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梦游的幽灵》——筱墓

发表时间:2019-04-16 12:29:43浏览:8次
梦游

梦游

大小:9.75MB更新:2016-11-23

分类:益智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天墓葬歌》免费试读_紫袍小道》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梦游的幽灵》——筱墓。 之前本站也有不少关于类似内容介绍:1.幽灵重现人间《石器时代》击倒幽灵 得荣誉值2.psp战神斯巴达幽灵咋选衣服?PSP 战神斯巴达幽灵 席拉QTE过不了53.《幽灵手册》:幽灵手册 引子、第1章

序章 西莱尔初来乍到时的一些事

佼冥一步步向我走来,黑色的碎片从他的背后飘散开来,弥漫在天空中,形成足以遮蔽天空的巨大羽翼。

他的身后,即是黑夜。佼冥宛若带来黑夜的神明。

“还不打算放弃吗?”佼冥微微皱眉:“只是浪费时间而已,弗利姆,他是你们中最强的吧,他阻止我,然后死了,尸体丢在那边的水沟里。”

我擦掉嘴角的血迹,慢慢地站起来。“我们可是幽灵啊。”我挤出一个笑容,“为了一个目标,即使魂飞魄散也在所不惜,既然说了要堵你,那就会倾尽一切,你若要向前,就得踩过我的尸体。”

我慢慢把右手举到面前,“其名为嚣,我对世界的愤怒,我毁灭一切的意志,皆聚于此。”

“有趣!”佼冥双翼前指,无数黑色的碎片如利箭悬与空中:“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虽然没什么必要,死人都是一个样子。”

“骸——不过你还是忘掉这个名字吧”我说,周围的空间微微波动:“将要击败你的是梦游的幽灵,给我记牢了,然后带着败北的屈辱夹着尾巴滚蛋吧。”

我的身前,一切都化为虚无,无数黑色的利箭铺天盖地地向我射过来。

“不堪忍受的世界之困扰。”我伸手做抓取状,周围的空间旋转着被粉碎。

佼冥突然出现在我身后,一脚把我踢飞出去。

“很可惜,你输了。”他狂笑起来:“在我的‘轻’面前,一切都会被剥夺!不是要阻止我吗?你倒是试试啊!毁灭一切?会被毁灭的只有你啊,幽灵!!”

“One from the Heart!”

像是沉入了水中,我被没有实体的事物包裹,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

透过模糊了的空间,我看见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站在我面前。

“不要一个人乱来啊,哥哥。”希背对着我:“我说过的吧,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

不属于幽灵团,而是我们两个间的约定。

_

_

_

时间回退两个月。

-

-

过了三点,太阳没热的那么厉害了,但余温还是很要命,窗台外的空气虚幻地扭动。门卫把头缩在不至于直射到阳光的地方,以至于头歪向一边,脖子稍不自然地扭曲,困倦似的眯着眼。外边的一切看起来都是白色的,持续盯着让眼睛刺痛,往西能瞥见教学楼的一角,是灰黑色的高大石柱,很不协调地扎在地上。

门卫今年五十六岁,年轻时当过兵,再早一些是个流氓,专门挑事打架的那种,看到漂亮的女孩会去扯她的头发,也喜欢吃女孩的口红。现在他对这些都没太大兴趣,要说还有什么理想的话不外乎能有时间好好睡一觉,在工作的时候总是觉得困倦。周围的一切都像浸在热水里,显得轻飘飘的。

“哒哒”。敲窗的声音。

门卫勉强睁开眼睛,恍惚中窗外站着一个人。像是从疲惫的空气里凭空走出来的,头发和眼睛都是发亮的银色,皮肤也白的透亮。浸在温水一般的阳光里有融化的玻璃的感觉。门卫把窗打开到刚好能让声音透进来的大小。

“什么事。”他问。

一只手从窗口塞进一个信封,“是新来的校医。”门外的人说。门卫接过信封扫了一眼,信封上印着灰黑色石柱排列成的奇特的建筑群,附近有一片一样的石柱,是名为“暮”的学校。封口已经打开了,写有“暮学院校长室”字样的红色章印沿着信封口裂为两半。

“西莱尔。”门卫眯着眼辨认纸上的字。“......人类...新来的?”

“对的”

“校长请来的。。对吧,进来等一会。”门卫说,用边上的座机打了个电话。西莱尔从后面的小门里进来,安静地站在一边。

银色的头发。。废墟那边的人吗。。和暮的人不大一样。门卫观察着眼前的人------瞳孔也是银色的,像某种宝石,久看的话会有被吸进去的感觉----是错觉吧。

他突然觉得这么观察人家显得有些失礼,便有些生硬地移开视线。

“久等了。”一个相当高大的男人打开后门进来,一股灼热的空气旋转着涌进来。

来的人穿一件长袍,下摆一直垂在地上,袖口和领口处都有华丽的花纹,了解阿尔及教的人大概能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件神职人员的工作服。蓝灰色的头发柔顺地垂下来,在末梢用一个粉红色的小蝴蝶结扎起。

“辛苦了。”男人对门卫说。门卫憨厚地笑笑,两只手在胸前相互搓着。

然后他转向西莱尔:“初次见面,我叫伦西萨斯,学校的神父,现在在帮校长处理那些特殊的事情。”

“跟我来。”伦西萨斯说着打开门走出去。

学校里布置着高低错落的灰黑色石柱,除此以外没有显眼的建筑,地面上铺着红黑两色的地砖,路边有奇美拉的雕像。

“觉得怎么样?”伦西萨斯问,“暮的格局布置是校长亲自设计的,他一直对这些柱子感到自豪,称之为'这辈子最完美的艺术品'---你觉得如何?”

