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凫云》——间筱

发表时间:2019-04-15 23:45:04浏览:32次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玛法之四界风云》:楔子》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凫云》——间筱。

说书人

好!咱接着上回,话说,早些年在县城里有个算命的朱半仙,朱半仙擅长相面、卜卦和改运,很是有些名气,他是朱家几代传下来的独苗,都说是算命者泄露天机过重,三缺五弊必占其一,因此多是师徒相传,少有家族以此为祖业。可朱家几代相师竟然都能平安尽寿,虽然子嗣单薄,倒也没有断了血脉,朱半仙也因此名气大涨,外人都认为是朱家自有秘法,可避天谴,故重金求之。

朱半仙原本紧守祖训,从不为自家人卜算,得了谢金,留三善七,大部分都做了善事,一直都是平稳。直到四十岁上,朱半仙的婆娘的肚皮有了动静,终于老来得子,生下一个胖儿子。可这小娃娃出生后啼哭不止,张开眼睛四处观望,朱半仙夫妻顿时愁苦起来,朱妻更是捶胸哭嚎,这个儿子竟然是个天残的盲人,两只眼睛雾茫茫的,朱家四处求医问药,终是无用。

朱妻心疼幼子,大骂朱半仙做什么行当不好,非要推衍天机,几辈子的报应凭啥落到她儿子的头上?

朱半仙每日愁苦,闭门谢客了半年,实在难耐爱子之心,为儿子卜了一卦,卦象奇特,果然是带着天谴的因果,只是绝境处尚有一丝转机,朱半仙擅长为旁人解厄改运,可自己的儿子他却顾虑重重,凡人插手天道,一旦因果运转,福祸便不是人力可以扭转的了!

苦思多日,朱半仙拿出了朱家祖传的一件异宝,是一截装在琉璃瓶里的皮毛尾骨。朱家祖训,此物可唤狐仙,能全一愿,只是妖心诡谲莫测,福祸难料,轻易不可使用。

原来,朱家很久之前的先祖有道法,可降妖。一日途经山野,见到树下有一男子气息奄奄,面皮枯黄,幸好还留有一命在。朱家先祖询问之下,才知道这男子三年前入了此山迷了路,遇到一户胡姓人家的美貌女子投怀送抱,成其好事,男子见胡家高墙大院,锦衣富贵,女子妩媚勾魂,便留了下来日日缠绵。

时日积久,男子察觉到胡家女子的异处,是人类,竟是只成了精的狐狸,那女子也不避讳他,对月吐纳修炼,容貌更胜从前。原本男子心甘情愿与狐妖恩爱相伴,哪知三年一到,那狐狸精竟然将他赶下了山,说他精气已竭,留之无用,她已另觅他人。

男子心有不甘,在山林间徘徊数日想要寻出通向胡家宅院的路,却总不得其径而入,原本体虚气弱,加上数日未进食水,竟然倒地将死。男子哭诉哀求朱家先祖为他讨个公道,这狐狸精惑人在先,无情在后,实在可恨!

朱家先祖仗着术法高深,真的寻到了山林深处的一处狐狸洞穴,交战之下,斩下了狐狸精的一截尾巴。那狐狸精不敌,索性变回一个美貌女子的人形,浑身鲜血淋淋,粉面含霜,叱问朱家先祖和那男子:我虽为狐类,却未伤你性命,你归家歇养上时日便可恢复,何谈害命?况且山深林寂,美女投怀,你也是动了春心方能成其好事,我并未强求。之后你贪恋锦衣富贵不愿离去,亦是你的贪婪本性。与我狐狸一族,缘尽便散,我另爱他人,与你何干?为何竟找人屠戮于我?天道平等,你们怎可仗着「人势」欺我妖族?纵使我魂飞魄散,也是不服!

