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梦演传说》: 做一场梦

发表时间:2019-03-16 00:27:21浏览:12次
传说

传说

大小:6.06MB更新:2017-06-04

分类:角色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恶魔玩家无限录》免费试读_夜枫魂殇》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梦演传说》: 做一场梦。 之前本站也有不少关于类似内容介绍:1.炉石传说天梯会降级么?炉石传说天梯传说一万的水平是怎样的2.炉石传说天梯十级奖励是什么样50?炉石传说天梯传说一万的水平是怎样的3.《大唐猎妖记》免费试读_传说传传传说

第一章 做一场梦

传说南瞻大陆广阔无边,山不可知其高,林不可知其深,多少年来,先辈们终了一生仍然不可得其秘,留下许多千古谜题。

传说世间有神禽飞翔于九天云海之上,俯瞰人世,鄙夷天下;一怒而鸣,狂风怒号,众生退避,万里枯骨,血流成河。

传说有神兽隐于深山,出则大雪纷飞,冰冻山河;传说有神龙潜于海,游动之时掀起海浪万丈;传说世间有仙,飞天遁地无所不能,弹指灭敌,一声怒喝造成血花万朵。

传说……

南国只是南瞻大陆的一个小国,三面环山一面临海,虽然不富庶,但上山可以打猎,下海可以捕鱼,人们倒也安居乐业。

无论在何处,神秘与未知总是引人遐思,于是那些曾经的传说被编成了故事,从老人们的嘴里说出来,一代传一代,经久不衰。

南国也有不少传说故事,然而,对于凡人特别是南国的凡人来说,传说只能是传说,没有人见过仙,没有人见过龙,甚至没有人知道山的那边有什么,海的那边是什么。

从南国人所能走到的地方来看,山的那边还是山,海的远处还是海,南国就像一个巨大的牢笼,没人能走得出去,只能在南国终老一生,最终化作一坯黄土,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唐演是个父母双亡的孤儿,如无意外,他会在南国国都之外的一个叫边城的小城娶妻生子,在享受儿孙满堂中终了一生,然而,三年前,那时的一场梦,具体说是一场白日梦改变了他的人生。

梦中,他见到了仙人,传说中的仙人。

……

……

“千古恩仇一场梦,是非成败转头空。”

看着石门门框边的金色大字,唐演下意识的把它读了出来,他能够理解字面上的意思,毕竟读过几本书,自称读书人。无非就是告诉大家,一切都是虚幻,一切都是一场梦,倒有几分劝人避世的感觉。

推开石门,门后面是一个大殿,一个朴实、老旧的大殿。

大殿中竖着四根顶梁大柱,柱子上浮雕雕刻着苍龙飞云而上,龙首突出,眼中似乎闪着金光,俯视着大殿,像是在无声的咆哮。

诺大的大殿除了能看到四条顶梁柱之外竟别无长物,真真正正的家徒四壁。

唐演没有去看四根柱子,三年来他已经看了很多次了,他的注意力全在大殿中央那个老者身上。

老者须发皆白,宽大的道袍穿在他身上显得更加宽松。没办法,他实在太瘦了,如果从背后看甚至会让人怀疑那只是披着衣物的骷髅。他坐在蒲团上,此刻正将头埋在胸口,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盹。

这个老者正是唐演三年前梦见的“仙人”。

“来了”可能是脚步声将他吵醒,老者睁开朦胧的眼睛,他很努力的睁开眼睛,可最终只睁开一条缝隙,就像眯着眼一般看着眼前这个十三岁的少年。

“嗯,梦老头,今天是什么课程?赶紧全部教给我吧,这三年来每次做梦都只能梦到你,我实在受够了。你当时跟着你学道法可是为了能梦见美女才学的,如今美女没有,到时天天梦见一老头,说出去别人还以为我变态呢?”唐演一边走到老者对面坐下,一面抱怨三年来的非人遭遇,三年没能睡上一个好觉,实在是痛苦不堪啊。

开始的时候,唐演是不信这老头是仙人的,他以为只是做了个梦,可后来每次做梦都梦见他,而且只能梦见他,同样的场景,同样的人,于是他信了。

“你以为我想啊,我也想天天做梦都能梦见一个小姑娘啊,谁知道倒霉催的要天天对着你小子,还不是你小子死皮赖脸的求我,别说得像我逼你一样。”老者一听这话,似乎来了精神,一下子直起腰来,吹胡子瞪眼,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可实际上却没多少怒气,反而有点乐在其中的意思。

