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衍生道之异校》——撸豆

发表时间:2018-11-09 20:43:56浏览:75次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铸剑之铁》: 失手的小偷》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衍生道之异校》——撸豆。 之前本站也有不少关于类似内容介绍:1.衍生品开发:中国动漫的新生意2.云之起源:《桃园》平民可衍生出无数种职业3.国内衍生品市场盗版成群 卓傲网支招企业正规授权

第一章,法师的抉择,

公历2011年2月2日,森乡村,傍晚,太阳刚落山,这个建立在高山深处的小村,渐渐变得平静,在外忙活劈材的,挑水的,杀猪的,都各自回到家中烧起火来,蒸煮大米和猪肉,为明天的春节做好准备,只有一家,迟迟没有升火,在一楼的窗户边,摆着张桌子,桌子的边上,放着两支毛笔和已经用到快完了的墨水。冷荷从椅子上站起来,看着天边的阳光渐渐暗淡,由于离市区非常远,没有接电到村里,晚上的村庄,如果没有月光,是看不到路的,趁着还有一点儿光线,冷荷拿起一个杆子,和两个50厘米深,直径35厘米的铁水桶,往村头的水源走去,身上的衣服和鞋子都是父亲留下的,也只有干活的时候才这么穿,长裤子,长外套,有时候戴着顶大帽子,像个侦探大叔,

尤冷荷,性别:女性,年龄:17岁,身高:169厘米,外貌:五官精致,身材丰满,肌肤白皙透粉,清澈明亮的大眼睛,总给人一种家乡梦幻的感觉。一头过肩的秀发,有点御姐的气质,但是个软妹纸,身世:富家千金,1994年2月1日出生,父母从大城市,入隐蔽乡村,3岁时父母逝去,六岁扶养自己的爷爷逝去,后受隔壁老奶奶的帮助至7岁,学会独立生活,至10年,现已17岁。有特殊癖好:喜爱弄鬼魂灵异一类的事,在家没事就一个人研究,不想告诉任何人,至8岁时候会使用一些法术,(第十章会讲到法术是什么)

“哎呦姑娘阿,快天黑了,再去等会不见路啦!”隔壁家的老奶奶坐在门口,一脸慈祥的说着。

“奶奶,我走得快,拿你桶来,我也帮你打吧”冷荷说着放下手中的杆子和桶,老奶奶嘴一列,笑道:“好,好,”随后从身后拿起水桶又说道:“衲,衲,拿三个你也拿得起?”

老奶奶已经不是一次问这话了,冷荷却没有一丝反感,然后答道:“拿得起,”,老奶奶笑着边把比冷荷的铁水桶大去了一圈的木水桶交给冷荷,边说道:“哎呦~,厉害啊,厉害啊,嘿嘿嘿,这小胳膊这么有力啊!”交给冷荷后,又说道:“去快点,桶勾起一点水,洗洗倒掉,赶紧装好,下一个又这样,装完赶紧回来,知道吗?”老奶奶唠叨着,冷荷嗯嗯两声,就走了。

走到水源处,天色已经暗淡,离家也有些远,冷荷赶紧装完,左肩挑着两个桶,右手拿着另一个水桶,一步步的走回去,等走到家的时候,只见老奶奶靠在自家门口的椅子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冷荷赶紧扔下水桶,顾不得水桶是否翻到在地上,杆子也框廊一声,砸在水桶上,跑向前喊道:“奶奶?!”,只见老奶奶缓慢睁开眼睛笑道:“哎呦!这么快就来啦?”但声音有些无力,看到奶奶没事,冷荷的心就算踏实了下来,回想起以前,爷爷就是这么走的,前会儿还乐呵着,突然就睡着了一样,这一睡,就再也没有睁开过眼,记得那曾经是六岁时候的事了。

水桶倒了一个,是老奶奶的水桶,但天色已经坚持不了再让冷荷去接一次水了,冷荷把自己水桶里的水,倒进了老奶奶的水桶里,自己便回家中,升起一点小火,空荡而又漆黑的屋子,唯有正在燃烧却无法填满屋内的一团火光,和正在火堆边静静坐着的自己,....当然,还有桌子,和毛笔,墨水,和已经因为放了很久而上了灰的放在屋子角落的几个小木凳子,冷荷把一切都打理得干干净净,除了那些凳子,从爷爷去世后,她从来都没有去碰过,一直以来,都只用自己现在坐的凳子,冷荷就那样,斜着脑袋靠在双腿之间,双目注视着凳子,清澈明亮的眼眸内映照着跳动的火光,静静的听着什么,仿佛爷爷在跟自己讲故事,但离自己有些远,听不清在讲着什么,冷荷只觉得...心里莫名酸酸的,只感觉...爷爷能离自己近些说就好....,冷荷拿着自己的凳子离开火坑旁边,到那堆凳子边坐下,脑袋埋进双腿间,双手环抱着双腿,仔细的听着.....但还是...好远........好远..

第二天,冷荷打算出门去走走,母亲也是个有钱人,买了好多漂亮名贵的衣服,挂满了衣柜,父母是富家人,这些都是爷爷告诉冷荷的,冷荷一般干活都穿父亲留下的,除了出门闲逛时候才会穿母亲的,母亲生前也是个大美人,即使身材非常苗条,但现在的冷荷穿着还是显大了一点,好好打扮一番后,便下楼出门,其实村里也就那几个人,这么穿,不是为了别的,只是觉得母亲就在自己身边,干活的时候,穿父亲的,那么就感觉父亲在身边,闲逛的时候,母亲在身边,冷荷就这么幻想着,一天天熬过来。平时总是坐在门口的奶奶,今天却不在了,冷荷心里很不安,这时,一个男孩从奶奶家里走出来,男孩楞住了,他用着怪异的眼神看着冷荷,两人四目相对,冷荷被盯得心里直发毛,赶紧扭过头,心想那应该是奶奶的孙子吧,去年过年时候没见着,奶奶家里的人很少回家,老伴走得快,就只剩老奶奶一个人,现在就成了和冷荷一起,一老一少做伴,今天你在我家,明天我去你家,门口都是对着的,没事就在门口闲聊,也教了冷荷不少拼音和汉子,以及历史,奶奶以前是***那时代的小学老师,后来为躲避日本鬼子也不做了,跟着大伙一起到着深山来。过了自辈子就好,鬼子也找不到这儿来,也不知道哪儿的消息,说是外面和平了,村里的人才开始陆续外出,每逢过年才回来。