那男子被骂的面红耳赤,张口结舌不知如何应答,那朱家先祖也有些讪讪的,男欢女爱之事,他纵使想要除妖,可终是有些理亏。

那日,朱家先祖板着脸训诫狐狸精不可再为祸人间,下次遇到再不心软。那狐狸精叩谢之后,指着半截狐尾道:此狐尾为誓,可唤我成一心愿,人心若是无欲无求,我必不入世惑人,以此为凭!

这半截狐尾在朱家传了数代,皆不敢用。此时朱半仙握着琉璃瓶,想想出生便是盲人的儿子,他下了狠心,用中指血唤了狐妖前来,似梦非梦的一阵大雾中,一个婀娜女子袅袅现身,轻抚着半段狐尾,应承了高半仙的愿望,为他儿子换上一对明目。只是临走前,那狐狸女子冷冷笑道:世人贪婪,你朱家也不例外,恩怨纠缠,你既用此物求了我,将来的因果你朱家便得担着,可笑人心难平,尚斥妖类邪魅,哼!

朱半仙听得狐女似乎话里有话,心下有些懊悔,可不等他思虑,雾气消散,再也没了狐女影踪。

那之后朱半仙的儿子果然眼中薄雾散去,露出清朗的眸子来,只是渐渐长大之后,对朱家传下的推卜之法毫无兴趣,一个字也学不进去。

又说那朱半仙,在儿子十二岁那年,又一次推算了儿子的命运,竟是孤星!!

“啪!”只见那说书老儿锊了锊几以近白的长须,咂咂嘴巴,顺手拿过面前的茶碗,一口饮尽,待茶馆里众多闲客许多目光皆投过来时,才吐一口气,悠悠然开讲。

那朱半仙推算之后,他儿子一生无妻无子,原来那狐妖是用朱家的子嗣换了两只明眸,朱半仙叫苦不迭,可事已至此,他再不敢妄动天机,从此封了卦,再不算命,想要积些福德,求儿子平安罢了。

风光一时的朱半仙退出了江湖,一时间说法纷纭,成了种种故事。说的最多的就是那狐妖隐忍,当年受了折辱,竟能忍上数百年,终于等到高家有所求,既证明了人心不比妖性高贵,也断了高家的香火和术法,为自己报了断尾之仇!!

伏法朝朝忧闷,强梁夜夜欢歌,损人利己骑马骡,正直公停挨饿,

修桥补路瞎眼,杀人放火儿多,我到西天问我佛,佛说……我也没辙!!!

“好!说的好!!”众人直呼叫好;说到处,只见那说书人猛的一展折扇,悠悠然的摇了起来,笑眯眯的朝着着群情激烈的众人缓缓点头,“诸位看官故事讲完了,这里小老儿今天有个问题想问问在做的各位,不知能否说说一二?”

旁边一汉子正喝着酒,见老者看着他,顿时楞了一下神,再看周围的人,不禁挠头说道“老先生有话请讲,我们先听听。”

说书老者再次端起碗正准备一口喝尽,似是想到碗已无茶,摇头叹了叹气,正要把碗放回把碗时,那汉子见状,缓声道“若是老先生不介意,我这还有酒,可要满上?”,“好!那老汉我也不推脱了,上酒!”当汉子倒满之后,说书老者一口饮尽,继而问“你们觉得什么是正?”

众人似是没有想到是这么一个问题,顿了片刻,又再次嘈杂不停,“正就是一个正字嘛”“不不不,我觉得正应该有其他意思”“正是什么呢?”“方方正正不就是正嘛?”“那正常是不是也是正?”这时候有个纤瘦柔弱的身影艰难的挤到走到老者面前,原来他一直听着说书老者的话,此时听到,忍不住就想说出自己的想法;看着眼前柔柔弱弱的少年,眼神却充满了坚定毅然,说书老者笑道,“那好,少年人你与我说说?”

