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阴影公爵》——公子光浩

发表时间:2018-11-09 12:06:59浏览:64次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你好,我叫石含章》——梦想者007》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阴影公爵》——公子光浩。 之前本站也有不少关于类似内容介绍:1.公爵养成计划哥们网《黑暗之光》新爵位系统曝光2.暗黑公爵 37wan《弹弹堂》来自地狱的要塞3.《卓越之剑2》公爵华丽降临 新大陆俯首称臣

第一章 成长的代价(一)

在莱茵特河的源头,绵延数千里的高因索山脉下,是一片名叫“起源森林”的广袤富饶土地,这里位于史诗同盟与神圣教廷的中立地带,分布着数十个自由领和半自由领。

有关起源森林的传说流传着诸多版本,比如,高因索山民的原始部落中积累着惊人的财富,比如,莱茵特河与玛瑙河交汇的河谷中埋葬着诸多传奇强者的尸骨。

如果说起源森林的传说共同为这片广袤土地盖上了一层缀满宝石的神秘面纱,那么阴影山谷的传说一定是其中最富有传奇色彩的一个。

因为它的存在,本身就是个传奇,被称作“堕落者之拥”,“异端失乐园”的阴影山谷,是神圣教廷痛恨程度仅次于史诗同盟的地方,每年都为这片土地吸引了为数众多的吟游诗人和冒险家,可惜如其他传说一样,至今无人找到它的位置,或许找到它的前提,本身就需要是一个强大的堕落者吧。

与这些瑰丽的传说相比,瓦兰村落只是起源森林中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村落,它并不富有,也不过于贫穷,在自然女神慷慨的赠予中只取了微不足道的部分,沿着山路走上一刻钟,就能将村落的版图尽收眼底。

相对与外界有着部分联系的村落,居住在大山深处的瓦兰村民们并不需要纳税,在无比广袤的起源森林中,它实在太小,也藏得太深,而且完全可以做到自给自足,从距离最近的查尔斯男爵领到这里的路费,就足以抵上村落三四年的赋税,所以也没人会在意它渺小的存在。

正午的阳光倾泻而下,从山上走下来一个小小的身影,这是一个男孩,不过六七岁的幼小年龄,与山里其他孩子不同的是,他有着一头绸缎般的漂亮灰发,皮肤白皙,即便五官还很稚嫩,也能看出未来英俊的影子。

男孩背着一个与身体比例极为不符的硕大草筐,里面是沾着泥土的新鲜野菜和白薯,上面还有几块血兰的根茎和一束不知名的白色小花,背负着大筐在山上走了一个上午,男孩的肩膀上已经显露出两道浅浅的血印。

在通往村口的十字路上,一伙十岁左右的大孩子挡住了他的去路,他们要比男孩高出一头,皮肤黝黑而富有光泽,为首一个名叫德诺的少年一手掌心掂着一块圆润石子,一手指着男孩大笑:“你们快看,苏羽又去山上摘野菜去了!”

“哈哈哈,没爹的孩子只能吃野菜!”

“告诉他我们今天吃了什么,狂暴野猪肉,这可是魔兽肉,你家吃得起吗?!”

大孩子们惯例地嘲笑了男孩一番,但他的小脸上看不出丝毫愤怒,只是平静地说:“我可以过去了吗?”

“当然......”德诺拉了一个长长的尾音,随即恶狠狠地说:“不!”

“今天我们要玩伯爵与农民的游戏,我们都想当伯爵,那么苏羽你就来当农民吧!”另一个大孩子说出了他们的想法。

男孩一如既往地选择了拒绝,换来的则是一阵痛打,大孩子们有猎人父亲进山打来的魔兽肉吃,力量远比男孩大,欺负他时用的不大不小的力气,落在男孩身上就变成了一片又一片的青肿,但整个过程中,男孩只是护住要害忍着,连声音都没怎么出。

兴许是打累了或者感到无趣,大孩子们大笑着离开了,小苏羽也艰难地缓缓站起身来,拍掉身上的泥土,眼中浮现出一丝委屈和愤怒,却又很快消逝,如他们所说,没爹的孩子只能吃野菜,遇到事情也只能自己去抗。

