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明媚世界》:序章

发表时间:2019-02-11 20:36:07浏览:11次
世界

世界

大小:4.81MB更新:2017-08-28

分类:休闲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听昕》:风起》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明媚世界》:序章。 之前本站也有不少关于类似内容介绍:1.拒绝帝都雾霾天 《新惊天》明媚阳光照大地2.阳光明媚,乐趣《盛世三国》今天我要嫁给你3.春光明媚《万王之王3》超值礼包助战三月

序章

我想做个普通人,

但像所有被所谓的“神”选中的人一样,我从出生起,就已经被注定了这一生是不会平凡度过的。

我叫刘米,如果现在还在原本的世界的话,应该是刚过完三十岁的生日,或许还会是一位为了学生成绩而操心的化学老师。但这一切都是应该,是或许,是建立在如果之上的不可能。因为我已经在这个令人绝望的地方被困了人类历的一年时间,原本的世界回不去,那些从前常常让我抱怨无聊的日常,再也没有了,但这一切却是我的自作自受,如果我当初没有一时间中二病发作,做出和恶魔签订契约的蠢事,那么我的人生轨迹说不定就会改变,可惜,这世间最缺少的就是这名为后悔药的东西。鉴于我可能会永远被困在这里,最终就像那个恶魔说的一样,被世人遗忘的同时,也被自己遗忘,最终失去存在,所以我打算写点东西来打发时间,最起码能提醒自己,我还活着,但因为我本身是理科出身,所以让我写什么宏伟瑰丽的故事,实在是难为我了,所以我决定,把我这些年来的悲惨的遭遇写下来,但这可不能称其为自传,我叫它为故事,那么接下来我们就让故事开始吧。

第一章、

  “闺女,使劲,坚持住,妈就在这,使劲啊——”

“快点,通知血库,产妇大出血了!”

“产妇生命体征正在降低,孩子还是没出来吗?等不了了,准备剖腹——”

“孩子,孩子出来了,是个女孩!”

“产妇的生命体征正在回升,血包已经准备好了。”

“产妇脱离生命危险,去通知家属吧。”

在产房里忙得不可开交时,一门之隔的走廊里,气氛却是有些凝重,“妈,您真的要这么做吗?这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它终究是我们自己的骨肉,我……”“闭嘴!你是家里长子,家里的东西要往下传的话一定是要传给你的,但要是没有长孙,我死了以后的遗产,你就一分也别想拿!”男人垂在身侧的手慢慢紧握“阿琴呐,你的肚子,可一定要争气啊”。

一声婴儿的啼哭从手术室里射出来,桶破了走廊里的宁静,坐在椅子上的老妇人绷直了拄着拐杖的手,而一旁的男人直接站起身来。“是个健康的女孩,大人和小孩都平安,恭喜啦!”小护士推开门,探出头,说完一句之后便又缩了回去,只留下走廊里的母子二人,呆傻的愣在那里,老妇人使劲的用拐杖敲打着地面,嘴里愤恨的骂着“不争气!不争气的东西!不争气的白眼狼!嫁过来四年好不容易怀上的!没用的狗东西!不生个大胖小子怎么对得起我!怎么对得起我给她吃的饭!混账!”拐杖撞击在瓷砖上,铛铛的响着,老妇人的声音越来越大,粗鄙的乡下俚语开始越来越多的从她嘴里鱼贯而出,而那个才站起来的男人,早就又把自己重重的摔在椅子上,一边叹着气,一边用手揉着脸。“走,文武!走!我们回家!”在一旁叹气的刘文武听闻这话不禁惊讶的扭过头,看着自己旁边愤恨的老母亲,忍不住劝阻“妈,阿琴她毕竟是您的儿媳,虽然她,虽然她不争气,但是我觉得我们要不……”“住口!文武啊文武!你这是要气死我吗!我看到那个不争气的贱蹄子就想掐死她,我们回家,赶紧回家,不能跟这下贱的东西扯上一点关系,而且我告诉你,回去之后就说孩子没生出来,死的,不然让左邻右舍知道了,你妈我的脸往哪搁?哦,还有,告诉他们,住院费我们不管了!让他们要不就自己掏钱,要不赶紧滚回家!回家的时候文武你去接,把她给我看严实了,别在外头丢人显眼!”老妇人顿着拐杖喋喋不休地走了,头也不回,刘文武又看了看手术紧闭的门,皱起眉头,长叹一口气,突然听到手术室里好像有人要走出来,急忙去追刚刚离去的老妇人。

