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诅咒之子的诛神之路》——李心何

发表时间:2018-11-08 10:50:21浏览:21次
诅咒

诅咒

大小:36MB更新:2017-08-25

分类:益智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极限之最强孙卡拉》免费试读_天域悟空》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诅咒之子的诛神之路》——李心何。 之前本站也有不少关于类似内容介绍:1.《被诅咒的心》评测?神秘莫测的拯救之路2.双金牛通关攻略?神魔之塔诅咒之路方法3.咒印启动玩我吧《大斗魂》各色加成打破诅咒

第零章 血色染红了他的眼睛

世界或许只是荒诞和虚无的?或许以前不是。

乾年一月六日

洛水村的黑夜被婴儿的啼哭划破,随后跟随的是一个女人惊恐的尖叫。

“这...这孩子的眼睛!”孩子的母亲顾不上欣喜。

这婴儿的左眼没有眼白,漆黑的瞳孔像是无底的深渊,可以吞噬万物,正中间烙印这一个血红色的六芒星。

“恶魔的印记!”孩子的父亲想起年轻时师傅的教诲,不自觉地冒出了冷汗。

清风崖上的四海大师,守护力量与审判之神的神坛不知道已经多少年了。有人说他是个老不死的怪物,向神献祭了灵魂,得到了超凡的力量。孩子的父亲年少时曾拜他为师,后来与采药的姑娘,也就是孩子的母亲两情相悦,遂回归世俗。

“这孩子就不得啊。”孩子的父亲说“或许四海大师有办法,我去收拾东西,尽快出发!”父亲不顾刚刚生下孩子的母亲虚弱的身体,吧手上接生沾上的污秽往衣襟上一抹转身离开了卧房。

孩子的母亲呆呆地坐在床上,看着怀抱中的孩子,心中五味陈杂,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才好。

窗外瓦片破碎的声音再一次打破了房间中的沉闷。

“谁!”接近崩溃边缘的母亲惊叫了一声。

只见破窗而入一个黑衣壮汉,手中的弯刀在温暖的室内凝结了一层水雾,汇聚在刀刃旁的血槽里一滴滴滴下来的竟是红色的水珠,不知是血还是锈。

父亲闻声赶来,立即摆出了迎敌的架势。

“你是谁?”孩子的父亲说。

“必要之恶会。”男人说“这个孩子的身上封印这魔神的力量,力量只属于强者,这是魔神毁灭时留给他的信徒的神祗。”

男人也不准备多废话,手臂上抬就准备向父亲刺去。

“离元!”孩子的母亲呼喊这父亲的名字。

只见孩子的父亲入鬼魅般的侧身躲避左手瞬间擒住那黑衣男人的手,右手抬手冲拳,速度虽然不是很快,但是带着令人窒息的危险气息。那黑衣男人心中暗叫不好,准备抽手挡下,可是已经晚了,巨大的劲力像洪水决堤一样在五脏六腑中炸裂瞬间就失去了意识,男人背后的桌子也已经被扩散的劲力震散架了。

“快带着孩子从后门逃跑,一会会有更多人来追杀孩子!”

那黑衣人七窍流血,死相十分难看,孩子的母亲已经在突如其来的一连串刺激中发了疯,抱着孩子跑了出去。孩子的父亲一起跟上跑了出去。

行至村口,父亲看到远处亮起了点点火光,正在一点点聚集,转身抱住了身后的母子“秀娟,我骗了你,现在说什么已经晚了,你快去找清风崖的四海大师,他会告诉你一切,如果我三日没有与你汇合,你就找个好人家改嫁吧,原谅我。”

孩子的父亲送开怀抱推了一把母子俩,那母亲疯疯癫癫但也听出了大概,转身往村外跑去。

离元,一个父亲,一个男人,是时候尽到他的责任了。只见一抹金色从他脚下升起,慢慢地覆盖住了全身。

不出两分钟,那一伙人就到了跟前。

为首的黑衣老者从人群中间缓缓走了出来“魔神的力量必须要归属与必要之恶,凡人,你是对魔神之力的亵渎!”老者吧手中的魔杖往地上一震,顶端的紫色晶体变得越发亮了,随后又慢慢变暗,但也不至于完全变黑,在一圈火把中显得十分妖艳。