小苏羽并不缺乏反抗的勇气,甚至很想和德诺打一架,但他清楚记得妈妈教他的道理,更不想让妈妈为他担心。

苏羽还在襁褓之时就和他的母亲艾琳来到村落定居,艾琳是一个身体孱弱的美丽女人,或许是柔弱的气质和出彩的容貌引起了淳朴村民们的同情,很快就接受了这对外来的母子。

随着苏羽的长大,很快就表现出过人的聪颖和早熟的懂事,这样的孩子和他的出身,自然得到了村里女人们的一致爱怜,这也是苏羽常常被欺负的原因。

苏羽小心翼翼地将受伤的皮肤用衣服遮掩住,然后背着草筐向村子走去,沿途有不少人向他打招呼,苏羽一一认真回以礼仪,每每都引得村民们开怀大笑,开玩笑说小苏羽像个小贵族。

只不过在这个小地方,没人能看出来,苏羽所做的手势和动作,是一个古板的老牌贵族也挑不出丝毫毛病的贵族礼仪。

当小苏羽走到家门口时,他甚至还挤出了一丝笑容,哼起了欢快的小调。

“妈妈,我回来了!”

木头搭建的小楼并不大,或许还有些狭窄,不过房子里只有母子俩住,所以也并不拥挤,苏羽将血兰的根茎洗好放在陶罐里,这种植物有着补血的效果,是药剂师们常用的药草。

他准备在午餐时煮给妈妈吃,事实上,在男孩五岁时,他就已经将书上记载的上百种常见药草记在了心里。

阁楼上走下一个体态高挑纤细的女人,她看上去像风中的小草一样柔弱,但只有苏羽相信,看似柔弱的妈妈才是海默兰大陆最坚强的女人。

当艾琳看到男孩时,略显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说:“我的小苏羽回来了,今天有什么收获吗?”

“有!”苏羽欢快地应了一声,然后将陶罐递给了艾琳。

“是血兰的根茎,很好,小苏羽,现在将一级药剂的八十种常见配方背一遍。”

“好。”尽管肚子很饿,苏羽还是乖乖地坐到椅子上,开始背上千字的复杂配方,“一级魔力恢复药剂:龙舌兰草十五克,魔法水晶三十克,蓝冥水一百毫升,落星石三克,一级力量药剂,血兰叶二十克......”

艾琳用手撑着下巴,爱怜地看着苏羽的背诵,随即又再一次感到惊叹,这仅仅才是个七岁的孩子,从未进行过一次冥想,就表现出如此惊人的记忆力,恐怕将来最低的成就,都会是一个大魔导师吧。

毕竟,魔法师的天赋不仅与元素亲和力有关,智力也是非常关键的一环,至于元素亲和力的方面......艾琳自信地笑了笑,即便小苏羽只遗传了她和那个男人天赋的百分之一,也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

“好了小苏羽,让我看看你的伤。”艾琳忽然叹了口气。

苏羽心中顿时一紧,但他毕竟还是个孩子,遇到这种事情还是希望能得到母亲的安抚,于是他乖乖地撩开衣服,显露出深浅不一的淤青。

艾琳眼中闪过一丝心痛,下意识想抛出一个一级神术【治疗】在小苏羽身上,随即又想起自己的力量早就在【堕落】后逐渐消失殆尽了。

艾琳揉碎了一根血兰根茎,轻轻敷在苏羽的肌肤上,轻声道:“在面对暂时无法战胜的敌人时,一定要学会隐忍和理智,我的小苏羽,这是比任何天赋都重要的智慧,也是妈妈希望你养成的性格,你真的明白了吗?”

“我明白的,妈妈。”苏羽心中一暖,肉体的创伤和被欺负的阴影顿时一扫而空,他坚定地点头说:“再过两年,我就长成男人了,而且会和德诺他们一样强壮!”

