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陶碗与老槐》——浅川枫

发表时间:2019-02-12 06:17:57浏览:11次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仙逸天娇录》:作者简介》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陶碗与老槐》——浅川枫。 之前本站也有不少关于类似内容介绍:

第一章第一节:老槐的祭奠,陶碗的孤独。

君知否?雁字云沉,难写伤心句。沈鲸的一词在我心中默默地吟着,窗外孤鸟难寻行,我寻着却找不到一处慰藉,双眸中已然是模糊不可见。

“洛依,你和念慈去拜祭一下你爷爷吧!”

“……”

我们都没有说话,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念慈应该也是这样想的吧,她的悲伤不比我的少。

“我才不去呢,我不哭,假惺惺的!”情绪终于积郁而薄发。

沉寂的像飞鸟的羽毛抚过一般的气氛,被这么一句矢心的话打破。“我不是不肯去,而是我怕去。”坐在门口嘴里呢喃着。总是问我放学回来了吗的爷爷,就这么无声无息的离开了我的世界,心里自然些许不能冷静。

“什么叫假惺惺?你爷爷平时那么疼你!”母亲对我所言,似有不满!

“好……我们……去!”从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喉咙就像被鱼刺顶住一样难受,全身有些抽搐。我低着头跟在母亲的身后,念慈跟在我的身后,低着头。从睫毛阴阳双颊处流出几滴泪水,湿嗒嗒地滴落在地上。很轻,风吹过,没人知道它的存在。

我和念慈低着头各怀心事,但那种惆怅全部和肢体语言联系在一起来了。一抬头,我望见院子里设的灵堂,一张照片,爷爷便被定格在了那相框里。只限于和那照片框的几寸土地所走动了,黑白两色搭配的诙谐无力,让人心里发怵。但爷爷,他那双眸,像被雨水冲刷过了一般透澈,依旧那么温暖,堂前,大伯化神跪着,一身素白,手里拿着纸钱,眼睛里却有一丝賊溜的感觉。母亲带着我和念慈走到灵堂的中间,一口棺材停在了堂前,前面有纸人引路,三柱香烧的盈茂,扑通一声。我和念慈跪在了堂前。我抽憩着,想哭却不敢哭。心里像是几万只蚂蚁一起吞噬,念慈在随跪下的那一瞬间,已然是泪洒满面,父亲的脸哭的已经看不出模样,我看不清他的眼神到底是怎样的,他边哭边和我们说,爷爷在的时候,对我们所有的爱,爷爷走了,我们再也看不见他了,说爷爷,每次到放学的时候,爷爷总会提前半个时辰到门口,等着我们,嘴里念叨这我们怎么还没有回来,若是我们因为贪玩误了时辰,爷爷急得到处问,“洛依,念慈,怎么还没有回来?”

他走了,世界便再没有他,便再没有第二人如此如他一般待我。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霏霏。

心中那片乌云终于拖不住雨的打击了,散了。我趴在地上,哭的泣不成声。三柱香烧的我得心裂,我用手指紧紧的抓着地。泥土从我的手指缝进去到了我得肉里,然后一路运输到了心里。凉凉的也很苦,我的脑回路里不断出现着爷爷的影像,一度昏厥。父亲和母亲把念慈拉起来,念慈闭着双眼又自然地跪了回去。念慈的眼泪和鼻涕不停的流着。嘶喊着,我被父亲拉起来站在那里望着那口棺材。只是呆呆地瞧着,母亲怕我们伤心过度,抱了我们一下,带我们出去。我和念慈碎说出去了,但是一个劲儿的哭,母亲告诉我们,出来了再哭的话是不吉利的,对于爷爷的逝去也是不好的,我们便只是咬着嘴唇,不再出声。

浅川枫说

所畏之唯有时间。

第一章第二节:老槐的祭奠陶碗的孤独

爷爷出殡那天,天乌蒙蒙的,很是凄凉。母亲和奶奶给我和念慈换上孝服戴上孝帽,去守孝。安夏和安乔年龄小,做的很多事情不合礼数,让我有悲又恼。我和念慈跪在堂前,堂里有很多人都穿着孝服,但我认识的却真真正正是没有几个的,他们一个个找不出一点悲伤,华神家的,有吊唁的人来,便装腔作势的哭上几声,人一走,他们便长舌起来。还有些人竟笑得出来,青柠姑姑和母亲的悲伤,即使用上所有的伤感代言词,也是形容不了的,吊唁的人来的差不多了,我和念慈各自趴在自己的腿上蜷缩着身子,嘤嘤的哭了起来,然后又是无法止住的。那些人来拉我让我们小孩子别哭,等爷爷入土的时候再哭,省点儿力气。我是搞不明白的,我们的伤痛有多痛他们也是搞不明白的。

天,慢慢回晴。他们说这是爷爷生前做了很多的善事,老天特地让天回晴,让爷爷入土为安!

这句话说的真的是很对的,世上绝对因果善缘,因果溥上确切的很,人啊!真的不能行恶。

十几个人抬着爷爷熟睡的棺材,我和念慈跟在送葬队伍的后面,哭的很大声。眼泪掉了很多,庄上很多人围观,在路口停下。我随着棺椁的落地之声跪在了地下,用丧棒支撑着。我得整个身子都瘫软了,鼻涕落了有从地面到我的脸那么长。我哽咽着说“爷爷,你不要……要我……了,你还…还…没享……我的福呢……,以…以…后谁还像你那样疼……疼我啊!”可是不管我怎么呼唤,爷爷都没能在看我一眼…….念慈嚎啕大哭着。一路上,我们哭到在出不来眼泪,嗓子嘶哑。

爷爷入了坟。按规矩,女子不入新坟,我和念慈虽说觉得不合理却也只能在地的前面跪着一直哭。用有种感觉,哭够的时候,爷爷就会回来了,这只是一个玩笑。旁边的或许为之动容了吧,把我拉起来,我又跪了回去,一直哭,直到发不出声音,她们硬是把我和念慈身上的孝衣孝帽脱了下来,把我们拉上车子。望着那座孤冢,心些许悲凉,泪不止流,终渐离渐远。

念慈和母亲一路无声。

风飒飒,身上很冷。很多时候,我们只有等到失去了,才明白拥有是多么可爱。曾在世上,他,对我的好,我全然自然接受,觉得那些自之应当,而他不在了,我却发现,我竟然没有说过一句我爱他,谢谢诸如此类的话。从未说过。我从没有告诉他,我到底有多感谢他,有多爱他。总觉得时间还长…………

百灵鸟飞过

相传,那是只通灵的鸟。

它,掌大权,阳与阴的往来。

安然若则,

它与告之,我心中所想及以他说。

鸟,飞过

……………

我希望,我多爱他,我多想谢谢他。

对于爷爷的逝去,奶奶嘴上虽然不说什么。可我们都知道,心已死。奶奶在爷爷走后一直沉默。在葬礼上,他她一个人的背影看上去格外神伤。老槐树的所在已经没有了树,已然发出了淡淡的槐香,沁人心脾。鸟,飞走了院子里很平寂,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三柱香弥漫着杂香和与槐香相互应,我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香味,些许着呛。奶奶依旧在那老院子里忙着些什么,我不敢上前,我怕我一看见她的眼睛有要哭了。对于爷爷的逝去,奶奶表现得很平静,却依旧是掩抑制不住,她的孤独……

编后语:关于《《陶碗与老槐》——浅川枫》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危机106官网彩票合法吗十世》——留熊守刀》,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