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仙侠之十方剑歌》: 梦中的飞剑

发表时间:2019-04-16 11:41:53浏览:17次
仙侠

仙侠

大小:22.71MB更新:2017-08-28

分类:角色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剑仙的日常生活》:第001章 我阿姐是完美无缺的!(求收藏,求评论)》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仙侠之十方剑歌》: 梦中的飞剑。 之前本站也有不少关于类似内容介绍:1.《无情剑歌》免费试读_剑青歌2.《武帝狂歌》——月下剑歌3.《夜世剑歌》——醉淮歌

第一章 梦中的飞剑

初晨,阳光普照大地,山下林中鸟儿叽叽喳喳的叫着,农民照样日出而作,远处的市集也依旧是热闹非凡。几天前夜晚发生的震惊修行界的大战与他们都无关。

今天,大陆西北之地,玄火教外的小溪畔,一道绿色流光降落在了这里,出现了一名年轻的女子和一名白衣少年。女子容貌精致,此刻却是显得风尘仆仆,疲惫至极。而那少年双眼紧闭,只是此刻他那均匀的的呼吸,还显示出他还活着。

年轻女子就是苏茗了,此时她眉头紧锁,满脸担忧的看着躺在怀中的人。几天前的那个晚上,各大派众人都纷纷走后,唯她心中挂念,待在山下一直不肯走,没想到阴差阳错了她就见到了李十九这副模样,让她更惊奇的是,一夜之间,他看上去居然像是年轻了十岁。同样的,在他身上也感受不到一丝修为了。

“哎”一声叹息,苏茗丢下白衣少年,在他身边打了一个隐身术法。又觉得不放心,拿出了一张金刚罩符咒,施了咒语往他周围一放,这才安心的离去。

大陆东南方,周山禁地万剑峰后山,葬剑谷。

“剑呢?剑呢!”

道君无量子站在山崖上,望着一片黑漆漆的山谷,目光在极力搜寻着什么。然而谷中除了有鬼物呼啸之外,其外之物倒是干净的很。整片后山都是处于一片黑暗。

“古方有载,由一至情至善之人,作为剑炉,以其血肉之躯为炉养地剑于其中。再吸入玄天石的先天灵气,最后再让其染上无尽的怨念。投入九剑转生焚寂阵,加入天剑。以其他八把名剑辅之,练九天九夜,二剑合一,魔剑方可临世。”

“何故此地会空无一物?”无涯子脸色如常,双手负在背后,却止不住的在颤抖,一双深邃的眼眸里蕴含着滔天的大怒。忽然他起身暴起,一掌从天而降,“轰”的一声,在后山禁地中打出了一个直径百丈的巨大深坑,一时间山间鬼物冤魂竟也不敢靠近他,纷纷四散而逃。

苏茗离开后,直奔玄火教而去。玄火教虽在此地一国偏远之地也算是一大派,但是由于此地资源稀薄,灵气匮乏,教中现任掌门人的修为也不过是结丹后期。当然,结丹后期这是这个门派明面上的最强战力,是否有更高层次的修士隐藏在其中,苏茗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苏茗已是结丹中期,而且身上带有中原虞山遮挡气息的宝物。只要小心一些教中没人可以发现的的了她,况且她此行并无敌意,而是去找多年前她路过此地在此结识的一位朋友。

秦岭月近来在门派也没什么事,自从她成功结丹后,门派内的众长老对她态度更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门派的一些凡尘俗事便再也不用她出手,平时的起居也都有弟子照顾着。掌门人对她也是格外看重。虽然门派里也还有其他几个结丹修为的,但是她年轻啊,不过,这一切,还得多谢谢当初那个在外相救的绿衣女子。

“谁在外面,还不出来。”秦岭月正想的出神,忽然听然到了门外的响声,脸色一变,出声喝到。自己这里平时可没人,就算有人拜访,外面也会有弟子在门外请示,通报自己来者何人。而且刚才要不是门外的人弄出了响声,自己根本就没有察觉到来人的气息,这说明要不然是对方有隐藏修为的宝物,要不然就是门外来人修为比她还要高。这叫她怎能不惊不怒。

“好姐姐莫惊慌,你看看我是谁。”

