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丝路龙船》免费试读_倒骑公羊

发表时间:2018-11-10 00:06:07浏览:13次
免费野生动物拼图照片

免费野生动物拼图照片

大小:78.9MB更新:2017-08-25

分类:益智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凌峰界》——刘老粥》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丝路龙船》免费试读_倒骑公羊。 之前本站也有不少关于类似内容介绍:1.免费吃免费喝免费唱麦霸KTV如何日赚40万?KTV包间主音响断音只有低音炮发出嗡嗡声2.“中国十大网络游戏”出炉 免费网游为啥不免费?3.华夏36计体验服5月28日激情开测,纯免费,不需要充值,每天免费赠送黄金、宝箱,只为让你爽个够!!!

第一章 游击丞相

天空中到处都是一大片一大片的阴暗云彩,连带着让整个漳州城内外的百姓心里也都感到阵阵的压抑。现如今蒙古人的军队早已占领了整个中原,就连江南半壁也有大半沦入了所谓的大元朝治下。

这漳州城也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落入蒙古鞑子的手中吧?如今的漳州知府胡林汕站在漳州城北门的城楼上,神情肃穆遥望着远方,说不定哪一刻就会有大队的蒙古骑兵和归附大元朝的汉人降军来进犯漳州了。

胡林汕今年三十七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而幼时读书少年中举,及至进士及弟出仕一方,能在朝廷风雨飘摇百姓人心湟湟之际还将漳州城经营的颇为稳固,城内兵甲粮草也算齐备,胡林汕的能力还是极为出众的。

可即便是这样,胡林汕自己知道在平素镇定的表情下,自己的心中又是如何的迷茫。站在城头北望,胡林汕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等待的是什么?南来的会是响应朝廷号召而来的义军还是大元朝的兵马?在这浩荡的天下大势之下,靠着自己这漳州城内的数万百姓五千兵丁又能做些什么呢?

恍惚之间胡林汕不禁又在脑海中思索起这这几年来的形势,自去年元军攻入临安城,年仅五岁的恭帝在全太后的带领下奉上传国玉玺和降表归降了大元朝。

惟有性格坚毅的杨淑妃在殿前禁军统领江万载父子的保护下,悄悄带着自己的二子广王赵昰和卫王赵昺逃出临安,一路南逃后在陆秀夫、张世杰和陈宜中三位大人的护送下,终于在福州安定下来,敦请广王赵昰登基,建年号景炎再继大宋皇统,并传檄天下号召天下汉人起兵拥护朝廷反抗元朝。

虽说大宋朝廷的正统还在,可是看看如今的天下大势,消息灵通的士绅豪族们都知道这大宋的天下恐怕是难以为继了。短短的数年时间里,大宋换了三任皇帝其中两个还是几岁的娃娃,就这样还死的死、降的降、逃的逃。

而大元朝自1264年9月忽必烈发布《至元改元诏》,取《易经》“至哉坤元”之义,改“中统五年”为“至元元年”。12月18日,忽必烈将国号由“大蒙古国”改为“大元”,从大蒙古国皇帝变为大元皇帝,大元国号正式出现,忽必烈成为元朝首任皇帝。

而许多“聪明”的儒家仕子们在看到大元的崛起已成定局的情况下,也就顺势在忽必烈重视汉人儒家传统重用儒家学说全盘继用大宋原有的行政官员和行政框架的政策下纷纷归顺了大元。这也让大元治下的中原地方在十年间慢慢的恢愎了平静,大元朝在中原的统治也越来越稳定了。

现如今,大元朝内左右丞相之下,越来越多的汉人仕大夫们堂而皇之的在天命所向的招牌下大摇大摆的站在了大元朝的金殿上。如董文炳(忽必烈称其为董大)、刘秉忠、张弘范等人更是深受忽必烈重用,官居二品大权在握。

什么蒙古鞑子与汉人势不两立的说法在这些汉人眼中早就荡然无存了。更不用说原来金国境内的汉人了,他们对于大宋的威胁甚至比人口稀少的真正蒙古人更大的多。

而现在对偏安福州的大宋朝廷最大的威胁就是大元朝镇国上将军、江东宣慰使张弘范,一位出身金国境内后来归降蒙古人的汉人后代。

“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回顾过蒙人的势力后胡林汕再想想如今自己的家国,江山沦陷朝廷细弱,这大宋的天下还有挽回的余地吗?还有谁人能有这个能力和号召力,再组织起兵马来为朝廷光复天下呢?

