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万仙王鼎》——砚六公子

发表时间:2019-03-16 00:21:54浏览:24次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翻飞的雨》——阆苑三绝》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万仙王鼎》——砚六公子。 之前本站也有不少关于类似内容介绍:1.《潜龙升天之萧三公子》::萧公子是谁2.《魔刀公子》——公子晦3.《公子传之三界传说》免费试读_公子士

第一章 归来

真龙大陆,靠近最东方的一个荒域之中,一老一少两个身影逐渐的清晰。

“师父,你就送我到这吧,我现在已经是引气九层的修为,就算是遇到了那些人,我也不会再被他们欺负了。”少年意气风发,目光坚定,朝着面前的老者深深鞠了一躬,缓缓说道。

老者没有说话,他双目微闭,长长的胡须随风摆动,颇有仙家道骨风范,只是老者的衣衫有些凌乱,胸前还有多处血痕,血迹未干,似乎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激战。

“放心吧师父,再怎么说,他也是我父亲,而且我这次回去是参加小妹的成年礼,他不会为难我的。至于其他人,他们想要欺负我,可没有那么容易了。”少年性格刚毅,咬咬牙,缓缓的吐了一口气,他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却明白,自己的那个父亲,怕是也不待见自己,否则,三年前也不会狠心把自己逐出家门了。

良久,老者叹了一口气,摆手道:“也罢,既然你如此坚持,为师就不与你一同前去了,这件事情终究还是需要你自己去解决,去吧,把你想做的事情做完,也算是了却了你的一件心事。”

“多谢师父!”少年拜别师父,转身飞奔而去。

望着少年远去的背影,老者再次叹了一口气,随后他似乎想起什么,脸上的表情极不自然的扭曲了一下:“这片荒域怎么那么多妖兽,而且个个都是不弱的样子,我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折腾了。”

三日后,一把血色的巨剑出现在少年的视线中,这巨剑长达千丈,直刺苍穹,一股强烈的威压之气萦绕而来,看到这巨剑之后,少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

这里就是凌云城,是这真龙大陆千万城池之一。

“终于回来了,这一次,我要让当初侮辱我、诋毁我的人加倍偿还回来,还有欺负小妹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少年握紧拳头,双眼怒视前方。

少年名为风迁,是这凌云城城主风战天之子,三年前,风迁的母亲遭人暗杀,风迁执意要查出暗杀母亲的凶手,不知为何,父亲风战天却因此迁怒凤迁,一气之下竟把风迁逐出风家,并扬言与其断绝了父子关系,从此风家的一切都与风迁无关。

后因机缘巧合,风迁拜入仙云宗,因其逆天的资质,只用了不到三年的时间就突破了引气境九层,而且在宗门外门弟子试炼大比时夺得第一,晋升内门弟子,成为天云宗长老真云道人的亲传弟子。

风迁为人低调,性格坚毅沉稳,再加上他在修行一途的卓越天资,以及真云道人的倾力相授,在修炼一途可谓是前途无限。若其能在三十岁之前筑基,便有机会参与仙云宗下一任掌门的传承序列争夺试炼,一旦通过试炼,便能直接参与仙云宗下一任掌门的竞争,还能得到仙云宗的至宝,至于这是什么样的宝贝,万年来竟无一人知晓。

修炼一途本就艰难,而能在三十岁之前筑基的人更是寥寥无几,自仙云宗创立以来,在三十岁之前筑基的弟子仅有两人而已,这两人无一不是修真界的传奇人物。

真龙大陆以实力为尊,人人都要修行,修行境界依次是引气境、凝气境、筑基、金丹、元婴,元婴之后为天人、半神,据说在半神之后还有更高的境界,但是在真龙大陆,最高的战力就是半神,而且在真龙大陆,也仅有四位半神。

修行之路艰难,除了要求修行之人的天资外,更需要惊人修炼资源支持,没有资源,再好的天资也是枉然。

但,即便如此,也并非所有人都能修行,十岁之前若无法引气入身,终身便无法再修行,否则就会暴体而亡。

......