少年紧张的点了点头,捏了捏破旧却干净的衣角“我觉得正这一字,方方正正,蕴含了天地正气,而我辈读书人,自然先正己,再正人,养天地正气,法古今完人。”

“哈哈哈,好一个正气凛然,好一个正人是也,那若是天地也都不正了你又该如何?少年人不用急着回答我,你的想法与我当年很像呢,可是结果呢....既然相遇自然是有缘的,那么这把折扇送便送与你吧。”说到后面说书老者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轻轻摇了摇头,转而看着眼前的少年,笑了笑。‘少年人,,希望你之后还会这么想吧’。

“要是天地不正,可是我自己是正的不就行了,那我就让这天地再正回来就好了!”少年咬牙看着老者。

“正回来,正回来啊....是啊,正回来!再正回来不就好了?!”说书老者自语,越说到后面,气势越是高涨,到最后,似要撑破天地,似乎是在质问天地,谁有错?!

感觉到周围人的惊慌,说书老者气势一瞬间又变成了那个普通的说书人。

“少年人,你让我想明白了我一个一直压抑自己的问题,索性连这惊堂木也一并送你,若还是有缘,你我还会相见的。”说书老者祥和的看着我眼前的少年,笑着朝少年一扬手,少年手中便多出一柄折扇,一把惊堂木。

楞着看了看手中的东西,少年连忙摆手“老先生使不得,使不得的,无功不受禄,我不能要的,我...”,还未等少年说完,说书老者看着少年“你解决了我一个一直困扰的问题,你说对我有没有帮助?”老者又是一拂袖,四周那些听书的人便茫然的看了一下周围,又继续做自己该做的事去了,再看那老者,早已消失不见,仿佛这说书人本来就没有出现过,可少年知道这些不是假的,今天可能遇到仙人了,因为那折扇和惊堂木依旧在他怀里。

破落户

桃花县位于渺渺洲最南角处隶属于太平国的一处大山里,距此不远有一条名为望洋的河,而在河的某一处便有一颗高五米以上的桃树,这座桃花县城就是围绕着这个名为桃祖的树建起来的,这条河可以追溯到很久远之前,甚至久远到小县里的第一户人家落户之前就存在了,没人知道为了什么叫作望洋河,似乎顺其自然就这么叫了,也没人会在意一条河的称呼吧。

不过也有传说,曾经这条河是没有这么大的,直到某一天,一条走江化龙的老蛟途径这里,由于身疲力竭,于是看上这里的旺盛灵气,欲吞下这条山脉补充己身,恰巧惹恼了此时天上路过的仙人,于是便被仙人随手捻起的桃花枝,给钉死在了这。

在仙人飘然而去后,留下这老蛟苦苦哀求不已,待它力竭之后化为灵气便反哺天地,化为了这条河周围几十里的灵气,而桃祖就是当年那根仙人扔下的桃枝,汲取了老蛟半数以上的灵气,才会不同于其他桃树的那般庞大,传说这条河如果你潜到底部环视的话,你就会看到河道就如龙骨一般有序的排列。

自然,也没人会真的潜进去看,也就些个孩童会把这个当故事听了,然后兴致勃勃的在河边玩耍,期望碰到什么仙人遗落的遗迹

说不定还能逮着某条冲出向岸边的傻鱼,也不知是不是因为灵气的滋养,连着里这条河河面有一种特有的背鳍上会有一个形似桃花样红点的鱼,其味道甚是肥美,在这附近酒楼的招牌菜桃花鱼便是取的这里面的桃花鱼,然而小鱼灵气不够,滋味不够入,不过若是来上一盘炸小鱼,配上小镇独有的桃花酿,也是极其不错的吃食;要是都大过五斤以上的呢,就可以当做主食来做,这鱼还有一个特点,不腥不腻,故而酒楼的大厨们都还喜欢把骨剃掉,切成一片片晶莹剔透的生鱼片,用鱼骨筷轻轻夹一片来,入嘴滑嫩爽口,倘若吃的多了也不会觉着腻口。

看天还蒙蒙亮,刘墨便扛着他那根制作简易的竹竿踱步来到了河边,思量一番之后选了个造型平滑的石头,那便是他今儿个要待的地方了,将鱼竿上好饵,猛地甩入水中....