“我知道孩子不在这里,交给我,你和秀娟还能回到原来的生活,你的下一个孩子一定不会像你以前那样。”

男人发现魔杖上的水晶慢慢变暗,心中暗想,这个水晶应该和孩子只见有这什么联系,于是决心毁掉这个魔杖。

“既然知道我的过去,我也没什么好对你说的,这个是我的孩子,我一个当父亲的,要像男人一样负起责任啊!”

说话间离元运气冲拳,带着恐怖的威压向老者冲去,拳头上的金色气息变得十分明亮,周围的空气开始扭曲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老者暗叫不好,这家伙是拼命了,于是快速低声念出咒语,三个黑色的魔球向离元飞去,离元眼看顿不过去,硬是从刚发出的拳劲中收回了几分力,拼命挡下了那几个魔球,缺遭到劲力的反噬,嗓子一甜,一口血吐了出来,但同时,拳头也打但了老者的法杖,上面的水晶瞬间碎成了粉末,劲力的冲击力也震倒了一众杂鱼,虽然不会致命,但最少也会昏迷两天。

老者甚是惊讶,这从来没见过的招式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危力,要不是有魔杖挡了一下。自己可能就会和这个魔杖的下场差不多。

“放弃吧。”离元冷笑了一声

“我的目标只是那个孩子,现在投降还来得及。”那老者也不示弱,有一次开始了吟唱。邪恶的黑气从倒下的人们身上腾起,老者的身形渐渐变得巨大,倒下的人却一点点变得干瘪。

离元大惊向后滑步催动金光护体,却还是不能完全挡住那黑气对生命力的吸引。实力的差距完全显现出来了,离元内心不由地升起一分绝望,他知道,再这么耗下去也只有被吸干的结局。

“是时候用出这一招了。”离元嘴角闪过一丝苦笑。

“师傅师傅,我们的武功就没有一个招式吗。”离元想起了年少时师傅的话“有是有,不过是只能用一次的绝招——自爆!”

不用多说,单从字面上就可以理解这个绝招的意义。

离元深吸了一口气,身上的金光慢慢地出现了血丝一样的纹路,老者被吸收突然增大的生命力震的后退了两步不由大惊。

“疯了,真是疯了。”虽然不知道离元接下来的一招会完成多大的威力,但他知道离元是不准备离开这里了。

提臀,收腰,离元的双脚深深地扎进了土地,身上闪耀着金红色就像这片土地的神。扎好马步,全身的金光向着右拳流去。老者清楚地看见,空间因为这一拳恐怖的劲力而产生了裂纹,分布在拳头的周围,像是一道道紫色的闪电。

已经顾不得惊讶,老者也运起十分功力准备迎接这一拳,暗紫色的光罩向周围展开,正对着拳头的一面扩散的十分艰难。

那一秒时间仿佛停止,所有一切仿佛都回到了宇宙大爆炸之前,巨大的冲击波带着刺耳的声音覆盖了方圆十里。

远方山腰上的孩子母亲秀娟被冲击波狠狠地拍在岩石上撞到了头部,但这一下也让她清醒过来,回想起这做梦也想不到的几个时辰发生的种种,又一次忍不住落下泪来。

“你一定要来找我,元。”强忍着伤痛,孩子母亲再一次向清风崖出发,从小在这一带采药,对这里的山路自然是熟悉的很“由此向南路过白溪谷的一线天,天亮之前应该就能到清风崖了。”秀娟自言自语地说,不知道是怕自己忘记,还是想让怀抱中的孩子记得自己的家。这一去,以后的日子只能是听天由命了啊,想到这里,秀娟的心里不免泛起一丝苦楚。

