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武神之逆转乾坤》——扬起的风尘

发表时间:2019-02-12 06:38:18浏览:17次
武神-侠客行

武神-侠客行

大小:1.73MB更新:2014-06-16

分类:角色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双魂尸裔》:第1章 割腕饮血》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武神之逆转乾坤》——扬起的风尘。 之前本站也有不少关于类似内容介绍:1.新浪玩玩《斗破乾坤》今日11点逆转乾坤,撼世上线!2.新浪玩玩《斗破乾坤》今日11点逆转乾坤,撼世上线!3.逆转乾坤赢大礼 《家园守卫战》海盗王命运转盘

第一章 云深不知处

云深不知处。

“咳咳咳...”

一阵细小的咳嗽声从远处村落传出。

在这片白云深处,隐藏着一片狼藉的村落,泛红的霜叶如血般飘落在这条羊肠古道中。

“喂,臭老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啊,都快累死了。”一个发起牢骚的女孩不耐烦地问道。

女孩身穿粉色长裙,一头褐色中夹着些粉色的头发格外惹人注目,她就是公孙紫雨,年龄不过十一二岁。

“哈哈,不远,不远,百里之外便是。小紫雨,你是不是急着去见你那个未婚夫婿吧。”无极道人瞟了一眼公孙紫雨说道。

“呸呸呸,我才不是呢。”

公孙紫雨假装生气地扭过头说道:“要不是爹爹不让我欺负弱小,到时我定叫他尝尝我幻天铃的厉害。”

“好啦,好啦,就你这纳灵境三品的功力,给人瘙痒都还差不多。”

“臭老头,你又笑话我,接招吧。”

“凤舞火...”

公孙紫雨双手结印,运转起了元力,经过多次的尝试,一只火凤虚影出现在公孙紫雨的身后,公孙紫雨的手臂往前一挥,一只急速的火鸟向无极道人掠去。

“咦不错,不错,竟能施展处九凰迷踪的第一重了吗?”无极道人心中惊讶地说道。

公孙道人看着朝他飞来的虚影,没有了先前的惊讶,然后嘴角微微上扬,挥出手臂接下了火凤的虚影,凝聚公孙紫雨大部分元力的火凤在无极道人的手中消散而去。

“哈哈哈...”无极道人突然大笑了起来。

“臭老头,你又欺负我。”

“哎,你怎么可以说我欺负你呢,明明是你欺负老我这个年迈的老头。”无极道人眼神一皱笑着说道。

“臭老头,再接我一招。”

火凤再一次冲向无极道人,但依旧被他无情地扼杀于手掌之中。

“别这么大的火气,把这山林美景焚烧殆尽,那就得不尝试了。”无极道人徐徐伸出手掌接住一张缓缓飘落的红叶说道。

经过两次施展凤凰火,公孙紫雨似乎已经到了极限,她躲着脚郁闷地喊道:“臭老头,你以大欺小,不理你了。”

“呵呵,生气了?”公孙道人看着生气了的公孙紫雨便乐了起来。

公孙道人看着手中的落叶,手掌一挥,手中的落叶再次向远处飘去。

此时,公孙紫雨快步往前走去,无极道人看着生气走开的公孙紫雨也跟了上去。

走过这条漫长的古道,无极道人看着两旁的红遍了叶子的树木说道:“小紫雨,这些树木怎么跟你的头发一样,呵呵呵...”

公孙紫雨瞪大眼睛恶狠狠地盯着眯着双眼,嘴角微微上扬的无极道人。

“啊.......”

一道惊人的叫喊声突然传遍了整个山林,环绕的在四周的云似乎被公孙紫雨的叫喊声急迫而去,风起云涌。

无极道人听到公孙紫雨的喊声,微微睁开眼,好奇地看了看四周,然后看向了公孙紫雨。

“嗯,发生了什么?”无极道人突然好奇地问道。

公孙紫雨看着一脸懵逼地看着自己的无极道人顿然无语了。

“额,呵....”