很快的,风迁就来到了凌云城的城门之下,凌云城的城门并不算是雄伟,但是那高大百丈的灵石城墙还是透露着阵阵威严之气。

凌云城的坐落于真龙大陆的最东方,也是真龙大陆十大蛮荒地域之一,在凌云城的外围,就是横跨数万里的古战场,其间妖兽纵横,古墓暗道无数,可谓是机缘与危险并存之地,更有一些妖兽因机缘巧合而获天地造化,进阶成魔兽,其实力竟可敌元婴境巅峰修士。

这种魔兽均为王者,拥有各自管辖领地,更有百兽拥护,称霸一方,对于闯入领地者,均全力捕杀。这也是真云道人衣衫凌乱,胸前血痕淋漓的原因,面对妖兽王者,哪怕是天人初期的真云道人,竟也是讨不到什么好处。

以风迁的速度,不多时,就已经来到了城门脚下,守城的士兵看见风迁,起初先是一怔,但很快,这些人就认出了风迁,他们相互间交换了眼神之后,态度竟是变的凶残起来:“风少爷,城主有令,只要你出了城门,就不许你再踏入凌云城。”

“这废物,他怎么还活着。”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话,言语之间,满是鄙夷之意。

是啊,也许在凌云城的所有人看来,风迁早就应该死了,一个只有引气境一层的人进入蛮荒之地,是无法从妖兽爪牙下逃掉的。

面对守城士兵的刁难,风迁面色从容,并不动怒,他知道,这些守城的士兵只是服从命令而已,他并不想为难这些士兵,但是要进城,必须要先过他们这一关,所以风迁也不打算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

如今的风迁不再是三年前的风迁,三年前他只是引气一层,但是现在他是引气九层,而这些城门士兵,境界最高的也只是引气五层而已,对付他们,风迁没有任何的压力。

“呼!”风迁没有说话,一拳轰出,直奔引气五层的士兵而去,几乎是在一息间,那名士兵一声闷哼,身子向后急速倒退,‘嘭’的一声撞击在城门之上,口喷鲜血,已然昏厥。

面对如此巨变,其他士兵都不敢再言语,那可是引气五层啊,拥有五虎之力,可竟然连风迁一拳都扛不住,这风迁究竟是有多厉害。

这些守城的士兵个个都不是愚蠢之辈,他们知道,如今的风迁已经不再是三年的那个风迁了,三年前的风迁在凌云城是童叟皆知的废物,他从十岁开始就是引气一层,一直到十六岁还是引气一层,六年的时间竟没有任何的突破,而风家的同辈之人,早已经突破了引气境五层、六层的修为了。

时隔三年,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自是不知,但是守城士兵可以确定,此刻站在他们面前的风迁,已经不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招惹起得。

看着守城士兵一个个都铁青着脸,风迁心中一阵冷笑,这正是风迁想要看到的结果,他之所以会选择引气五层修为的那名士兵,就是杀鸡儆猴,就是要告诉这些士兵,他风迁回来了,而且从这一刻开始,他风迁不再是当初那个任人欺凌的废物了。

“现在,我可以进城了吗?”风迁面带微笑,一副很乖巧的模样,就好像是一位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少爷一般。

“当然可以了,凌云城就是风少爷的家,风少爷想什么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这些士兵一改刚才的傲慢鄙夷之色,对待风迁也是前所未有的尊重。

“终究还是要靠实力啊!”风迁心中感慨,并没有在此停留,面对这些守城的士兵,他只是冷冷一笑,身影一闪,便入了城。

城门处,过了许久,那些士兵才缓过神来,他们简直不敢相信刚才的一幕是风迁所为,但事实就摆在眼前,风迁只出了一拳,就把拥有引气五层修为的那名士兵打的不省人事,这件事要是传到城中,足以引起轰动。

“快,禀报城主,就说风迁少爷回来了。”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守城的士兵们这才一个个缓过神来。

“啪!”一名士兵捏碎了传音卷轴,把这里发生的事情详细的告知了城主。

传音卷轴化作一道白光,在天幕之下犹如一道闪电,直奔城主府而去。

凌云城隶属蛮荒疆域,一旦有妖兽袭城,守城的士兵就可以直接捏碎传音卷轴,第一时间告知城主。

通常情况下,传音卷轴只有在紧急的情况下才会使用,但是今天,对于凌云城的守城士兵来说,风迁的归来绝对算是一种震撼,风迁是城主风战天唯一的儿子,风迁归来,并只用了一拳就把引气五层的守城士兵打的不省人事,这在凌云城绝对是一件大事,必须要立即告知城主。

与此同时,凌云城城主大殿,一名身披金色战甲的中年男子拍案而起,他眼中刚毅之气锋利,身上灵气氤氲,只是他的嘴唇似乎有些微微颤抖,也不知是太过于激动,还是其它什么原因。

“迁儿,你终于肯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容易死的,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啊!”男子口中喃喃自语,脸上神色复杂,说不上来是欣喜还是担忧。

他就是风迁的父亲,更是这凌云城的城主,风战天。

第二章 冤家路窄

凌云城跟三年前并没有太大的改变,街道上依旧繁华似锦,百姓安居乐业。

一路飞奔,风迁很快就来到了风府门前。父亲风战天通常都在城主府,平日里很少呆在府中,府中的事务也很少过问,风迁的母亲还在世的时候,府中的一切事务全都是母亲打理,现在母亲不在了,府中的事务就交给了风迁的大伯,风战胜打理。