一夜无话,秀娟拼了名似的向清风崖跑去,在东方的天空泛起了鱼肚白的时候到了清风坛的门前。

这是力量与审判之神设下的神坛,但在这深山老林之中,又有四海大师这个看怪物的传说,前来上香礼拜的人也不是很多,大门已经年久失修,清风坛牌匾上的镀金大字已经被蜘蛛网和灰尘厚厚的蒙了一层,但是单从这大门的气势和这巨大的牌匾便可想象当年的辉煌。

秀娟蹒跚着走到大门前,刚生产后的虚弱,连夜奔跑的疲惫,头部受伤后没有及时止血,种种折磨让这个坚强的女人再也撑不住了,用尽最后的力气拍了拍大门,倒下了。

怀中的婴儿感到母亲体温的流逝,哭了起来。不久,一位白袍白须老者拉开沉重的大门走了出来。

“哎,不幸的孩子。”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说出这样的话了,弯腰探了探女人的鼻息,摇了摇头轻轻拂下了她的眼皮“看来要去那边,让离元给你解释了。”四海法师苦笑了一下,手掌离开了女人的眼睛,她的身体随着风一点点化为飞灰飘散。

“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为好。”大师怜悯地看了看地上正在啼哭的婴儿,母亲的献血染红了左半边襁褓,大师轻轻的抱起婴儿转身又关上了大门,仿佛昨晚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太阳升起后的白溪谷,清风崖还是像几千年一样宁静。

“看来这次有失败了。”大师不免叹了口气“有些事,必须有一个人站出来去做,这个人,就是你了。”大师低下头看了看婴儿,不知道是怜悯还是无奈。

李心何说

大一死肥宅有一天实在是玩游戏玩腻了,找到当年高中是写下的小说提纲,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大家喜欢的话不妨月票,推荐,订阅一条龙,能挣到个吃饭钱就不错了

第一章 绝对的力量?!

“乾清风,听好了,任何技巧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是没有任何作用的。”白衣老者对着眼前正在对着木桩练习的少年说。

这一年已经到了坤年,整整过去了12年,当年嗷嗷待哺的婴儿已经长到老者肩膀那么高了,对于常年隐居在清风崖上的四海大师来说,时间的概念在他的身上的表现不是很明显,但每当看到这个快速长大的孩子,四海大师又一次感觉到了实实在在的活着的满足感。

大师看的出神,不止一次想起那年的离元——孩子的爸爸。那年魔神陨落,这左眼封印的魔神之力就落在了他们一家人身上,并由家中的嫡长子继承,奇怪的是,这部分的魔王之力并没有觉醒什么能力,或许只是暂时没有被发现而已,但是这个魔力仿佛就像是一种诅咒,继承了魔神之力的男子不是因为天灾人祸就是得了怪病死去,死相十分难看。

那一年魔王陨落,大陆上分别信仰八个神明的国家开始混战,乾清风的祖上为了躲避战乱来到了此地。就在那一年,魔神的诅咒也就降临在他们一家的身上,当年这一带地广人稀,也没有引发什么骚乱,也正是那一年四海大师开始为他们“治疗”,更确切的说应该是“压制”。

作为魔神的手下,四海大师刚刚被魔神创造出来的时候就遭到了八神联合对魔神的攻击,由于没有什么能力有幸逃过一劫,并答应看守清风崖上八神之首力量与审判之神的神坛,失去所有神力,不会死去,只留下了一本魔神记录修炼方式的册子,其他的一无所有。

就在乾清风爷爷那一辈,大陆上的战乱平息,但是出现了一群魔神的信仰者组成的团体“必要之恶”,他们自称是接受魔神神谕的天选之人,掌握着能够转移魔神之力并且不会受到诅咒的法术,在使用这种法术时,原来的魔神之力的继承者会受到极大的痛苦,轻则变成植物人,重则爆体而亡,十分残忍。

