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问道:人道缈缈》——世人皆不知火

发表时间:2019-05-16 04:13:58浏览:53次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狼君传说》——君者朗也》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问道:人道缈缈》——世人皆不知火。 之前本站也有不少关于类似内容介绍:1.《问道外传》洞府守卫揭秘:您一定不知道的几件事2.《问道外传》 洞府守卫揭秘:您一定不知道的几件事3.知己知彼《神仙道》燕赤霞你不得不知

李家村

北荒大泽,十荒之一,这里终年四季如春!

“小非啊,明天就是镇上的集市会了,十里八村的好小伙都会过去的,你就好好休息准备一下吧”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大爷慈祥的望着眼前的小伙子说道。

“嗯!知道了村长,明天没什么事的话我会去的。”小伙子一脸无奈

小伙姓季名非,十六岁,身体修长,穿着一套长袍,显得很是书生气。家中还有一个七岁妹妹,妹妹姓季名然,说来也奇怪,整个村的人都姓李,唯独他们两兄妹姓季。村名也对他俩兄妹特别好,有好吃总会想着他俩

老大爷是村里的长辈,李家村族老,也是现在的村长,别看他再过两年就七十岁了,但是身体好,已经连续当了几十年的村长了,对这季氏两兄妹可相当的照顾!

“小非啊,你可长点心,别给我们村里人丢脸啊!咳咳。咱村里每次集市会都在丢面子,今年的集市会,哎,不提也罢”村长咳了咳,抚摸着胡须说。

“我知道啦,村长你快回去吧外面风大,再说了,我一定会娶一个如花似玉的婆娘的,”季非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搀扶村长那单薄的身体,搀扶着把他送到屋外,回到家中,就看到妹妹奔奔跳跳的小跑过来。

小女孩直接抓住她哥哥的手,摇来摇去,撒娇卖萌。“哥,我要吃鱼,你晚上给我做红烧鱼好不好啊。”

“好,小馋猫就是吃龙,凤,哥哥都帮你抓过来红烧着吃,呵呵!”

“不嘛,我听那些说书的说龙要清蒸着吃,凤要烤着吃,这样才好吃的呢!”女孩努了努嘴,哽咽口水说。

一把抓住季然,说道“小馋猫,你是从哪个听书先生说的啊?下次我也去听听”季非刮了一下季然的小鼻梁。

见谎言被拆穿,季然顿时恼羞成怒了,憋红着脸说:“哥你坏,不理你了,我去睡觉去”季然推开哥哥,捂着脸跑了。

季非摸了摸鼻子心里想着:“大白天还睡觉,哎!做饭去咯。”

晚上一股诡异的雾气飘到季非兄妹俩的房顶。

季非把碗筷拿过来,摆在桌子上。“然儿,吃饭了,你在不来,我就把鱼吃光了啊!”

“来了来了。”季然跑过来。差点摔了一跤。

“慢点,又不是不给你吃!”季非一边说着一边把鱼头和鱼尾夹断,放到自己碗里。

“哥,你坏,你就不能让我多睡会吗?好困啊!”季然坐到椅子上伸手打了个哈欠。

季非用手轻轻刮了刮妹妹的小鼻梁,笑骂道。“我看你啊,不仅是个馋猫,还是个小懒猪呢!”

兄妹俩人吃过晚饭回房休息。

半夜,季非来到自己妹妹的房间,帮她盖好被子,正准备回房休息,只听到妹妹语呓。

“疼,哥哥,别走,别丢下然儿,害怕,害怕!”

季非的手轻轻抚在季然的额头上,有点烫,“然儿,然儿,你怎么了?”

