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天动流星》——玄少言

发表时间:2018-12-06 21:05:58浏览:18次
流星

流星

大小:2.96MB更新:2016-11-20

分类:美化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遁甲神章》——雾隐山人》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天动流星》——玄少言。 之前本站也有不少关于类似内容介绍:1.流星雨的逆袭 《特种部队》一起来看流星雨2.天龙座流星雨爽约 8090游戏《大侠传》天外流星补缺3.天马流星拳 《侠武英雄传》绝世武功广流传

第一章 仙陨

东海边上一座都市名唤洵洲,建于大江出海口,来自各地的商人船队无不集结于此,港口旁船只鳞次栉比,市集上人山人海,商贸繁荣,连京城也相形见绌。如此繁华,却也不过是最近十几年的事。古人云沧海桑田,可是海陆变化要数千数万年的时间,而把一个蛮荒原野变成村镇都市,人类只需要数年就可以做到。可见,自然规律虽不可违,但如果付出足够的努力与时间,人定也可胜天。

自洵洲东面便是茫茫东海,客商多是从洵洲出海然后南下至南洋地方做生意,至于东海极东之处有些什么却是谁也不知。曾有人组织船队前往横渡东海,结果路上遇见了大风暴,再也无法向前,只好转头再回。后来又有人试了多次,可每次均被风暴所阻,可奇异的是,风暴虽大,但船队却也都全身而退,并无损失。于是人们传言,东海中有仙山,风暴乃是仙人所设结界,防止凡人涉足仙境。

这般的传言不胫而走后,中原有些有本事的修仙高手,都有意来东海仙山一访,凭着仙家法宝,竟然真有几个人来到了东海仙山。然而,这些人回到中原之后,却都对东海之事绝口不提,若是人问的紧了,他只回答一句诗来:

世外孤尘,任春秋寒暑;中原山水,凭心欲随行。

原来这两句诗中暗含着那位东海上仙的名字,此人天生孤傲,认定修仙之人当清心寡欲,因此不屑于中原的俗世修仙者来往。而来到东海仙山的修仙者无一不是中原一流高手,却也都在他手上吃了亏,可见此人功力深厚,绝非轻言。于是那东海上仙虽从未出山,但世外孤尘欲随行的名字却已响彻中原南北,这位上仙所居住的仙山也被中原人称为云浮山,其盛名竟不下于修仙圣地昆仑、峨眉等仙山。

俗话说:树大招风。世外孤尘威名远播,自然有不少人想要前去挑战,开始上有不少人前去,却无一人能获胜,但却都能平安归来。这些回来的人或是为了掩盖败绩,或是真的对对方极为崇敬,无一不将欲随行的修为夸得天花乱坠、天下少有。自从天下人对云浮山更是极为推崇,甚至将欲随行与中原四圣并列,称为“天下五圣”。

尽管名头已是极响,但云浮山里却依然是静谧祥和,层峦叠嶂,空山寂寂,除古木寒鸦、山谷松涛外,再无一丝声响,更不见一个人影。这一日,只见云浮山巅,香烟缭绕之处显现出一处平地,四面有九个香炉围成了一个大圈,圈子里端坐着一个穿着黑纹白衣、面如冠玉、剑眉凌厉的美少年。此人紧闭双眼,双手合握于丹田处,口中念着咒语。突然双眼一睁,大喝一声,身后长发飘摇,背上一口古剑猛然出鞘。那白衣人乘着香烟缓缓上升,这时雷声阵阵,一道蓝色电光劈了下来,白衣人立刻停住,竖起右手中指食指,在胸口处结印,低声喝道:“去!”那口古剑当即携带着赤色剑光往空中飞去,与那道蓝色雷光交织在一起,远远望去,便是一场大战。

白衣人见古剑难以取胜,取出一张白色符咒来,右手两指夹着那张符念了句咒语,一道白光立刻冲天而去,助那口古剑。一时间赤白两道光芒威势大振,步步紧逼,蓝色雷光不断后退,已然抵挡不住。

白衣人微微一笑,乘着香烟又向上飞升。突然那道蓝色雷光渐渐变成了紫色,空中雷声响烈如同野兽嘶嚎,紫色雷光气势增强,竟然又向古剑压了过来。赤白两色连连败退,完全招架不住。

白衣人冷哼一声,取出五张黑色符咒,念一声咒语,五道黑光飞出,可却不向那道紫色雷光压去,反而冲向了赤白两道光。古剑腹背受敌,赤白两光立刻消散无踪,又听到“啪”的数声,古剑竟断成了数块!

