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捡宝生涯》: 祸不单行

发表时间:2018-11-09 05:09:54浏览:127次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众生血主》:风云起》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捡宝生涯》: 祸不单行。 之前本站也有不少关于类似内容介绍:1.祸不单行《新烈火》最是降妖拨云见日2.药你命三千 地盘《宫廷计》医生的职业生涯3.戎马生涯《傲视遮天》谱写传奇人生

第一章 祸不单行

  夏天的太阳火辣辣的照着大地,使得周围的空气非常闷热,虽然才早上九点刚过,街道上除了来往的车辆,行人实在少的可怜。

此时的孟子涛骑着自行车急速往陵市的古玩街赶去,满是汗水的脸上布满了焦虑和愁苦之色。这一切,都是因为父亲孟舒良被查出患了胃癌。

“真是好人没好报啊!”骑着车的孟子涛喟然长叹。

说起来,54岁的孟舒良确实当得起好人的称呼,性格好,基本不怎么发脾气,工作敬业,乐于助人,只要和他接触过的人,没有不对他的为人大加称赞的。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前段时间,工厂经营不善,需要裁员,第一个就找到了孟舒良,孟舒良也二话不说,签订了补偿协议。

好在因为孟舒良第一个签协议,工厂给他交社保到退休,也还算说的过去。

孟舒良以前在工厂做的是钳工,虽然没有考证,不过技术还是有的,下岗了也不愁找工作。这段时间,已经有不少家工厂向他发出了邀请。

孟舒良本来已经有了意向,但因为这几天老是犯恶心,腹部有些不舒服,于是就去医院检查,没想到结果却是晴天霹雳,他居然得了胃癌。唯一庆幸的是,还处于早期,治愈率很高。

但就算是早期,手术费,再加上其它的治疗费用,加起来也要十万。而孟子涛家只是工薪阶层,前两年刚买了房,借的钱年前才刚刚还清,现在哪来这么多钱?

要说借钱吧,这两天孟子涛的母亲也打了不少电话,除了少部分亲朋好友,其他人一听说是借钱,就打起了哈哈,最后加起来只是借了三万多而已。再加上家里的积蓄连五万都不到。

见此情形,孟舒良都升起了不治疗的念头,不过被母子俩也劝了下来。要说得了绝症,那也没办法,现在可是万万不行的。最后还是孟子涛拍了板,如果实在没办法,就把房子卖了。

当然,这是没办法的办法,辛辛苦苦大半辈子,好不容易买了房子又要卖掉,心里哪会舍得?

于是,一家人只能打上了,祖上传下来的几件物件的主意,想把它们变卖了换点钱。这个任务就落到了孟子涛的头上。

“所以说,还是老话说的好,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无人问。再怎么人好,一提到钱还不是变了脸。”

孟子涛心里冷笑一声,就把自行车停到了一家古玩店的门口。摸了摸口袋,见东西还在,心里顿时松了口气,随即他擦了脸上的汗水,换了张笑脸,就走进了古玩店。

这家古玩店门面不大,不过摆放的很是整齐。两个博古架上,摆放着瓷器、古玉、香炉、文玩等等,全都颇为精致。

只不过这些东西内行人可看不上眼,一来许多都是高仿品,二来就算是真品,品质也并不怎么样,也只有一些外行人以及一些囊中羞涩的古玩爱好者,才会贪图便宜购买。

就比如孟子涛,04年开始关注古玩这一行,四年下来,虽然对各种文玩也算有所心得,但因为囊中羞涩,他就算想要购买古玩,也只敢光顾地摊,还有就是眼前这样的小店。

稍大一点的古玩店他虽然也去,但最多只是看看,让他购买是万万不敢的。

此时,店里坐着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他相貌虽然普通,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不时有精光闪现,好像在计算着什么,一望即知是位精明人。

此人正是此店的掌柜,名叫薛文光。

孟子涛认识薛文光已有两年,总的来说,此人虽然有些奸滑,不过孟子涛可没什么钱,再加上他又细心,这两年在这里并没吃什么亏。

薛文光这人能说会道,时不时会说一些古玩这行的八卦和经验,很是吸引没有名师指导的孟子涛,经常来这转悠。当然,这也是看在孟子涛购买他东西的面上,不然他可不会说这些。

“薛哥,今天生意怎么样啊?”孟子涛强撑着笑脸,跟薛文光打了声招呼。

薛文光抬起头来,笑着说道:“就那样呗,我们这行不是有句老话吗,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说到这,他关切地问道:“对了,听说你父亲身体有些不太好,怎么样,要不要紧?”