冷荷没有理会她孙子,毕竟不熟,便自顾自的离开,

冷荷穿着母亲的高跟鞋,两双小脚丫没有挤满鞋子,走得有些吃力,冷荷刻意选的这件看上去很普通的暗红色衣服,其实在以前那是上千元的老古董了,换到现代,就是上万元,以为在村里,人们不会看衣服,应该不会说自己什么,至于自己是怎么知道的,只听隔壁奶奶说过这么一句话:你妈妈没有哪件衣服是低于一千的。至于出个门逛逛,也要穿那么好,还好好打扮,这真不是为了炫耀,村里也就那几个老人,也没谁会看的,冷荷只是有那么一层心境,说穿了就是穿给自己看的,打扮好去面对这世界,也试着通过这种方式去了解母亲,

但无奈有几个老头还是会认的,那衣服,拿去卖了够大吃大喝十几顿了,但老头们也没想她什么坏事,而那些后辈们,常年在外打工,家都不知道回,也不懂什么,只知道咱村有个美女,不知道哪个兄弟从外面带来的媳妇,那叫个瞎嫉妒,人家才刚上17没三天,搞了半天才知道,是自家村的姑娘。

正是大年间,村里回来的打工仔红头发绿头发热闹得很,他们管那叫杀马特,冷荷走了差不多一分钟这样,到了村子中间,泥路比较平,不知道哪串出来的一个绿头发的男子,蹦跶到冷荷面前,就是一个倒地,冷荷一惊,以为他受伤了,刚想去扶起来,没想到那娃蹦迪起来,就是一顿乱舞,随后其他的杀马特也跳起来,鞭炮响起,场面极为震撼,没想到这当年的平静小村,会被这些五彩斑斓的杀马特弄得这么热闹,冷荷很开心,暂时忘却了孤独,和心里的不安。

中午大家都热闹的吃饭,冷荷随意跟大家吃了两口便做了一下礼节,回到家,一直坐在门口,等阿,等,奶奶还没出来,冷荷有些心慌,这时,里面走出来一个中年男子,皱着眉头紧闭着嘴巴,低着头走过冷荷面前,奶奶跟在身后,缓慢走出来,同时右手边着比划边说道:“这瓜娃仔,去外面十年现在才来”看到奶奶冷荷打起精神来,喊道:“奶奶?!”奶奶望了一眼冷荷,叹了口气,冷荷明白,以前和奶奶聊天时候,奶奶常常说他那不孝子,从来不回家,冷荷心想,这下他儿子有的受了,但奶奶似乎也没说什么,就唠叨一顿了,也不至于那表情吧。或许是因为冷荷和老人在一起久了,经常都是老人们那年代的故事,自己的性格也跟个老人没多少区别了,所以也跟着叹了口气,看着奶奶儿子的背影,心里叹道:这孩子,唉。

如果人无法改变环境,那么环境,终究会改变人。

晚上,村里的人在一片非常宽广的泥土中央点燃大火,全村人围绕在一起,黄色明亮的火光基本映照在每个人的脸颊上,显得老黄土气,只有几个小孩坐在一起,背对着大火堆看手机,几个年轻人在火堆旁边烧烤着肉,拿起外面买来的料边烤边撒在半熟的肉上,那叫个十里飘香,冷荷同奶奶坐在人群外围,在老奶奶的右边,两人聊着聊着,奶奶忽然说起了冷荷的家世,老奶奶眼眸很深邃,两颗眼珠像黑夜中的镜子一样印着远处的火苗。

“当年,村里人刚建房子那会,大伙是一起住一块的,不容易啊,有钱那家,也就带了一块手表,咱们天天盼着他看时间,后来,手表没油了,咱们也就不知道时间了,谁也没去记是多少号了,不知道这年什么时候到,又是到什么节,只怕鬼子找到这儿来,哪有心思去过节呀”奶奶叹了口气,又继续说道:“不知道多久了,咋们村的小伙和姑娘都老了,这孙子也有了,村里也留不住这些小辈,个个都出去,就没有回来,咱们这些后辈,担心得很,两次冬气后,娃们才回来,你爹娘这时也跟来了,看他们的衣服,我们怕是鬼子派来的查使,就个个抄家伙,叫个人去打量打量,娃们出来解释,”奶奶一笑,又说道:“看到娃们好好的,我们后辈也就放心了,娃们说外面都不打仗了,你爹娘是大豪门家,听娃们说这地方不着人烟,这会就先来看看,合适就回去拿东西,到我们这儿住,这里面人衲,总想往外跑,这外头人衲,又想往里面跑,唉....”奶奶摇摇头,又继续说道:“你爹娘啥没有,就钱多,说让我们村里人帮搭房子,给钱,呵!咋们村都这头人了,还要什么钱?就跟你爹娘说,房子咱们给弄好,就放我家边,门口对着,以后就是亲戚了,钱不要,要回头给村里带牲口,衣布,越多越好。”奶奶的手开始边比划边说道:“才有了这狗啊,鸡啊,牛啊,以前那些,都吃光了,不容易啊,后来几年,你就出生了,你爹娘还在路边捡了个老头,那老头是整天装神弄鬼,一踏糊涂,倒是人挺好,若不是你爹娘不嫌弃,他现在不知道在哪成一堆白骨了,”。