“好了,现在把婴儿送去育儿箱观察,产妇转入观察室。”“哎,哎,都听大夫的,我们阿琴真棒,真棒……”荆丽波抹着眼泪,摸着昏迷的余琴,看着旁边被护士抱着的小小的生命,喃喃自语的说着。床下面的轮子骨碌骨碌地响着,护士和荆丽波推着昏迷的余琴走出手术室,“唉?刚才在这里的那一老一少呢?”传话的小护士好奇地瞪大了眼睛,“啊,可能是去给我们阿琴准备红糖小米粥和鸡蛋去了吧。”荆丽波答道,但她知道,这位一直以重男轻女闻名的亲家,怕是已经走了……“呀,还真是细心啊,我出来跟他们说的时候,看他们两个好像很惊喜的样子,阿姨,您女儿还真是有福气啊,遇到这么疼她的丈夫和婆婆。”小护士叽叽喳喳地说着,荆丽波只是强忍泪水,点头附和。把阿琴送入观察室之后,小护士告诉荆丽波,婴儿育儿室就在前面不远。荆丽波看着仍在麻醉中熟睡的余琴,眼泪又开始止不住地从脸颊滑落下去,“女儿啊,妈对不起你啊,妈……妈错了啊,妈当初就不该让你嫁给那个怂包窝囊废啊……”荆丽波靠着观察室的玻璃无力地滑坐在地上。

余琴睁开眼睛环顾四周,右手边是窗户,阳光有些刺眼,看时间应该是中午,空气中弥漫着医院特有的消毒水的气息,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自己腹部很疼,这才回想起昨天凌晨的事情来。‘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在哪里?’没由来的,余琴感受到一阵心悸,正想抬手去按动呼叫铃的时候,听到一阵争吵声在门外响起。“我再说一遍,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和她生下来的孬种,我们老刘家是绝对不会管的,一个字也不会出!你不用在这跟我哭哭啼啼,荆丽波,要怪就怪你女儿的肚子不争气!”黄锦绣扯着嗓门大吼,拐杖仿佛要把地上戳穿。“亲家,亲家母,亲家母你消消气,气大伤身,气大伤身呐。您看,阿琴不管怎么说都是刘家娶过门的媳妇,您要是就这么说不管就不管了,这要是传出去,您在那些嚼舌的邻居面前也不好看嘛,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至于那个孩子,我们再从长计议,你看好不好?要不您就先把这住院费当成是您借给余琴的,您算着利息,叫她以后给您还,你看行不行?”张怡站在黄锦绣面前,搀着荆丽波,陪着笑脸说道“您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您就当做善事,施舍一点给她们这对可怜的母女,您看中不中?”黄锦绣看着这个一脸谄媚的老女人,朝地上吐了一口口水,嫌弃地瞥了在一旁哽咽到说不出话是荆丽波,思考半天,才从嘴里挤出一句“那好,我给你付一个星期的住院费,但你得给我打欠条,听到没有!”张怡听了,不由得询问“这个……亲家母啊,你看,这余琴是剖腹产,手术中途又大出血,您就让她让一个星期,您看会不会时间有点短呐,要不您再……”黄锦绣还没等她说完,就瞪圆了眼睛“姓张的,你是不是和荆丽波她们那对母女俩一起来算计我的?我给这没用的东西借上一星期的住院费他们应该对我感恩戴德!还敢多借?要是我借完了钱,她们还不上就跑了,这欠条可就落你姓张的身上了,写欠条的时候,你也得给我按手印,哼,一群窝囊废!”

在床上躺着的余琴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听着,心脏在胸腔里越跳越快,她想到了婆婆说过的,这次生下的,不是男孩的后果。“孩子,我的孩子!”恐惧在余琴的脑袋里越转越大,她终于忍不住喊出声来“啊——”。房门外面的争吵声被这突如其来的,歇斯底里的,绝望的嘶吼声给打断了,安静了一会,荆丽波推门进来,脸上带着笑容,对余琴说道“阿琴呐,你醒啦,伤口有没有很疼啊?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妈给你带了鸡蛋,你要不要吃点啊?”余琴看着妈妈,松弛的皮肤,微微颤抖的笑脸,还有,通红的双眼。她突然就说不出什么质问的话了,也怨不起来她的母亲了。“妈,我……有点饿了……”