孟子涛心中一愣,暗自埋怨道:“肯定又是李先乐这家伙多嘴,没事跟薛文光说这事干嘛,现在可好,今天这事有些麻烦了。”

李先乐是孟子涛的同事,比孟子涛大四岁,同样也是一位古玩爱好者,说起来,孟子涛还是在他的影响下才会进入古玩这一行。

李先乐这人性格比较热情,为人也不错,就是话多,太喜欢八卦,而且心里藏不住事,公司里只要有什么事情发生,只要被他打听到了,要不了多久,全公司上下都会知道。

再加上李先乐也认识薛文光,孟子涛不用猜也知道,薛文光知道他父亲的事情,肯定就是李先乐告诉的。

只是这样一来,给孟子涛增加了一个难题,就像平时做买卖一样,着急出售和购买的那一方总会吃亏,对孟子涛来说同样也是如此。

“算了,既然到了这里,就把东西拿出来给他看看吧,如果价格不合适,就拿到别的地方去看看。”

于是,孟子涛稍微敷衍了几句之后,就把一块玉佩从口袋里拿了出来:“薛哥,麻烦你帮忙看看吧,这是我家祖传的老东西。”

薛文光看到这块玉佩,眼中就闪过一丝异彩,笑着打过招呼后,就把玉佩拿到手中仔细观察起来。

此块玉佩以白玉雕刻四龙交结成方形,镂空雕琢。四螭龙首向外,身体相互缠绕,穿插交结,含威震四方之寓意。

所雕四螭龙,缠绕卷曲,螭首雕刻细腻生动,眉眼之间神态毕现,柔顺与威猛并现,可谓是刚柔相济,螭龙之勇猛与白玉之温润相得益彰,令人赞叹。除螭首处,螭龙身体几乎不饰一物,素面朝天。

总体而言,此块玉佩整体雕刻简洁生动,寥寥数笔,活灵活现,正如老子所言“大美无言,妙道自然”。从中可看出清代製玉者人技艺炉火纯青,毫无匠气。

薛文光把玉佩仔细看过之后,就放到了桌子上,不由赞叹道:“这玉佩雕工流畅,抛光细腻,寓意广游九州,结交四方,威震天下,为典型的清代玉饰件。确实是件不错的东西,可惜啊……”

“来了!”孟子涛心中暗道一声,问道:“薛哥,这块玉佩有什么问题吗?”

薛文光呵呵一笑,说道:“这块结交四方佩其它方面到是没什么问题,只是玉质稍稍差了一些,不然就完美了。”

“废话,如果玉质好的话,我还能拿到你这来出售?”

孟子涛心里腹诽了一句,面带微笑地问道:“那这块玉佩能值多少钱?”

薛文光沉吟了片刻,这才说道:“小孟啊,咱们认识时间也不短了,你也算是个内行人,这块玉佩我就帮你带卖一下,就算你六千吧,你觉得怎么样?”

“六千?”孟子涛心中一愣,他想过薛文光会开出低价,却并没有料到居然如此之低。要知道,这块玉佩他的心理价位可有一万二,哪怕着急出手,一万也是有的,没想到薛文光居然开出六千这个离谱的价格。

看到孟子涛的表情,薛文光就笑呵呵地说道:“小孟,就凭你这块玉佩的成色,六千可……”

薛文光的话刚说到这,就见一位圆头圆脑,顶着一个大肚腩的中年男子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

这位老板模样的男子刚走到桌前,就把手中的一只盒子往桌子上一甩,怒喝一声:“薛文光,看你做的好事!”

“玎玲当啷!”

事情就这么凑巧,那只盒子正好碰到桌子上的玉佩,受此一击,玉佩顿时从桌子的边沿处滑落,掉到了地上。

“我的玉佩!”孟子涛惊呼一声,却因为此事太过意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玉佩掉到了地上,摔的四分五裂。

看着孟子涛捡着地上的玉佩碎片,一脸心痛的模样,薛文光和那中年男子不禁面面相觑,不知说什么是好。

片刻后,孟子涛把玉佩的碎片捡了起来,放到桌子上,就一脸阴沉地对着那中年男子说道:“你说这事怎么办吧?”

中年男子看了看桌上的碎片,又抬头看向了薛文光,问道:“这是什么?”

薛文光回道:“这是一块清中期的交结四方佩。”

听薛文光这么说,中年男子暗道一声“倒霉”,不过他并没有推脱自己的责任,就盯着薛文光问道:“那这块玉佩值多少钱?”

薛文光干笑一声:“刚才我开价六千!”