老奶奶说到老头的时候,眼睛里仿佛看到了什么别的东西,呆住了,几秒后,牵起冷荷的手,平静的说道:“我们这辈人,没什么好求的了,只求你们这些后辈能平平安安的,那老头子,会算命,早就告诉你爹娘了,你爹娘知道,唉,这事就不说了,他们阿,给你留了一笔钱,我们也不知道多少,应该够你去外头弄些买卖,找户好人家,嫁了,看我们这些不成器的孙子,哪配得上你阿,可别把一辈子,丢这小地方啦,你现在长大了,也就告诉你吧,你家的那笔钱,在你床单下面,去看看吧,说是一张卡,我儿子也有一张卡,他说要到银行去弄密码,这些你先别和他们学,你要出去,就找我孙子,等熟悉了外面,再用也不迟”。显然,老奶奶对冷荷还是很关心她的未来,或许是因为一起相伴太久,也就成老奶奶的亲孙女一般了,

“我不走...”冷荷坚定的说,老奶奶又说道:“外面现在都不知道变化得怎样了,听说可好玩了,你是在这山里生的,可从来没见过世面,他们还天天拿着个小盒子,里面还有人在说话,可有趣儿了,村里的人一个个都争着出去,还有那叫什么电梯,梯子自己会动,你也该到外面去看看,实在不喜欢,再回来也好阿。”。

冷荷摇摇头,老奶奶无奈一笑:“衲啊?这你都不去,外面还有各种颜色的糖果,你看,”老奶奶从包里拿出几颗拇指大的糖,绿色黄色红色白色,都有,伸出手递给冷荷,冷荷看了几眼,扭头到另一边去,老奶奶咯咯笑起来,拿冷荷没办法。

冷荷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未来又该去哪里,只是太过遥远罢了,至于奶奶说的外面的世界,冷荷想都没想,果断拒绝。

“荷啊,你给奶奶说说,为什么不想出去?”奶奶怕冷荷心里有结,过不去,得被这结把一辈子给锁在这落后的村里了。冷荷望着正在燃烧的火苗,想了想,勉强挤出一句话:“现在的我......还小,”。

“这是谁阿?妹纸你哪里人?”一个青年手里拿着肉串在冷荷面前说到,由于环境很热闹,很吵,不是像冷荷和老奶奶一样挨着很近说话,是听不清楚的,因此青年的声音放大了很多,

“这是冷荷!”奶奶也大声说道,

“哦!!是冷荷阿!咋哟!好久没回家都不认识啦!我是户江!还记得我不!小时候我们抓鱼,你在岸边都不敢下河!坐在石头上!哈哈哈”青年大声说道,有几番嘲笑的语气。

“嗯嗯,”冷荷应着,心里呵呵道:谁要和你们抓鱼,老想叫我脱衣服下水,当时才七岁,也是知道害羞的,而且都不会游泳,还好我没照做。

“哎呀!今年跟我们哥们出去,带你玩,怎么样?”青年说道,满脸葫芦里卖药的表情。户江要比冷荷大五岁。在村里诡计也是最多的。

“还叫冷荷跟你,你去了那么久又没钱回家来给你爷爷!你讲讲,你出去三年到现在还剩多少回来!”奶奶凶道,也知道户江是个满脑子鬼点子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要冷荷跟他出去,岂不是遭殃了。

“哎哟喂!奶唉!这话说得,没钱再找嘛!外面那么好玩,再不玩玩,就老啦!抓紧时间多玩一点!”户江为自己辩解道。

“玩玩玩,都22岁了,还玩!都快成家了!有老婆了没有!”奶奶问道。

“明年就有啦!马上,”户江继续道,完全像个骗子在应付人。

“哦!还马上阿,二十多岁的人了!”奶奶回道。

“唉唉唉!户江!过来!烤肉呢你去聊天,快点过来!”远处一个女子喊道,看上去也是二十来岁。

“来啦来啦!”户江应道,多看了几眼冷荷,就走了。

冷荷不好这类型的玩乐,多陪陪奶奶几小时,便自个回屋去睡了,由于屋子内一片黑暗,冷荷只能摸黑,凭记忆去走。

深夜,黑暗的房间里,冷荷在梦中,

“三公主?三公主?”一个冰冷且富有生命的声音,在喊着。“你是谁?”冷荷问道,但眼前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那声音没有回应冷荷,继续说道:“三公主,它们来了,”冷荷内心坚定,只觉得自己要做什么,但始终眼前一片黑暗,渐渐的,她感觉周围莫名涌上恐惧,而那些恐惧不是在内心,是实质的,像水一样,向冷荷扑来,冷荷感觉到自己在一个透明的球内,像是个空心玻璃球,那液体直接包裹住玻璃球,冷荷什么都看不到,但直觉告诉她,那是血,成千上万无数生命的血,甚至还有骷髅头贴在玻璃球外,来势凶猛,仿佛与冷荷有着深仇大恨,恨不得把冷荷撕碎,突然,周围的一切情绪,物质,一瞬间消失,连同保护冷荷的透明的空心玻璃球,也随着周围的一切消失了,只留下浩瀚的星河,耀眼美丽,又平静,而自己正处于宇宙中。

冷荷睁开眼的时候,窗外已经流入了淡蓝色的光泽,天亮了。

她不知道这梦境寓意着什么,是自己心境的波动吧,因为自己一直想知道宇宙中,是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有很多星球,而且还是各种各各样的,很美丽,但也可能是自己的法术导致的影响,冷荷下楼烧水,趁着水还没烧开,来到水源处,正接水的时候,有一只白色的小狗在蹭着冷荷的脚,眼睛呈淡蓝色,体型看上去,大概有两个月大了,冷荷将杆子穿过两个水桶的上的线,挑起来,小狗一直跟着冷荷又跳又跑,冷荷没有去理会小狗,心想应该是哪家的狗跑出来乱串了,没多想,就回去,

