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屠戮僧》——点点点虫

发表时间:2018-11-08 13:37:50浏览:24次
点!点!点!

点!点!点!

大小:9.32MB更新:2016-11-25

分类:休闲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末世人道:觉醒》免费试读_上官小荣》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屠戮僧》——点点点虫。 之前本站也有不少关于类似内容介绍:1.屠戮异世妖魔《屠龙传说》曲折离奇闹金蛇2.血色弥漫人间 《暗黑屠龙》屠戮战刀所向无敌3.96PK《神将屠龙》踏上屠戮战场血祭龙城终不还

契子

月色朦胧,商志远正在门外急匆匆的徘徊着,在他苍老的面孔上挂满了期待和喜悦。

等了数个时辰后,听到一声婴儿的啼哭。只见侍女急匆匆开门从室内抱着婴儿走了出来。

回禀老爷,夫人产下的是少爷!说着侍女就把男婴递给了商志远。

传信下去,我要给少爷摆满月酒。去派人把苦海大师请来!

数日后;

商家大院张红挂彩在为这位未来的家主过满月,可殊不知就在他满月的这一天即将是他人生的一次重大转折。

堂前堂后里里外外已是人山人海,家丁都在奔波忙碌着!内厅:“老爷苦海大师到了”一名家丁急匆匆的前来向商志远禀报。“快请进来”商志远的声音略带一些急促,仿佛发生了什么事一样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苦海。

“志远兄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声落只见一名身穿黄色僧袍满脸白胡须的老和尚走了进来,老和尚身型略显枯瘦放佛风吹一下就能倒下似的。

这人就是苦海大师?怎么和传言中一点都不像啊!是啊!听说苦海大师身高七尺健壮如牛,随便一拳都能打死一头猛虎呢!家丁和侍女都在悄声议论着:

“大师快请到内堂来”话落商志远忙上前去迎接这位老和尚。

“去叫夫人把少爷抱来”商志远悄声对身边一位侍女叮嘱道:说完商志远随苦海进入了内厅。进入厅内苦海察觉四下无人便起声问道“想必志远兄此次叫我前来不止是令公子满月酒那么简单吧!”

“果然瞒不住大师,据内探打听令弟已坠入魔道与妖魔为伍意图揭开先祖的封印就连家父都已被其囚禁。或许这一次将是我们商家无法避免的灾祸。商某人想恳请大师带走犬子远离西方大陆越远越好。这里已经不是曾经商家保护的那个西方了。”说罢商志远便叹息了一声。

不一会便见一位衣着华丽的五官精致的妇人抱着一名穿着虎头皮帽的婴儿走了进来。

“见过大师”妇人冲苦海微微的鞠了一个躬,说完抱着婴儿走到了商志远身边。

“令郎果然与众不同”说着苦海接过了婴儿。只见婴儿抓着苦海的手在哪里玩弄了起来,没有丝毫想哭的意思。

“沫儿耐我商家宗家直系,他眉心的朱砂印记传承了先祖曾遗留的魂印。今后大陆的未来及我商家的存亡都要看他的造化了。还请大师务必照顾好犬子……”话落只见商志远单膝跪在了苦海的面前。

此时的商夫人已泣不成声,尽管再多的不舍。可为了大局考虑,为了自己的孩子可以健健康康的成长,也只能忍一时之痛了。

“志远兄不必行如此大礼,商家曾对我有恩,老衲发誓定会抚养犬子长大成人,并亲囊相授。如有违背誓言,老衲甘愿下地狱永世不得轮回。”苦海说完便就此立下了誓言。

此时在离商家不远处的的一座山洞内,一名双鬓斑白,脸型略长的中年人坐在石椅之上,下面站满了身披黑色斗篷的侍卫。“差不多也该是夺回宗家的时候了,这些年我们所经历的所忍受的,今日便一并奉还。”说话者便是商志远的亲弟商志鹏,此时的他一脸的阴邪,没有丝毫正常人的气息。

“阴鸦、血鸦你们二人带血魂尸去守住下山的路,其余的今晚跟我去屠了宗家”“领命”只见斗篷人群中站出了两个气息不同的人,一个浑身散发了血红色狂暴的气息。一个浑身散发着阴寒的气息。二人说完后朝洞外走去……

“时辰不早了,大师还是快些带吾儿从后山离去吧!恐怕晚了“他们”就要来了”商志远一些急促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老衲也不多待了,只盼志远兄能渡过此劫他日家人重逢”说完苦海抱着婴儿朝门外走去。

“快派护院师前去护送大师,定要保大师安然离去。”商志远冲着屏风说道:“是”只听到屏风后有道黑影闪过说了一声是后便再也寻不到此人气息……

“该来的始终会来的,沫儿希望你长大后明白为父的苦心。”商志远走出内堂望着正在被黑暗侵蚀的夜空,感叹道:

