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再战一回》免费试读_寞老王

发表时间:2018-10-11 13:02:27浏览:9次
免费野生动物拼图照片

免费野生动物拼图照片

大小:78.9MB更新:2017-08-25

分类:益智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灰地》:第一篇 芥蒂》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再战一回》免费试读_寞老王。 之前本站也有不少关于类似内容介绍:1.免费吃免费喝免费唱麦霸KTV如何日赚40万?KTV包间主音响断音只有低音炮发出嗡嗡声2.“中国十大网络游戏”出炉 免费网游为啥不免费?3.华夏36计体验服5月28日激情开测,纯免费,不需要充值,每天免费赠送黄金、宝箱,只为让你爽个够!!!

锲子

大雨像一片巨大的瀑布,铺天盖地席卷了诺克萨斯。

雷在低低的云层中间轰响着,震得人耳朵嗡嗡地响。闪电,时而用它那耀眼的蓝光,划破了黑沉沉的夜空,照出了在暴风雨中狂乱地摇摆着的大树,一条条金线似的鞭打着大地的雨点和那在大雨中吃力地迈动着脚步的人影。一刹那间,电光消失了,天地又合成了一体,一切又被无边无际的黑暗吞没了。对面不见人影,四周听不到别的响声,只有震耳的雷声和大雨滂沱的噪音。

这是一个寂寥的夜晚,也只有狩猎归来的人们在匆忙的往回跑,嘴里直念着:“该死的大雨,该死的大雨!”平凡的人们也只能用平凡的方法来咒骂这不公的上天。天公更不会怜悯,它使雨更加狂暴,没有边际,是在惩罚,是在激励……

除了以猎物生存的人外,还有当属诺克萨斯的军队。

这些士兵在各个街道,小巷,房屋里似游离的,迷茫的穿进走出。这样无纪律,怎么能是在训练军队,血腥残暴丶军规严明的诺克萨斯军队。

在一间破旧的屋子里,有一张桌子,一张椅子,还有一个人?其实他也不算是人,或者可以说是使用过基因药剂的基因人。那雄壮的身躯,红透了像是要裂开了的皮肤“铭刻”在身上,半边身子套着金刚而制的铠甲,连着腰带,中心似一双血色之眼,像在涌动,又向要喷薄而出,吞噬世界……

他端坐于椅子上,椅子摇摇欲坠,似要断裂而崩塌。眼睑耷着,似在沉睡……别人称他为塞恩大人!

他身旁是一柄竖立的巨斧,闪映着煞气,放肆着威严!

“哐当,”门被狠狠地推开,应起地上的灰尘。来人是洛克萨斯的士兵。这被外界誉为“铁血”的洛克萨斯的士兵顿时常态,脸上写满了不安。

“大人。”士兵悄悄的微微抬头,瞥了一眼“沉睡”的塞恩,又接着慌忙说下去:“大人,那小孩,我们已经发动了一个团的人去寻找了,可……可他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杳无音讯……呃……”

士兵还想要说什么,就发觉脖子一凉。“唰!”脑袋被整齐的削下,血柱冲天而起,染红了地面,染红了视线!

塞恩已睁开了双眼,是一片血红。手中还端着撕裂士兵脖子的巨斧,血液被巨斧悄然吸收,看不见一丝痕迹……煞气又浓了几分!

“没有礼貌,还这么废,要来何用?”塞恩的声音沉厚的可怕。

“哒哒哒,”一个士兵又跑了进来,猛地看见这个无头尸体,却不慌了神,似乎像见惯了这样血腥的场面。

“塞恩大人,”士兵刚想要报告什么,却被所打断。

“收军!”塞恩瞪着血红的眼睛说到,“只需要负责几个人搜寻即可,同时颁布弑杀令,记住,要活的,不然连我也会受罪!,快,快点!难道还需要我在重复一遍吗?”

“是,是!”士兵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但也不敢知道,恐怕一问为什么,下一秒就不知道去哪问自己为什么被砍头了。

士兵连忙退下,不敢多言。

塞恩望着远去的士兵,抬头望着那一轮金黄的圆月,残忍一笑:“你的能力注定你会出众,你的身影无法遁形,我会找到你,虐杀你,”他又**着巨斧,“成为我的一部分!”

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皎洁的月,光芒万丈,似乎有吞噬整个天空的雄心壮志。但黑夜怎能挡住曙光,见东方渐渐明亮!