回到家,冷荷坐在桌子上,看着桌子上的一个泛黄的大本子,很厚,一直思考这件事,一方面不想参与外界一切事情,无论好不好,目前的生活对自己来说是已经好得不能再好了,但,很多事物,不是等来的,也不是想来的,而是去实践得来的,真不能在这深山里待一辈子,然后什么都无法改变,但想得到的,太过遥远,真的行吗,冷荷将厚厚的大本子打开到其中一页,那一页是黑色的,什么文字也没有,这是冷荷从会法术的那刻起,感觉到的异样,总觉得,世界末日快到了,之后,把所知道的画出来,最后是一片漆黑,想着,然后手一松开,本子漂浮起来,想了想,暗暗决定道:好,那就去吧,顺便去调查天变的事情,或许外面的世界,真的有我想要的。

小狗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进屋,一直蹭着冷荷的脚,

冷荷到门口坐着,奶奶也在门口,两人聊起来,冷荷告诉奶奶,自己决定出去了,奶奶一听,很是喜欢,告诉冷荷过年要回来,不能贪玩,不要随便信别人的话,找男人,也要等到20多岁再找,奶奶能唠叨的,都唠叨了,语气中满是担心,再了问了冷荷本来不想去,现在为什么又改变主意要出去了,冷荷想了个借口,说自己想着想着就想出去了,冷荷不会沉默盲听,话比奶奶还多,比唠叨,比烦人,冷荷也是第一,说得口干舌燥,进屋了喝口水,出来继续说,话题像山一样一堆一堆说不完,

“这狗哪里来的?”奶奶问,

“不知道阿,可能是别人家的吧,”冷荷说道,

“我们村没有这种狗阿,眼睛还是绿的,哪有这种狗,”奶奶摸不着头脑的说着,

“您们怎么老是把蓝色叫成绿色,下面家的爷爷也一样,”冷荷看了看狗的眼睛然后慢慢回答道。

冷荷和奶奶说话,最怕的是她老人家迷糊,说一以为是二,说二以为是三,但奶奶自己说的话她自己就不糊涂了,

晚上,家家户户都在喝酒吃肉,想和奶奶一起,但又不熟奶奶家里的人,只能在门外坐着,这时奶奶家的狗从门口串了出来,它叫老黄,身后还跟着几只狗仔,非常可爱,一团一团的,翻上门槛,然后从门槛上滚到地上,翻个身又起来,

这时,奶奶也跟了出来,用手驱赶狗仔,然后对着冷荷说:“来啦,进去吃饭啦,快快,”奶奶拉着冷荷的手,冷荷有些轻微的反抗,毕竟只有奶奶的时候,她可以当自己家一样进出,已经习惯了,但现在来了陌生人,不免有些害羞,冷荷的动作有些僵硬,微红着脸,被奶奶牵进去,里面嘻嘻哈哈,你吼我接的声音响亮,突然,一个老人叫道:“唉!荷也来啦,来来来,到那里坐,”他指着右边的一群和冷荷年龄相仿的孩子,站起来又继续说:“你先去坐,我去找筷子给你啊!”,奶奶拉着冷荷的手到那群孩子面前坐下,给孩子们介绍道:“这是谁,你们认识不?”奶奶眯着眼睛笑着,大家都摇摇头,奶奶又说道:“这是荷,你们出去这么久都不认识了,那时候你们才几岁,”桌子上全是鱼肉拌菜,冷荷不食肉和荤,只食清素,所以只能骗骗大家自己吃过了,就吃几口饭,其余时间都在聊天,傍边一个看上去16的女孩对着一个看起来也有16岁的男孩喊道:“你刚才不是跳多了嘛,现在怎么不说话啦?”那男孩答道:“哎呀,吃饭这里说那些!”,冷荷很快融入集体里,大家知道冷荷的身世,心里有数,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也就聊聊村外的世界,怎么怎么样。

年出后,大家又陆续外出,冷荷准备第二天早上就走,提前跟奶奶说了声,老人难免爱唠叨,问这问那,问她怎么又想出去了,总之能问的都不会漏掉,问完了又继续唠叨几句。冷荷打算今晚洗澡,家里是有个热水器,但那些科技到了村子里就不管用了,想象是美好的,世外桃源一样的生活,现实就是不一样,最终变成了浪费,后来.....家里也没人再用了,什么电灯泡,热水器,黑白电视机,爷爷闲得无聊的时候,都会教冷荷用这些已经坏掉了的东西,算是教冷荷最后一些有用的,以后冷荷要是出去了,也不会是个一听三不懂的人,那可被人嘲笑。毕竟冷荷的爷爷认为,现实社会,大部分人可不会在意你的原因,尤其是故意针对你的人,只看你的结果,以此来打击你,看得出爷爷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第二天,晚上,太阳快落山了,奶奶坐在门口,想着以前冷荷还在的时候,总是坐在门口和自己说话,现在抬头一看,冷荷家的门紧紧的关着,上面挂着一把锁。

撸豆说

建议喜欢了解主角的,别跳过这章,因为这章全部都是用来描写主角的生活与心性的章节,

第二章,灵车送来的友人,

2011年2月18号,晨曦,淡蓝明亮的光,遍布了空气,冷荷背着大背包,在人群的后面跟着,一丝丝清晨清新的冷气,转入冷荷温暖的肺部,冷却了因为走得太累而导致身体内部产生的热量,深山内的森林里,凝结的露水,在长长的竹叶头上,慢慢聚集,由于太累的原因,冷荷用手去扶着竹根,背包很重,所以有些力度,随着叶子一晃,一颗颗冰凉的露水像珍珠一样砸在冷荷左手的虎口边上和手腕上,然后散开,随后踏哒踏哒的砸在衣服上和身后的背包,要走到马路,赶上班车,就得在中午两点半左右到马路边等,所以一大早六点钟就起来了,走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

“我帮你拿吧”户江也就是一个1米X1米X0.3米的旅行箱,有空余的手,想借此来搭讪冷荷,实际当然不可能拿两个,他算准了冷荷会拒接,

“好呀,”冷荷笑道,将包递给了户江,

看着有自己旅行箱两倍大的户江顿时脸都变了,但无奈自己说的话,也找不到什么借口了,收也收不回,犹豫了一下,最终决定帮冷荷拿,反正看冷荷脸色挺好看的,应该不重,看其它女的,脸都红得像关公,豆大的汗寖透了衣服,刚刚这么想,接过冷荷的背包时候,顿时被背包的重量拉住被迫弯下腰,户江一脸懵逼的说道:“卧槽,这里面装的什么,”。