说到这里,苏羽狡黠一笑:“而且一定会比他们更聪明。”

艾琳莞尔一笑,这倒不是男孩的自夸,相比大字不识一个的村民们,苏羽已经将艾琳当初带来的书背去了大半,其中有《药剂基础入门》,《几何之美》,《魔法基石概论》,《元素与诸神》,《教廷与同盟——海默兰千年纪》等等。

看书,也是小苏羽最喜欢做的事情,因为从书上可以看到远远比山村广阔而奇幻的世界,让他知道许多村落里成年人也不知道的事情。

比如,这片名为海默兰大陆的广袤富饶土地,被横跨大陆的莱茵特河划分为神圣教廷信仰辐射的十三公国,以及腓特烈大帝王座之下的史诗同盟,在大陆西方,则是生活着各种魔兽,龙族,德鲁伊,萨满,以及分布着一个个原始部落的蛮荒大陆。

书上还有各种有趣的故事,比如,充满混战的史诗同盟诞生过无数英雄的史诗,年轻的野心家们为争抢领土而上演着一幕幕传奇;比如,庄严的神圣教廷有数不清的华美教堂,虔诚的信徒们会徒步跨过千山万水,只为在十三公国中央的那座神祗之城君士坦丁前做一场弥撒。

实际上,这些被小苏羽视若珍宝,摆放得整整齐齐的书看上去极为陈旧,甚至书皮也布满污渍,看上去像是从某个落魄吟游诗人在街边摆的书摊中买来,也就能在与世隔绝的山村中充作庸俗的炫耀。

事实上,若是有博学的贵族翻开书籍,必然能在每一本的扉页上看到一行墨色黯淡的字迹,然后震撼地瞪大眼睛,因为那是作者的亲笔,只凭这一点,就能将绝对算得上经典的孤本书籍列为一个教区图书馆的镇馆之宝!

而在这平凡的木屋里,却能看到足以让一个矮人收藏家惊掉眼球的数十本!

可惜瓦兰村落里的人再怎么好奇母子俩的来历,也无法在做客时从这些书中看到一丝端倪。

许多年后,当苏羽偶尔回想起瓦兰村落的这段记忆时,必然会想起这些陪伴着他度过童年的伙伴,然后会心一笑,因为就是这些看似杂乱无章的书籍,让他在幼小时,就站在了一个相当高的高度上,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这个世界的运转和规律。

PS(本书有些慢热,各位先读前三十章试毒好不~~QAQ~~

剧情在几万字后就会展开,趣味性和世界的丰富程度也会渐渐呈现,相信我,这一定是个很有意思的故事^^)

第二章 成长的代价(二)

在天蒙蒙亮,其他孩子呼呼大睡的时候,苏羽就已经起床。

他严格按照母亲的规定,每天清晨都要去山上跑步,并坚持到跑不动为止,这样的锻炼所带来的耐力和力量增长虽然可见,但比起村里大孩子们在狩猎和吃魔兽肉中获得的力量,却是差得远了。

但苏羽每天都在坚持,因为母亲说过,衡量一个男人强大与否的标准,不在于一时的力量,而在于永恒的意志。

所以当苏羽在晨跑中再被德诺几人撞到嘲笑时,他只会跑得更快,坚持得更久。

这是苏羽在母亲那里学到的另一个品质——坚持。

晚上的时光,则是在阅读和记忆中度过,阅读浩瀚如海的书籍常常伴随着魔法师的一生,而学会记忆真正对自己有用的东西则是一项十分实用的技能。

对于城里的贵族少年们来说,阅读是一门很常见而枯燥的课程,但在小苏羽的眼中却充满了乐趣和愉悦,毕竟不管是复杂晦涩的几何学,还是长篇累牍的史诗文献,这算是他与外界唯一接触的机会了。

小苏羽表现出的天赋十分全面,在艾琳的初步测试中,无论是战职者,魔法师,还是神职者,小苏羽都能走得很远,同样也是那时,艾琳打消了教他冥想的想法,转而培养他的性格。

相比艾琳曾见过的无数年幼天才,她更希望自己的儿子成长为一个拥有坚韧,隐忍,钢铁意志的真正男人。

小苏羽还有着旺盛的探索欲,当他第一次看到魔兽时,表露出的不是畏惧,而是对其身体结构的好奇,在艾琳眼中,小苏羽唯一不感兴趣的方面,可能就是艺术了,那本唯一没翻过的《普罗修斯》便是证明。