就那么呆呆的望着水面,等待哪个贪吃的鱼儿上钩,不知觉又想到在他隔壁朱二爷,膝下无子,一个人孤苦伶仃的过着,没事的时候也就是躺竹椅上发呆,也不知想着些什么,偶然去他那串门,朱二爷也总是分外热情,可还是偶尔能看到他眉眼间流露的悲意;想到此于是就想着今天只要吊着两条桃花鱼,卖给常去的那家同福酒楼,若是卖个几两银子,明儿个中秋就能给朱二爷来壶酒,还能再来几碟小菜,陪老人助助兴,好好过一天,也让他看起来不至于那么孤单,思及至此刘墨不禁又看了看手中的瘦长竹竿,少年咧嘴一笑。

“刘哥儿,在干嘛呢?”一个小脑袋突然的凑了过来,一双眼睛滴流的转,充满着小孩对什么事物都特有的好奇。

转头望向那个手中还转悠着一串咬了一半的糖葫芦,鬼灵精怪的小女孩吐了吐舌头,这让刘墨又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再轻轻的拍了一下,笑问道“小渔,今天先生讲了什么呀,这么快就下学了?”

“先生就讲了什么我也忘了,不过,不过呀,我记得有一句什么..‘君子以遏扬善,顺天休命’那刘墨哥哥,君子是个什么呀?”说到这,小女孩顿时手舞足蹈,想将知到的都给眼前一直待人温和让人很舒服的哥哥听听,因为,其他人都没有这个哥哥的给她的感觉那么舒心。

刘墨正思索如何以简短的话来解释给小姑娘听,还未等他愣神片刻,只见名为小渔的小姑娘指着鱼竿,然后看着他,一脸惊喜的喊到“鱼~快快快看,有鱼上钩啦!”,听罢刘墨赶忙扶稳手中的杆子,顺着势往里扯拉着线,盯着线绷的越紧,刘墨也有点紧张起来,不过毕竟是少年,内心还带有些许欣喜的。

“哇~,哇!!大鱼耶,刘墨哥哥,我能摸一下嘛,就一下~嘿嘿~”

“当然可以,不过那要小心哦,别被鱼甩尾弹到了。”掂量手中约莫有六七斤左右的桃花鱼,思及那个躺竹椅上的老人,少年笑的有点开怀。

看着面前笑着的刘墨哥哥,再看那一身破旧带有补丁却很干净的衣服,小女孩赵渔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觉得心里酸酸的,她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记得每次来酒楼,刘墨哥哥都会带着一些小玩意给她,然后就把去河边或者去山里抓到或者采到的东西卖给自己家里的酒楼,有一次她就看到老爹看着这个孩子悄然叹了口气然后说了声‘这孩子命苦啊!’说罢还摇了摇头,所以往往会同福酒楼收购的价格比外面的稍稍贵那么一点,说是看伸手他这么辛苦的补偿,可是明眼人都知道这当然是他小小的善意了。

“小渔儿,走嘞,你怎么哭了?”

刘墨看到小女孩眼角的泪水,抓鱼的另外一只手往衣服上蹭了蹭,正准备帮她擦掉。

“我没事啦,刘墨哥哥,我只是眼睛进沙子了哩~”说完还吐了吐舌头,名叫小渔的小女孩偏过头顺势还抹了一把脸上,再转过头,也就只能看到淡淡的泪渍了。

“那好哦,小渔儿,我们走,哥哥带你去买小糖人去~”

“好耶~!”