公孙紫雨此时握住拳头,一双鬼魅般的眼神下面一张诡异笑容的嘴,突然喊道:“幻...天...铃...”

一阵巨大的灵力波动突然席卷了起来,满地落叶突然被卷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正当公孙紫雨喊出幻天铃全名的时候,无极道人不知何时掠过她的身旁,拍住了她的肩膀,弓下身子看着公孙紫雨说道:“你这是怎么了,看个玩笑啦,哈哈哈...”

愤怒的公孙紫雨被无极道人突然的一拍,整个人都清醒了许多,她一脸怀疑地看着无极道人。

无极道人低下头看着悬浮在公孙紫雨手中的地阶灵宝说道:“危险,快收起来。”

“啊...什么人啊。”

公孙紫雨无奈地收起了幻天铃说道:“臭老头,我累了,走不动了。”

“那我只好带你一程了。”无极道人抓住公孙紫雨,一跃而起,消失在了原地,留下一圈微微转动的落叶。

荒凉的村落中,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再次响起,茅屋中,一个衣衫褴褛的小男孩正奄奄一息地躺在废旧的木床上,嘴角流出鲜红色的血液,此人便是申梓君。

紧接着一阵落地的声音响起,无极道人和公孙紫雨落在了茅屋前的空地上。无极道人看着眼前一片荒凉景象的村落,心中不由感叹。

“一别十年,竟是物是人非啊!”无极道人微微摇头感叹道。

“这就是那个当年和我爹爹打成平手的那个前辈住的地方吗?”公孙紫雨好奇地问道。

无极道人微微点了好头,心中若有所思。

“若不是他的突然陨落,这片山村定是一片繁华景象。”

“他不是和我爹爹一样强吗,怎么会突然间陨落了呢?”

“哎,我们天炎国只是这玄机大陆的一个小小的低等王朝罢了,所谓的强者又岂会如此这般凤毛菱角。”无极道人担忧地说道。

“难道还有人比我爹爹还要厉害?”公孙紫雨问道。

“在这天炎国中,你爹爹确实是个当之无愧的强者,修炼一途,他也只不过涅浮屠的境界罢了,涅浮屠后有斗生死,归化境,归神境...”

无极道人突然停住了,看着正认真听的公孙紫雨。

“喂,臭老头,你怎么不讲了?”

“哈哈,等日后你的修为到达归神境后便会知道,我又何必浪费口舌呢?”

“臭老头,你又吊我胃口,是不是自己修为太低不好意思说了啊?”公孙紫雨挑衅地说道。

“你说什么,我修为低,好歹也是的通幽境后期的强者好吗,你一个纳灵境三品的的小丫头懂什么。”

“是吗,你看看你胡子头发都白了,才到通幽境,你还好意思说。”公孙紫雨笑着说道。

“咳咳咳...”

一阵咳嗽声打破了公孙紫雨两人的争吵,两人纷纷将目光聚焦到了茅屋的方向。

“臭老头,有人。”

“我知道了。”

“那你还不快去看看,你不会让我一个只有纳灵境三品的小丫头去看吧,万一有什么危险怎么办?”公孙紫雨躲在无极道人身后说道。

无极道人也一脸惊讶,刚才明明他就已经用神识探索了一番,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踪迹,难道他是一个修为远胜于他的高人?他也没听说过天炎国境内还有如此高人。

无极道人试探性地作揖说道:“不知是何方高人在此修行,我们无意打扰。”

良久之后,并未得高任何回应的无极道人再次说道:“既然高人在此修行,我俩便就此离开。”

无极道人说完后便转身想去拉住公孙紫雨,却发现公孙紫雨早已不在身旁,他环看四周寻找着公孙紫雨的身影。

“臭老头,你不是通幽境的高人吗,怎么连一个伤到毫无缚鸡之力的小男孩都害怕。”不知何时早已走进茅屋的公孙紫雨从破旧的窗户伸出脑袋嘲笑着说道。

“小男孩?”