就在这时,屋子的门自己打开了,现出来了一个高挑迷人的身影,不是苏茗又是谁。

秦岭月忽然看见屋子里出现的人,一愣,然后面容从惊奇慢慢变成了惊喜。

“是,救命恩人。”秦岭月口中晦涩,激动地道。

“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了,”苏茗一笑,用手捂着嘴唇,这一笑,也让她脸上的疲惫也消散不少。她本身就极具风情,一双美目里面波光潋滟,似是会说话。这一笑,更是能让百花失色。当然了,场中也没有花,不过即使秦岭月这样的美人见了也忍不住在心中暗暗赞叹。

“还有,不用恩人恩人的叫,你年纪比我大,叫我一声妹妹就可以了。”苏茗轻声道。

秦岭月也注意到了她此时一身的风尘之色,笑了笑道,“我忘了谁也不能忘了救命恩人年。”注意到苏茗柳眉一竖,她转口道:

“好,妹妹你说什么便是什么。对了,妹妹你今日上我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苏茗这时脸色一正,面露难色。愣了一会,缓缓开口道:“今日确实有一事麻烦姐姐,可是不知道姐姐是否方便。”

“好妹妹你这说的什么话,当初要是没有你,姐姐怕是早就已经不在了,更谈何今天。你只管说,既然你都叫我姐姐了,就算是要姐姐现在去死,姐姐也从了。莫不是,你嫌弃姐姐。”秦岭月看着苏茗,说道。

“好,那我就说了。是这样的,我有一个远房的表弟,家里遭遇战火,父母都遭难了,我听到消息,赶过去,刚好把他救了出来。只是在我的门派,安排他这么一个男丁也不方便。所以才寻到姐姐这里,希望姐姐可以收留他。”苏茗说道。

“原来是你的表弟,这样的小忙有什么难的。就是再多安排几个人进来都没问题。只是,你的表弟他现在人呢,没跟你一起过来吗?”

“姐姐稍等,我这就去把他接过来。”苏茗说完,便急忙忙的化成一道流光,飞了出去。

秦岭月看她这么匆忙的便飞走了,又想到只是一个远方表弟应该也不值得她如此紧张。修行中人,对生老病死,凡尘俗世都看的已经很淡了,心中不免有几分狐疑。

等她看到苏茗怀中抱着那名白衣少年过来的时候,她心中就隐隐有几分相信了。

苏茗带着昏迷的徐寒水来到房间后,初见到他的秦岭月心中一跳,这少年模样竟生的如此俊俏。再看看低头看着少年的苏茗,想来或许真的是姐弟,毕竟遗传,都生的好看。

“妹妹,他这是这么了,怎么一直昏迷不醒?”秦岭月暗自压住心中的吃惊,疑惑的问道。

苏茗看着一直昏睡不醒的李十九,心中疼的都快要哭出来了。这几天她一直在探测李十九的脉搏,发现他的经脉已经尽碎了,而且体内还有两道气息互相碾压着,一道狂暴的,一道温和的。活下去便是最好的结果,只是他这辈子怕是再也拿不起剑了,曾经那独自执剑挡在她身前的李十九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好妹妹,妹妹,你怎么了”秦岭月亲手拍了拍她的背,又出声道。

“我没事,他不过是服了丹药,此刻体内正在自我修复。让他再睡一会就好了。对了,姐姐,他体内的经脉在那次大战中被尽数摧毁了,此生怕是再也入不了修行的门槛。我已经为他服用了忘忧丹,以前的事他都已经不记得了。我只希望他可以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过完这一生。姐姐,你会帮我照顾好他吗?”苏茗没有回头去看秦岭月,好似自顾自的在说话,又好像是在说给面前昏迷不醒的李十九听。

秦岭月听到此也是心中一疼,小小年纪便断了修行的路,虽说凡人大多数都不能修行,可是如果有仙家之人,愿意以灵药灵果辅之,有生之年还是有望筑基的。而听苏茗之言,分明是连灵药灵果都挽回不了他。

“妹妹你放心,我秦岭月在此立誓,有生之年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对了,他的名字是什么?”

“李十九。”

“姐姐,我已经出来好多天了,我得马上赶回我的门派里了,以后他就托付给你照顾了。”苏茗说完,看了还在熟睡的的少年最后一眼,便化作了一道流光迅速的消失在天边。

秦岭月看着苏茗眨眼间便消失在了天际,心中对她的遁速叹为观止。又回过头看那少年,发现桌子上还有一块玉佩。

两年后。

两年前的那场大战落幕后,周山对外界便宣布开始闭派修行,今后不再插手各大派之间的各种事物。其掌门人无涯子在大战后九天后开始宣布闭死关,门派内一切事物都由副掌门林不群开始接管。而在那战过后,其他门派也没有人敢再对展示出恐怖实力的周山露出一丝不满。