“衣服,”冷荷继续道:“你行不行,”

“哎呦不行了不行了,太重了,”户江心里暗暗惊讶道:这尼玛装的全是石头吧,然后说道:“你怎么扛得起来,”户江上下打量着冷荷,怎么看都不像肌肉女啊,

“...”冷荷没说什么,单手拿起来,背在身后,自顾自的走着,

因为森林并没有开路的缘故,大家只能摸着走,有些人并没有带行李回家,只是买了些被窝回家给自己和老人睡,在外头也有房子,混得好的人,都空着手,仅仅带几瓶水,有些也没有回家,少,小,大,四十多个人在森林里从上往下看,像蚂蚁搬家一样,排着队扛着东西,没带东西的人都被所谓的道德绑架给绑去前面开路去了,

哈?为什么?你什么东西都不拿,好意思让我们这些拿东西重得要死的人帮你一个闲着的人开路?四十多个人的鄙视,你不干我们就用眼神让你不舒服,说话也要时不时带点刺来刺你,别想舒服的走,这就是道德绑架,不过也不是全部人都那么想,只有少数几个人已经那么做了,

户江一直说话不停,不断找话题,但说来说去就那几个。因为树木太多的原故而且不能瞎走,所以只能排队,冷荷让沪江上前去,吵得要死。

终于在中午大概两点左右,众人到了马路,一辆大班车靠在路边,只能上四十六个人,刚好把在最后面的冷荷留下了,司机说查车,真的没办法,而冷荷是不能去了,只能留下来,等明年了,或者到晚上看看,还有没有顺路车。

村里几个大人都跟司机讲,好几个声音在交杂着,最终只能安慰冷荷,等下一辆班车,话是这么说的,可有没有车先不说,现在要回去,起码也是晚上九点半到家,但几乎人人都为自己,谁还顾得了冷荷,司机也急着走,在几秒的犹豫下,车门就那样无情的关上,机器运作的声音响起,轮子开始转动,也就七八秒的时间,车子从开始的车尾发出的声音,直到最后从冷荷的视线中消失,顿时一切安静得出奇,也没有风声,冷荷只感觉此刻无依无靠,没有任何人会负责什么,背后的背包开始变得沉重,冷荷把背包放下,坐在背包上,....

我得现在就回去,冷荷这么想着,因为她有一种感觉,黑暗即将来临,而不会再有什么车来了,

此时的冷荷觉得,如果能走在前面的话,应该就能上车了,可是,如果自己上车了,是不是就得有一个人和自己一样,得留下来。

冷荷休息了几分钟,预算了一下,之前是走走停停的,太阳到了正中,如果现在是跑回去的话,应该能节约一半的时间,根据记忆,应该能找到回家的路,如果走错,就往高处走,然后就可以看清地形,就这么定了,

冷荷拿起背包,就往回跑,因为在家经常跳水,加上法术需要体能才能继续练下去的原因,所以在家经常练习的自己,体能是正常人的两倍,加上法术的力量,能减轻背包和自己的重量,也就是反引力原理,但消耗的精神力实在太多,不能连续使用太久,冷荷再用两秒的时间规划着:精神消耗一半,停下休息,体能消耗一半,停下来休息。想到这里的同时,右脚使力,直接跳到了六米高的一棵树边,双脚一蹬,又跳到另一棵树边上,连续了十棵树后,冷荷将背包放下,坐在上面,精神消耗了百分之二十五,法术消耗了百分之七十,体力消耗了百分之三十,冷荷心想:如果法术能再多一点就好,恢复法术,与恢复体力不同,只能静下来缓缓恢复,或者在全心身自由的情况下,可以无限过量恢复,与心境有关,而体力的恢复,只能等待,冷荷还有体力,休息了几秒,便重新背起背包,继续走,这次不能飞一样的跑了,才刚刚想走,天上就打了声巨响!随后渐渐昏暗,

框廊!——蓬朗!——啪!马路的方向传来了很大的声音,像是钢铁碰撞发出来的,

冷荷不敢贸然过去,但直觉告诉冷荷,有人需要帮助,冷荷闭上眼睛,时深时浅的呼吸,周围的力量不断聚集在冷荷全身,不一会,法术便恢复了,多亏了这天突然大风起作,否则很难恢复法术。

恢复后的冷荷往原来的地方走,几分钟后,便看到了马路,有一辆黑色的车,像棺材一样,倒在了马路边,冷荷赶紧放下背包,躲在一棵树后面,直觉告诉冷荷,不能乱来,先收取信息,再做决定,先保护好自己才是优先的选择,

此时的车内,

“操,”雨天右边的腰部被撞伤,拼命爬出车外,此时的车内,每一个坐位包括驾驶座和副驾驶座都有一张小纸,仔细看,那是纸剪的小人,红的绿的黄的,各种各样,看那嘴型,好像在开着嘴巴大笑,

林雨天,性别:男,年龄:16岁,身高:166厘米,长相很美,一张弱受基佬脸,谁看谁舒服,刘海头,较浓的眉毛,有几分刚正的气质,身材适中,表面看着,有一种主角即视感,性格多变,身份:1995年6月1日出生,阴阳者,会使用阴阳法里小部分的能力,

“我了个大草,”雨天爬出了车外,只见眼前的车辆是纸做的,里面除了纸人外,就没有其他人,天色突然变得异常昏暗,仿佛有一只巨大的怪物笼罩着天空上方,遮住了光线,只有借助天边那没有被盖住的细小的发出来的微弱的光,才可以勉强看到眼前的事物,雨天感觉到这风中蕴含着巨大的力量和能量,周围的树木被吹得沙沙作响,弯倒一片,但有一个地方,传来了淡蓝核色的力量,在远处的一棵树后面,雨天心想:是妖精吗?不对,是神?也不对,不如说是单纯的灵力,有些似曾相识,这味道,好香,好纯净的力量。