对于那些对于力量疯狂追求的人来说,这些力量就像一种诱人的毒药,没有当年魔神一样的精神力是无法驾驭一种以上的力量,最后只能落得不得好死的下场。可笑的是,就在他们团体内部也不时有自相残杀,,现在大路上一直传承这魔神之力的人大概就只有眼前的乾清风了。

最近的十几年,魔神之力开始觉醒,不断有意志脆弱人被体内的魔神之力吞噬,在各地造成了不小的骚动,这些人被当地的政府通缉,也同样被藏在暗处的“必要之恶”的信徒盯上,四海大师隐隐觉得大陆上好不容易得来的和平估计很快就会被打破。

四海大师担忧的看了看正在练拳的乾清风,小麦色的皮肤包裹着精壮的肌肉,在太阳的照耀下仿佛蕴含着无穷的力量,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魔神的力量会吞噬他,让他变成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小乾啊,你过来,是时候教给你一些新东西了。”四海大师觉得是时候传授给他那些修炼的方法了,虽然大师已经不知道修炼了多少年,但是一直没有什么大的成效,这些力量比起神力也是差远了,所以一直没有被八神所注意,不过这个修炼的方法表面是一种武术,实际上就是修炼精神力的方法,他还不希望清风太早的被魔神之力吞噬,到那个时候,他只有痛下杀手让魔神之力继承到自己的身上再自爆,希望这最后的办法可以彻底摧毁这可怕的诅咒,剩下的力量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在一次次的治疗乾清风一家的魔王之力都失败之后,四海大师也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了。

乾清风跑到了四海大师身边,十分好奇和高兴的看着他。“你小子,和你爸当年一样。”说着大师便站起身来,一身白衣在仲夏的阳光中闪耀这,给人一种莫名的威严感。

“来,让开点地方。”说着身上瞬间闪开一层金光“这种武功以精神力为主导,自由调配自己身体的力量,外放以金光的形式出现,可以护体和远攻,内用以全身的力量凝聚一点,造成凡人所达不到的力量。”说着向地面打了一拳,地面出现了一个水缸大的坑,手臂粗的裂纹向四周扩散。乾清风没有站稳一屁股坐在地上,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震颤,但是惊奇掩盖了这种不适,坐在地上没有站起来。

“小乾,站起来。”看到震惊的乾清风,四海大师的心中又泛起了久违的得意,不知道这种轮回在他的在他的眼中经历了不知有多少次,想到故人,内心又不免感到一阵酸楚“我问你,你认为多大的力量可以称之为神力呢?”

“可以削平清风崖?”

“不对。”

“像爸爸那样震颤方圆十里?”四海大师不止一次向乾清风讲过关于他的父母,只是害怕必要之恶的人沿着血迹找到这里才万不得已销毁了他母亲的尸首。

“傻孩子,那是燃烧生命所换来的,希望你不会用到这一招,但是这个也不是最大的力。”

“那。。。那就是颠覆整个大陆的的力量?”乾清风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那神是怎么创造这个世界的?”

乾清风陷入了沉思“大师,你是说神力才是最大的力量吗”乾清风小声地说,这里毕竟是力量与审判之神的地盘。

“不错,不过他们的力量也是来源于人们的信仰,归根到底就是精神力。”说着摆开架势身上的衣服无风自动“真正强大的精神力可以驾驭自然之力,凌驾于法则之上,这就是神力最直接的体现。”周围出现了无数光点,向着大师汇聚而去,现在一旁的乾清风被近乎实体的威压压的喘不过气,那光点中心的大师就像天神下凡般的站立在哪里让人忍不住想要跪拜,白光消散,可那份威压并没有减弱,大师的右手被刺眼的白光覆盖,仿佛就是这个世界的中心,四周力量与审判之神封印大师的结界产生了剧烈的反应,像呼吸一样的不停摇摆着分散着一拳带来的压力。瞬间,光芒消散四周陷入了大约五秒的寂静,闪电一样的裂痕在拳头的落点四散开来,乾清风清楚的看见,这一拳足以撕裂空间,驾驭法则之上的力量,神之力,也就是这样。

“万物有灵,你要学会用精神力与它们沟通。”乾清风在一旁惊的说不出话,想起父亲当年也是有着这样的力量,不由得更想要早点学会这种功法。

“大师,这种功法有名字吗?”