无极道人甚是好奇,就算是小男孩,我也能发觉他的存在,这一次他究竟是怎么了,难道我真得变成老头了,无极道人抚摸着自己长长的白胡子想到。无极道人摈弃了所有毫不相关的想法,跨步走进了茅屋,便向那张早已被虫子侵蚀掉大半的破旧木床,一个小男孩正卧在上面,看上去,大概十一二岁的样子。

看到床上的申梓君,无极道人才松了口气说道:“还真是个小男孩。”

“哈哈,刚才有人害怕了。”公孙紫雨没心没肺地笑着说道。

“谁怕了,谁?”

“刚刚谁在外面作揖啊。”

“刚刚那是礼仪。”无极道人灵机一动说道。

公孙紫雨看着床上的小男孩,翻看着他胸前的伤疑惑地说道:“老头,这伤看起来怎么像是你落石掌留下的。”

“落石掌,什么落石掌?”

“就是你小时自创那部自以为傲的武学啊,落石掌。”

“什么,你怎么知道的?“无极道人一脸惊讶地看着一本正经的公孙紫雨喊道。

“我当然知道。”公孙紫雨眯着双眼,微微仰着头说道。

“肯定是你那个臭老爹说的。”无极道人咬牙切齿地骂道。

“正是。”

“公孙离山...”无极道人一声大喊响了起来。

“好啦,好啦,臭老头,赶快救人吧!”公孙紫雨说道。

无极道人生气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不停地说道:“不救,不救...”

公孙紫雨继续检查着申梓君的胸前那手印形状的伤口继续说道:“怎么也看越像你的落石掌了。”

无极道人听见公孙紫雨的话,大喊道:“不可能。”

“不信你自己看...”

无极道人看着按捺不住好奇,走近申梓君。看着小男孩胸口前的伤势,一脸的惊讶,怎么会,无极道人搜索着脑海里的一天前的记忆。

“臭老头,我饿了,实在走不动了。”公孙紫雨在森林的小路旁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下去喊道。

无极道人回头看了看坐在石头上的公孙紫雨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才几个小时啊,又饿了。”

公孙紫雨撒娇地说道:“你还好意思说,每天都吃素,你吃也就罢了,还拉上我一起吃,我这正长身体的年纪那受得了。”

“好好好,我这就去给你打猎去。”无极道人无奈地说道,便往森林中走去。

无极道人在深林中四处寻找着着猎物。正在此时,他便听见了灌木从中发出的细小声响。无极道人快速运转真元向丛林中劈出一掌,便欣喜若狂地走进了灌木丛,除了发现一摊不明的血迹以外,没有任何猎物的身影。

“难道逃跑了,好强大的猎物,竟然能在我一掌之下存活,还逃跑了。”

无极道人出神地看着床上的小男孩,公孙紫雨的声音把他喊住了,迅速从回忆中迅速抽离了出来。

“你在想什么呢?”

回过神来的无极道人一脸尴尬地看着公孙紫雨说道:“没想什么。”

“那你怎么还不开始救他?”

公孙道人再次思考了起来,这小子就是从我掌下逃跑的猎物,到底就还是不救。如果就来他,这丫头就可能知道我的落石掌没把他打死,如果不救...,我可以说他已经没救了,嘻嘻嘻。

“喂,臭老头,你到底救不救啊!”