枯燥的生活能有个人能吵吵挺好的。

“谁死皮赖脸的求你了,要不是为了给昔昔小丫头治病,……梦老头,你的道法到底能不能治好昔昔的病?都三年了,你倒是告诉我怎么治啊。”一开唐演是不肯学那所谓的道法的,奈何昔昔得病,无药可救的病,这老头说他的道法能治此病。

于是唐演只能憋红着脸去求梦老头,这就造成了,梦老头一说这话,唐演的势头就必定要弱几分。

昔昔是唐演的妹妹,比他小五岁,这丫头自小就有怪病,每隔一段时间或是浑身冰冷,或是浑身滚烫,或是疼得满地打滚,或是口鼻出血,症状不一而足。三年来他们兄妹寻医问药,走遍南国各地。那些庸医都只是摇着头开些止痛退烧药,就连全国闻名的国都第一神医都说另请高明,除了求那缥缈虚无的神仙了,还能有什么办法?

谁知遇到的却是个神棍!

“嘿嘿,姜还是老的辣。”

“什么意思?”唐演腾地一声站起来,老者嘿嘿怪笑,一副为老不尊的样子给他一种不祥的预感,其他时候可以开玩笑,可这件事是不能开玩笑的。

老者笑容不改,压了压手,示意眼前的少年坐下。长长地叹了口气道:“别心急吗,今天叫你来就是为了小女娃的事,我寿元已尽,这是我最后一次召你来了,你以后不用再烦我了!”

唐演突然鼻子发酸,欲言又止,一时找不出话来说。老者摆了摆手,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我没时间了,以后只靠你自己了。叫你来这梦中是有些事情需要跟你交代。”

“怎么这么突然,虽然三年来你都是一副快死了的样子,可你不是还活的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要……”唐演不愿意接受梦老头会突然离去,毕竟三年的相处多少还是有感情的。

“这个我跟你解释不清楚,哎呀,你别打断我。听我说,你所学的道法,外面也叫做功法,却不是寻常的功法,你所学功法是一个修炼魂魄的功法,名字叫做《魂梦诀》。嗯……,在这里你也许不会觉得这功法有什么特别,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在外面这是一门很特殊的功法,外面的功法绝大多数数是炼气的类的,很少有炼魂类的功法,多说也无益,这些你出去自会知道了。”

“出去?”唐演惊讶道。

“对,出去,这里的天地灵气太稀薄,对你的修行不利。而且,治疗小女娃的药也要到外面才能找得到。”

所谓的出去,自然指的是出南国,到外面的世界去。他不是没想过要出去,自从跟从梦老头学道法开始他就知道,总有一天他会出去,他也想出去,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可他从来没想过这么早,他才十三岁,原本的计划中是成年后才会出去的。

“昔昔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唐演问道,多年来,他带着妹妹看过不少医生,没一个能说出个所以然来,梦老头也从来都不肯告诉他。

“哎,小女娃不是寻常人,她的病也不是寻常你们所认为的病,在她体内封印着一股强大的力量,尽管封印很稳固,可还是会时不时溢出一些,哪怕只是少到微不足道、少到可以忽略不计。”老者低头沉思道。

“原本这一丝能量对她应该是有益无害的,正常情况下这些能量会不知不觉得洗涤她的肉身,让她身体健康,百毒不侵。可惜她全身经脉尽断,溢出的能量无法疏导,郁结于内,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爆发,造成她如今的病状。”

唐演没有发问,既然梦老头已经告诉了他昔昔的病因,自然会告诉他治疗的办法。

“要想治好,有两个的办法。第一,她这病症既然是那股力量外溢造成的,只要将那股力量导出体外,她的病症自然消失。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唐演急问道。

“只不过这股外溢的力量虽然折磨着她,同时也保护着她,如果没有这股力量的维持,小女娃本身体弱,又经脉尽断,可以说就算没有这股力量的折磨她也是顽疾在身。反而如果没有这股力量给她提供源源不断的生命力的话,也许小女娃早就死了。”

“如果现在将这股力量导出来,就算有我的药方调理,小女娃最多也只能活十年。而且她的身体会越来越弱,最后三年也许连走路都很难做到。”

“十年,有没有搞错,你当初可是说过可以治好她的,现在你跟我说只能活十年?”唐演很激动,这老小子果然是个神棍。

“别急啊,刚才说的是第一,这不还有第二吗!这第二就是洗经易髓,让经脉重生,只要经脉通畅,那股力量就会在她身体中周天运行,病情自然就会好。只是……”老者斟酌了一会,继续道:“我有几个药方都有接续经脉的功效,只是这些药方上的灵药药材都很难找到,甚至有些我怀疑在此界根本没有,而且就算找到,你也不一定能得到。这般灵药,就是那些大能也会去抢,没有一定的实力,你连知道的资格都没有,更别说得到。”

“我一定会等到的,一定会!”