黄锦绣站在门边,看着屋子里头明明几乎快要伤心到抱头痛哭的母女两个,在一边剥着鸡蛋一边互相嘘寒问暖,感觉有点虚伪,很不真实,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把这一场景打破,让人想把它恢复原状。她顿了顿拐杖,正想清清嗓子走进去,旁边一直在围观的荆丽波十年的老邻居,张怡,伸手把她拦住了“亲家,烦您跟我来,医院催着缴费来着。”黄锦绣有点惊异地看了一眼刚刚还在跟自己赔笑脸的女人,这会正一脸严肃地,命令一般地让自己跟她走!黄锦绣正想破口怒骂,却在目光触及到张怡的双眼之时木然地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守在门口的张怡望着黄锦绣离去的背影,松了一口气,回头看着屋里的母女两人,喃喃地说道“可怜的人呐,你们何苦招惹是非,无奈我这一把老骨头也守不了你们多久啦……”

“妈……我……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她,她还好吗?”余琴终于按捺不住了,声音颤抖着,垂着眼睛不敢看荆丽波。良久,她听到荆丽波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并且说道“唉——阿琴,你应该知道的,你婆婆她……她不许的,所以……所以,你还是,把这个孩子忘了吧,是妈没有用,让你嫁进刘家,但妈是真的没有办法啊,阿琴呐,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恨妈妈,好不好?”虽然早已在心里猜出会是这样的结果,但听到自己的母亲亲口对自己说的时候,心脏还是仿佛被挖开一样的痛,痛的令人喘不上气来,但余琴知道,自己什么也做不了,自己是为了给父亲还赌债被抵押给他们家的,自己没有退路,也没有选择的权利。“婆婆她,要怎么处理这个女孩……能不能,能不能留这个孩子一条性命”、余琴想到了很糟糕的,那些婆婆曾经对她说过的,是女孩就丢到山里去喂狼之类的,威胁的话,她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她伸出手,用力的攥住荆丽波的胳膊,瞪大了眼睛,几乎是使出全身的力气一般的,对荆丽波说“妈,我得去求她们,求她们放她一条生路,求他们不要伤害她,别伤害她,别伤害我的女儿!快,妈妈,我听得见,她要过去杀死我的女儿了,我听得见,快,妈妈,拦住她,你对她说,我余琴这辈子,下辈子,都为刘家做牛做马,毫无怨言;对她说,我保证给他生个大胖小子,我保证;对她说,我会努力出去赚钱,好好伺候文武的……所以,所以求求她,求求她放过我的女儿,放过她!“荆丽波听着女儿仿佛撕裂自己一般的哀求声,她的眼泪又开始不停的冒出来,她也很想把那个看着女儿拼了命生下的,可爱的小家伙带回家,抚养长大,但她做不到,她连哀求黄锦绣都不能,因为她们当初签订的那条协议上明明白白地写了,余琴将来的孩子抚养权是全权交给黄锦绣的,所以这个孩子的生死,她们没办法决定,也没权利干涉决定,她所能做的,只有抱住自己可怜的女儿,重复着别担心,不要怕,都会好的,这几句连她自己都不相信的虚假的安慰。

再说黄锦绣,她在走到医院缴费窗口之后,整个人仿佛被电击了一般,从头到脚一阵颤抖,“怎么回事,我怎么来这了?我刚才想做什么来着?是缴费么?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黄锦绣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觉得可能是自己刚刚在医院的长椅上休息了一会,再没多想,走上前,去缴纳住院费用了。但她不知道的是,正有一双眼睛自拐角的阴影里警惕地盯着她,这双眼睛的主人就是张怡,“呼,还好还好,催眠没失效。”说罢,张怡转身离开了,但就在她经过婴儿房的时候,她突然感受到了一丝异样,不由得透过婴儿房的窗户玻璃向内看去,只见有一张床上的婴儿的左臂在淡淡的发出金黄色的光芒,张怡大惊,不由得偷偷推门进去,但那光芒好似察觉到有人前来一般,迅速地收了回去,张怡走到那张婴儿床前仔细端详着着那孩子的手臂,但不知是不是被人惊扰的缘故,面前的孩子开始哭泣起来,哭声愈来愈大,惊扰到了越来越多的孩子,他们也逐次的加入了哭泣的阵营中间来,张怡眼见事情不好,趁着护士还没被吸引过来,低头记下了这个特别的孩子的号码,悄悄地溜了出去。装作无事一般地缓步走到余琴的病房,两人的情绪看似已经平静下来了,张怡也知趣的不问孩子的事情,只是捡些有趣的事情说,余琴和荆丽波的脸上也慢慢的有些笑意,张怡见状更卖力地讲起来,不多时,黄锦绣回来了,她一走进病房,便见到几人笑作一团,登时气不打一处来,愤愤地咒骂“好些个不要脸得东西!我给你们又花钱又出力的,你们可倒好,哼,这没用的女人生出来的孬种,我今天就叫人把她丢到后山的林子里,有时间嘻嘻哈哈,你们还是多想想她是会被饿死还是会被野狗捡去吃掉吧!“屋里登时一阵死寂,黄锦绣见自己慑住了这三个人,心里一阵说不出的得意,把拐杖往地上顿了顿才转身走出去,张怡也连忙起身,追了出去,追上黄锦绣之后,张怡半信半疑的问她“亲家,你刚才说的……”黄锦绣斜着眼睛瞥了她一眼“怎么,你不信?别怀疑我,我这个人向来是说到做到的,哼!”张怡被她看得有点心虚,但还是缩了缩脖子问道“那,那个孩子现在在哪呢?丽波她还没跟我说过,我也抹不开面子问,所以能不能……”“这我哪儿知道,你要是好奇,就自己问护士去,行了,我可不像你们这几个靠别人养着的家伙一样,还有时间说说笑笑,没事什么事情我就走了。”黄锦绣打断张怡,不耐烦地挥挥手,顿着拐杖走了。张怡站在那里盘算了一下,走去了护士值班室,没多久就又走了出来,出来时她瞪着眼睛,张大了嘴,呼吸急促,“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巧?这,这难道就是命吗?是我张某人躲了半辈子的命数吗……”张怡挪到医院的窗前,看着窗外萧瑟的秋景,垂下眼帘,在心里默默发誓:这孩子的事情,我管定了!再抬眼的时候,眼中原本的惊讶和犹豫消失殆尽,独剩下坚定在熠熠发光。