在一年后的某个秋天,五大门派的掌门人在虞山秘密的进行了一次聚会。七大门派里除去周山掌门无涯子,还有排名第二的长生派掌门万长生没有到场。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在大陆的西北之地,玄火教,这里与周琅两年前刚来到这的时候一点也没有发生改变。

这两年,李十九时常会做一个梦,在梦中,他踩在一把紫黑色的大剑上,御剑而飞,周围有白云流过,有仙鹤鸣啼。正在他快意之极,想要放声高歌的时候,整个天地却突然变色,山河染与血色之中。地上尸骸遍地,他坐在一个黑色的铁笼之中,看着外面的哀鸿一片,有一柄利剑斜插在堆积如山的一堆尸体上,正是他之前脚踏之飞剑。

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相反的,失去修为的李十九在这两年时间里还很长胖了一点。他对自己两年前的经历一无所知,只知道自己是秦姨两年前收养的孤儿,父母都死于战火。清醒过来的三个月后,他身上发生了一次寒毒,幸亏有秦姨用强大的修为帮他压制了下去。后来,这寒毒每三个月都会发生一次,而且一次比一起来的猛烈,有时候他身上会冷得要命,有时候他又会热的只想找条河跳下去洗澡。秦姨说这是那次大战里落下的病根,只要每次能够熬过去,就不会有什么大事,叫他安心。他心里都明白,这寒毒一次比一次来的凶猛,痛楚一次叠加一次,就算到时候月姨能够替他压下去大部分寒气火气,他自己怕是也要承受不住这毒火钻心的痛楚,先行归西。

他也渐渐的发现了自己与周围师弟师妹们的不一样,师弟师妹们有的能施展术法,有的能力劈大石头,唯独他什么也不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曾不停的问月姨自己为什么,月姨也答不出个所以然,只说是个人资质是天生的,这个人为无法改变。慢慢的他懂事了,便不在去问了。

一年前他还是住在山的上半部分里,月姨在她的大院子旁边修建了一所小院子,他就住在在那所小院子里。直到后来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

第二章 雁鱼

那天天气炎热的很,六伏的天,太阳在天空上火辣辣的烧烤着大地。修行之人不惧寒暑,这句话放在李十九身上就行不通了。他本就因为体内经脉问题而不能修行,体内灵力运行不了。况且他有身中寒毒火毒,那日他便觉得身上好似有一把火在燃烧,让他烦躁不安,于是他便跑到后山去乘凉。

玄火教后山的范围内,是一片大的树林。盛夏之时,来到后山一眼望去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生机勃勃的一番景象。每次李十九觉得心中有把火在燃烧的时候,他都会跑到这里来,感受大自然的奇特魅力,这样他就会觉得没那么难受了。至于林中是否有野兽妖怪出没,笑话,堂堂吴国三大门派之一的玄火教的后山也会有妖兽敢来放肆?

真有什么超级无敌厉害的妖兽在此盘踞的话,玄火教的第一代教主玄火老祖来到这里肯定也只会说一句“此地不宜久留”,然后就跑得远远的才是,那还会在此地开宗立派。

后山树林中有一清谭,谭不大,水至清,一眼便可以望到底。水中游鱼出没,在陆地上便可清晰的看到。李十九很喜欢到这里来观赏小鱼,顺便宽衣解带,去水中泡个澡。巧的是,有这样想法的不止一人。

他跑到后山之后,仍觉得不过瘾,便跟往常一样,一路奔往清潭边。

寒潭那里有一棵古老的松树,这次松树不知受了什么打击,长势乃是歪着的。就好像一座只有一半的桥,架在潭水的中间,潭水下映照着古松巨大黑黑的倒影,连树的皱纹都可以在水中一一看见。

这座倒挂的松树在此时变成了了李十九的玩具,来到谭边,他身体轻轻一跃跳上大树。然后双臂架平,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在树上面行走。待走到高出,他便把手放到了腰中白带哪里。吹着小风,微闭着双眼,悉悉索索得解开身上腰带。

