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圣者天空之前世今生》:楔子

发表时间:2019-02-12 06:36:22浏览:25次
前世今生

前世今生

大小:20.9MB更新:2017-08-25

分类:娱乐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某丧的末日历程》免费试读_墨墨墨墨墨洺》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圣者天空之前世今生》:楔子。 之前本站也有不少关于类似内容介绍:1.《前世劫,今生偿》:楔子2.因缘镜,照前尘PPTV《万世》前世情今生缘3.前世情今生缘大黑《万世》因缘镜玩法揭秘

楔子

冷风如刀,在窗外呼啸而过。洋洋洒洒的冰花被风吹乱,扑打在几净的窗台上,细碎的声音如同心碎一般,了无声息的隐没于飞卷的狂风里。

屋内,一尘不染的干净。一名壮硕的老人盘腿坐在一块柔软的棉团上。缭绕的雾气氤氲,是老人独饮的一杯浓郁的香茗。淡雅的清香沁人心脾,只是老人再也无心。

“天麟,你已是多大了?”老人轻轻举杯,吹散仍旧缭绕在杯上的雾气,却吹不散他一生的心事。他轻言发问,等得却并非这一声回答。

躬身站在他身后的少年同样轻声回答道:“十七岁了,师傅。”

然后便是良久的沉默。

似乎只是师傅的心事得不到回答,如同飞蛾扑火,如此努力地找寻光明,却还是逃不过陨落于火光下的宿命。

少年同样沉默,只是脸上有微妙的变化。他并不是不知道师傅的心事,这同样也是他的心事。

十年前便来到了这座巍峨的齐云山上,一转眼的时间便已是十年了。

“天麟,你已然是多大了?”师傅苍老的声音格外清晰,一字一句都清楚地传到钟天麟的耳中。

师傅第二次问了钟天麟的年龄了。

分明心中清楚的知道问题的答案,师傅却第二次问了钟天麟的年龄。虽然事实无法改变,但师傅还是忍不住想再确定一下,确定是不是自己搞错了。

十年,十年的时光怎么会这么快度过。快到自己还未仔细看清,昔日哭哭闹闹着喊师傅的小子就已成长成了一名意气风发的少年;快到自己还未认真寻觅,岁月的风霜时光就已斑白了两鬓。

“十七岁了,师傅。”少年的话语温润的很好听,即便躬下了身子也无法掩饰那份骨子里独有的桀骜。似乎是隐藏的兽性被努力压抑着,时隐时现。

即便是再一次的回答,少年的语气也没有夹杂一丝一毫的不耐烦与拖泥带水,对于师傅的尊敬由心滋生,脸上丝毫没有任何虚伪的表情。

“天麟啊!”师傅默默叹了口气,声音略微有些哀伤的感慨着说道,“既然如此,你便去收拾行装吧,这座小小的齐云山已经不是你能够容身的地方了。”

天麟默然,转身离开。

只是,悄然凝结成水的泪滴,不知何时滑过他坚毅的脸庞,缓缓滴落……

师傅何尝不清楚他内心深处的想法,何尝不明了他心底里柔软的地方。

他同样不希望离开,他同样未准备好自己亲手掌握自己的命脉。他还是个孩子,尚未经历父母的疼爱,就已用幼稚的肩膀承担起命运的磨难。

并不是我不希望你留在这里,也不是我不再需要你。

你有自己的冒险,我无权插手;你有你自己的道路,我也无权过问。

你有你自己的命数。

而我不过你的师傅。

只有晶莹的泪知道这承受的重量,缓缓划过师傅沧桑面庞的,无助的泪水……

师傅起身,轻放下手中杯。径直走到窗前,目光温柔如花叶。嘴角不知觉的上扬了一个不可言状的弧度。

“天麟啊,是时候说再见了。”

……………………

……………………

钟天麟大步跨出师傅的房间,转入走廊。

走廊狭长,眼见处一扇小小的窗。折射下的一道幽静而宛然的光,平铺在地面上。抬眼望去,是明亮的刺眼太阳。被风雪遮蔽仍不灭光辉,如同少年炙热的灵魂。

光冲破乌云,光斩开天际。

光印上他尚显幼稚的坚毅的脸,印上他尚未出鞘的锋利的剑。

光似乎格外欣赏这不起眼的少年,温柔的将晨间的初曦暖暖的撒向他。

天麟自嘲的笑笑,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房间干净的一尘不染,一块吊坠略微有些凌乱的放在桌子上。紫色的圆形宝石镶嵌在银白色的边框上,大气灵秀。一根绯红色的细绳穿起一整个吊坠,结尾由银白色的拉环连起,近乎完美。只是一点小小的瑕疵令人稍稍有些不舒服。一点漆黑的墨迹点缀在紫晶中心,略微有些美中不足。

钟天麟目光扫过,最后才停留在这小小的紫晶点缀上。漆黑的瞳孔之中,闪现出一个淡淡的紫衣身影。

“是时候该走了么,紫晶?”