无极道人故作高深地想了想说道:“丫头,掌力已经侵袭了他的五脏六腑,这也不是我想救就能救的。”

“是吗,你分明就是不想救,或者这本来就是你落石掌伤的。”

“哈哈,怎么可能,呵呵...”无极道人掩饰着说道。

“我知道你纳戒中藏着许多凝血丹,赶快拿出来吧。”

“丫头,你怎么知道的。”无极道人好奇地看着公孙紫雨说道。

“我爹爹告诉我的,我爹爹说,你老受伤,所以凝血丹是你随身必备之物。”

“你爹爹这条老蛔虫,恶心。”

公孙紫雨伸出双手示意无敌道人说道:“拿出来吧。”

无极道人无奈地伸出手,一个玉瓶便出现在了公孙紫雨的手中。公孙紫雨高兴地转过身去,倒出一枚褐色的丹药,塞进了申梓君的嘴中,小男孩喉咙一咽,丹药便咽了下去。

许久之后,公孙紫雨发现没有什么明显的效果,便倒出了第二枚塞了进去,她正想把第三枚塞进他的嘴中时,玉瓶和丹药便被无极道人夺了去。

“我的小祖宗啊,你这是在救人还是在害人啊。”

无极道人哭笑不得,看着玉瓶里仅剩下的一颗丹药,心疼不已。

“我当然是在救人啊!”

“他现在这么虚弱,给他为这么多丹药,就是不病死,也被你这些药给药死。”

“不是吧,他不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吗,你这些药是不是坏掉了?”公孙紫雨指着申梓君说道。

正在此时,小男孩身上一股浓郁的药力由里而外从小男孩的身体中散发出来,胸口处的伤口慢慢愈合,最终消失不见了。但浓郁的药力仍在持续,小男孩双手死死揪住自己的衣服,挣扎着。

“老头,老头,他怎么了?”公孙紫雨看着挣扎着的小男孩说道。

“药力过猛,怕是身体会被炸裂了。”

“什么,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凡是都要两面性,丹药既能救人亦能害人。”

“那怎么办,赶快救救他,老头。”公孙紫雨喊道。

“他本来就是将死之人,这样岂不是更好。”

“喂老头,你怎么这可冷血啊,信不信我把你那些陈年糗事写成条子宣扬出去。”公孙紫雨大声喊道。

“哈,要这么狠吗?”

“那你救还是不救?”

无极道人无奈地摇了摇头,谁叫我有把柄落在她手里。他伸出手,一股浓郁的元力包裹住了小男孩的身影,狂暴的药力渐渐被压制了下去,并慢慢引导出了体外,小男孩慢慢停止了挣扎,在床上安睡着。

“谢谢你啦,老头。”

“以后不许再用我那些陈年糗事来威胁我。”无极道人严肃地说道。

“好啦,好啦,我再也不说了。”

公孙紫雨打量着申梓君,虽然穿着破烂,却透着几分不同寻常的帅气。正在此时,小男孩的手微微张开,一块暗黑色的物品掉落下来。公孙紫雨好奇地捡起了物品朝无敌道人喊道:“老头,老头,看这是什么?”

无极道人看着公孙紫雨手中的龙形玉佩,惊讶地说道:“这是,这是龙形玉佩。”

无极道人接过公孙紫雨手中的玉佩,然后打量着申梓君,心中若有所思。小家伙,你和申屠究竟是什么关系?

茅屋外,一阵微风吹过,红叶在西下的斜阳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耀眼。远处山谷一身巨大的呼啸竟要了思绪。无极道人透过陈旧的窗户,看向了远处,白云缭绕。

扬起的风尘说

坚持下去,暂时一天一更。

第二章 封印

公孙紫雨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打量着依旧躺在木床上申梓君说道:“老头,他怎么还没醒过来,不会你的药把他毒死了吧?”

听到公孙紫雨的声音,无极道人把目光从远处收了回来,因为刚才的走神他没听清公孙紫雨说了什么问道:“啊,丫头,你刚刚说了什么?”

“臭老头,我刚刚说他为什么还没醒?”公孙紫雨不耐烦地说道。

“丫头,你急什么了,反正现在他死不了,早点醒和迟点醒过来有什么区别吗?”