孟子涛深深地看了薛文光一眼,心中升起一股怒气,想自己和薛文光认识了两年,就算买他的东西不多,但两年下来多少也有些交情吧,难道就不能给个正常点的价格?

“就算你薛文光觉得眼前这人是你的大客户,想维持好双方的关系,但也不能拿我的钱来讨好他吧!”

第二章 孟子涛其人

  新书发布,求收藏和推荐!

孟子涛越想越怒火中烧,暗恨自己识人不明,会和这种小人交上朋友,居然还第一时间把东西拿到这里来出售。

于是,他语气不善地说道:“这块玉佩六千我肯定是不会卖的,如果实在不行,我就报警,咱们到警局解决。”

看到孟子涛动了真怒,薛文光不经意间向中年男子使了个眼色,面带笑容地说道:“小孟,咱们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我还能让你吃亏不成……”

接下来,薛文光接连指出了玉佩的好几处缺点,因为此时的玉佩已经破碎,听起来还真的煞有介事。

最后他说道:“就凭这块玉佩的成色,我给出这个价格已经不错了,要不是见你父亲身体不好,急用钱,说不得我还得压下价钱,没想到你……哎!”

薛文光长叹一声,意思是孟子涛实在有些不知好歹。

只不过,这是对外行人而言,薛文光根本不知道,孟子涛虽然对玉器并没怎么研究,但这块玉佩毕竟是他家祖传之物,曾经有段时间甚至一有空他就拿在手中把玩,而且在网上也查了不少资料,各种特征可谓是了如指掌。

要不是因为实在没办法,这块玉佩孟子涛肯定不会舍得出售。

见薛文光这么不要脸,居然颠倒黑白,孟子涛也不再客气,把薛文光的观点一一反驳,最后冷笑道:“薛掌柜,如果你要这么说的话,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咱们还是去警局谈吧!”

听了孟子涛的反驳,薛文光心中很是惊讶,腹诽道:“这小子什么时候对玉器也这么了解了?对了,刚才忘了这是他的祖传东西,肯定研究了不少时间了。”

想到这,薛文光心中就有些懊恼,紧接着他又看到中年男子眼中的嘲笑之色,不禁让他有些恼羞成怒,心道:“什么玩意儿,我帮着你,你居然还笑话我!”

只不过恼归恼,让他对着中年男子发火可是不敢,于是就把所有的帐都算到了孟子涛的头上。

看了看薛文光的神色有些不对,未免节外生枝,中年男子就开口说道:“这位兄弟,那你觉得这块玉佩能值多少钱?”

“一万二!”

看到中年男子眉头一皱,孟子涛接着说道:“这位老板,你可别觉得我信口开河,不信你可以去陵市的任何一家古玩店问,看看我给的价格贵不贵。而且我说的是收购价,至于售出价,我相信少于一万三四的店,基本没有。”

说到这,孟子涛似笑非笑地看着薛文光说道:“薛掌柜,你觉得呢?”

今天他也是被薛文光气着了,不然以他平时对人以和为贵的准则,也不可能这么咄咄逼人。

薛文光被这话咽了一下,他当然可以说“我这就能少于这个价出售”这种话,但他到底还要吃古玩这碗饭,像这种砸自己饭碗的话,他当然不能乱说。

中年男子看到薛文光有此支吾的模样,心里顿时有了数,这种事情在古玩市场很也多见,他到不觉得怎么奇怪。但从薛文光刚才对孟子涛的称呼来看,他们以前肯定认识,而且关系说不定还不错,这就有些不应该了。

对,他从始至终都想要压价,但这是人之常情,能少当然少一点为好,况且他刚才并不知道薛文光和这年轻人是朋友,不然大家和气地协商一下也就过去了,他是生意人,以和为贵嘛。

但既然两人是朋友,薛文光居然还开出这么底的价格,就让他觉得薛文光此人人品有问题,换作是他自己肯定是不可能这么对待朋友的。再加上自己的遭遇,他琢磨着,以后还是尽量少跟此人接触吧。

如果薛文光知道中年男子的想法,心里肯定大呼冤枉,自己明明帮着中年男子,却换来了这个结果,未免也太冤了。只不过他也不想想,自己这趋炎附势的性格,又有几个人会喜欢。

薛文光脑子一转,就说道:“小孟,你说的一万二这个价确实有,但那是对有需求的人而言,就像我,如果真花一万二买下来,万一没人买,那不就压在手里了吗?”