左丞相陈宜中大人声望、能力自不必说,惜乎过于文弱不愔武事只能在朝中忙于案牍之事。太傅张世杰大人文治武功都极为不凡,如今朝廷能在福州安居片刻也全靠太傅大人操劳,张太傅忠心不二能力非凡自不必说,可是性子过于暴烈却难得众人之心。想来也惟有右丞相文天祥文大人文武又全,坚忍不拔且有容人之量心胸广阔,才最有可能是这样的中兴能臣吧?

只是可惜文丞相不能坐镇中枢总揽全局,如今还正在前方与蒙古人转战不休,虽说在蒙古人的强大攻势下文丞相不停的败退游击,可是却败而不溃总是能迅速再次组织起兵马反复偷袭蒙古人,其中也不乏一些小的胜利。漳州和身后的福州能有现在的暂时安静,不也全是文大人在前方征战之功吗?想到这里,胡林汕强打精神抬头远望,真希望文丞相的兵马能快些到来啊。

也许是漳州知府的预知能力确实不凡,就在胡林汕刚刚想到希望能看到文丞相的兵马时,一面残破的大宋旗帜就突兀的出现在了漳州城北门外。随着旗帜的临近,一支衣甲破败不堪的军队也随之出现在了胡林汕的眼前。

人数不太多看来也就是七八千人的样子,如果不是那一面高高处在队伍最前方的大旗清楚的表明了这支军伍的身份,胡林汕恐怕还会把这些人当做乱世里最常见的流民乱匪了。

当看清队伍最前方旗帜下那寥寥几个骑在马上的首领,特别是最前一骑那位脸色青黑却神情坚毅的中年人时,胡林汕还是忍不住激动的大声高呼了起来。

“城下可是文丞相当面,下官漳州知府胡林汕有礼了。”一边高声打着招呼,一面回头吩咐身边随从迅速去打开城门、安排粮草和大军进城驻扎诸事。而胡林汕自己也快步从城头下来,亲自到城门外迎接右相文天祥一行。

宋景炎二年(公元1277年),风雨飘摇之中的大宋在蒙元大军的步步进逼下连连败退。自新皇赵昰即位后,数十万文武百姓一路败逃,现在总算是暂时在福州落脚得到了数月的喘息之机。

福州的朝廷暂时得以喘息片刻,可是身处江南西路赣州总领军民拼命阻击蒙元追兵的大宋观文殿大学士、右丞相文天祥却刚刚败退至福建漳州城内。

正月里,元军追兵在大元江南西路宣慰使李恒的指挥下攻破汀州,这也让文天祥不得不再次将自己的帅帐又一次的后撤。

年轻时的文天祥相貌堂堂,身材魁伟,皮肤白美如玉,眉清目秀素来以丰姿美仪著称。可连年来操劳国事下的殚精竭力和这数年来率领军民与元军的无数次搏命交锋,让这位忠心耽耽的能臣在此时不过四十出头的年纪上,已经是额头皱纹深布、脸色青黑两鬓斑斑了。

与迎出城外的漳州知府胡林汕一番寒暄后,文天祥一脸疲惫却强打精神与胡林汕一起安排兵马驻营诸事。

如今国运惟艰,蒙元势大铁蹄席卷中原,不过好在大宋朝廷在江南士绅百姓的眼中却仍然是天下正统。得知大宋右丞相领军到此,漳州城内外的百姓士绅们毫不犹豫的纷纷将家中积存的米粮和各种用得上的军需物资送到了府衙再由胡林汕组织漳州府的差役按需分配至军营驻地。

虽说是近万人的兵马,可是在胡林汕的组织安排下却在短短的半个时辰里就让一路奔逃的兵士们都吃上了热乎乎的饭食,等到军卒们吃完饭来到休息的地方简单的被褥也分发到了将士们的手中。