季非叫不醒自己的妹妹,顿时急了,帮妹妹盖好被子,额头放上打湿了的手帕然后便直接跑出家中,直奔村长家。

季非拼命般的敲着门喊“村长,村长”。

“小非啊,怎么了,你说我一个老头。深更半夜的?”村长打门,语气颇有些不满,季非还未等他说完直接背着他就跑。

“慢点,慢点,啊呦,可怜老头我现在都快七十了,可经不住你这么瞎折腾啊”

“然儿病了,你快去救救她。”季非气喘吁吁说着。

村长这下怒了,“你怎么照顾然儿的?还不跑快点。”季非挨骂也不说话,就只是跑着。

回到家里,季非直接把村长放了下来,急急忙忙的跑到季然的房间“然儿,你怎么样?”

这时村长过来了,伸手提起季非得衣领子甩到一边去,“走开,滚一边去!”

季非趔趄了一下,也没多想,村长直接把手放到季然的手腕上,眉头紧皱,把季然的手重新放回被子里面,拿起墙边的木棍直接向季非打了过去,快接近季非的时候停住了。

季非记得自己的妹妹季然小时侯每得一次病,村长就会打自己一次,今天竟没有打,顿时急了,哽咽着拖住村长的衣袖“李爷爷,然儿怎么了?你别吓我。”

“怎么了,怎么了,阴寒之物入体,伤了五脏,六腑也快要保不住了,你说怎么了,哼!”村长气急败坏道,拿着木棍的手也无力的垂下来了!

“李爷爷,你打我,你打我你就能治好然儿的,你快打我啊!”季然看着村长拿木棍的手慢慢垂下,慌了,直接跪倒在老头的面前。

老头甩了甩衣袖,“打你能医好然儿,我现在已经打死你了!”说罢推开面前的少年,摇着头走了,临走前还说了一句“哼,你好自为之吧!没得救了,没得救了!”

村长走了,季非瘫倒在地上,“哈哈哈哈”笑的有些疯狂,还有办法,还有一个办法,我一定会救你的。然后轻轻的把妹妹从床上抱下来,背着,直接跑出村子。

距离村子二十里处有一座古庙,说来也奇怪,这庙里只敬一个看起来骨瘦如柴,光头,眉毛和胡子都到脚底的雕像。

但是这个庙香火鼎盛,来往朝拜的人络绎不绝。

“还望大师帮我们主持清风镇的集市会,这里是我们全镇上下的一点心意,还望大师收下”中年人往衣袖里摸去,拿出一块黄金递给面前的和尚。

和尚伸出手拿着黄金,往怀里放去“哦弥陀佛,贫僧出家人一个,沾染红尘俗事会遭因果报应的”

“大师,您放心好了,这部分因果,我们全镇的人会补偿给您的!”中年人双手合十,从怀里又拿出两块黄金。

“好说好说,届时贫僧一定赶到,哦弥陀佛!”和尚拿起黄金往怀中放去。

“大师,大师,求求你救救我妹妹,求求你”季非现在已经满头大汗的看向和尚。

“哦弥陀佛,施主,贫僧正商量要事,不急不急!”和尚继续看向中年人。

“大师,我求求你,我愿意为大师当牛做马,肯求大师救救我妹妹。”满头大汗的季非看向和尚。

和尚双手合十“施主,你”未等和尚话说完。

“大师,咱们得事不急,你先看看这位年轻人吧!”中年人看向季非继续道:。“年轻人,你是不是清风镇上的?”

季非用感谢的目光看向中年人。“小子是李家村的”

“哦,李家村的啊。今年你们村可别丢面子了,哎不说了”中年人又看向和尚道:“大师,林某就先走了,”

“哦弥陀佛,林施主路上小心!贫僧恕不远送。”说完和尚便拿起季然的小手号起脉来,眉头紧皱。

“施主,先把她扶回厢房。”

“大师,怎么样了?”季非看向和尚道。

“阴寒入体,伤了五脏六腑,命不久矣,咦!”这时和尚的眼睛突然亮了一下!