“毫无意义。”西莱尔说:“不觉得圆柱形的建筑太占地方了吗?”

“从这种角度来看确实一无是处啊,但换个方向思考呢?”伦西萨斯嘴角微微上扬:“西莱尔先生,这是个测试,我个人想确认你的学识是否货真价实-----原谅我的无礼,我想知道你是否担得起'最后的巫医'这样的名号。”

西莱尔看着伦西萨斯,银色的瞳孔里似乎只有一片虚无。

“你怎么知道的?”他问:“是校长告诉你的?那个叫做稻米修的老家伙?他又是怎么知道的。”

“你巫医的身份?”伦西萨斯笑了笑,“也是呢,黑暗时代过后应该没有巫医了,都被烧死了。”

西莱尔的瞳孔在一瞬间缩小,手下意识地拉扯衣角。

“别紧张。”伦西萨斯把手搭在西莱尔的肩上,脸贴近他的耳朵:“该说是异端相互吸引吧,我们这类人,对于同类都相当敏感。”

他把头发微微撩上去,露出两只尖锥形的耳朵。

“我是水精灵和人类的混血,是不被‘真理’认可的产物——明白吗?”伦西萨斯指了指自己,语气低沉地说:“这点和你类似,我们。。是同类。”

西莱尔深吸一口气,别过脸去。

“了解了。”过了一会他回过头,脸色平静。

“很好。”伦西萨斯说。

“这些石柱的布置吗?乍一看会觉得没什么特别的意义吧。但是。。。”西莱尔指了指石柱群中最高的一根,位于正中心:“把它当作太阳。”

外围有两根稍矮一些的石柱:“星,指的是某种巨兽的眼睛。再比对其余规则排列的柱子,大概能得出结论了。”西莱尔说:“是指弗利姆吞下太阳那件事吧。”

“优秀的推论,但当然不止于此。”伦西萨斯礼仪性地鼓掌,“不得不说我有些失望,我本以为。。。”

“这下面是冥河吧。”西莱尔突然说。

伦西萨斯愣了一下。

“不是单纯的装饰,黑龙吞日也只是稻米修的个人兴趣吧。整体由冥河驱动,是一个相当大的法阵呢,那它的作用是什么?”西莱尔微笑着直视伦西萨斯:“凭我的经验看应该是禁锢,但反个方向却能看到联通某个世界的通道,如果在‘星’的中间连线,便是‘唤灵’。”

“漂亮。”伦西萨斯大声说。

“正在运转的隶属于禁锢那一环。”西莱尔说:“我很好奇有什么东西需要用这么大的法阵来限制行动。”

“你很快就知道了。”伦西萨斯说:“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答应来这里,稻米修曾向你许诺过什么吗?”

“我有一个想要的东西,我觉得它在这所学校里。”西莱尔说。

“希望你能找到它。”伦西萨斯说。“那么,我可以理解为你是‘梦游幽灵’的一员了吗?”

西莱尔点点头,算是默认。

“那么我来交托你的第一个任务。”伦西萨斯微微仰头,看着远方不真切的某样东西,“去废墟,把名为弗利姆的黑龙带到学校来。”

第一章 关于一个梦

一个梦。

无尽的原野上摇动着白色的草,我从其间一隅往一个方向走。

已经忘了为什么要走,只是空洞地迈动双脚,我感觉到孤独,像没有边际的宝石蓝色的夜晚,像很深很深的水,我浸在其中。

我回头的看见另一片原野。

那是金色的沙海,沙粒在阳光下闪现尊贵而尖利的光,是真正的金砂。我觉得自己和沙海是一体的,是干枯的,尖利的-----是没有生命的东西。

醒来的时候我意识到有什么在我脸上划动,我慢慢睁开眼,看到关铭一脸认真地用水笔在我脸上比划着。

“想死吗。”我轻轻地说。

他浑身一抖,试图把笔往屁股下塞,但没塞进去,笔掉到了地上。

我捏住关铭一只手,把他越过桌子甩到地上。关铭肥硕的身躯像个麻袋似的蠕动。过了两三秒他咕噜咕噜地站起来,趴在桌子上。“至于吗,兄弟。”一边喘气一边说。

“谁跟你是兄弟。”我随意把一只笔插在他的指缝间,捏了捏他的小拇指:“镜子。”

就着不锈钢杯上我扭曲的脸,我研究着关铭写的字:校园制霸---

“我说,你不无聊吗?”我用杯子里的水擦没完全干透的墨迹,墨迹晕开在脸上,黑黑的一团。“睡个觉都不能安稳。”