雨天盘腿坐下,心里默念道:阴阳法,恢复,

随后,雨天的右腰部渐渐恢复,大概十九二十秒后,雨天摸了摸伤口,已经完全恢复了,也不知道刚才的伤口多大,但右腰全是血,当时特别疼,恢复时感觉有拇指大小,可能是错觉吧,雨天想着,然后朝着大概十多米远的一棵树后面,也就是冷荷所在的地方,大声喊道,“喂,出来吧,我已经知道你在那里了,”刚喊完,雨天就想,该不会什么都没有吧,那岂不是自己尴尬了,

冷荷没有动,之前早就透过大黑车的窗户看过了,整个车,只有那男孩一个人,雨天慢慢走向冷荷所在的那棵树后面,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心想:会是什么?好尴尬的感觉,要是对方是个人还好装逼一发,但如果是什么奇葩,就不好说了,会不会把我吓死,

雨天已经走到树根前,树根后面就是那股力量了,好熟悉的力量,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雨天想着,慢慢向左边移动,突然一具骷髅出现在雨天面前!骷髅的眼睛还粘着眼珠子死死的盯着雨天!并且跳起来!白森森的骨头上面还粘着肉,流着血!像是被人割掉了皮肉还没割完一样!

“啊啊啊啊呀!妈耶!”雨天大叫一声,吓得浑身一颤!整个身体凉了一大半,眼泪都飞出来了,心脏好像都跳出去了一样!双脚一软,瘫在地上,浑身想动又动不了!连话都说不出来,忽然,那具骷髅渐渐恢复肉质,映入眼睛的是一个很美的少女,简直是游戏宣传片里的女神级别,但穿着一件很大的外套,和老土的裤子,颜值与服装差个一百八十度的感觉,

“刺不刺激,”冷荷慢慢说道,

雨天恢复了行动,连忙问道:“你是谁?”

“你不怕我?”冷荷觉得奇怪,是个人都被吓傻了吧,应该是赶紧跑才对,怎么还问起来了,

“我差点吓炸胆了,你是鬼还是妖?”雨天抱怨着,但只有内心很美的力量,才会很香,所以,对方不会是什么恶灵,也就无所谓的问问了,但刚才的确差点吓晕,虽然本来就是神鬼这方面的人,但突然来个骷髅什么的还会动,无论是谁都会被吓到吧,

“....”冷荷一脸无趣的看着眼前的男孩,长得还挺帅,不过浪费了自己制作的幻觉,都没被吓跑。然后说道:“我是人,”

“我靠人??”雨天一脸蒙蔽,

“嗯,”冷荷回到树根边,坐在背包上,

“那刚才....你..怎么做到的?骨头都漏出来了,还恢复成.....人了”雨天一脸不解,这特么妖怪跟自己瞎扯起来了?吃人前还要玩点花样?

“这是秘密,”冷荷甜甜一笑说道,

这一笑,雨天彻底被迷住了,好可爱,但...是个骷髅妖?还是什么,雨天似乎真的有点被吓傻了,

“你在这干嘛,还有你吓我干嘛?这是什么地方?”雨天虽然这么问着,但不计较冷荷吓自己,而且换是其他人也一样不会去计较,

“这里是森林,我准备坐车去市区里,”冷荷答道,然后低头道歉道:“对不起....我...”冷荷出于保护自己,下意识的给雨天制作幻觉,但想想,是不是有点过了,

“好了好了,行了,我叫林雨天,你呢?”雨天没等冷荷道歉,打断问道,雨天觉得,无论是人是鬼还是妖,无论对方真面目是什么样,长得如何,都很喜欢和这些有特殊能力的生命交朋友,只要是正道就行,

“我叫尤冷荷,”冷荷答道,

“你去市区干嘛?回家吗?”雨天又问,

“我家....嗯...嗯...你...怎么来这里的?”冷荷回答道,暂时不能告诉他有关自己的信息,毕竟还未确定对方是什么来历,会不会对自己以及村里的人有危险,

“我收到一封信,邀请我去学校来着,后来坐车,就到了这里,我做了辆灵车,一开始的确是正常的车子,后来一睡,就到这里来了,”雨天解释道,

“...”冷荷看了看雨天,好像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身体内有一股互相平衡的力量,而且也没有什么大碍,不需要帮助,然后就说道:“你现在怎么打算,”,

“不知道,我猜在这附近,应该有那所学校,现在需要找到它”雨天边想边说着,心想,那个邀请我的学校,一定有问题,

“学校有那么重要吗?你都受伤了,”冷荷说着,以生命为优先,其它的,一切都不重要,这是冷荷的逻辑,

“有,以后跟你说,”雨天一时半会解释不清楚,先简单说说,然后站起来,望了会阴沉的天空,然后说道:“要下大雨了,玛德比,我没带伞,”,

“...”冷荷看了看四周,然后说道:“找棵树躲起来吧,”

“我擦,666,躲树下...”雨天刚想说躲树下找死啊,天空突然闪过一道强光,照亮了整片森林!然后又恢复阴沉,接着像有人在天上放了七八颗巨型鱼雷一样,克隆隆——克隆隆隆!!巨大的声响穿刺着两人的耳膜,仿佛震荡了空气中的每一个原子,世界也为其颠覆一般,

冷荷已经用手捂住耳朵做好准备了,雷声一过,又放开,笑眯眯的,

“我了个擦擦,”雨天惊叹第一次听到这么大的雷声,然后继续说道:“别搞笑了,你的科学是语文老师教的吗?躲树下要被雷劈的,”雨天看了看马路边,那已经被吹走了的灵车,一脸无奈,但也见怪不怪,毕竟自己本来就是这方面的大神,眼前空旷的地方应该可以避免被雷劈,然后对冷荷说道:“走!快!去那里!”