看到漳州城内的差役百姓在知府胡林汕的指挥下如此迅速的将近万军队的所需安排的井井有条,文天祥也不禁对胡林汕的能力另眼相看,在乱世里能将一府政事打理的这么稳当,这位胡知府是位人材啊。

“胡大人治下有方,若是有朝一日朝廷恢愎,本相定当向皇上举荐贤材啊!”文天祥一边微笑着夸奖胡林汕,一边与胡林汕一道回了漳州府衙休息。

静坐在漳州府衙内的书房中,与胡林汕一番长谈后,把目光从挂在书房墙上的地图上收回来,一手无意识的轻抚着已经斑白的长须,哪怕再怎么心志坚韧,文天祥还是忍不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这些年来,数次的兵败逃亡险死还生,可是大宋的国事却仍然看不到一丁点起色。漳州城离福州并不远了,如果不能尽快的收复赣州以与漳州互为犄角组成一道牢固的防线,组织起一支兵强马壮的军队,恐怕朝廷在福州的安稳日子就又要到头了。可是盘算着现在自己手中掌握着的残存兵力,文天祥却再一次长长的苦叹了起来。不到一万人的残兵败将,军备残破兵器奇缺,军心焕散,别说反攻赣州了,如果一旦元军追至根本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啊。

民心可用,物资也暂时得以补充,希望皇天庇佑,如能在这漳州多休整些时日,招募勇士重整军心反攻赣州也未必就不能成功。

坐在书房内想到此处,压下心中颓废之意,文天祥重新振作精神,命侍卫召集文武部下开始筹备召募兵卒、收集粮草和兵械诸事。

第二章 逃难皇帝

福州城人口众多,经济极其繁荣,为宋朝六大名城之一,人口超过六十万,仅城内人口即超过十万。不仅农业高度发展,还是整个大宋造船业的中心,可以说得上是货通四海、富甲一方。

原本因为元军的步步进逼应该一片萧条景象的福州城,却随着朝廷迁居而畸形的更显喧嚣繁华了。原本就热闹非常的福州城内如今在大街小巷里不时的就能看到身着朱紫的高官显贵和身跨骏马顶盔贯甲的军中将领。而追随朝廷一路南逃的无数豪门世家更是让福州城越发显得拥挤不堪。

好在如今主持福州城内外政事和防务的太傅、录军国事张世杰大人和左相陈宜中、枢相陆秀夫大人皆是干练能臣,而禁军统领江万载父子治军有方,一万兵甲森严的禁军将士们有效的维持着城内的秩序,否则这福州城就乱的不成样子了。

即便如此,除了随身的家人和财货,身边只剩下五七个忠心下属的知府、剌使依然满大街随处可见。仅剩下寥寥十几二十个忠心亲兵的将领也同样在到处托人找门路希求能得朝廷重视,重新求得委任再领取些银两、兵备以期重整军伍东山再起。

朝廷迁居福州,城内一万禁军不说,城外还驻扎着数万各地汇集而来的勤王大军。虽说是让城内外的老百姓们感到不胜烦扰,不过有一个好处却是不容否认,那就是原本城内城外为数众多的混混们全都夹紧了尾巴藏到了各自的窝内不敢露头。

福州城内的普通百姓们在见到了寻常几辈子也不可能见识的无数高官显贵备受折腾之余,却是不用再受这些二流子们的骚扰了。

此刻福州城北门外不远处的一处贫民聚集区内,一条狭窄杂乱的小巷子里,一处门脸不大的小宅子里现在正聚集着五个十七八岁上下的青年。全是身材高大孔武有力的年轻汉子,只是脸上却都或多或少的带着一丝市井气息。而明显是五人中头领的青年,脸上那一条自左眉梢斜下来到嘴角的刀疤让本来勉强算得上英俊的脸庞平添了一股凶厉气息。

这五个青年都是原本在福州城内有名的小混混,平日里仗着身强力壮欺行霸市自在惯了,眼下却是只能窝在老大家徒四壁的老宅子里猫了起来。无事可做的兄弟五个,也只好弄来了一点小酒,将就着配些花生米和白菜萝卜喝酒解闷。