无极道人走出了茅屋,在一颗古树下修炼了起来,紧接着一阵狂暴的元力从他的体内涌出,笼罩着他的身体,那一条长胡子微微飘动。

夜幕已经降临,远处山脉传来了魔兽的呼喊声,传入了无极道人的耳中,而在这片云深不知处的这片密林却没有发现任何魔兽的踪迹。无极道人甚是好奇,收起了功法,站了起来。他转身看向茅屋,公孙紫雨正在靠在椅子上酣睡。紧接着,一只元力所化的虎形坐骑出便现在无极道人眼前,无极道人一跃而起,落在了虎形坐骑之上,向密林深处奔去。

元力所化的坐骑,以雷电般的速度在密林中奔跑,无极道人在这密林中仍旧没有发现任何魔兽的踪迹。

元力所化的坐骑极其消耗元力,直到密林深处,无极道人便收起了化形之术,在密林中跳跃着前进,最终密林的另一端发现了一具接着一具魔兽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死相极其惨烈。

无极道人检查着这些魔兽尸体,这些魔兽均被一击致命。此时,无极道人才明白云深不知处为什么没有任何魔兽出没,原来进入密林的魔兽,都在此间被一一诛杀。到底是什么人在阻止这些魔兽进入云深不知处呢,无极道人心中更是不解。

无极道人怀着心中的疑惑回到了云深不知处。他看着卧榻安睡的申梓君。诛杀这么多魔兽,难道是因为他吗?无极道人捋了捋胡子想着。

云深不知处的早晨总是早早到来,在古树下打坐的无极道人早已从睡眠中醒来。

“你是谁?”

茅屋内一声叫喊声传了起来,无极道人一个越步钻进了茅屋落在了申梓君面前。此时,公孙紫雨也从睡梦中醒来过来。

申梓君惊恐地蜷缩在破旧木床上,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白发老着说道:“你们到底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吗?”无极道人问道。

申梓君好奇地打量着破旧的茅屋,嘴里不停地嘀咕着:“我不是在网吧玩着游戏的吗,怎么突然会出现在这里?”

申梓君看着自己瘦弱的身体惊讶地跌倒在那张破旧的木床上。难道我穿越了,不,一定是玄幻小说看多了?申梓君心中怀疑着。

申梓君回过神看着眼前的一老一少试探性地问道:“你们可以告诉我这是哪里吗?”

“云深不知处。”站在一旁的公孙紫雨揉了揉眼睛说道。

“云深不知处,这是什么鬼地方?”

“天炎国境内最高的山脉,深入云层,故取名云深不知处。”公孙道人解释道。

申梓君搜索着这副陌生身体的里的记忆突然喊道:“玉佩,玉佩。”

申梓君转身吧木床上上下下到了个遍。

“你说的可是这个?”无极道人手中举着那枚龙形玉佩说道。

申梓君上前抢过玉佩焦急地说道:”对,是它,就是它。”

“这枚玉佩你是从何处得到的?”无极道人问道。

申梓君死死地把玉佩拽在手中警惕地看着无极道人问道:“你们是谁?”

“我叫无极道人,这是我的徒弟公孙紫雨,现在可以告诉我们这玉佩是从何而来了吧?”无极道人说道。

“这枚玉佩我从小就带在身上,怎么了,你们想抢吗?”申梓君没有丝毫放松,依旧警惕地看着无极道人说道。

“那你是不是姓申,申屠又是你什么人?”无极道人追问道。

“我是姓申,我叫申梓君,并不认识什么申屠。”

无极道人看着申梓君,看上去不像撒谎。

“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是青城镇申氏家族的人,昨日偷偷从家中溜了出来,在密林采药时,突然被人打伤,之后便不省人事了,我怎么到这里来的我自己都不知道。”

无极道人心中若有所思。如果他所说的是真的,打伤他的是我,那从我眼皮底下救走他的又会是谁?为什么把他救走又不帮他疗伤?这一切的谜团开始困扰着无极道人。

“既然这样,我们便送你回青城镇吧,但是这块龙形玉佩是我故友之物,是否可以交还与我?”