但她并不知道,小苏羽之所以对这本书厌恶,是因为曾看到妈妈有时会在夜里,捧着这本《普罗修斯》哭泣,尽管聪明早熟如他,也对这本书有了天然的抵触,毕竟,孩子的世界总是单纯的。

日子缓缓过去,当冰雪再次覆盖瓦兰村庄时,苏羽迎来了他的八岁生日。

仅仅过了一年,处于旺盛生长期的男孩就增长了十几厘米,而且由于每日不断的锻炼和汲取知识,使得他看上去和城里十一二岁的孩子也差不多。

在小小的阁楼里,艾琳点燃了蜡烛和壁炉,搂着苏羽伏在木桌上看书,这难得的休息时光就是苏羽的生日礼物了,哦,还有一盘香喷喷的烤冬梨馅饼。

天空忽然开始下雪,黑暗笼罩了村庄,冰冷的寒气不断从木头的缝隙里冒进来,使得艾琳顿时打了个寒颤。

苏羽心头一紧,立刻跑到橱柜里拿出一套工具,然后趴在漏风的地方修补起来,艾琳刚想责备小苏羽读书的不认真,紧接着又看到小苏羽修补漏洞时的无比专注。

这一刻艾琳愣住了。

多像他的父亲啊。

这时小苏羽欢呼一声,骄傲地扬了扬手中的木槌,说:“妈妈,我修好了!”

看着懂事的儿子,艾琳心中一颤,他明明才八岁,是不是太严厉些了,如果自己是个普通人的话,现在的小苏羽应该是个无忧无虑,受人尊重的公爵儿子。

泪水情不禁地流出,小苏羽顿时惊呼一声:“妈妈你怎么了?”

“妈妈没事。”艾琳擦干净眼泪,笑着说:“想起你爸爸了,你和他长得真像。”

苏羽眨着大大的眼睛,好奇地问:“妈妈,爸爸到底长什么样子,他是猎人吗?”

艾琳破涕为笑,摸了摸小苏羽的脑袋,轻声说:“你的爸爸凯撒,是一个真正的英雄,比书里写的英雄还要厉害。”

小苏羽瞪大了眼睛,还想再问些什么,但艾琳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下去了,她吃力地将小苏羽揽到怀里,开始讲海默兰大陆上的一些风景和故事。

苏羽听得很享受,很认真,这是他最喜欢的一件事情,因为妈妈所讲的故事,许多细节都不是书里有过的,很轻易就能听出讲述者丰富的阅历,这让小苏羽感到很自豪,相比一辈子也没出过起源森林的村民们,他的妈妈可是游历过大陆许多地方的。

当小苏羽在木床上睡着时,艾琳再次翻开了那本《普罗修斯》,很难想象,流传大陆的经典悲剧竟然是由一个浑身上下都洋溢着阳光的男人写出,书皮上的漆色渐渐褪去,曾经单纯快乐的少女也长出了眼角的皱纹,让人蓦然惊觉时光的无情。

从君士坦丁万千教徒虔诚信奉的金丝雀,到堕落被追杀的圣女,再到一个男孩的母亲,不知不觉中,将近十年过去了,艾琳曾经对远方的眷恋和美好,早已随着名叫凯撒的男人的死去而埋葬。

艾琳抚摸着小苏羽的额头,喃喃自语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我的小苏羽做一个最快乐最幸福的贵族,在阳光下无忧无虑地长大......”

当下一个冬天来临的时候,苏羽九岁了。

他的个子又长高了许多,身体也壮实了不少,这一年,苏羽瞒着妈妈做出了人生的第一瓶一级药剂“一级力量药剂”,他决定依靠这瓶药剂深入山里,去采摘更稀有更高级的药草。

因为苏羽是长大了,艾琳的身体却更差了,初来村落时,艾琳可以一手抱着小苏羽,一手拎着沉重的行李,现在却连装满水的木桶都提不起来了。

九岁的苏羽,已经见识过不少村里老人的葬礼,也明白生与死之间有着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每当艾琳虚弱地伏在床上时,苏羽都会不争气地流下眼泪。