兄弟五个边喝边聊,自然就把话头全聊到了如今城内的朝廷和城中诸多官将身上。因为在城中禁军的压制下只能闷在家中,一众小混混们不由的就将一肚子怨气撒在了禁军身上,边喝边骂的闹腾开了。

听着身边四个兄弟们骂骂咧咧的混话,坐在上首的刀疤脸青年却只是沉默着一言不发。等到四个兄弟觉得有点奇怪都把视线转到自家老大头上时,刀疤青年仰头干了杯中酒忽然站了起来。

眼神明亮的从四个兄弟脸上一一扫过后,刀疤脸青年沉声说道:“兄弟们,乱世出英豪,咱们兄弟在这福州城内的好日子是过不成了,不管是这朝廷在这城里长久的呆下去也好,还是蒙古人的追兵过来也罢,咱们再想像从前一样在城里过自在日子怕是不成了,你们都想过以后要怎么办没有?”

听了老大的话,四个原本就不学无术的小混混又能有什么好见识,你一言我一语的胡说了一通,却是连投靠蒙古人的建议都冒出了好几回。

“呯”的一声,刀疤青年将面前的酒杯用力的摔在了地上,随手一个大嘴巴子就甩在了排行老三的青年脸上。

“老三你他娘的说什么混话,咱们平日里是算不得什么英雄好汉,偷鸡摸狗的欺行霸市的事谁他娘的也没少干,可是投靠蒙古人?他娘的这可是出卖祖宗的事,你他娘的也想干?我阎大疤话说在前头,兄弟们谁要是敢做出卖祖宗投靠蒙古鞑子的事,可别怪老子手黑不认兄弟之情。”

见到老大突然发怒,兄弟几个自然坐不住了,纷纷起身,而挨了一耳光的老三也捂着脸起来一边委屈的说道:“老大,我也只是随口瞎说着玩的,咱们兄弟五个要怎么做不从来都是你说了算吗,兄弟们什么时候说过二话。”

等屋内平静了片刻,从刀疤青年嘴中明显听出了倾向的四人都盯着老大,阎老大也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咱们兄弟几个年纪相仿现在都不到二十,难道就一辈子在这市井中厮混一生吗?现在朝廷正在城内外四外张榜募集兵马,我准备带着兄弟们投军。”

说完自己的打算,刀疤青年却发现四个兄弟都没有什么异议,反而一幅理所应当听自己安排的样子。知道四个兄弟都对自己绝对信任,不过想到自己所知的消息,刀疤青年还是把一些事实说了出来:“兄弟们信任哥哥,可是哥哥也得把话说清楚。现在蒙古人势大,朝廷迁居福州恐怕也坐不安稳,咱们兄弟投了军说不准还没等到享福,就被蒙古鞑子收了小命去。所以兄弟们都想清楚,跟不跟哥哥去都不勉强,想清楚了明天一早还来我家集合,咱们兄弟一道到募兵处投军,拿咱这小命搏一个前程。如果不来的,哥哥也绝不埋怨,今天这场酒就算是给不去的兄弟提前喝的散伙酒吧。”

“斩鸡头喝血酒,一道烧过黄纸的兄弟,阎老大你也太瞧不起兄弟们了,不就是投军和蒙古鞑子拼命吗,咱们兄弟跟着老大什么时候怕过人怕过事?”排行老二的青年站起来开口后,四个青年也都拍着桌子大声附和。

如今的天下大势已经简单清楚的让天下所有人都明白大宋朝廷在福州呆不长的事实,因为即便蒙古人暂停追兵,福州纵然富足可是田地所出却不可能养的活额外多出来的这数十万官员和军民百姓。

所以和这五个混迹市井却热血犹存的小混混一样,此时福州城内外也有无数怀着各种心思前来响应朝廷募军计划的百姓。就连那些家世不俗的富贵人家子弟也带着家仆私兵成群结队的前来投靠朝廷,只不过在大元朝招降大宋官员时原职叙用的政策下,这些富家子弟身后的家族长辈们心中到底怀的是什么心思却是难以预测了。