孟子涛说道:“现在玉器市场形势这么好,我还真不信,我这块玉佩还会压在手里。”

薛文光淡淡一笑道:“那也只是你这么认为而已。”

眼见又快要陷入僵局,中年男子连忙开口说道:“这位兄弟,看你应该也是位古玩爱好者,应该知道,每件古玩在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价格,你说要一万二,我肯定也不会同意,就算去警局也是一样。”

“你看这样可好,咱们各退一步,我出八千怎么样?”

孟子涛摇了摇头:“八千实在太少了……”

接下来,两人一番讨价还价,最后一锤定音,中年男子以一万的价格进行赔偿。

中年男子到也爽快,立马就给孟子涛转了帐,至于那玉佩的碎片他也没要,让孟子涛带了回去。

出了这种意外,孟子涛也没心思出售别的东西了,骑着自行车往医院赶去。

路上,他又想起了薛文光的所作所为,觉得心里很是腻歪。认识了两年,今天才知道薛文光是这种小人,所以老话说好,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好在发生了今天这件意外,让他认清了薛文光的真面目,不然以后指不定会吃什么亏。

“只是孔老夫子说过,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今天和薛文光撕破了脸,也不知道这家伙会不会找我的麻烦啊!”

孟子涛轻皱了眉头,最后一笑道:“今后我肯定在别人那买东西,他还能怎么找我的麻烦?这古玩市场又不是他薛文光说了算。”

十几分钟后,孟子涛来到市第一医院,停好了车就往住院部走去。

走进病房,孟子涛就看到父亲在打点滴,而母亲则在旁边陪着,两人都沉默不语,看起来心情不太好。

见原本高大健壮的父亲,才几天功夫就已经瘦了几圈,孟子涛心里就很不是滋味。他连忙走上前跟父母打了声招呼,就小声地跟父母说,玉佩已经以一万元的价格卖出去了。

由于先前孟子涛并没有跟父母说过这块玉佩的价格,夫妇俩听说那块都没巴掌大的玉佩居然卖了一万块,脸上都露出了惊喜之色。

只不过一想到还有将近一半的钱没着落,夫妇俩又犯起了愁。

孟子涛连忙说道:“爸妈,别担心,大不了,我去公司提前把下半年的工资都预支出来。”

“哼!”孟舒良冷哼一声:“你才多少工资,能顶多少用!”

孟子涛干笑一声,父亲对他有意见也正常,谁叫他一直不思进取,在现在这个公司四年了,也还只是个小职员,一个月工资才两千出头一点。

说起来,孟子涛脑子还算聪明,小学的时候,语文和数学没有考过一百分以下的,当时父母和亲朋,都觉得他将来至少能考上一个好点的大学。

只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到了初中之后,孟子涛就迷上了游戏机,成绩也一落千丈,最终只是考了一个职校,学习电脑技术。

从学校毕业之后,眼高手低的他接连换了几个工作,反正什么事情都没学成,最后还是在父亲的帮助下,进入了现在这个公司,一直做到现在。

其实,孟子涛和普通人一样,心中也有赚大钱的梦想。

刚开始的时候,他学过股票,结果买了跌,卖了涨,钱没赚上,反而亏了好几千。

后来,他看到网上新闻说,黑客很赚钱,又买了电脑和相关书籍,学习黑客技术,结果搞的电脑里全是病毒,硬盘都坏了,最后又没坚持下去。

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有好几件,最终结局都一样,于是孟子涛也息了心中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干脆就抱着现在这个公司,饿不死人、也发不了财的饭碗得过且过得了。

至于古玩,可能是因为缘分的关系,四年前,他同样也是抱着捡漏发财的念头,跟着李先乐学习古玩,期间也打过眼,损失了几千块钱,绝了靠此发财的念头,却一直没有放弃,反而当成是一种兴趣,越来越喜欢了。

言归正传,孟子涛挠了挠头,说道:“爸,公司里的钱虽然不多,但也可以解了燃眉之急嘛。再加上咱们家不是还是有几个东西没卖掉吗?”

孟舒良一扭头,说道:“就那几个破铜烂铁,能值几个钱?”

孟子涛耐心地说道:“爸,您这么说就不对了,古玩这东西品相虽然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底蕴,我先前看过了,那几件东西虽然有些破旧,但再怎么样,几千块钱还是能卖的到的。”

“几千块钱能顶什么事啊!”孟舒良嗤笑一声。

孟子涛的母亲徐苹开口道:“老孟,我知道你生了这毛病心里不舒服,不过你老是说些丧气话又有什么意思?你现在就只有一个任务,安心呆在医院,配合医生治疗,钱的事情有我们来解决,你就别操心了。大不了就把房子卖了!”

编后语:关于《《捡宝生涯》: 祸不单行》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惊喜连连,百万现金等你拿——大神棋牌游戏》,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