不知在什么时候,雨,悄悄地停了。风,也屏住了呼吸,山中一切变得非常幽静。远处,一只不知名的鸟儿开始啼啭起来,仿佛在倾吐着浴后的欢悦。近处,凝聚在树叶上的雨珠还往下滴,滴落在路旁的小水洼中,发出异常清脆的音响。人们又开始新的一天,那一觉,忘掉所有烦恼……

这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峡谷,巨缝显得参差不齐。延伸,没有边际。下面则是浓雾,让峡谷显得更神秘,更加不敢靠近。偶尔也只有几只苍鹰在峡谷高空盘旋,乌鸦不知在何处嘶叫……寂寥,荒谬!

但显然今天会有所不同。因为在这峡谷上多了一个“陌生人,”一个……小男孩。

男孩眼睛紧闭,脸色苍白几近透明。长长的睫毛垂在脸上,毫无血色的唇,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脸上,伤口被暴雨冲刷,发炎,肿痛,手臂上青筋暴起,好不难受。

而他的眼睛,不情愿的闭上,在颤动,似乎是想睁开,却显得那么无助,那么无能为力。又或许,在害怕什么,害怕面对这残酷的世界……

“唳(lì)”一声声清脆的鹰啼似划破长空,在传递,声音悠久连绵。它们似乎发现了男孩,没错,成为了他们的猎物。苍鹰展翅滑翔,已伸出了两只锋利的爪子,掏向男孩的脖子。这是想展现它作为这一代空中霸主的威猛。

然而所希望的往往事与愿违。男孩猛地睁开了双眼,双眼一片通红,仿佛怒火在燃烧。他快速闪身,躲过这来自苍鹰的致命打击。

苍鹰感到疑惑,为何这弱小的生物会在它的利爪下生还。但迎接它的是一掌。一掌,重重地打在它的身上。

受到重击,苍鹰悲鸣一声,带着不甘堕下深渊。在深渊里,渐渐的,渐渐的,声音渐散,被峡谷所埋没。

男孩重新站了起来,转过了头来。褐色微微有些凌乱的头发,清秀干净但不普通的五官.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薄荷清香,配上他充满了孩子气的表情,似乎比那清晨的阳光还要瞩目。琥珀色的眼瞳绽露出坚定的目光,他内心有梦想有追求,有仇敌……

他站在峡谷之巅,凌然望下,好似俯视苍穹。蓦(mò)然,那峡谷却刮起了一阵风,自下而上,凉飕飕的,死来自灵魂的召唤,深深地垂映在男孩的心头。男孩似有所悟,纵身一跃,峡谷之中。

雾气在波动,似在害怕,似在兴奋……深深的峡谷又安静了…

寞老王说

第一次写作,多多包涵

第一章 神秘山谷

山谷里却是一片寂静,强烈的阳光,透不过层层迷雾,山谷伸手不见五指,更增添了几分可怖。

山谷下有一潭静静的毫无波纹的水。

“啊,”一声尖叫打破了几百年的寂静,随后又重重地砸在了那潭水里。此时的山谷,已回荡着水花激起之声,久而乃绝……

唐睿,也就是那少年,拖着疼痛,撑起了身子,转而又有些惊喜——自己并无大碍。

“看来老天也不愿我早亡啊,嘿嘿嘿,”唐睿自言自语道:“百年以来,第一个摔下而活着的人非我莫属也。”

围绕在山谷中部的迷雾,为数以万计亡灵组成,是以会侵蚀活物。

倏忽,唐睿又警惕地还望四周,四周之广,却除石壁还是石壁。可说此地万物以死、寸草不生也不过尔尔罢。当然,这潭水除外。

“嗯?”唐睿似乎又发觉些奇妙之事——他的眼睛,无光芒之透,折射而出,就能够能看,而且是清晰地看见这里的环境。

“我,我这算是夜视吗?”唐睿此时的心情,从一开始的担惊受怕,似乎已转变为激动无比,就差蹦起来大声发泄了。

唐睿并没有忘乎所以,他平定了内心的情绪,又似乎想到了什么,转头望向身后那潭水,可此时,水呢?唐睿没有看到,只有和周围一样的颜色,一样坚韧的石壁,地下那潭水,不知所踪。

“我以前可没夜视这能力,上天给我这个变态的能力?”呵,天大的笑话!