“喏,就是正堂供桌垫桌脚的那本书,当年魔神流传下来的,也没有名字,我看这功法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也就练了起来,硬要说这功法的名字,嗯。。。以凡人之神掌握神之力,就叫《神力经》好了”

乾清风一脸黑线,不知道从哪里吐槽好,想不到这么逆天的功法竟然给这个老头垫桌脚,《神力经》不就简称“神经”?想到这里乾清风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小子笑什么?”四海大师感到莫名其妙,就刚才那一拳还镇不住这小子?

“没。。。没什么,也就大师你会吧这么牛X的功法垫桌子了,这么多年了,你就没想过走出去?”

“我本是魔神创造的灵体,没有力量,没有思想,是力量与审判之神赐予我身体,给与我思想,我当誓死守卫这个神坛,苟活与世间,别无他念。更何况,我的存在也多亏了这个结界维持,一旦踏出这里,会瞬间灰飞烟灭。”说着,大师的声音开始颤抖。

“你可知道继承了魔神之力的人不只有你一个?”乾清风点了点头,最近的一次由魔神之力引发的骚乱距离这里不算很远,那天不知道是那个倒霉的人魔神之力觉醒的时候,在乾清风的身上引起了奇怪的共鸣,身上的每一个每一个毛孔仿佛都有蚂蚁在啃噬,若不是大师在一旁施法压制,恐怕下一个失控的人就是他了。

大师接着说“你也感觉到了,魔神的力量正在觉醒,它会吞噬那些意志脆弱的人,为师希望你可以勤学苦练这一门功法,练出坚毅的意志,我不知道那一天你身体里的力量会强大到把你吞噬,到那一天,就不要怪为师痛下杀手。”说着,大师也是忍不住泪水流了出来,几百年来的羁绊,大师早已将他们看作家人。

当年万念俱灰的四海大师准备接受孤独终生的命运的时候,遇到了这么一家人,在一次又一次的压制魔王之力的时候,对他们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也正是他们,教会了四海大师人类的感情,对于他来说,这一家的独苗可能在不久的以后死在自己手上,一时间感觉如鲠在喉,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站在一旁的乾清风也陷入了沉思,看到这个不知道有多少岁的老者在自己面前痛哭的样子,心里也开始同情起这个老人了,恭敬的走到老者面前,磕了三个响头。

“大师,道理我都知道,我一定会好好练功,也请大师到时候给我个痛快!”说着,乾清风的眼中也是含着热泪,四海大师连忙把他拉起来“你小子可要好好的练,今天的任务完成不了不准吃饭。”看到徒弟这么有决心,四海大师十分欣慰,心中也慢慢释然,这一身烂肉,不要也罢。

远方,乾清风出生的村子,洛水村。

一个黑衣人坐在高大的椅子上,脚边跪着一个年轻人。

“大。。。大人,上次的能力觉醒者已经不知道被谁先一步夺。。。夺走了。”年轻人颤抖着说,椅子上的黑衣人的脸被宽大的帽子盖着,可并不影响他释放出实质般恐怖的死亡的气息。

年轻人赶紧低下头,恨不得吧头埋在大腿中间“大人息怒,大人息怒,我用这个能力这的残魂又炼成了一颗黑晶,想必用不了几天就能找到下一个猎物了。”

“滚吧!暂且饶你一死。”黑衣人狠狠地踢了年轻人一脚,大堂里陷入了死一样的寂静。

编后语:关于《《诅咒之子的诛神之路》——李心何》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惊喜连连,百万现金等你拿——大神棋牌游戏》,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