张怡没跟任何人打招呼,赶回家之后打开家里那个看起来已经破破烂烂的壁橱,在壁橱里面摸索了一阵,抠出一个拉环,运足了力气往外一拉,竟在壁橱侧面又拉开了一道暗格,看来是把墙掏空了一部分之后在外面做了个封口为掩盖的,张怡从里面掏出了一个黑布包裹的物件来,打开之后,从里面小心翼翼的取出了一张有点发黄的,画着奇特符咒的纸,她轻轻地把纸在餐桌上摊平,取来小刀割破右手中指,随即把手指按在符咒的中心,阵法开始慢慢发光的时候,张怡紧闭双眼,集中精神从嘴里先是吐出了一句低沉的,虔诚的祷告语,随即,她说道“金色的她出现了,在我这里,我需要帮助,逃脱这宿命。“说完之后,张怡拿开手指,紧张地等待着,大概过去五分钟之后,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张怡快步过去,打开门,门外是一个戴着黑色牛仔帽的男子,张怡见到他,登时喜出望外,但男子并不多言,只是简单询问了一下,回绝了张怡同行的请求之后便离开了。

男人来到医院以后,先是确认了一下张怡所说的荆丽波和余琴母女两人所在的位置,然后他来到婴儿房,直接走进去,但令人惊讶的是,此时正在婴儿房中的两名护士仿佛完全看不到他一般,继续着自己手头的工作,男人走到余琴的女儿的床前,站定,注视着床上小小的婴儿,婴儿仿佛感觉到自己正被注视着,于是睁开大大的眼睛,男人微微地抿了嘴角,放出些肃杀之气,婴儿察觉到之后却并不慌张,眼中有蓝色的光芒闪过,淡淡的金黄色的光芒自左手腕而起,缓缓的包裹住了全身,小小的婴儿就在这金黄色的壳子中间,咧开嘴,冲着男人笑了出来。“已经有这样的意识了么,但教会现在无法保证你的安全,所以只能把你寄养在普通人家,就委屈你作为普通人的子女暂时生活一段日子了,为了保证你不被地狱的那些家伙察觉,我先把你的天使之力封印,待以后你长大了可以自行解开。”说罢,男人用手指轻点婴儿的眉间,渐渐地,一个冰蓝色的菱形状晶体在婴儿的眉间成型,男人移开手指,晶体的颜色越来越淡,最后似乎融入了让皮肤一般,消失不见。男人又轻轻地把婴儿抱起来,把她放到了隔壁的空床上,然后摘去了婴儿身上的号码标记,随即转身,离开了。

那天晚上,黄锦绣带人翻遍了几乎整座医院,也没找到那个其实根本就近在咫尺的婴儿,再后来,婴儿被一对抱错孩子的夫妇带走,巧的是,这位丈夫也姓刘,所以,婴儿有了名字,就叫做,刘米。

编后语:关于《《明媚世界》:序章》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修炼者的106彩票故事》免费试读_笔下山河图》,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