风迁的大伯膝下有一子,名为风鸣,是风迁的堂哥,他这个堂哥可不是省油的灯,成天跟城中的恶霸勾结在一起,坏事做尽,凌云城中,人人对他都是敢怒不敢言,可是大伯对此却视而不见,风迁的父亲虽然知道风鸣的恶性,但也懒得管辖,就任由他这么下去。

风迁的母亲遇害那年,他才只有十六岁,虽然母亲绝口不提谁是凶手,还嘱咐他不要报仇,但是风迁可以肯定,这件事情,跟大伯是脱不了关系的。

而母亲的仇又如何能不报,风迁这次回来,一方面是要参加小妹的成年礼,另一方面,就是找出证据,让大伯为母亲的死付出该有代价。

风迁在风府门前停了下来,这里承载他太多的儿时记忆,若是母亲在世时,每一次他出去玩,母亲都会在风府的大院中等候他回来,所以他只要一踏进风府的大门,就能看到母亲的身影。每当那个时候,母亲都会走上来,摸摸他的脑袋,然后牵起他的小手,笑着对他说:“饿了没?走,娘给你炖好吃的去。”

当母亲炖好肉汤时,小妹就出现了,于是,两人就开始争夺肉汤,一旁,母亲总是会被两兄妹逗的大笑,然后母亲就会上,拍着他们兄妹两人的小脑袋,笑着说,都有,都有,不用争,娘炖了很多肉汤。

虽然风府中有很多仆人负责饮食起居,但是风迁跟小妹的饮食起居全都是母亲一个人负责的,母亲总觉得那些仆人会照顾不好他们两兄妹。

天下所有的母亲可能都是这样吧,自己的孩子,还是自己照顾最才能放心。

可是现在,那些幸福却都只能用来回忆了,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三年前的那个恶人,是他设计谋杀了母亲,想到这里,风迁心中气血翻涌,这一次,就算是把风府闹的鸡犬不宁,他也要查处谋害母亲的背后凶手。

既然风家不能替母亲报仇,那么这个仇,就由他自己来报,至于自己的父亲,风迁相信他也不会再次阻拦自己了,毕竟,风迁现在的境界是引气境九层,这样的修为,在风家同辈中绝对算是佼佼者,可以说,只要风迁不做出背叛风家的事情,就没有人敢在名面上对他不利。

站在风府的门第之前,风迁犹豫了很久,但他终于还是抬起脚步,直闯府门。

“站住,你是干什么的?”风府的守卫恶狠狠的拦住了风迁,在他们眼里,风迁只不过就是街边的一些流氓混混而已,因为风迁的穿着打扮,也确实不像是大富人家的孩子。

其实这真的不能怨他们,谁让风迁在荒域的时候遭遇到妖兽的袭击,他可是废了很大的力气才斩杀了妖兽,虽然在进城前已经整理了行装,但是脸上的抓痕还是无法掩盖的,此刻看上去,多少还是有些狼狈,这样的人在守卫眼里,可不就是街边的专做坏事的小混混。

况且这两个守卫年龄看起来比风迁还要小,都是十五六岁的模样,也都只有引气三层左右的修为。若是换做年龄稍大一些的,估计还会认识风迁,但是他们两个,或许根本就不知道风迁是何人。毕竟,风迁已经在三年前就被赶出了凌云城,凌云城城外可是荒域,那里是妖兽的地界,也是城中百姓眼里的地狱,这城中百姓,谁也不会想到风迁竟然还活着,被人遗忘,也在情理之中。

风迁本来就是要直闯府门,对于这两个人拦路的人,他自是不会放过,当下脸色一沉,冷声道:“连我都不认识,我看你们也不用在风府当差了。”

说完,风迁双目一扫,引气境九层的灵力瞬间荡开,那两个守卫只觉得犹如一座大山压境,骨骼咯咯作响,口喷鲜血,昏死过去。

风迁只是想简单的教训一下这两个守卫而已,刚才的一击,他只用了不到一层的灵力,否则,这两个守卫早就暴体而亡了。

这便是威压,境界高的人可以对境界低的人施展威压,也就是所谓的神识攻击,神识攻击只适用于高境界对的境界的人使用,且非常消耗灵力,通常情况下,很少有人会使用神识攻击,真正的强者之间,都是靠道法神通来一决胜负。

金丹之下,皆是蝼蚁,可就算是蝼蚁,也分三六九等,对于那些守卫来说,风迁无疑就是蝼蚁中的王者。

风迁冷哼一声,看都看没这两个守卫,直接跨过门槛,进了风府。

就在风迁跨入风府的同一时间,风府的藏经阁中,一位灰袍老者突然睁开眼睛。

“是他,他竟然回来了?”

