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瘸相》——亟雷三千

发表时间:2019-03-15 14:41:47浏览:38次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乱世平息》:御灵盟》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瘸相》——亟雷三千。

第一章 千金囚

佛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但世人何曾阅美人如骷髅,观红颜若止水。

仲秋十月,苍卷鹰沙狼空,日暮斜阳夕迟,微风秋凉意,不胜几处寒。

南轩水榭,宣国离都最大的红粉场所。

名媛汇集,技乐梅伶,出入者无不是达官显贵,贾商巨贾。乐音靡靡即使是隔街的鸿运坊也余声绕梁。今日的南轩水榭更是如此。

坐落培元坊最繁华的路段,三层梨木红衣楼,莺歌燕舞好去处。门前朗阁护卫宣示着一身武力难进门,三两黄金笑脸迎。

越近高门院,便见满庭的名马豪车,为首者乃是那停在轩阁正门的五马琉璃架,此车玉莲棚顶,匠工手艺,价值连城。

何人座驾?俞国特使上军大夫长陵侯王泉的随行代步工具。

宝玉珠帘掀起,王家下仆附身跪地,烫金靴落背,一魁梧中年男性双脚踏实,下仆表情骤然难过,论谁也难受这百十斤重压。

“侯爷到!”

南轩水榭的红娘掌柜对着那满脸麻子的长陵侯没有丝毫厌恶感,这掌管俞国十万北陵军粮草的先行官可是名副其实的财神爷。

“呦!侯爷大驾光临水榭,水榭蓬荜生辉啊!侯爷里面请,上好的付林茶已备好,雅间上座。”红娘多年混迹此间之道,对王泉侯爷的笑容予以真诚,不做半刻虚情。

“哈,哈,红娘几日不见又美艳不少啊!今日姑女可舞?”

王泉对谁都是三分笑,即使最下层的艺伎也是如此,作为俞国外交官,王泉至少合格。几两碎银落地,王泉在红娘的陪伴下进入这离都第一销金窟。

南轩水榭一楼大庭场,乐师排座,美姬舞娆。

“侯爷请上楼!”红娘玉指作请,王泉却微微摇头。

“本侯今日就坐一楼吧!这样离姑女姑娘可以近一些。”

不得不说这王泉对姑女可是一片真心,出三千万钱为美人赎身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这可惜襄王有意,神女无情啊!明媒正娶,侯府夫人又如何,耐不住姑女的掩面摇头微笑拒绝。

“唉!”红娘轻叹一声,继而说道:“侯爷这份心意,姑女大家要是可明白一份,唉!真是羡煞旁人啊!”

红娘口中虽然如此惋叹,但要是谁要买她的摇钱树她可不会同意,三千万虽好,但哪有一颗十年摇钱树来的实在。

“红娘说笑了,本侯只是对美的一种欣赏罢了!”

王泉说的是万分苦涩,如果不是因为姑女大家,他断然不会来宣国做这特使,只盼今日请君一舞解多日思情。美人如玉,难舍难弃。

茶系玉托盘,杯饮尊首位。

王泉落座于高台最前列,并肩落座的只有一人。也许是对同坐的好奇,王泉微微侧目。

观其貌是一刚刚束冠不久的青年,染胡微渣,双目懒闭,口中哼着不知名的伏国江水小调。一柄上好金身虎王拐在手中起伏不定,奕奕自得神,锦绣好儿郎。洒脱不羁意,乐在难醒中。

“侯爷观小生有何不妥之处吗?”声沐清朗,铿锵有力。

“小郎君认得本侯?”王泉将托盘中的另一只茶杯慢慢推向青年。

“北陵九军先行官,上军大夫王泉,这中原五国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可惜可惜!一介俗粉青衣又落一俞国大才,可叹可叹!”

青年还是不愿睁开懒目,随手将茶杯送到嘴边。不符年龄的感叹,在此人口中是那样和谐。

王泉当然知道青年所指何事,此次宣国之行半数便会落得如此下场。

“哈!我王泉即冠时乃一刀笔小吏,十数载生涯何事不曾见过,上辩王侯将相,下说黎明百姓,我的荣耀风光不虚任何军侯,但就算让我再选一次,哼!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这算侯爷的遗言吗?哈哈哈!”

青年肆意狂笑,那双如刀兵般的眼目无限鄙视王泉。

“权柄谋一得,侯爷好大气。美人指江山,笑颦听美人。乐哉乐哉!”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小郎君,不辨不辨!”

王泉此刻的心情似乎更好一些,有些话说得,也说不得,陌生更好说得。

“噹咚噹!”

