成默没有一点感觉,好痛苦,明明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

成默心里挣扎着,他不知道这个愿望值不值得自己付出这么大的牺牲。他会因此走向一条不归路,与现在所有的安宁告别。

成默顶着头顶上的一片夜空,默默地返回了,他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一切,似乎都是在冥冥之中行动。

成默又一次回到了那栋熟悉的别墅,他这才意识到已经天黑了。他看着房子里几盏灯的亮光,便知道舒雨还在等他。一阵惭愧涌上了心头,舒雨养了自己七年,虽然表面上对自己冷冰冰的,但却丝毫掩饰不住他对成默无微不至的关心。成默不自觉的笑了出来,准备回到这个温暖的家庭里了。

但他停了下来。

他的目光落在了那家咖啡馆里,那家黑屋。

成默沉默了。

几乎下意识的,他慢慢的向那家黑店走去,他知道这是一切的开始,但他在那一瞬间明白了,有些东西为了得到它,是可以付出一切的

编后语:关于《《最强孤独者》: 缘起》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罪106彩票手机版论》免费试读_第七个世界》,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