这时商家大门被打开了,只见商志鹏带领一群身着黑衣斗篷的走了进来,“大哥好久不见,近来身体如何。”

“要战便战,不必假惺惺的。看在大家兄弟一场的份上,我想看在大家兄弟一场的情份上请你放了父亲可好?”商志远迎上说道:

“哈哈哈哈……兄弟?父亲?当年杀我母亲的时候你们可想过今天?我忍辱这么多年”商志鹏说着脸上流出了泪水。“杀,与宗家有关的一个不留”瞬间商志鹏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

或许这就是对命运的惩罚吧!商志远欣然的接受了这个结果,确实直系跟嫡系存在一些夙愿。自己没有去经营这层关系最终造成了这个结局。“竭尽全力保护大家”商志远对后面的侍卫说道:

另一边,苦海带着婴儿马上准备逃出山口时,只见漫天红色雾气席卷而来拦住苦海的去路。正要准备反击直接苦海身后跳出两道黑影。“尔等杂兵也想拦大师去路?还不速速退去,我等定饶你们不死。”吾乃商家护院师宁天,旁边的是我家弟弟宁弘!话落二人微微冲苦海点了点头。

“啊哈哈,大人有令!过此路者只有死人才可以”话音刚落,只见宁弘影子动了起来,变成了无数的影矛飞了出来。宁弘还没来得及躲避便被影矛穿透了心脏。这时阴鸦在影子里走了出来……

“弟弟!”宁天眼见弟弟被杀严重泛起了仇恨的怒火,一掌朝阴鸦拍去,却不料这时的血鸦拦住了自己的去路“你的对手是我。”血鸦单手一挥无数的血红色羽毛朝明天飞去。宁天见来不及闭闪了只能闭上眼睛认命了。“弟弟哥哥去陪你了。”忽然一道拳风改变了羽毛飞行的轨迹。

“一大把年纪了,再不活动就要退化咯”只见此时的苦海身高七尺,混身变得强健起来,右手处多了一件白色透光的拳套。

“撤。”阴鸦见事不对赶紧通知血鸦。而此时的血鸦完全没有退意,化为漫天飞舞的血红色鸦群冲向了苦海,苦海见势微微抬起右拳振臂一挥。鸦群就这么被冰封住了,一个接一个的从空中掉落。“到你了”苦海转身看向阴鸦。而此时阴鸦早已遁走……

苦海抱着的婴儿朝东方去了……

第一章:初识

二十年后……

正阳城内,繁华的街道。正阳春酒楼二楼靠窗处一名年轻人正在那拿着一个竹筒,竹筒两头被粘上了玻璃色的镜片。年轻人嘴里咬着一个苹果,正偷窥街道人群中长得丰满的姑娘,哇……哇……一边看一边口水留着。

此时街道上出现一群人,为首的是一名光头大汉。在街上大摇大摆的走着,后面一群小弟在忙着收两遍摊贩的保护费。

“什么吃你个甘蔗还要钱?是不是看不起我们炸天帮?不知道正阳城的城主都要给我们帮主几分面子吗?”此时光头拎起一名卖甘蔗的摊贩就要打,摊贩赶忙服软。“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这个请您笑纳。”说着在怀里掏出了几枚金币。“算你识相,兄弟们我们走。”

光头大汉一边吃着甘蔗一边走一边随地吐着,街上的行人、摊贩见了纷纷避开。这时有一名光头少年,身着黄色僧袍,头顶六颗戒疤,眉清目秀面容俊俏,但是一脸的冷漠。少年二十岁左右,右手戴着一件通体别色,带有龙鳞的拳套。混身散发着一股特别寒冷的气息,走在路中央的位置,没有丝毫想要避让的意思。

“哎呀,你撞到我了,小子。快赔钱。不然信不信大爷我打死你!当然要是没钱把你胳膊上的拳套赔给我也可以的。”大汉脸上露出了奸诈的表情,话落就要去摘这名少年的拳套。就在大汉快要摸到拳套的时候这名光头大汉整个人被冰了起来。旁边众人一看大事不好急忙上前拦住那名少年,少年微微后退一步,右手一拳挥出,一道拳风将这些随从吹倒在地,“惹了我们炸天帮你不会有好结果的!你个臭和尚!”。一名倒地的随从骂道:少年很自然的收拳没有丝毫要理他们的意思慢慢的朝城外走去…………