台上乐师鸣鼓,宣国离都名角,红粉花魁南宫姑女的独场秀即将开场。王泉痴痴的盯着空无一人的舞台,权柄与美人,王泉很不理智的选择后者,即使王泉得到大家的青睐,这离都大门也再无通路引啊!

月舞南风,常山伏国,姑女大家今天舞的又是伏国江水曲,灵动婉转,柔荑蒂莲。此舞的确是人间难闻,天际少有。王泉的难以割舍此时愈加值得。只是姑女明明最擅长的是宣国五邑调,但这伏国江水曲,似乎更加用心。

舞曲虽美,终有曲落人散的一刻。

玉歩轻移台下首座,王泉似乎看到一丝希望,往常姑女舞终都是退幕后台,从不下场。

颜绝世,风姿独韵。尔绝万人空巷,名副其实。

这般近距离观美人,亦是完美无瑕。江山美人,姑女可当此列,有惑乱江山,倾国倾城的资本。

“侯爷,你不该来的。姑女不值得侯爷如此。”姑女说得轻巧,说得委婉,但已断王泉念头。

“毅公子,姑女此舞可有公子家乡一份韵味?”姑女问的情真意切,但这位毅公子丝毫不领情。

“侯爷可看到了!这便是红粉佳人,呵!只是一些卖弄风骚之辈罢了!”毅公子无情的打击王泉,侮辱姑女。

“不是的,毅公子,姑女只是……姑女以后会尽可能的不再舞曲,请公子……”姑女一脸委屈,双目含泪,但丝毫没有怨言。

王泉对此幕实在难以再看下去,多年的军旅脾气,一拳便将毅公子打翻在地,拳势凶猛,对于手无缚鸡之力的毅公子,鲜血便从嘴角划落。姑女急切的扶起毅公子,一脸担忧的问道:“公子,没事吧!”

“啪!”

毅公子一掌打开姑女的芊芊玉指。”惺惺作态!都是些不知廉耻之辈!“

这一句几乎是吼出来的,不知是对眼前人,还是对他人。

拄着虎王拐,右腿残疾的毅公子一摇一摆的走到王泉身边,拭去嘴角的鲜血。

“宣国典狱司少大夫姜毅请侯爷去离都典狱坐坐。”

姜毅没有再停留,一摇一摆的走向南轩水榭大门。

行至门口,只听见“北陵军在宣阳大败,宣国完胜!”声音悲切。

王泉冷笑一声,“姜毅,原来是你,怪不得,哈!宣国可怜人不止我一个啊!”

………………………………………………

第二章 毅公子

离京,南宣繁华第一都。

上起北唐千年风雨,下落前国百年传承。雄主燕成宇掘前国王陵,搬金成山,依霍江之势扩建离京,方成南北走向四门,入德林门,经长山坊,北京坊,直达皇城外墙。越皇城,紧邻都云坊,洒围鸿运坊、培元坊,五坊成龚星之状全卫皇城,乃得中原离京都。

有道是:帝王皇权铸,离京尤是然。

都云坊,五坊之首,因紧邻皇城,得以达官显贵云聚于此。仅四品以下官员无权入住都云坊一令便可看出这都云坊的显华位置。

但世事无常,总有些人他有资格住在这王显之中,或是清流,或是浊渍,从九品典狱少大夫姜毅便是这样一个另类。

一匹瘦死马,半斤杂粮酒。

骑行挂手杖,摇步都云坊。

姜毅与他的老骥绝对是这都云坊的一道风景线,说来也奇怪,本是最下等的官吏,不,准确的说是小吏,在这都云坊称不上官,即使一位四品闲职别院侍郎都要比他大出几条街。就是这样一个人物大摇大摆的行于都云坊,坊卫却不敢阻拦。任其在名臣高显的都云坊行走,说是影响都云坊街容都不为过。

一曲伏国江水,哼吟浅唱,在这宣国大街上是何等悲凉。老骥重负,漫步悠长。骑行路上,姜毅不断回忆着王泉的惨笑,十五万大军,五年筹备,只是一月,便败在那宣国冠军侯的手中,中原五国还有谁可以阻挡离都冠军侯的铁骑啊!燕成宇你真是天降雄主啊!看来这离京又要添人口了。

十年离都,唉,十年啊!