......

刚进大门,还没走几步,风迁就看到对面走来了两个人,先行的一人身穿白色的锦衣,身材高大,面容冷峻,浑身激荡着狂妄之气,只是瞥了一眼,风迁就认出了这个人,这正是他大伯的儿子,风鸣。

风鸣的身后,是他的小跟班,名为杨成,风鸣所做的事情,至少有一半是杨成怂恿,对于杨成这个人,风迁完全没有好感。

看到风迁的那一刻,风鸣先是一怔,然后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快步走到风迁面前,拦住了风迁的去路。

“你竟然还有脸回来?”

风鸣厉声责骂道,脸上满是嘲讽之色。

风鸣在凌云城虽然恶名远扬,但是他的修炼天资更是不俗,九岁就突破了引气境两层,十七岁时已经是引气境五层了,现在又过去了三年之久,风迁明显感觉到,风鸣的身上充满着引气境八层的灵气波动。

风迁跟风鸣从来就不是一路人,风家出色的年轻后背中,风鸣可谓是惊才艳艳,虽不能位于前列,但也属于佼佼者了。

风迁并不想现在就跟风鸣翻脸,所以故意隐藏了修为,此刻在风鸣看中,风迁只不过是引气境六层的小毛孩子而已。一个才只有引气境六层的小毛孩子,自然也就不值得他风鸣出手了。

“你可别忘了,这里也是我家,我想什么时候回来,没有必要去跟你汇报一声吧。”风迁虽然不想现在就跟风鸣翻脸,但是也不会对他太客气。

听到凤迁这样说,风鸣并没有动怒,他笑呵呵的说道:“老弟,你怎么能用这种口气跟你哥哥说话呢,莫非你心里对我有什么不满?也罢,我见你现在的修为已经到了引气境中期,虽然你三年前已经被逐出了家门,你这次回来重回风家肯定是没问题的,但是你目无尊长,我身为哥哥,有必要稍微的教训一下你。”

说完,不等风迁争辩,风鸣就直接一拳打在风迁的小腹上,风迁没有抵抗,也没打算躲开,他就是要让风鸣打中他,这样他今后就有正当的理由与风鸣敌对了。

另一方面,对于风鸣而言,风迁的突然出现确实让他非常震惊,毕竟,风迁可是他的叔父风战天的嫡生长子,而他的叔父又是风家的家主,哪怕是风迁在三年前已经被风战天赶出了风家,但谁能保证那不是风战天一时恼怒而为,虎毒还不食子呢,现在风迁既然回来了,在修为上又有如此大的突破,重回风家已是铁定之事,日后在争夺风迁下一任家主的比试上,绝对会是他的头等大敌。

虽然风鸣现在有心教训风迁,可风迁毕竟是叔父的嫡亲长子,以风鸣如今的身份,还不能正面跟风迁对抗。

由此可见,风鸣虽然顽劣,但是心机却是颇深,所以他这一拳,并没有用力,如他所说,他只是稍微的教训一下风迁而已。

又训斥了风迁几句,风鸣就走开了,倒是杨成,路过风迁身边的时候,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真是想不到,你这样的咸鱼竟然也有翻身的一天。”

杨成说完,朝着风迁的唾了口口水,风迁袖口一挥,轻松避开。

“杨成,你给我站住!”风迁怒吼一声。

杨成被吓了一跳,他万万没想到风迁敢这样跟他说话,他扭头看了一眼风迁,等确定风迁只是引气六层左右的修为时,他才松了口气,心中冷笑,道:“哼,你只不过是引气六层而已,我可是引气七层修为,难道还会怕了你不成。”

杨成心里是这样想的,但是嘴上却不能说,这里还是风府,他一个外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顾及,风迁的父亲可是这凌云城的城主,如果风迁是在风府外被人欺负估计风战天还不会过问,但如果是在风府被一个外人揍了,风战天就绝不会袖手旁观。

所以杨成只是看了一眼风迁,他并不打算停下脚步,对于杨成来说,完全没有必要去跟风迁较劲,欺负比自己修为低的人,他并没有成就感。

只是,杨成才刚要转过头,就感觉一股强大的压迫感滚滚而来,他不由一震,引气七层的灵力修为全然释放,全力抵抗这股威压。

“噗!”

虽然已经尽了全力,但是杨成还是没能抵挡风迁的神识攻击,一连喷了好几口鲜血,身体倒飞了丈余,这才勉强稳住身形。

编后语:关于《《万仙王鼎》——砚六公子》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可馨的彩票106苹果版秘密》免费试读_心缘幽香》,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