白衣人大惊,却又见那五道黑光和紫色雷光一起向自己冲了过来,连忙双手结印,运功抵挡。可突然却感到丹田中一阵剧痛,仙力竟无法提上来。眼看着六道光已然冲来,可此时却束手无策,只好双手推出,强行硬接这一击。

两相碰撞,一阵电光闪烁,跟着便是“轰”的一声响,一道白色身影从电光团中飞出,直撞到山间峭壁之上。白衣人“啊”的一声,吐出一口黑血。

突然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响起,“厉害,厉害。世外孤尘欲随行果然名不虚传,竟然连天劫雷光也奈何不了你。”山间松林中走出一个黑衣道装剑客,看着困倦在地的欲随行又冷笑道:“不过你受了这般攻击,只怕仙灵已破,千年修为就此毁于一旦了,哈哈哈!”

欲随行抬起头,擦着嘴角血迹道:“好!好!原来是你,我的好兄弟、救命恩人剑道七绝任不凡。可是究竟为什么?你我兄弟一场,为何要下如此毒手?不但毁我灵符,甚至不惜使用碎灵散这种禁药!”

本来还在大笑的任不凡猛然变脸,面容狰狞的说道:“你还好意思称我为兄弟吗?你...你这道貌岸然的小人!仗着自己修为高深,从未将我放在眼里。可惜我瞎了眼,当年竟然会救了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嘿嘿,休说是碎灵散,便是再厉害的毒药,也不能抵我受到的伤害之万分之一!”

欲随行感到身体渐渐困倦,知道这碎灵散的药效发作,这一身修为再也无用,况且又受了天劫,只怕转眼就死。但这件事不明不白,无论如何也要问清楚,当下强提仅剩的内力,问道:“任大哥,我自问对你不薄,并没有对不起过你。本来你曾救我一命,如今再死在你手上倒也没什么。如今我死期将至,请告诉我:我到底如何对你不起,你究竟对我有何不满,非要痛下死手?”

任不凡道:“好,好啊,都要死了居然还能摆出这副大义凛然的模样。你果真不知吗?又或者说,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那晚你和白,白,和她...”

欲随行似乎已知晓是什么事了,道:“你是说上个月我来翠环庄赏月之事?当时我喝醉了,就提前离开往客房休息,这之后的事却不知道了。至于白姑娘,我对她虽有婚约,但未曾婚娶,自然好生敬重,又何尝冒犯了?”

“好,好一个好生敬重,都敬重到床上了!”任不凡虽在大笑,但笑声凄厉无比,好似鸦鸣猿啼。

欲随行大吃一惊,连咳数声,也顾不上咳出了多少血,右手俯地支撑着身体道:“绝无此事!我欲随行是个光明磊落的好男儿,绝不会做出这等窃玉偷香的无耻之事!白姑娘是个冰清玉洁的好姑娘,你与她是同门师兄妹,怎可这般侮辱她的名声!”

任不凡道:“事到如今还在狡辩。我问你:你如今已是太清初阶修为,普天之下有什么酒能灌醉的了你?还有,你今日引天劫、破虚空,为何会气虚不稳?你所修炼的无上秘要为何会突然反噬?碎灵散又为何会生效难道你不知吗?”

欲随行满脸惊恐:“什,什么,难道我...”

任不凡道:“不错,你的童子身早已破了,就是在那一夜!”

欲随行喃喃的道:“这,这怎么可能。”突然又想到一事,为何任不凡竟会对这事这般上心。欲随行问道:“任大哥,难道,你对白姑娘......”

任不凡转过身道:“呵呵,我和她本是自幼青梅竹马,后来又是同门师兄妹,在你来之前,她对我也是情深义重。可哪知道,自从那天我救了你回来之后,她一双眼睛就再也没看过我了,整天与我谈论的话题也都是和你相关,而你这道貌岸然的狗贼,表面上一副正人君子模样,不以女色为念,可却偏偏只对她大献殷勤,可怜我师妹不谙世事,竟中了你的诡计。凭着你一身绝世的修为,自然是为所欲为,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可恨师妹对你心心念念,甚至连师傅的命令也要违抗。终于,你们订婚,我还要吃你们的喜酒!呵呵,此仇此恨,不把你挫骨扬灰,如何消的!”