似乎是对桌上的紫晶吊坠说的一般,钟天麟目不转睛的盯着桌上的一点紫意,语声温柔。

他的手指修长,捻起吊坠的动作煞是好看。仔仔细细的将这吊坠挂在脖子上时,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对它的格外爱护。

一身黑色的紧身衣衫配上这淡淡的紫意,竟没有太大的违和感,反而别样的柔和意境。

钟天麟随手披上一件红白袍子,将剑背在身后。红白色的袍子很合身,只是有些太长,几乎快要拖到了脚边。

“小师妹真是,不是说过要短些么,怎么还是这么长!”钟天麟摇了摇头,无奈的笑笑,“这么粗心……”

对于这个小师妹,钟天麟总是一贯的娇容。即便是什么无理的要求,他也尽量满足她。只是好像已经惯出了不少的毛病,她有太多太多的事情依赖他,真不知道他离开后,她应该怎么办。

她也该独立了,不能总是依赖他。

他还有自己的人生,他还有自己的冒险。他不能照顾她一辈子,她终究得自己面对一切。

只是,这件衣服,还是太长了……

钟天麟叹了口气,他不想走,他不想离开。毕竟有这么多令他放心不下,这么多令他留恋不舍。

是否,他必须走,又或者,他不能留。

命运总叫人捉摸不透,难道,只是他的一厢情愿。

是时候,他该走了,是时候,他该离去了。

历史的尘埃扑朔迷离,却终有落定。

结局早已注定,无法更改。

时光的车轮滚滚向前,踏不平岁月的崎岖。斑驳的光影似箭,留不住的一颗初心。

舍下的,不仅仅是物是人非,更是天命注定。

再见这一切,只有向风霜告别。

最后一次的,向这里说再见。

钟此一生说

以前看小说,总看见码字不易。那时候总是不相信,认为不就写几个字么,有什么累。现在自己写下来,才知道,说多了都是泪……

第1章 战,得胜下山

推开门,是银装素裹的一片北国风光。

大雪纷纷而下,如同轻舞的天使羽翼,摇曳着飘落。冰冷的气息扑面而来,令人不仅打了一个寒战。寒凉的感觉是死亡的前奏曲,缓缓的冻住生命的蔓延。

一尘不染的雪整整齐齐的平铺在地面。而抬眼望去,一个袍袖飘飘的身影屹立在眼前。

“师傅,你为何在这里?”

被雪白的光芒刺到双目,钟天麟有些费力的睁开眼睛。却看见师傅熟悉的身影在自己的眼前,背对着自己。

“为你饯行。”

师傅硬朗的话语回荡在天地之间,周围的气息仿佛也因为这几字淡淡的吐息还为之一震。在风雪的映衬之下,空气的波动格外清晰无比。

分明已经答应,结局无可挑剔。

只是想再教导你,什么是真正的困境,什么又是不变的真理。

即便无法更改,我也出发自真心希望,你可以下山之后能够独当一面,你可以见识这个世界的残酷与不堪……

“天麟,我知道你该下山了。所以在你下山之前,我要你接受最后一次的考验。”

“什么考验,师傅。”

“打倒我。”

几字淡然,却在钟天麟心中荡起了涟漪。心灵的波动一圈又一圈,连绵不绝。

“师傅,你……说什么?”

“打倒我!!!”

“什么?”

钟天麟的目光里满是诧异,惊讶的眼神看着师傅。希望得到一句回答,却只有孤寂的背影映入眼帘,良久的沉默。

“可是为什么,师傅,您分明知道我的实力根本不如你,怎么可能……能打败您。“

红白色的袍子迎风飞扬,淡金色的剑鞘背在身后。钟天麟手不自觉的握住了剑柄,目光开始变得警觉起来。

打败师傅,这真是……异想天开!!!

在这个以武者为尊的大陆――亘古大陆上,实力是一切至尊。在这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之中,似乎是不允许弱者的存在的。

齐云山上,积雪不化。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似乎只有力量才是主宰一切根本。

你是弱者,就必须得灭亡!!!