“有意思!”正阳春酒楼那名年轻人看完了整个过程后越发的对那名少年僧人起了兴趣,眨眼间之间桌上摆了两枚金币,那名年轻人已经消失了……

正阳城外十里一片树林内,那名冷漠的少年僧人走到了一片空地处,“出来吧,跟了我这么远,是不是该出来解释一下。”少年僧人对着一处树丛说道:见无人应答,少年僧人纵身一跃右手一拳挥到了一颗大树之上,只见拳套上多了一张画有符号的白纸。这是一种符咒?没等看清符咒上面的字,这时听到空气被撕裂的声音,三张符咒破空飞来就要砸中那名少年的时候,少年纵身从树上跃下。没等回头背后已经发生了巨大的爆炸。

“原来那种符咒会爆炸,”少年僧人见朝自己丢符咒的人迟迟不肯露面,便举起右拳,此时拳套上面的龙鳞发出了耀眼的光色。“冰封万里!”少年一拳对准地面砸去,瞬间拳套落地处开始被冰封了起来,慢慢的冰封侵蚀着周围的一切。冰封了周围百米左右才停了下来。

“啊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笑死我了。不行让我多笑一会。我实在憋不住了,什么冰封万里啊!这才到哪啊?啊哈哈哈。不打了不打了,让我捂着肚子多笑一会”这时树上坐着一名年轻人,正是正阳春酒楼那名偷窥别人的年轻人。

少年没有理他,右手一拳朝他坐的那颗大树身上挥去,瞬间那颗七米高的大树轰然倒地。年轻人见势纵身一跃一个完美的落地。

“不打了,不打了。不好意思了,刚才我只是想试探试探你的实力,并没有恶意。我叫聂远,是一名符咒师!也是整个大陆唯一的一名符咒师。”年轻人一边报出了自己的名字,一边对少年伸出了右手。“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不如就这么握手言和吧!”

“无名”少年僧人冷淡的答道:同时也伸出了左手。这是他下山后遇到的第一个难缠的对手,也是第一个要跟他做朋友的人。此时的他不知如何去表达。这二十年来除了师父,他唯一的朋友只有拳靶!

“看你的武器,你应该是一名拳师吧!”聂远边走边问道:

“拳师?不知道,从我懂事时我就一直在练拳,除了练拳师父什么都不告诉我。”无名依旧是那么冷淡的语气回答道:

“你的师父应该是叫苦海吧?而你手中的拳套是不是叫冰皇!”聂远质疑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无名停了下来,一脸茫然的看着聂远,心中在想这个人为何知道的这么多,他到底是敌人还是朋友?连串的问号在无名脑中浮现。

“整个东方大陆的武者都知道冰封万里是苦海老头当年的成名技,而使用冰封万里的前提就是你手中的这件“冰皇”。据我所知苦海老头二十年前在西方大陆回来后就开始隐居。不问世事。而你这个时候出现又手中拿着冰皇。我猜想你一定是苦海老头的传人。”聂远自信满满的答道:

“还有前不久几天城西五十里的翻云山寨被人清理的干干净净,所有土匪都被冻成了冰雕,别告诉我这件事不是你做的!”聂远略有质疑的追问无名。

无名低头沉思了一会,回答道“是我做的,我刚下山第二天,路过一条小路听到那边石头下有孩子的啼哭,便搬开石头,发现洞里面有一个小女孩,起初她以为我是坏人不肯出来,我便在那洞口守了一天一夜直到她对我放下戒心。原来是那群土匪抓了她的父母,她的父母为了保护她才将她藏在石下。她是因为不知道被藏了多久,饿了才哭出声被我发现的。我本答应她就出他的父母,可当我感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晚了,大批的民众都被这群土匪杀了。为避免他们在害人,我便杀光整个山寨的土匪。”

“那个小女孩呢?”聂远问道:

“被我藏到了前面不远的一座破庙中。”无名回答:

“我们先去看看她吧!”聂远说道:

不一会二人来到庙前,“玉儿我回来了。”无名轻声喊道:

“无名哥哥,玉儿好担心你啊!”说着在供桌下钻出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见玉儿出来后,无名从怀中掏出了两个油纸包裹的烧饼递给她。“拿去吃吧!”

“想好怎么安顿她了吗?总不能走到哪带到哪吧!”聂远问道:

“没有。”

“这样吧!我呢缺一个跟班小弟,你帮我做事,我就帮你给她找一个安顿的好地方,还能保证你可以经常见到她。怎么样!是不是很划算?”聂远开启了敲诈模式……

“我答应你,但我也有自己的事要做,等我做完回来再给你做跟班好吗?”无名并没有拒绝聂远的条件。

“好吧!跟我来吧!”只见聂远拿出一张符咒,朝地面一丢,符咒落地瞬间变成了一道拱门。就这样聂远带着无名、玉儿走进了拱门。

编后语:关于《《屠戮僧》——点点点虫》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惊喜连连,百万现金等你拿——大神棋牌游戏》,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