欲随行叹道:“我极少下山,人间世事并不知晓多少。之所以对白姑娘多加关照,也是为了她是你师妹的缘故。后来若不是你再三相邀,我甚至不会再去见她。至于婚约更是箭在弦上,顺势而为。如果你早对我说,又怎会如此。”

任不凡冷笑道:“你就编吧!狗贼,我可不像师妹那样好哄,今天任你巧舌如簧,也必死无疑!”

任不凡又看向四周,冷笑道:“不过倒是多谢你这一处洞府了,哈哈哈,总还算你一点报恩,送了这样一处灵力充沛之所与我。有了这云浮山诸多天灵地宝、灵丹妙药相助,我要突破指日可待。可笑你狂傲了一世,到头来竟让我得了现成便宜。呵呵,你是不是很不甘心啊,哈哈哈!”

任不凡话音未落,突然地动山摇,四周的山峰全都摇晃起来,任不凡重心不稳,摇摇晃晃的道:“狗贼,你做了什么?”

欲随行闭目道:“这云浮山与我是一心同体,如今我既然要死,这山也要沉入海底。任大哥,你若不想葬身于此,还是快快离开吧!”

任不凡恶狠狠的看着欲随行:“好狗贼,倒便宜了你,不能由我亲手杀你!”言罢转身念了一声咒语,当即化作一阵金光消失了。

欲随行整理好衣衫,再度端坐其中:“情缘孽债,尽皆去休;浮生霸业,不过一梦。可惜的是吾尚有未了之事,如此便死,可惜可惜!”

言罢,山塌地陷,掩埋了欲随行的身体,跟着整座云浮山尽沉没于海底。

第二章 重生

“啊,咳~”

小树林,流水旁,一间小屋中,突然传出一声轻微的呻吟声。

“啊,你,你醒了!峰哥快来啊,儿子醒了!”

床上的病状少年睁开眼睛,只见一个穿着青衣的妇人双目含泪,正在喊着谁过来。

“您,您是?咳咳,这儿又是那儿?咳咳。”少年不停咳嗽的问着,用手撑着身体慢慢做起,那妇人连忙上去扶住。

这时一个高大魁梧、面容刚正的汉子走了进来,听着少年的话不由得皱眉道:“怎么说话这般颠三倒四?莫非磕坏了脑子了?”

那妇人忙拉住那汉子低声道:“峰哥莫要这样说,别吓坏了孩子。”转身有面向着少年道:“儿啊,这儿就是咱家啊。自从你跌入后山之后,已过了三天了,这三天我和你父亲用尽方法来救你,可都是毫无作用。天可怜见,你今天终于醒了,不然,母亲也不想活了!呜呜!”

少年有些呆滞的念到:“父亲?母亲?”突然想到一事,催动丹田暗提真元,却毫无反应,如此连试几遍,均无用处。少年顿觉万念俱灰,不由得全身瘫软下去。

那汉子和妇人有些不明所以,妇人问道:“儿子,洵儿,怎么了?”

少年喃喃的道:“毁了,我的仙灵真的毁了。”

这个少年便是早已死于云浮山的欲随行。

原来那天欲随行身中奇毒,又遭天劫,本来已毫无生机,但他毕竟仙力深厚,又有未了之事牵挂于心,虽然身死但魂灵不灭。一丝灵魂离了云浮山,竟往中原而来,如此飘荡人间,既无思想,也无方向。有一日,竟被一股强烈的求生之念所吸引,竟然附身于一人身上,便是眼前这位抱病少年了。这少年其实早已死了,只是被欲随行借体还魂再度重生了而已,因此对这汉子与妇人并不认识。

这边那汉子与妇人见了欲随行的异样后互相看了一眼,均感惊奇,汉子摇头叹气走开了,妇人握着少年的手:“洵儿,没关系的,即便不能修仙,也一样可以做一个普通人好好活下去。这件事已经过去四年了,你也该放下了。”

“四年?”少年又是一惊:“这,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那妇人也谈了一口气,把这些年的事都说了出来。