连所有的大宋百姓都清楚自家皇帝在福州呆不久了,如今总领朝政、军事的太傅张世杰和左相陈宜中、枢密使陆秀夫自然比普通百姓更加清楚形势。

因福州繁华昔年早在宋室南渡之前神宗皇帝就已经在福州龙台设有一座占地广阔的皇帝行宫,倒也让匆忙逃至福州的皇家和朝廷有了个不错的安身之地。

今天主持朝政的三位大人召集群臣有要事商议,富丽堂皇依旧的龙台行宫内外挤满了朝廷官员,虽说大多数官员、军将如今都是空有职级却早就丢了辖地和治下军队、百姓,可是只凭着宁死不降蒙古人宁愿随朝廷一路南逃这一点,朝廷又怎能将他们抛到一旁呢?

行宫大殿内高居上首的龙椅和金案下方,张、陈、陆三位辅政大臣静立前排,他们身后左右两列就是依然完整的大宋六部尚书和位列横班的几位大将军。

只是行宫毕竟比不得原本的皇城金殿宽敞,除了这些位极人臣的朝廷文武大员外,原本六品以上有资格入殿朝圣的各部侍郎、各路安抚使、招讨使、转运使,各地节度使、知府,禁军将领和各路军将都只能在行宫大殿外宽阔的广场上排列整齐后恭迎圣驾了。

随着三声净鞭响过,两位伴驾太监在前两名宫中娇娥在后,一袭紫色凤袍、凤冠霞披的杨太后牵着十岁的皇帝赵昰缓缓步入龙椅前站定,神色坚毅的太后在目光扫过殿下群臣后低头用轻柔的目光示意自己的儿子,母子两个都极为庄重的安坐在了龙椅之上。

出身临安的杨太后身形娇小,如果不是因为额头和眼角因为过多的忧虑增加了一些淡淡的细纹,如今不过三十二岁年纪的她脸庞依然和年轻时一样美丽无双。

就是这样一个柔弱的妇人,在全太后和恭宗献国而降之际,毅然派内侍联络禁军和朝中忠心宋室的大臣,于危亡之际牵着两个幼子广王赵昰和卫王赵昺于兵凶战危时勇敢的一路南逃,这才有了广王殿下福州继统,得保大宋不灭。

因着这样的功劳,如今朝廷内上至几位辅政大臣,下到文武百官对于如今的这位太后确实是发自心底的敬重。

而端坐在母亲身边,现在已经十岁的小皇帝赵昰也同样继承了赵家皇族一脉的血统,相貌堂堂。更让朝廷百官唏嘘不已的是,这位刚刚登基年号景炎的幼帝长的样子竟然神似赵家的老祖宗,昔年手创宋室江山的太祖皇帝赵匤胤。

如果让皇帝站在宫中留存的太祖皇帝画像前,除了因为年幼以外,无论是眉眼口鼻和脸型居然都与太祖皇帝有八九分相像。这也让无数忠心大臣们都大呼天命,新皇将来也定然能像太祖皇帝一般文治武功天下无双,重新恢愎大宋天下。

一时之间,太祖皇帝眼见大宋危难,转世重生准备力挽天倾的流言在官员们和百姓间广为流传,因着这样的传言对于朝廷和新皇都有百利而无一害,是以哪怕明智之士都知道这些不过是无稽之谈,朝廷内外却都一幅听之任之甚至暗地里为这些流言推波助澜。

这些举措倒是让新皇赵昰因为年幼登基而自带的细弱形像在百官和民间大为改观。

端坐在高高在上的龙椅上,十岁的赵昰也正用黑溜溜的大眼睛仔细的打量着殿内的诸位重臣大将们。虽然只是个十岁的孩子,可是在这几年的颠沛流离和母亲的教诲中他也已经明白,哪怕自己身上穿着的是剪裁合体华贵异常的龙袍,可是想要保护母亲和自己兄弟两个安全就全靠殿下这几位忠心耽耽的文武大臣们了。

昔年刀兵血火的临安皇宫和这两年的一路逃亡都让年幼聪慧的赵昰很清楚,自己现在只是一个临危受命的逃难皇帝。

编后语:关于《《丝路龙船》免费试读_倒骑公羊》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惊喜连连,百万现金等你拿——大神棋牌游戏》,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