申梓君看了看无极道人和公孙紫雨,然后看着龙形玉佩坚决地说道:“不行。”

“我愿与你交换,什么要求你随便提。”

申梓君再次警惕地看着无极道人说道:“什么条件我都不会交换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喂,臭老头,你不会是要强抢吧。”站在一旁的公孙紫雨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

“丫头,你说的对,我可以强抢。”无极道人突然笑着说道。

“你不要脸,你一个老头欺负一个没有修为的人,你好意思吗?”公孙紫雨站在一旁嘲笑着说道。

“好吧,既然玉佩在你手上,说明你和它有缘,我就不夺人所爱了。”无极道人瞪一眼公孙紫雨,无奈地摆了摆手手说道。。

“虚伪,如果不是我,你早就夺下玉佩然后逃之夭夭了,现在还在装正人君子。”

“喂,这又是谁说的。”

“我爹爹啊。”

“不是说好的,我救了这小子你就不提这些糗事的吗?”无极道人指了指申梓君说道。

“那是昨天不提。”

无极道人抓狂地看着看着公孙紫雨说道:“你...”

申梓君看着正在吵架的俩人,无奈地摇了摇头,便走出了茅屋。当公孙紫雨俩人吵完架时,才发现申梓君已不在茅屋内,他们匆匆走了出去,便看见坐在一旁的申梓君。

申梓君看着这白云缭绕的云深不知处,心中甚是惊喜,又有着一种孤独感,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突然想起了在自己的那个世界里,那些被自己荒废了的青春。

申梓君突然站了起来。不行,这一次,我一定充实地活一次。

申梓君看着慢慢走近的无极道人和公孙紫雨俩人说道:“老爷爷,你能送我回家吗?”

“好啊,你家有好吃的吗?”公孙紫雨抢先说道。

无极道人拉住了公孙紫雨说道:“青城镇和我们要去的地方方向相反,来回要两天时间呢。”

“两天而已,我们又不急着走。”公孙紫雨笑着说道。

“难道你不想早点见到你的未婚夫婿吗?”

“我为什么想见到他?”

无极道人看着已经决定好的公孙紫雨也只好顺从她的意思了。

三人离开云深不知处后,便往青城镇方向走去。青城镇是云深不知处下的一个小镇,镇上以申氏家族,苏氏家族,刘氏家族为首三足鼎立。镇上三个家族一直相互牵制,维持着整个青城镇的正常的运作。

“少爷,你可算回来了。”申梓君的死党申图图跑了过来说道。

申梓君看着眼前这个肥胖的申图图说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家主发现你不见了,大发雷霆呢,就差把整个青城镇翻过来了。”申图图提醒申梓君说道。

申图图好奇地看着申梓君身后的无极道人和公孙紫雨说道:“他们是谁啊?”

“我的救命恩人,昨天我密林中受了伤,要不是他们,我早就一命呜呼了。”申梓君解释道。

“我爹爹在哪呢?”

“家主正在议事厅议事呢。”

“好,申图图,帮我照顾好我的两位恩人,一定要好吃好喝地招待哦。”申梓君交代说道。

“放心吧,交在我身上。”申图图拍着胸脯说道。

申梓君说完便凭着记忆往议事厅的方向走去。

“爹爹,我回来了。”

申择天看着从议事厅外面走进来的申梓君,脸色突然从暴怒转变成了欣喜。

“哈哈,我就知道我儿没那么容易死。”

“大长老,现在可以把派出去的的人手召回来了。”

大长老申龙站起来作揖道:“是,家主。”

未等大长老说完,申择天便拉着申梓君走了出去。大长老看着走出去的家主,无奈地摇了摇头对着坐在议事厅中的想看说道:“家主行事如此鲁莽,我怕其他两个家族的人会借此机会闹事,看来我们要提前做好准备了。”

二长老申虎站了起来感叹道:“是啊,这些年苏刘两家私下来往密切,看来他们要对我们出手了。”

“大长老,如果他们联合,我们又该怎么办?”