原来这位被欲随行借体还魂重生的少年叫岳洵,今年不过十四岁年纪,天生体弱多病,小时候又受到父母仇家迫害,仙灵破损,从此再无修仙的可能。现在的父亲名叫岳峰,母亲名叫皇甫灵薇,他二人本在江湖上有着不小的名气,但为了保护儿子,决定从此隐居于山林之中,再不出世。

欲随行,不,人间再无世外孤尘,从此只有一个普通凡人岳洵了。他一念求生,为的是有三件事必须要亲自出面解决不可。一是为了与前世未婚妻白素心解除婚约。当初他定下婚约,本来就是在旁人推波助澜的情况下不得已答应的,况且那时他未通人事,以为结婚不过一个简单的仪式罢了,哪想过还要施行周公之礼。他所修炼无上秘要需保持童子之身,因此结婚一事万万不能。再加上又知道了白素心是救命恩人任不凡的心上人,那自己就更不能横刀夺爱了。

第二件事却是与中原四位绝顶的修仙高手的一场斗法。欲随行虽常年在山修行,但偶尔也会下山办事。只是他神龙见首不见尾,因此江湖上的人极少知道是他。而欲随行游历天下,也着实见识了不少仙家高手,也结交了一些至交好友,其中尤其以中原四圣最为厉害。当时他功体未成,遂与四圣定下斗法之约,倘若不去,未免遭人耻笑。

第三件事最是要紧,他行走江湖时,曾撞见一件不平事,只因当时有事,因此说好等到自己办完事后一定前来为此事证明,为冤者洗刷冤屈。如今想想,前两件事倒也罢了,既然自己真身已死,那婚约、斗法自然都谈不上了,也不算自己违约。唯独这第三件事,倘若自己不来,那不让好人含冤枉死,坏人逍遥法外吗?

上天也实在是会开玩笑,让他重生,却又不肯让他恢复本尊,如今他重生成了一个仙灵破损的废人,这般身体,能有何用?

岳洵心中烦闷,转身睡去。母亲皇甫灵薇见了,也不知道该如何劝慰儿子,只好先离开让他自己好好安静的想想了。

岳洵想到了任不凡,按理来说,自己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全怪他,但毕竟自己初入江湖之时,功力未够,经验不足,那时候多亏他帮忙。后来自己得罪了一家大帮会,受到仇人密谋截杀,也是多亏他来冒死报信才算免于一难。后来自己也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不但数次助他修炼渡劫,更是帮助他击败了不少仇敌。如此算来,其实他们之间也算是互不相欠了。只是可惜自己不懂人情世故,只知一昧对人好,因此虽然自己不好与人交流,但在任不凡多次相邀之下,终于还是和他师妹白素心相见了,从此就播下了祸乱的种子。那白素心确实是个好姑娘,不但修为高深,而且温柔贤惠,对他更是体贴关怀。因此当任不凡代白素心提出婚约的时候,他虽然觉得麻烦,但倒也并非不愿。后来在任不凡的多加撮合之下,他们终于订婚了。如今想来,只怕任不凡早已恨上了自己,只是碍于师妹请求,所以才把所有感情都掩藏起来。自己天生对人冷淡,也没有注意到任不凡的心理变化。但另一方面白素心却又不满了,虽然订婚,可未婚夫对自己总是不冷不热,心中总是不安,终于在那天晚上,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竟然把他灌醉了,然后终于结成了真正的夫妻。于是,藏在任不凡心底的感情也终于爆发了出来,竟然不惜冒犯天规使用禁药来谋害他。

其实他不知道,自己早已决定与白素心解除婚约。当时的自己虽然不知道后来这许多事,但天劫将至,自身修为将会再进一步,接下来要做的就是飞升上界,成就大道了,哪还有时间与凡间人士谈情说爱。只是可惜,自己拙于言词,未能及时说出来。如今再想,如果当初一开始就拒绝白素心的求婚,只怕也就不会有后来之祸了吧。可是,这人世间却哪有后悔药吃的呢?凡人修仙再过厉害,终究也不过是天地间的一颗棋子,只能屈服于命运的安排。

编后语:关于《《天动流星》——玄少言》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惊喜连连,百万现金等你拿——大神棋牌游戏》,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