“嗯,施主,为今之计,想要保住令妹性命,只能去大泽深处,哪里有一种长得像人的草,你把它采来。”

和尚看向季非,露出一副很难办的样子。

“大师,那草”

和尚转头看向季非道:“哦弥陀佛,那草高一尺,宽一寸,长在尸骸上,通体艳红。”

得到药的特性,季非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季然,季非拱了拱手道:“好,还望大师在小子出去这段日子里,好好照顾令妹,小子日后便当牛做马”然后推开门跑了出去。

“哦弥陀佛,我就怕你又命去,没命回。”和尚看着远去的少年,嘴角微微上扬。

晚上,李家村。

村里所有人都齐聚在此。

“你说村长把咱村所有人叫过来是干啥啊?”

“大家安静下,今天我请大家伙来,主要是小然病了,我想请各位都拿出一点东西来,以表我们村的心意。”村长站在台上望向下面的村名。

“什么,小然病了,那个怎么办啊!”头上帮着头巾的大汉目光急切的看向台上的村长。

“是啊是啊,病的严不严重啊?应该没什么大事吧”手上提着篮子的大娘看着周围的人说道。

“不会是要死了吧?那大人还会不会保佑我们村啊,哎你说也真是的,季非干什么吃的?”

“别乱说,瞎起什么哄啊,在乱说把你赶出村去的!”光着膀子的大汉一脸不善的看着周围。

“哦哦哦,对!”

……

村长用把双手举高,然后往下挥了挥“大家都安静下,你们现在赶紧的,每人都拿一个自己身上最不值钱的东西出来”

“对对对,当年大人说有什么难处用最不值钱的东西就可以呼唤她,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你想让我们全村人都死是不,这种话你都敢说出来,赶紧拿东西交给村长”

“呸呸呸,是我瞎说,大人请不要怪罪啊”

村长李老头拿上全村一百零八户的东西,走到一堆石头旁,让后把东西放到上面,拿出把刀往自己手指上割去,血滴到石头上,石头闪烁着荧光好像与天上的皓月正呼应着一样。

世人皆不知火说

您的支持,就是对我最大的鼓励!

远门

天荒,一座巍峨的大山上,房子看起来很奢华,很大,比宫殿有过之而无不及,此刻有两男一女正在吵闹。

女子有些憔悴的坐在地上看向中年人道:“父亲,我求求你,孩子是无辜的,他们毕竟是你的亲外孙啊。”

中年人愤怒的跺了跺脚,指着地上的女子说道:“哼!我没有他们这两个外孙,告诉我,他们俩到底在哪里?还有那个玷污了你的畜生到底在哪里?说啊”。

女人只是小声抽泣着,并未回答。

“哼!明天你就给我下嫁到王家去,要是不嫁,我云天就没你这个女儿”气愤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中年男人甩了甩衣袖,摆手走出了房门。

英俊男子过来扶住女子并出声安慰道:“姐,没事的,父亲现在只是在气头上”

女人看向边上的英俊男子说道:“小弟你可知道,你还有一个大哥,他不满父亲对他婚事指手画脚,离家出走。”

英俊男子看向坐在地上的姐姐说道:“姐,别说了,我都知道!”

“小弟,姐姐求你一次,帮我好不好?”女子无助的握紧英俊男子的手

男子拍了拍女子背后。“好,我帮你!”

…………

东荒,大泽深处,遍地的尸骨残骸,荒无人烟,天空都是灰色的,时不时还会响起一声乌鸦叫,偶尔还会看到有一只凶兽抓住猎物拼命的撕咬,只留下地上一摊血迹。

无数的尸骸上却有一株长得像人的植物,没有任何凶兽敢靠近这里。

仔细观看,你会发现这植物在微笑着,五官栩栩如生,通红的身体,感觉起来很恐怖。

然而此时却有一个老人家从远处走来,你从远处看感觉他的每一步动作都有一种大道契合感,时而远时而近。

老人身形很单薄,像是风烛残年,命不久矣的样子,但是目光如炬,身上穿了一件破破烂烂的道袍,最重要的是他还没有穿鞋!