瘦马止步,姜毅到家了。

都云坊中心,离京第一府。府前两人高的镇宅石狮,威严壮丽,朱红八丈门,严卫皇家衣。九进别院深,一眼难到头。

“驸马爷您回来了。”

不错,这便是离京首府,淑德长公主府。

姜毅右腿残疾,下马需要两人搀扶,但姜毅自十六起便坚持骑马,这让长公主府的下人十分难为,这驸马爷自己有疾还要骑行,而且每次只要下马扶助时间过长免不了一顿鞭刑。所以长公主府专门找百余人整日练习扶马动作,时日一久,此事便成为都云坊,甚至离京的笑谈。但姜毅坚持骑行之心未变。

虎王拐落地,长公主府扶马众人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今天算是过了,唉!明天哪?

一脸随意的姜毅瘸步走进朱门,园中众人纷纷敬然行礼,可见这姜毅在长公主府有极大的话语权。这和典狱司的落差极大。姜毅经过众仆人,眼光从未落在某一人身上,所视极高。

姜毅回府的消息迅速在长公主府传开。东南凤阁自然也听到消息。

“丽儿,梳妆,快!”银艳音猝,婉婉动听。

“公主,半个时辰前刚梳洗过,驸马天天都回来,公主不必每次如此吧!”

丽儿是长公主的陪嫁侍女,多年时光让两人关系极为密切,已经超越主仆。

“你这懒人儿,快点梳妆,要赶不上了!”

“好的,好的,长公主殿下!”

…………………………………………

晚,膳之食也。

这两年来长公主府的菜式很简单,这位长公主殿下坚持贯彻父皇节俭为政,但窖藏的好酒可是不少,这对一直锦衣玉食的姜毅是唯一的好消息。酒樽中的美酒杯杯畅饮,姜毅已有些微醺。

“驸马回来了。”

声音很轻柔,迎面走进一位绝世佳丽,若是姑女为美,此女分毫不差,莹莹玉媚月似水,皎皎星河落凡人。即使比二十及冠的姜毅大十岁,但丝毫不掩离京第一美人的风姿。当年越国八贤王以越国皇帝所赐封地谷南欲作聘礼娶这离京第一美,自己空耗三年时光于离都,仅得到宣国皇帝燕成宇一句霸气的“不换!”

燕玉然,对于谁都有无上的资本,但在姜毅面前仅限小女儿姿态,是爱,是一种游离在男女和养育的爱。二十岁风华正茂的她,嫁与伏国天才少年姜毅是必然,既然逃不脱宿命就欣然接受,再天才也只是一个顽童少年罢了,而且天生残疾能翻起多大浪?但是她错了,错的很离谱,这家伙,现在更像是她的一切。

“哦!是公主殿下,呵,要和下官一起吗?想来也不必了,公主何其尊贵,这残羹剩菜不符合公主形象,那就请公主别厅用餐吧!来人,给公主再做一份。送到望毅阁。”姜毅还未等燕玉然发言已经开始赶人了,在这长公主府乃至宣国,姜毅独一份。

“没事,就和驸马一起吧!来人再给驸马添两道菜。”燕玉然很自然的坐到姜毅身旁,玉手轻轻的按到姜毅肩头。

“想必驸马今日也累了,本宫给驸马松松肩。”

“不劳公主费心,公主还是把你的妩媚留给你的第五乐师吧!”

姜毅很绝情,但这也是她逼得,让你水性杨花,让我成为宣国离都的笑柄,我才是你的男人,你休想从我这得到一分好脸色。

“你到底想怎么样,我燕玉然已经低声下气的求你了,轮到别人已经死了不知多少次。”泥人也有三分火,更何况堂堂宣国长公主。

“不是与你说过了吗?第五君载只是我一位乐技上的朋友罢了。一个男人要大气。”

“多谢公主赐教,等到公主下一次彻夜不归时,下官一定亲自在府门恭候。呵!乐技,床技也不错吧!不知羞的东西,下官告辞,今日下官就在育毅阁研史,公主要彻夜不归记得派人通知下官,下官好到府门相迎。”姜毅一瘸一拐的走出大厅,背影漠然。

燕玉然看着绝情的小男人,一时心酸不知何语。

“公主殿下!。。。”

“丽儿,今天听到本宫和驸马谈话的下仆,本宫不想再见到他们在离都出现。”

小小夫妻争,连累十数人。皇权貴哉。这不是姜毅的错,也不是燕玉然的过,要怨只能怨这世道。皇权之下,安有黎明,贵族风云,哪有公平。宣国是这样,中原难道不是吗?繁华离都,处处不公。上权社会,难有庶民。

编后语:关于《《瘸相》——亟雷三千》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群雄陪我闯异界》: 挨打》,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