但奇怪的是,艾琳的脸色每苍白一分,她的美丽就会增添一分,也更显柔弱风情,这种独特的气质和美丽吸引了不少附近村落的男人上门求亲,只不过无一例外都被拒绝了。

今天苏羽的运气很好,他不仅在山里的深处采到了一颗能增强体质的火蜥蜴菌子,而且罕见地没有碰到一头魔兽,这让他省下了手里紧握着的一级力量药剂。

当苏羽哼着轻快的调子,准备想一个理由,让妈妈以为他只是运气好才捡到的药草时,居然意外地发现,山下一个不被他抱任何希望的简易陷阱里困住了一只野兔。

这只兔子体型肥硕,能够母子俩吃两顿,这让苏羽咧开嘴笑得阳光灿烂,一边在心里感谢幸运女神的礼物,一边一棒槌打晕了兔子,扔进了背上的草筐里。

就在这时,身后的山路上突然走来了三个大孩子,他们身材要比苏羽高大,腰间也别着象征成年的猎刀,他们一过来,苏羽就立刻警惕地靠在了路边。

已经十三岁的德诺遗传了强壮父亲的基因,看上去和城里十六岁的少年也差不多了,山里的孩子往往早熟得快,十三岁的德诺已经很清楚,村里女孩们对苏羽表现出的热情和羞涩代表着什么含义,这就让他更看不爽苏羽了,只是由于后者刻意的回避,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见面。

“哟,我们的苏羽今天又去摘野菜了吗?”

“哈哈哈,山里可冷得很,可别把你给冻着了,哦!我怎么给忘了,我们的苏羽可是每天都坚持跑步的!”

苏羽依然沉默着,他虽然明白和德诺几人搞好关系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骨子里的骄傲却不容许他这样做。

一个大孩子伸手去扯苏羽的草筐,粗鲁地朝他那边一扯,紧接着眼睛一亮,发出惊喜的呼声,他说:“这蘑菇好漂亮,你们快来看!”

“不许碰它!”

苏羽立即伸开双臂护住草筐,发出低沉的吼声,像一头愤怒的小狮子,这反而激起德诺的好奇,他借着两个伙伴的牵扯,只左右一晃,就轻易地将菌子抓在了手里。

德诺晃了晃菌子,笑着说:“一颗蘑菇还当宝贝了,我说,分给我们一半好不好?”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力嗅了嗅火红的菌子,眼神中流露出打量,俨然已经将它归于了自己的所有物,就像以前总做的一样。

但火蜥蜴菌子是给妈妈补身子的,苏羽绝对不会容许他们夺走,于是白皙修长的小手第一次抓住了德诺的手腕。

用力地,死死地,抓住。

迎上的是愤怒的目光,没有丝毫软弱和畏惧。

当人们看到一直被自己欺压的弱者反抗时,往往会被激起莫名的巨大愤怒,这股愤怒可以解释为来自骄傲和自满的相对优越感,比如强壮且吃得起魔兽肉的德诺就理所当然地瞧不起瘦弱且没有父亲的“野孩子”。

小苏羽猛然用力,并不粗壮的手臂上忽然鼓起钢丝拧成般的肌肉线条,常年坚持的锻炼使得他的体质并不像看上去一样弱不禁风。

就像一头幼小的魔兽云豹,体型虽小,全身却没有半分不中用的赘肉。

“啊!该死——”

德诺吃痛叫道,愕然片刻后很快涨红了脸,方才手腕处突如其来的巨大力道迫使他松手,火红的菌子从中滑落。

苏羽退后一步,微微躬着身子,摆出攻击性的姿态,而德诺则是被羞辱和愤怒占据了脑海,下意识觉得,苏羽的反抗和他措手不及的反抗是一件极其丢人的事情。

尤其是在两个伙伴面前。

所以德诺连脏话都没说一句,眼神仿若喷火,挥起拳头就吼叫着扑了上去,而其他两个大孩子也兴奋地紧随其后,人数的绝对优势很快就击溃了苏羽的防御。

药草洒落了一地,苏羽也很快倒下,而他被打倒在地的第一件事,就是忍着钻心的剧痛爬向菌子,然后紧紧地护在身下,但这样一来,没有任何防御的后背就完全暴露给了三个大孩子。

“给我打他!”