“谁在哪边?”陆青瑶此时正在湖中心洗澡,忽然听到后面有响声传来,立马转过了身子。这不转身还好,一转身,她就看到了不远处站在古松上面正在解除腰带封印的李十九。

入眼处是一个身形高大的青年,一身白衣。模样眉清目秀,看起来稚气未脱的样子,可是,那双手,他那双手放在那里在干嘛。

陆青瑶柳眉一竖,一张俏脸顿时布满寒霜。突然想起这时自己浑身上衣都没穿衣服。

“淫贼!!!”陆青瑶扯着嗓子大叫到,她终于反应了过来,想起了处理这件事的“正确流程”。

李十九正在舒舒服服的解腰带了,被这忽然发出来的叫声吓了一跳。睁眼一看。

眼前竟然出现了条美人鱼,再往下一看,“嚯”这条美人鱼还没穿衣服,还能看到下面的两条笔直的小白腿,中间还能隐约看到一抹黑色。段飞本是少壮青年人,而且因为那每三月发作一次的寒毒或火毒,火气甚大,鼻血就情不自禁的流了出来。

“噗”的一声。

李十九落入了水里。

水里慢慢的浮现出了一丝丝红色。

水花溅到了陆青瑶的脸上。

“混蛋,人呢”陆青瑶张牙舞爪。

于是他从水中游了起来,一只脑袋浮出了水面,眼睛不眨的看着她。

陆青瑶看到此幕反倒不生气了,把手伸出来水面,捏了个法诀。

陆青瑶轻斥一声“冰墙术”,忽然之间,周围的水受到召集,喷向空中在她与段飞之间生出了一道冰晶屏障。自然,周琅也就看到她了。

话说回来,周琅那里场景更为凄惨,只能用血流不止来形容。本来开始只看了一眼,身体落入水中受到冰冷的刺激后,火气便被压了下去。谁知道那位姑娘还叫自己出来,这一出来,眼睛便再也离不开了。即使少女的大部分身子都在水下,可是在这清澈的潭水下,这些潭水反倒让他能够看得更为清楚。天上的阳光透过树林照耀在少女的白玉肌肤上,闪闪发光。少女湿漉漉的的头发,前面有些细碎的搭在了光泽饱满的前额上,一双眼睛水灵水灵的。周琅顿时又来劲了,血流如注,一发不可收拾。

就在他担心自己会不会因为流血过多而提前暴毙的时候,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道冰墙。

“冰冻术”

一道冰晶射了过来,;李十九彻底不用担心流血过多而死了,他只突然感到一阵寒冷,还没反应过来就彻底被冻成了一个冰棍。

陆青瑶做完这一系列动作之后,便纵身越出水面一个蜻蜓点水回到了岸上。用真火把身体身上淬干然后把放在岸边的衣裳穿在了身上。过了不一会,李十九便看到了一个穿着红衣,扎着马尾辫的年月十七八岁岁模样的少女出现在眼前。

陆青瑶站在岸上,看着还在冻成冰块在水面漂浮的李十九。眼冒寒光,把一边的宝剑拿了起来,寒光闪闪的剑身一刷,从剑鞘里抽了出来。

李十九此时还在水面上飘浮着,浑身动弹不得,看着少女抽出了宝剑,就觉得很是不妙。嘴里想发出呜呜的声音,也不发出,使尽浑身的力气,也只是冰块在水面“扑腾扑腾的”的上下起伏着。

“你是哪家的公子?”

一身红衣似火的陆青瑶眼眸低垂,目光含冷的看着在水面瞪大眼珠子的李十九,她在门派内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他是从外面潜入进来的。而且还偷看她洗澡,不管是不是坏人,反正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周琅很想回答,可惜此时他那里动弹的了,更别提开口说话了。

“你既然不回答,我就当你是乱闯至此的淫贼了。像你这般人,今天我在此杀掉你你也是死不足惜。”陆青瑶面无表情,看着面前这个清秀的白衣青年,她也不想对眼前这个青年动手,如果眼前这个青年没有偷看她洗澡的话。而且,还看了两遍,还留了那么多鼻血。

李十九虽然被冻在冰块中动弹不得,可是他的脑子还是完整无缺的。看这个少女的装扮应该也是玄火教的弟子,只是不知道她刚才施展的怎么是水系功法。勉强也还能听到对面姑娘说的话,可是这时候他没办法开口啊。她还要一言不和就杀了自己,这怕是个智障姑娘,明明看的出自己这是不能说话,还问自己问题,答不出就拔刀。他突然想到一个办法,,上面大树上可是有自己脱下来的腰带,上面有一个玄火教的弟子玉牌,虽然是个挂名的,可好歹也能证明自己的身份。

于是他就使劲的翻眼皮,把自己的眼珠子往上面翻,希望那个红衣少女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

编后语:关于《《仙侠之十方剑歌》: 梦中的飞剑》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梦回小金棋牌天界》免费试读_最初的泡沫》,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