“也罢!我会把药方给你,能不能治好小女娃的病就看你们的造化了。不过我劝你出去之后要好好修炼,等有实力之后再去找,那时有了实力,门路也更广,也容易找到。小女娃的病症虽然痛苦,去暂时没有性命之忧,还有的是时间……”

唐演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最怕的连神通广大的梦老头都无法治疗昔昔的病,后面的话却没有听进去。

果然,所学的道法不能治疗昔昔的病,看来梦老头的意思是有了实力之后才有能力治疗她的病。

“喂,梦老头,你叫什么名字?”这个问题唐演以前也问过梦老头,可是每一次他都不说,梦老头都快死了,毕竟恩师,名号都不知道未免太不孝。

“不记得了,忘了很多事,依稀只是记得有个称号,好像叫……魂梦道君。”老者陷入深深的思索,眉头紧皱,松弛褶皱皱纹与脸上老年斑似乎要证明他所经过的岁月风霜。

“魂梦道君,魂梦诀,到时也贴切”唐演喃喃自语。

少年和老者都陷入沉默,老者望着大殿的屋顶,怔怔出神,似乎在追忆那些逝去的岁月,他努力想要想起些什么,在他的生命中,有很多的记忆随着岁月流逝掉了,再也想不起来。

少年没有去打扰老者思索,老者渐渐从追忆中醒来,然后两人相对无言,彼此沉默。

“你是个天才。可……”老者打破沉默,想要进行最后的告别。

“我知道,我是天才,可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少天才。这句话书上说过,你也早就说过。”打断老者的话,唐演其实不喜欢离别的告诫与伤情,毕竟离别总是伤人心,特别是生死离别,他总是下意识的想要隐藏自己的正感情。

“你能明白就好,这个世界总会有人比你聪明,万事都要小心谨慎,人心险恶,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特别、特别、特别是漂亮的女人。”老者没有放弃原来准备的话,他觉得唐演将来会是个色胚,特别在提醒提防女人方面加重语气。

唐演有些无语,只好岔开话题,问道:“我们该如何走出南国?”

“一直往北走,不要回头,这是最近的路。”老者道。

“可是山的那边还是山?”

“南国建国在一个巨大的困阵上,你们只需要一直往北走就行,我会帮你的。”老者不想过多解释,对于一个阵法知识空白的少年解释再多也是对牛弹琴。

“好,我明天就走。”

……

……

“哥哥,哥哥,起来了,天黑了,还没吃饭呢!”

“哥哥,快起来啦!”

唐演睁开睡眼,看到一个小女孩正摇晃着他。小女孩八九岁,身上的衣服洗得发白,朴素而干净。宝石般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哥哥,看着她唯一的亲人。

第二章 走上迷途

唐演叫了客栈的晚餐,和昔昔在房间中享用过后国都已经入夜,唐演透过打开的窗户,感受着晚风习习,仰望着星河璀璨。

“今天放榜,你去看了吗?”唐演想起今天是他参加科考出成绩的时间,他中午睡着前就叫昔昔去看过,之前一直想着明天离开之事,竟一时把这个给忘了。

“恭喜哥哥,贺喜哥哥……”小女孩依然眨了眨大眼睛,抱着粉拳做出一副恭贺的样子。

唐演脸上一喜,可是昔昔接下的话却让他满脸黑线。

“再次名落孙山。”

这个小丫头总是拿自己寻开心,三年来没少被挖苦。真是花钱遭罪啊,早知道就不买她回来了。唐演摇头苦笑,不断抱怨,心里却甜甜的,有家人的感觉真的很好。

南国没有边界外敌之祸,没有需要人力来抵抗的天灾,对于士兵只需要维持治安与统治即可,天下太平,国泰民安,统治者自然重文抑武,助长文风,在国都谋个文职可是绝大多数人的梦想。

科举就是选举文才的最佳手段,在南国,任何男性都可以参加科举,无论年龄大小。

唐演八岁参加童试,九岁参加县试,十岁参加乡试,皆榜上提名,无往不利。可没想到,自称天才的他却参加了三年的国试,都未能上榜。

到也没有多少失落,反正都要走了,只是遗憾金榜题名这个小小的心愿无法实现了。

“三次咯,哥哥,天才,三次咯”昔昔继续挖他伤口,其实小丫头也是在开玩笑,她了解这个哥哥的心性,虽然喜欢读书,却素来不是很在乎所谓的功名。有时甚至刻意低调,颇有几分人怕出名猪怕壮的觉悟。

“行了、死丫头,明天回边城,收拾包袱,我们回去吧!”