而师傅独自一人在这齐云山上生活了几十年里,发生过什么钟天麟不清楚。可是钟天麟来的这十年里,根本没有任何妖兽敢踏入这小屋的百米范围内,更不用说是靠近或是攻击这简陋的的小木屋!!

武者九级,强者如云。

师傅的实力,至少在第八级!!!

只有如同师傅这至尊般的实力,才能使得其他的山上妖兽都退避三舍,令它们不敢越雷池一步!!

即便是钟天麟这十年里稳扎稳打的修炼速度已近逆天,也只是到了第六级。根本不可能对付得了可能已是超武者的师傅。

天武对超武,根本毫无胜算!!

可是他仍是会义无反顾的选择拔剑。

不知道,前方的路是否崎岖不堪,未来的路是否遍布荆棘,以后的路是否充满艰险。

不知道,是否自己的生命可以保全,是否自己的命运可以重写,是否可以自己亲手开拓未来的道路

但他还是会举起手中的剑,为此一战。

银白色的剑光闪过,似乎是有逼人的寒气突破空气中的冰晶,凌厉的剑气势不可挡,直直的斩开眼前的空气。迫人的寒意直达胸襟,令人不自觉的战栗。

剑光一闪,剑已出鞘。

“师傅,那么徒儿便得罪了。”

虽然明知对手不可战胜,也不代表钟天麟就该束手就擒。

自己尚有一战之力,何不一拼!!?

未来的道路需要由自己亲手开拓,不凡的命运需要由自己亲手谱写。

剑一但出鞘,就已然代表他的一颗心已坚定不移;剑一但出鞘,就已然代表他的一双手已不再颤抖不已。

双手握住剑柄,钟天麟将剑高高举起。

周围本是凌乱的风雪似乎得到了某种神秘力量的召唤,开始纷纷聚集起来。成螺旋状的在钟天麟的四周不停的流动起来。

而屹立于风雪最中间的钟天麟却似乎并未收到任何的影响,甚至连袍子都未有任何的扬起。只是,银白色的剑刃附上了洁白的雪花,拥有着纯白的光辉。

武诀抬手即来,丝毫不会浪费一点一滴的时间去操控自己的魂气,仿佛信手拣来般的流畅

淡淡的声音听不出来半点的感情,仿佛屠户面对着一只待宰的羊羔。除了目光偶尔流露的杀意之外,尽是肃穆的神色。

催动在体内筋脉之中流动的魂气,通过武心。代表了武者力量的魂气源源不断的被输入天麟手中的剑,所暴露出的的气势如虹,恢宏的将附在了剑上的雪花冰晶给瞬间震飞。如同一个小型的炸弹轰然在剑上炸开,剑气飞腾。

“武诀·极光!”

钟天麟霍然将剑指向了师傅,魂气开始在剑尖汇聚。圣金色的魂气缓缓汇成一个灿金色的小小的点,力量涌动。充满了爆破力的一个能量球在剑尖处凝结,蓄势待发!!

“咻!!!!!!”

灿烂的金色光芒如同虹光般射出,在雪白色的地面上留下一个贯穿天地的炫美的光线,仿佛可以击穿苍穹。

师傅的袍袖挥动之间,轻轻抬手,银白色的发丝飞舞于风雪之中。华美的极光炫丽至极,却在这轻扬的动作里,转瞬间消失殆尽!!

看见了一道武诀被轻而易举的化解,钟天麟自嘲的笑了笑。

亏自己刚刚还手下留情,真的有这个必要么?

还真是自不量力,自己的全力一击师傅可能都可以轻易化解,更何况是自己的留力一击。

自己出全力,师傅手下留情,尽量使自己别被打残就是天大的幸运了。

师傅的实力之强,是钟天麟根本无法想象的强大。自己有什么必要,要有所保留?

“天麟,何必手下留情呢?以为师傅这把老骨头,已经战不动了么?”师傅淡淡的叹了口气,对钟天麟说道。

“师傅,弟子未有手下留情,这已经是弟子的全力了。”

钟天麟不由得暗暗的有些震惊,自己的真实实力从未清楚的告诉师傅,却被师傅轻而易举的识破。

看来将有一场硬仗要打!!!

编后语:关于《《圣者天空之前世今生》:楔子》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梦回小金棋牌天界》免费试读_最初的泡沫》,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