关铭嘿嘿地笑:“只是觉得你有制霸的气魄,表达一下我迷弟的心情罢了。”他搓搓手:“不是我说,你在学校立个帮派,绝对一呼百应,小弟一卡车,到时候我每天都帮你舔鞋子,你走到哪我把红地毯铺到哪。”

我知道他只是在随着性子信口胡扯,平时我让他拿瓶水他都不肯动。

关铭有时候会和我谈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比如说埋在学校里的法阵,比如说制霸校园,比如说怎么让普通人获得施展魔法的能力。

魔法是比较普及的东西,世界上大约有七成的人会使用魔法来辅助生活,像加热一杯水,搬一些砖块之类的,相当便利。

魔法的力量源自血统,而关铭是没有足够催动魔法的血统的人。或许因为这个,他总是在别人面前表现的缺失一点尊严。

“不扯这个。”我说。我在桌上无聊地涂涂抹抹,回忆课上讲过的一个聚集元素的方法。

“我问你。”我突然想起刚才的梦境,明明是空洞的没有意义的一个梦,我却莫名地在意,“有两片原野,一片长满了白色的草,一直蔓延到天上。。我是说满世界都是白色的。”

“另一片是黄金的原野,金砂在太阳下面晒的几乎熔化,呈现液体般的质感。就这么两片原野,你要选一片去旅行。。你选哪边?”

不过关铭压根没在听,“嗯。。。怎样都好。”

无趣的问题,也不指望别人回答。我对自己说。

但我还是不甘心地去问坐前排的女生。

“克玛。”我戳了戳她,那个女生叫克玛:“问你个问题。”

克玛是很漂亮的女生,但她特意把半边的刘海留长了挡住了一半的脸。“如果不有点不一样的特征我就不是我了吧。”她这么解释过----大家也接受了。另一半的刘海用发卡别起来露出一小块额头。

“什么。”克玛把头转过来,睁大眼睛看着我。

我比着手势问她喜欢哪片原野。

“哪片吗。。”她微微皱眉,我知道她是在认真思考。

“有花吗?”克玛突然问,“在原野上有开着花吗。”

“花。。。很重要吗?”

“如果是约会的话要有花吧。”她轻轻地说。

我回想那个梦境,不知为何,原野上唱歌似的开出花来。

“有的。”我说:纯白的四瓣小花,还有黄金凝结的不规则的花朵。”

克玛又思考了一会,然后她抬起头。

“都好棒。”她说,眼睛闪烁开心的光点:“都可以的,如果是骸的约会邀请,喏,你只要拉着我的手去就好了,不用管我喜不喜欢,我一定会很开心吧。”

她抿了抿嘴,似乎还想再说什么,不过放弃了。

“比起这个,我给你表演个魔术。”她突然变的兴致勃勃。

“喏,空的杯子。”她拿出自己的水杯,给我看里面,“阿猫牌的纸手帕。”抽出一张纸。

克玛认真地把纸盖在杯子上,“维尔奇.穿林.水果大猩猩。”她大声念出来。

维尔奇是风精灵的名字,以其为前缀的咒语属于风元素的范畴。穿林大概是切割,我书上的内容总是记不太清楚,水果大猩猩则完全不知道是什么,大概是克玛自己发现的后缀,有些莫名其妙的作用。

把纸揭开的时候杯子里多了半杯玫瑰红的液体。

“了不起。”我鼓掌:“是什么?”

“苦花的的茶调和玫瑰花露。”克玛很得意地说:“要不要来一杯?你喜欢的吧。”

“有劳了。”我把杯子递过去,她接过去盖上纸念念有词-----其实不用盖也没事,大概。

这种特制的饮料很苦,但香气相当浓郁。克玛比较完美的还原了它的味道---用风元素的魔法。

“真厉害。”我说,“该说真不亏是你,天才小姐。”

克玛嘟囔了一声,好像是“别这么说”,又或许是别的。她用餐巾纸擦桌上溅出来的水渍。

她的头发梳得很整齐,轻松地垂下来,中间有一个发旋,两枚发卡是白色的。

我突然想起来我问克玛关于元素的问题的时候,她的眼睛看向我看不见的地方。

--“是精灵哦。”她陶醉似的说,用手轻轻划拉空气,:“就像漫天的星星。”她的眼里似乎映出了繁星的光彩。

“看得见吗?”她看着我的眼睛。我摇头。

“是吗”她有些遗憾地低下头。

从那以后克玛没再用精灵这样的词和我解释元素。

有一次她画了一个不知用处的魔法阵,上面有很多代表行星的符号,于是她过来找我:“骸,你看这个。”她指着图上的五芒星,“有时间的话我们去看星星吧,在一个最黑最黑的夜晚,在暮最高的楼上,满世界的星星静静地一闪一闪。。。”

。。为什么会想到这些呢。

我站在“塔”的天台上往下看,能望见暮的边界,低矮的居民房一排排排开,其间参杂的苦花树远看像海绵上干燥了的霉点。

编后语:关于《《梦游的幽灵》——筱墓》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毕业前彩票106投注版六十六天》——那一抹牵强》,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