“那么一定是这水了。”唐睿心自知,却不料水神秘消失。

又重重哀叹一声,疑惑地看了看那干涸的坑凼(dàng),转身,深不见头,是一条不归路,也是他所认为的希望之路。

唐睿走后,此地又恢复了幽静。壁立千仞,毫无生机。那干涸的坑凼,也隐藏在了其中,融为一体,它的模样,是一柄剑,剑锋方向所指,是唐睿已探寻的方向,也是强大无比的洛克萨斯坐落的方向……

……

唐睿一路摸索着,他的四周万仞横连。峰壁固不可摧,却留在许多令人胆战心惊,交错纵列的剑痕。时光如水,不停歇,却带不走剑痕中夹杂的剑气。

看不见的锋利,看不见的轨迹,这就是强大的剑气,散发出来的气息,压得唐睿喘不过气来。一时,竟想要俯身称臣。唐睿拖着万斤重石的身躯,艰难地向前。是意志,压不跨他不服输的心。

唐睿在山谷里努力前行,在山谷上的洛克萨斯军队也急得团团转。

一个身穿黑甲的士兵在山谷上方贼眉鼠眼地四下还望,又蹑手蹑脚地走到悬崖边朝下观望了一番,浓浓的迷雾令他胆战不已,连忙从悬崖边退回,跑去汇报状况。

远处,塞恩手握巨斧伫立,浑身煞气令士兵们丝毫不敢有所近。而后,一位士兵极速跑来,向塞恩行了一个标准的诺克萨斯军礼。

“报告将军,”士兵有些喘吁,“山谷下依旧如故,丧魂重重,深不见底,我斗胆推测,那小子绝无生还可能。”

士兵说完,一脸紧张的站在旁边,不敢多言。许久,塞恩还不言语。

士兵顿时脸色煞白,冷汗直流,蓦然,又双瞳放大。

“唰!”

和上次那个士兵一样,他的脑袋便如切菜般被削了下来,鲜血冲天,却神秘的,朝着塞恩围绕,顷刻,便消散不见,化为塞恩巨斧的一部分。

“说的全都是废话,说废话,就是废物,我军岂能要这种废物苟活!”

猛地一跺斧头:“死亦见尸,第三小队,驻守1年。”暴怒地说完这句话,提着斧头,向洛克萨斯城邦走去。

一个小队长看着这尊杀神走了,赶忙朝其他士兵吼道:“没听到将军说的话吗,赶快啊!,还愣着?猪脑袋们啊,快点行动起来。”

士兵们这才恍过神来。那刚才乱成一锅粥的阵型已快速排列成整齐的方队。

“荣耀洛克萨斯!”士兵们喊完这句话,就开始规则性,计划性地驻守在了悬崖边的每一个死角处。当然,每个士兵都会离崖边至少10米——害怕突然不知所以然地跳下去,尸骨无存。

诺克萨斯的军人,虽然在敌人眼里,是无恶不作,烧杀淫掠的暴徒。可他们却军律严整,阶层分明。艰苦的训练造就了他们的强大,洛克萨斯的强大!

“我相信不止我没有后悔,即使那些牺牲的与离开的战友他们也一定不会后悔。其实这是一个很矛盾的事。”一名洛克萨斯的士兵曾说过。

一名军人上了战场那生死便不再是由他所决定,有可能一颗炮,一只箭就能要了他的命,他们的生命和普通人一样脆弱。可如果不上战场一辈子活在和平之中的军人却又是最大的悲哀。所以明知有可能上了战场会死,明知穿上了这身黑色的战甲会失去很多东西,可却不会后悔,因为他们得到了更多的……

这就是洛克萨斯的人,他们的梦想便是当一名军人,这是与生俱来的。

生活没有激情、没有热血,甚至没有梦想,可这些在军营会找到。但可能更多的,会是杀戮和去奈何桥的路……

……

洛克萨斯的黑夜是寂静的。

大地已经沉睡了,除了大风微微地吹着,除了偶尔一两声街道传来的狗的吠叫,冷清的街道是寂静无声的。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单独走在阴森的小径上四周除了寂静仍是僻静夜黑风高月黑风高杀人夜天上亮,地上黑,恍如冷气把光也阻隔了似的。黑洞洞的夜,似乎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涯,连星星的微光也不。夜雾袭来,徒有洛克萨斯的巡逻员在可怖的黑夜里巡逻,防止违法事件发生。

洛克萨斯可不用防备其他国家,因为瓦洛兰上,从无他过先攻于洛克萨斯。

朦胧的月光下,看不到多少颗星星。天空并非纯玄色,倒是黑中透出一片无垠的深蓝,始终伸向远处,远处。

但黑夜并不能影响山谷之下,因为他一直都是那么黑,比黑夜要死,比黑夜要寂。

此时的唐睿,以累得不成人样。但没有压弯他的双膝,依然弯曲,却无限弯曲。

他的双眼已经模糊,亦不能用夜视来解释。头晕耳鸣,大脑难应。可是他似乎,看见前面有亮光,是真正的亮光。可是却不晓,是地狱的大门,还是希望的迸散……

编后语:关于《《再战一回》免费试读_寞老王》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惊喜连连,百万现金等你拿——大神棋牌游戏》,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