“噢...”冷荷心想:木属生,生带光火性,的确会引天上那光,但如果在一群树中,最矮的那棵,同时远离最高的那棵,就会没有事的,还能躲雨,但没实验过,只是个理论,而眼前这个男孩....叫林雨天吧,他选择的空旷地区,是可以把树当做导引,从而避免天上那光,是一个很好的位置,好像叫雷,以前奶奶也有提到过,没多少在意,据说骂老人,踩饭,浪费饭,就会被照入到身体里,就会变成烤肉...,

想到这些,冷荷只花了三秒时间,大脑运行非常快,

马路边,这是唯一空出来的地方,不大,也就25平方米左右,距离冷荷所在的那棵树有二十米的距离,

刚到路中间,一条条半透明的线划过雨天面前,只感觉有什么落在自己头发上,啪啦啪啦的声音就从地面传来,仅仅两秒的时间,雨天全身已经湿淋淋了,

“这哪里是雨啊”雨天大喊着,怕冷荷听不见,然后又喊道:“这是泼水节吧,卧槽,”

冷荷没回话,已经到马路边了,背着大背包,但雨却从一边划过,好像有一把无形的伞在撑着,把背包放下,就坐在上面,雨天没太在意这一现象,而且雨实在太大,也没有太多光亮,天空简直黑压压的像下午快接近夜晚时候的乌云一样,所以就没发现冷荷其实根本没被雨淋到,

“爽!”雨天叫喊着“从来没感受到这么大的雨!”话虽然这么说着,自己已经快被从右边吹来的狂风吹得快飞起,暴雨加狂风,地面此时的景象就像一个巨人拿着地毯在不断上下起伏的摆弄着,一层一层的波浪,在雨天面前从右往左飞速冲过!源源不断,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雨天的身子也被风吹得被迫摆动,就像在大海上一般,

就这样持续了几分钟后,雨变小,风也停了,但天空还是黑压压的,雨天用手抹掉了头发和脸上的水,睁开眼看着眼前的一切,顿时目瞪口呆,像被什么妖术定身了一样,傻愣愣的站着,一动不动,

眼前是一片巨大的树木,身后也是,周围全都是,雨天提高了警惕,然后自顾自的说道:“该来的,还是来了吗,”

“你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吗?”雨天问冷荷,

“我们不在原来的世界了,”冷荷简单的回答道,

“你怎么知道?”雨天继续问,

“世代表时间,也就是变量,界代表限度,也就是空间,而世界一般广指时间与空间,我能感觉到时间与空间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所以,可以认为是处于不同的世界了,”冷荷慢悠悠的回答着,对她来说,在哪里,发生什么,这毫无意义,只要能安全,能有吃的,能有住的,就好,所以此刻冷荷才边慢慢的说,边想着去哪找吃的,今晚又住哪里,

“这....说得好有理,虽然科学的来讲,时间是不存在的,那现在我们怎么办,”雨天不知道干嘛,瞬间失去了方向,

“找吃的,我饿了,”冷荷说话的同时,也环顾四周,因为树木很高大,也没有什么路,没法看到很远的地方,但可以判断左边的方向最亮,背起背包,然后自己往最亮的那边走,

雨天跟上去,感觉冷荷很有一丝清冷,心里暗暗想道:这个女性,并不像自己原来所在的学校和社会一样,身边美女也是有,都会主动上前来搭讪,然后想办法接近,问七问八的,给人毫无主见的感觉,简直就像动物,想到这,雨天暗叹一声。

“啊.........嘁!!”才刚这么想,雨天打了个大喷嚏,心想:以前也这么说过身边的人,得罪了不少,肯定又有什么人在背后对我有意见,去宣传我的话,并说我是智障玩意了,雨天摇摇头,然后对冷荷问道:“我们要去哪,”

“找吃的,”冷荷只简单的回答,

“能交个朋友吗?”雨天问,同时也发现了冷荷的衣服和头发根本没有湿,但这也是她的特殊能力吧,雨天这么想着,所以不会去问冷荷为什么你的头发不湿,这种话,那样显得自己很傻,跟动画里的猪脚们没什么区别,反正以后会慢慢知道的,

“你所谓的朋友是什么?”冷荷问道,

“互相帮助,互相照顾,在一起做伴的朋友,”雨天想着,又继续解释道:“总感觉,在哪里见过你,而且认识了很久,所以想和你做朋友,”

“....”冷荷转过身,然后认真的说道:“这样的话,你所谓的这种朋友,并非说是就是,需要经过时间的考验,知道吗,”

“我也这么认为,我会去证明,我是值得你信任的,”雨天说道,想了想,又问:“你几岁了?”雨天知道,问女性年龄,是很不礼貌的,但如果是真心交朋友,就得把最真实的自己展现出来,否则两人不合适,又何必强求?

“17岁,”冷荷答道,似乎很乐意告诉雨天年龄,当然,也不知道有什么好隐瞒的,

“那我比你小一岁,我16,”雨天答道,

冷荷没有太在意雨天,专心的找着,终于找到一个小平地,放下背包,然后找食物存放,而且一直用法术来避雨,不但消耗精神,也很累,先建立个躲雨的小屋子就好,

“.....”看到冷荷停下,雨天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冷荷,看着她的背影,看着她做事,

冷荷闻到了一点气息,暗道:是六道瓜的气息,以前只是想象那种瓜的存在,后来村里的人真拿来了几个,我拿种子到菜地里栽种了很多,都没长出来,

“你在找什么,我帮你一起找吧,”看到冷荷在附近左看右看,雨天想帮忙,

“我在找六道瓜,”冷荷简单的回答,

“啥?什么?”雨天眉头一皱,愣了一下,心想那是什么鬼?