少年的左手提着鱼竿右手再拽着一条硕大的鱼,旁边跟着一个蹦蹦跳跳的小姑娘,小姑娘时不时会仰头对身边的少年说点什么,少年都是笑了笑,然后一脸柔和的说道:“好”。

---------------------------------------

“朱爷爷,朱爷爷,您在家吗?我是刘墨,我来看您了。”刘墨看着眼前老旧的木门,敲了几声,然后听到里面有个苍老想声音说了句“原来是小墨啊,快进来,门没锁,直接进来就可以了。”刘墨应了声好,然后熟练的推开了有点破旧的木门,之后顺势带上,在躺椅上本来自顾自摇着的老人,等刘墨进来之后也没有继续晃动,停了下来一脸慈祥的看着少年。

“朱爷爷,今天端午节,我带了壶桃花酿然后还有几个下酒小菜,要不然来尝尝吧”

“你这孩子,来就来,又买什么东西,本来自己过得就不容易,还要照顾我这个老头子,好吧好吧,既然买都买了,来坐!”老人帮着把东西放在不远的小桌子上,然后拉了一个小凳子,看着少年,老人长叹了口气....在老人眼神深处,闪过一丝复杂,转瞬即逝。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刘墨就将已经喝的有点迷糊的老人轻轻扶回躺椅上,期间老人不时说着些奇怪的话“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缺!!报应啊都是报应啊,因果报应屡试不爽,哈哈哈....小墨你...”到后来老人神色有些癫狂,再一转头就已经昏沉大睡了,刘墨把桌子收拾整齐,桌椅挪好;再看老人那都有轻微的鼾声传出。

有点微醺的少年轻轻的掩上门,想着原来朱爷爷睡着了也像个孩子一样,不禁想到那副东倒西歪的样子,咧嘴一笑,缓缓走向隔壁自己的破旧的泥胚房子。

在桃福巷子靠里走,就会发现有一户人家虽然院子不小但也不大,不过显得十分老旧,也没有修缮,屋顶的野草又冒出了头,此时一个少年就坐在小院里的小凳上,小院很简单,左侧檐下有一个水缸,里面还有半缸子水,缸的左侧方放在一个水桶,在小院右边有一个木桌,边上放置了两条长凳,而少年就坐在另一侧旁边的一个小凳子上,再没有其他物件了,观这小院甚至觉得有些简陋,却十分整洁。

进屋是一个小小的厅堂,进门正中间靠墙就能看到一个木质的架子,上面有几个灵牌,但都没有字,中间有一个古朴的小香炉,还有三炷尚未烧完的香,也不知祭拜的是谁,从厅堂左侧进去就是个灶台上有一口大锅,灶台后面是一大捆少年去山里捡的柴薪,往右侧下是一口缸,里面隐约能看到已经快见底的糙米,除此之外,厨房就没有其他了;而厅堂往右,入目更是简单,只有一张床,床边有一个书桌书架,书架上有几十本老旧的书,但从整洁度来看,应该是经常翻动。

此刻刘墨坐在小院里,看着桌上的两个物件,一把折扇,一块惊堂木,这是前阵子那个神秘的说书老者说是赠与他的,也没管他收不收,人就已经没了;折扇正面写了四个字‘舍我其谁‘,字体遒劲有力,就是不懂的人也会觉得字里透露出一种莫名的气势,而背面则是一幅山水画,群山环绕中,有一人白衣而立,一手指天,好似说着什么,再仔细聆听,又毫无声息。而那块惊堂木就显得古朴的普通了,正上面有四字“落地惊神”,而底部有一个印子,似乎这块本来就是一个印章,被说书老者当成了惊堂木来使。

可是任凭刘墨怎么看,都觉得这两样东西没其他的不同之处,唯一让人讶异的是摸着会让人有一股暖洋洋的感觉,或许这本身就是两样奇异的雅玩呢,若是相信天上掉馅饼这种事,他刘墨也活不到现在了。

编后语:关于《《凫云》——间筱》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梦回小金棋牌天界》免费试读_最初的泡沫》,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