“该死的,还敢反抗!”

下一刻雨点般的拳脚纷纷落在苏羽的脊椎上,腿上,肩膀上,在这样的群殴打击下,苏羽就像狂风中的小船,只能勉强护住周身要害。

德诺的皮靴印在了苏羽的脸上,并且极为羞辱性地打了个转,上面的泥土抖落,模糊了他的视野。

苏羽怒火中烧,他很想反抗,但不知为何,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了一样,愈发密集的打击让他第一次意识到,再这样下去,他真的有可能会被打死!

“继续打!我看他还敢不敢反抗!”

在三个大孩子的眼中,艾琳母子在村落里的存在感很低,而且那个神秘但柔弱的女人也从未为小苏羽出过头,所以他们下手时也就没有丝毫顾忌,尤其是,这次可是苏羽主动“出手”!

打得最凶的是德诺,他似乎不满苏羽像个乌龟壳一样护着身体,狞笑着围着苏羽走了一圈,然后找准角度狠狠一脚踹翻了他的身体。

“不!”

模糊的视线中,一只脚忽然踩向了火红的菌子,苏羽发出大声的嘶吼,使出浑身的力气再次将菌子护在身下,迎来的是对头颅的更凶狠的踩踏。

“还敢动!”

心脏跳得越来越快,力量却仍在不断流失,头皮渗出的鲜血模糊了眼睛,刺得火辣辣的疼。

苏羽闭上了眼睛,一片黑暗中,感受到意识也在不断变得模糊,殴打仍在继续,愈发狠厉。

皮靴再次印在脸上,极大的羞辱感再次涌来,突然刺激得苏羽清醒了几分,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反击,再不反击,真的会死!

危机感促使着血液的温度在不断上升,推动着灼热的气息直直涌向头顶,一股难以抑制的暴戾突然火山爆发般升起,将苏羽多年来培养的冷静和隐忍摧毁得一干二净!

他胡乱在身边摸索着任何可以反击的东西,这时怀中掉出一个已然在殴打中破损的粗糙玻璃瓶,里面是一整管鲜红的一级力量药剂。

苏羽没有任何犹豫,他用尽全身力气顶开背上的拳脚,然后用力拧开药剂瓶,混着玻璃渣子大口吞咽下去。

鲜红如血的药剂像是引子,彻底点燃了苏羽体内死寂的火山。

下一刻,再次踩在苏羽身上的三个大孩子突然感到一股巨力从脚底升起,紧接着三人就像被狂暴野猪顶到的猎人一样飞了起来,整个世界都天旋地转!

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倒在德诺身边的孩子就骇然看到,一身污痕,头发凌乱,眼底一片猩红的苏羽摇晃着站起身来,然后像一头豹子般凶猛地扑了上来!

啊——

空气中响起音量极大的惨嚎,扑过来的苏羽一拳砸在德诺的肋下,将他毫无反抗之力似地打倒在地,发出沉闷的响声,而他赤红的眼睛像是流淌着燃火的鲜血,看上去狰狞可怖,气势慑人,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

紧接着,苏羽骑到德诺的身上,坚定不移地将高高举起又落下的拳头印在同一个位置,每一拳下去,德诺嚎叫的凄惨程度就增加一分!

这一刻,在另外两个孩子眼中,苏羽像是突然获得了力量之神的赠予,而德诺胡乱挥舞反抗的手臂简直弱小得像个小鸡仔!

很快,他们就听到了肋骨断裂的声音,而德诺的嚎叫也已经撕裂到沙哑变形。

两个瘫倒在地的大孩子彻底被吓傻了,哭哭啼啼地开始求饶,但苏羽就像一台被下了执行命令的冷酷机器,沉重的拳头依然保持着同一个姿势,落下时发出沉闷的声音,连频率都固定不变。

编后语:关于《《阴影公爵》——公子光浩》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惊喜连连,百万现金等你拿——大神棋牌游戏》,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