“先问问家主的意思吧。”

大长老说完话便走出了议事厅,远远看着远处的申梓君和申择天俩人,直到申梓君离开后,他才走上前去说道:“家主,苏刘两家最近往来密切,如果他们两家联合,我们该如何应对?”

“太上长老应该快出关了吧!”申择天问道。

“应该快了。”大长老说道。

“只能寄望这一次太上长老可以突破通玄境了,如果太上长老突破通玄境,就凭苏刘两家那两个结丹境后期的家伙又有何惧。”

申择天心事重重地看着已经走远了的申梓君说道:“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大长老,你一定要把梓君带走并护他周全。”

“是,家主。”

“家主,听说救回少爷的是一个白发老人和一个褐发少女,这两人要不要去查清楚?”

申择天想了想说道:“不必了,梓君说他们明日便会离开。”

申择天屏退了大长老后,站在阁楼上,独自一人回想着在云深不知处与申屠饮酒作乐的场景,只是那些昔日的美好时光都化作烟尘消散而去。

申择天看着那深入云层的山脉,不由自主地感叹道:“申屠啊,你也太狠了,竟然对自己的孩子使用如此强大的封印之术。至今,他都无法修炼,你让他该如何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上生存啊。

一个身穿黑袍之人飞檐走壁,最后落在了一个大厅之中,在一个身穿红色华服的中年男子的背影前跪了下来。

“参见家主。”

“事情办得最么样了,有龙玉的下落了吗?”红色华服的男子问道。

“属下无能,未能完成家主交代的任务,请家主责罚。”

红色华服男子手掌一挥,清晰可见的掌力向黑袍人突袭而去,黑袍人一口鲜血吐出,顿时倒飞而出。

“请家主饶命,请家主饶命。”爬起的黑袍人求饶说道。

红色华服男子挥了挥袖子冷冷地哼了一下。

“哼,给了你两年时间,你连根毛都没找到,要你何用,要不是看在忠心耿耿的份上,你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多谢家主不杀之恩,这一次小的并非一无所获,我在云深不知处看见了申家那个废材少爷,申梓君。”

“什么,难道他和申屠有关系?”

“哈哈哈,你给我密切监视申梓君,务必查清这个申梓君和申屠的关系。”红色华服男子突然笑道。

“是,家主。”说完,黑袍之人便消失在了大厅之中。

“哈哈哈,这龙玉一定是我的。”红色华服男子我看我拳头说道。

“好大的口气,呵呵呵...”一道阴深深的女子的声音在红色华服男子耳边响了起来。

“谁?”红色华服男子突然转过身喊道。

“苏野家主,这么快就把本使者忘记咯吗?”

苏野看着眼前那个身材曼妙的黑裙女子说道:“是你?”

黑裙女子走近苏野,那只纤细的手挑逗着苏野的脸庞。

“你不是已经走了吗?”苏野质问道。

“有你这样绝色分男人在,我梦姬又怎么舍得离开。”

苏野双手抱住梦姬的杨柳腰,注视着她勾人心魄的眼睛说道:“我想你不舍得是龙玉而不是我。”

“呵呵....”

梦姬离开了苏野的怀抱,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笑容,一股霸道的元力从她娇小的身体中爆发而出。

“通玄境?”苏野目瞪口呆地看着上一次还只是结丹境初期的梦姬喊道。

“苏家主,你这如意算盘打得可真好,想独吞龙玉。”

“梦姬使者,小的不敢。”

“谅你也不敢,我家主人命你尽快找出龙玉,不然你的小命难保。”

“小的...,一定照办。”苏野惊恐地擦拭着额头上的汗说道。

“好,我就信你这一回,呵呵呵...”

伴随着一阵渗入筋骨的冷笑,梦姬消失在了大厅之中。

编后语:关于《《武神之逆转乾坤》——扬起的风尘》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修炼者的106彩票故事》免费试读_笔下山河图》,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