……

……

名落孙山,灰头土脸地回到边城,唐演兄妹二人马上收拾行李,当天就要走。

家徒四壁,实在没什么好收拾的,宅子虽然不小,可是空荡荡的,一人一个包裹就能装上两人的所有行李。

这个宅子是唐演那从没见过的父母留下的,家具这几年陆续被卖掉,用来给唐昔治病。在请国都第一神医治病时,把宅子给抵押掉了,还有一个月的期限,现在要走了,倒也不用再在意这些。

收拾妥当已经是中午,唐演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兄妹两人用过午餐后,又在马市买了一匹便宜的老马。

由于行李不多,实在用不上马车,倒是将车钱给省了。两人每人背着个包裹,里面装了一些换洗的衣物和干粮,唐演身上只多了一把铁弓,简简单单倒也潇洒。

兄妹两人同乘一骑,朝边城回望良久,最后看一眼城门来往的车马农夫、商贾官吏、贩夫走卒后,扬长而去,这一走也许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

……

南国只是个小国,相对于传说中外面的那些大国来说根本就不算是国,只是一个小小的州。相对于整个大陆来说更是沧海一粟,可对于两个渺小的凡人来说却是不小。

边城在国都的北边,在地理位置上位于南国北方。唐演兄妹和那匹老马一路北行,在第三天穿过一片草原时淋了一场雨,唐昔病了一场,耽搁了两天,人虚马瘦的情况下,本来十天的路程硬是用了十五天才走进包围南国的群山。

南国三面环山一面临水,而包围着南国的群山只有一个名字。

迷途山脉。

“走进群山,便已经走上了迷途!”

这句话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在南国流传,老一辈人总是苦口婆心劝阻:走出南国的路是一条不归路,没有人能走穿过迷途山脉,总要劝人要迷途知返。

之所以这么说,老一辈人有着说服冲动年轻人的现实证据,千百年来,不知有多少人,他们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心,他们尝试着走出迷途山脉,用尽了办法,可是没有一个人能走出去。

那是一条迷途,那是一座迷宫,入迷而不知返还者最终都死在了荒山之中。

“世上只有哥哥好,我是哥哥的小宝宝,靠在哥哥的怀抱中,……”

唐演牵着老马,他已经走在迷途上,昔昔在马背上摇晃着小脚丫,嘴里咿咿呀呀附和着树上叽叽喳喳的小鸟,在苍天大树下唱着那首小时候最喜欢的催眠童谣。

只是把原童谣中“妈妈”给变成了“哥哥”,因为她不知道妈妈是谁,没妈妈。

时值中午,树叶婆娑,被剪碎的阳光斑斑点点,唐演从马背上取下包裹,拿出两个白膜,嘴上咬着一个,递给马背上的小丫头一个。

“二当家,不去打家劫舍,今天怎么突然来了兴趣要打猎了?”

“你以为我想啊!夫人突然要吃野生的蜂蛹,你知道,蜂巢隐蔽,那有那么容易找得到。千求万劝她才改成草凰鸡,再不答应,别说床不能上,连屋都不能进咯。”

“嘿嘿”

“赶紧去,今天第一个猎到草凰鸡,今天晚上小翠就是谁的。”虽然他怕老婆的事山寨里谁都知道,但手下的嘿嘿怪笑让他的脸面还是有点挂不住。

“咦,有人?”

当他们看到唐演二人时唐演兄妹也看见了他们。唐演嗖的一声取弓,上箭,拉弓。打量着对方,他们有七个人,以中间的中年光头大汉也就是他们口中的二当家为主。

他们手上拿着明晃晃的刀剑,一看就知道是打家劫舍的土匪。

“哟呵,毛小子,胆子挺肥啊!不知道山里有土匪吗?”说话的是站在二当家后面的一个小厮,小小的眼睛,稀疏细长的眉毛,枯黄的脸色,尖尖的下巴,倒是符合贼眉鼠眼这个词。

“我们只是路过。”唐演有些紧张,将弓拉成满月,随时准备出手,他用余光瞥了一眼昔昔,惊讶的发现,小丫头出奇的平静,波澜不惊甚至有些冰冷的直视这些凶恶的土匪。

“咦,这个小丫头挺可爱的。”那小厮注意到,随即道:“二当家,二夫人最是喜欢小孩了,这个小丫头白白嫩嫩的,想必她老人家会喜欢。”