“找到了,”冷荷顺着瓜藤看了一下,确定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后,便双手摘下,是椭圆形的,大概在33厘米左右长,直径22厘米宽,

“这....特么不就是西瓜吗?!”雨天拉长着嘴巴,傻愣愣的看着,都开始怀疑自己的眼睛了,看着冷荷抱着西瓜,一脸满足的样子,雨天心想:这特么就是六道瓜?

“呃...那个...冷荷...这个...为什么叫六道瓜,”雨天不想丢丑,还是先问问比较好,

“里面有六线纹均分布,所以我这么叫它,而且西瓜里也有一定的形状上的原理,”冷荷慢慢答着,

“嗦嘎斯耐...”雨天无奈,这都什么跟什么,不会是中二病吧,妖精也会中二?但她说她是人来着,但人怎么可以脱离骨肉又给长回去的?一定不是人类!雨天还在懵逼中,

冷荷捡起一个树枝,捅了几下西瓜,确定里面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只是单纯的西瓜后,用手伸入被捅破了一点洞的西瓜往两边拉开,里面没有像以前吃的时候看到的红色,而是淡绿色的,而且有很多孔,冷荷嘟起嘴一脸委屈,直觉告诉她,这不能吃,

刚刚这么想,雨天就上前手一挖,一把抓进嘴里,冷荷一惊,万一有有毒怎么办,刚想阻止雨天不要吞进去,没想到雨天顿时吐出来,然后说道:“这是苦瓜吧,好硬,呸,呸,呸,”

“....都没吃的了,”冷荷看着眼前的西瓜,眼角的余光,不经意的.....注意到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像墙壁...,大概离原地有五十米左右这样,冷荷想了想,就站起来往那边走,这次没有拿背包,因为需要探一下那里的情况,总不能扛着个重重的大包去探吧,而且雨也停了,背包不会被淋湿的,

“…………”雨天不说话,也跟了过去,

没两分钟,两人便走到了那黑乎乎的东西面前,是一扇巨大的门,两边都是树木,门本身有十米高,更夸张的是,门内有一圈非常长和大的操场,操场内有一座巨型的大厦,目观来算,长1000多米,宽700多米的样子,高估计是2000多米,还不止,

“尼玛...啊...”雨天呆呆的站在原地,今天都遇到的什么?然后马上缓过来,心想:难不成...这就是那所邀请我的学校?害我受伤,皮肉之苦,必将报之!雨天心想着,

这时候,有一个老头走出来,看上去很慈祥,

“孩子们..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老头对两人喊道,但却在冷荷的身上多看了几眼,当然跟户江不同,户江是看美女的眼神,但老头是发现了什么,

“你是谁?”雨天问,

“我啊!就是个糟老头,是这里的校长,”老天背对着两人,然后说道:“跟我来吧,”说完便在前面走路,

雨天顿时憋屈了起来,看在对方是老人的份上,就不暴打一顿了,但索取补偿是一定的,想着,雨天就跟了进去,感觉不到老头有什么力量,只是单纯的一个人类,便放心了,还不断的向老头提问有关这一切的事因,老头也耐心的回答着,冷荷跟在雨天后面,离雨天有七米左右远,感知着六米远一点远的空间变化,这是冷荷所能感知到的范围极限,但这只是单向感知,如果要做到360度全方位感知,冷荷最多能做到两米范围内,也就是以自己为中心2米半径的圆形空间范围内,但冷荷没发现什么,

三人走到里面,空荡荡的,非常安静,操场有一百米宽,到了大厦边,第一层楼外,在门边就已经听到了嘈杂的声音,打开门,就是1.25米X2.5米那种门,看起来像后门,刚刚进去,一群人在喧闹的跳舞,喝酒,灯红酒绿的,还响着DJ,简直就像KTV里的环境一样,与外面安静自然的环境成了明显的对比,放眼看去,有一种演唱会的场面,很大,

“这得有六千多人不止吧,我了个大草,”雨天说着,但音乐声音太大,雨天说的话,也就是只有雨天自己听见,

两人跟了老头到三楼,每一层有十米左右高,楼梯很宽,靠墙边,二楼有很多桌子和椅子,看样子是食堂,三楼简直是老鼠洞,虽然也很高,但转来转去的,像迷宫,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你们就先暂时住这儿吧,现在外面也去不了哪里,”老头说完就走了,

三楼是宿舍,虽然每一间都是独立的一室一卫,里面就像宾馆,装修得很漂亮,但却给雨天一种停尸房的感觉,

“冷荷,你还没拿东西吧,我等你,等会一起吃饭,”雨天说道,

冷荷也想有个朋友,互相照顾,毕竟一个人,不是那么好过,于是点点头答应,想着慢慢了解雨天吧,

刚走出大厦内,总觉得怪怪的,一个人走在大厦边的操场里,背后庞大的建筑物让冷荷感觉不适,来到了原来的地方,还记得之前下着大雨,树木就像凭空出现一样,直接多出了一堆巨型的大树,冷荷的知识量仅限于小学文化,所以并不知道,这种异常高大的树木,只有在原始森林才会有,

此时的雨天,等了半天冷荷没有来,好不容易认识个喜欢的朋友,总不能傻乎乎的做自己的事吧,得去找到冷荷,万一有什么危险的话...

想着,雨天就穿着还湿的衣服,准备出门,而就在这时,在房间内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雨天发现有个小柜子,出于好奇,就打开看看,里面居然有干的衣服,是黑色的,顿时就乐了,赶紧换上,也顾不得是什么衣服了,很有感觉,外套背后,还写着几个英文单词,雨天顿时心血来潮,刚正的气场,似乎天不怕地不怕一样,来到冷荷的宿舍门口敲了两下门,因为冷荷可能已经回来了,这时,门好像开了一点,雨天推开,但里面没有人,于是暗道一声:不好!然后赶紧跑向楼下,以最快的速度跑向冷荷原来放背包的地方,或许是肾上腺的作用,雨天的速度贼快,而雨天这非常人的速度,被某人在暗处看在了眼里....

编后语:关于《《衍生道之异校》——撸豆》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惊喜连连,百万现金等你拿——大神棋牌游戏》,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