“对啊,夫人最喜欢小女孩,这个小丫头生得不错,想必够她玩几天,那还愣着干什么呢?抢人啊。”二当家一拍反光的光头,大彻大悟的他欣喜不已,今晚不用睡地板了。

“那毛小子,把东西和那个小丫头留下,你可以走了。”二当家指着唐演道。

土匪强盗其重点是为財为色,杀人是应该尽量避免的问题,如果把人杀了,那下次就没得抢了。所以土匪一般不杀人,抢才是他们所行的王道。

二话不说,唐演闷声先放一箭,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把小丫头留下的。箭羽划破长空,一箭查在二当家的身后的树干上,若非他躲避及时,这一箭会刺穿他心脏。

一箭射出,唐演已经有了下一步行动。把小丫头从马背放下来换到他的背上,拔脚狂奔,跑出十数步,回头一瞥,那匹老马已经倒在地上,身中数箭,二当家等人在背后追赶,箭声呼啸。

“为什么要跑?”唐昔一手搂着哥哥的脖颈,一面吃着白膜,倒是处变不惊,就跟没事人似的。

“打不过啊!不跑,难道把你送给二当家夫人?你……”唐演一听这话就来气。

“你不是学了那什么道法么?怎么不用道法?”

“呃……,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唐演错愕,也难怪他没想到,自从学了跟老头学了道法以后,还没用过呢,现在倒是个机会试试。

“你个书呆子。好笨哦,好笨的天才。”唐昔笑嘻嘻的挖苦她的哥哥,此乃一大乐趣也。

“闭嘴”唐演转过头来,等着二当家等人追过来。

“不要射箭,抓活的”见唐演二人停下,二当家也放慢脚步,摇晃着手中的短刀,慢悠悠的逼近兄妹两。

“跑啊,怎么不跑了,你不是很能跑么?”贼眉鼠眼的小厮一副戏谑的表情。

《魂梦决》唐演已经洗魂炼魄,三魂七魄已经洗炼完毕,就等着找机会突破魂魄境,进入神识境。

努力想想有什么招数可用,呃……,不用想了,在没有突破魂魄境之前,只有一招能用。

“入梦”

唐演大喊一声,魂力波动,带着催眠的效果,如同靡靡之音,引人入梦。

二当家众人只觉脑袋一沉,昏昏欲睡。恰时一阵山峰吹来,带着山野的气息,裹着一丝凉意。清风拂过,二当家众人只觉身子一震,睡意顿消,清醒过来。

“学艺不精啊!”唐演心中暗叹,二当家众人则一阵恍惚,不知刚才怎么突然想睡,他最先想到的是迷药。

“哥哥好笨哦!”这时候唐昔要是不嘲讽两句那就不是她了。

“入梦”

唐演一阵尴尬,黑着脸,又再一次凝聚魂力,发动他会的唯一的一招。所幸的是,二当家等人扑通倒下,若再无效,他在小丫头面前还能拿得出哥哥的架子?

“哼哼,厉害吧!一下子全搞定了。”唐演得意道。

“哥哥最厉害了”唐昔会嘲讽,也从来都不吝惜夸赞,只是这夸赞中好像还有别的一些味道。

生怕二当家等人醒来,唐演想要找回老马,赶快向北赶路。

背着小丫头往回走,唐昔将手中的白膜放到哥哥嘴边,唐演顺口咬了一口,她才满意说道:“水……”。

话没说完,谁知身子一轻,脚下出现一个大洞,两人呼啦一声掉了进去。

编后语:关于《《梦演传说》: 做一场梦》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永夜离歌》——小呆狐》,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炉石传说天梯会降级么?炉石传说天梯传说一万的水平是怎样的

②⓪级以前不会失败降级 进入②⓪级每次失败会掉①颗星星 从③连胜开始可以每次得两星 新手建议多打打休闲 先熟悉卡组和打法 顺便攒点钱开卡包 现在是不建议打天梯的 因为没有奖励 而且每个月多会重置 会哦,构筑天梯模式下,当您等级进入②⓪以内,就会有战斗失败等级下降的惩罚哦~ 当然连胜越多,等级奖励的星星也越多 到了①定等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