他好像在寻找什么一样。路过这个地方时,老人停下了脚步,不由的惊呼出声:“咦,鬼骨草,嗯~此地有点诡异,先布个阵法再说,嘿嘿!”笑的有点小猥琐。

老人双脚盘膝而坐,一只手申向天空然后握拳,一道白光笼罩着这方圆十里的地方。而后双手手指摆出一套隐晦的手势,一缕缕黑气从哪株植物上散发出来,竟被老人吸收而去。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远处的凶兽却不敢靠近这里半步,没有乌鸦叫,没有凶兽,灰色的天空,笼罩着这片大地,这个地方看越发诡异起来。

相隔快到十里的一座山腰上,有一个少年喘了一口粗气:“呼!翻过这座山,就到地方了。”

来人便是季非,季非走了半月之久来到这个地方!

“然儿,等着我,”

少年坚定的目光如炬,一步一步的往山上走。

风吹动着树叶,沙沙~

此时此刻天上下起了小雨,季非好似早已知晓般的从背后包里面拿出一把油伞,季非不由嘟囔道:“幸好早有准备!”

然而幸运并没有降临季非身上,只听一声“吼”,一只长得像老虎的生物直扑过来,

季非此刻已经是冷汗直冒,人体的本能反应,季非直接用手挡住头,就当老虎快要扑到季非身体的时候。一阵白光阻挡了老虎的身体,

“吼”老虎不甘的咆哮着,老虎知道,只要自己吃了眼前的这个人自己便可以炼化横骨,达到更高级存在,到时候地盘什么的全都会有的,当然季非是不知道这只老虎所想的。

回过神来的季非,撒丫子的拼命狂奔。

老虎紧随其后,但又不敢发动攻击,总觉得有什么危险。

季非跑着跑着,就到了悬崖边上,转头看去,发现老虎还在自己后面,连忙捡起地上的石头喊到:“你别过来啊,再过来我砸死你。”

老虎慢慢的往前走着。

看到没有吓唬到老虎,季非却吓得把石头一扔,脚上一滑,失声惊呼“啊!”就这么狗血的跌入悬崖。

老虎不甘的往前扑去,只是抓到一片衣角,站在悬崖边上发出一声怒吼!然后转身离开。

季非穿过一片又一片云雾,在半空中一脸悲哀想着“然儿,对不起,哥哥没有好好照顾你,来世不要做我妹妹!”

看着离地面越来越近的季非,一脸不甘,复杂,悔恨。

远在村里的季然突然睁开眼睛,道了一句:“哥!”便又昏睡过去。

边上的大师看到嘿嘿的笑了起来,起身来到大堂那座雕像前跪了下去,嘴里念念有词。

…………

此时此刻的的老头正伸着腰,满脸喜悦的道:“真好,又突破了,老夫我现在就是得意的笑啊,得意的笑!”

正转身离开这个鬼地方的时候,吃痛的叫了一声:“哎呦,是何人如此加害老人家我?有本事出来!”

季非从悬崖边上跌落下来,闭上眼睛,心里痛了一下,便感觉身下有片柔软的东西,不由的睁开眼看向四周,映入眼帘的却是满地的尸骸,远处还有一小滩血迹,边上还有一株气息萎靡看不出是什么植物。

此时此刻季非的心情就是毛骨悚然。站起来摸了摸全身说道“我这是死了吗?”

“咦!臭小子,你没死,可我就要死了!”趴在地上的老人家眼睛亮了一下但又不满的说道。

季非并没有听到老头说的话,此刻正满脸悲伤的嘟囔道:“终究还是死了!”

听到这句话的老头突然炸毛起来“你才死了,你全家都死,哼!”

听到这句话的季非也炸毛了,轮起拳头直接打过去,老头那是什么修为啊,也不躲也不闪。

季非的拳头打到老头的身上时吃痛的叫了出声。

“啊”!

老人好气的笑骂道:“啊个屁啊,死了没有?”

季非看了看自己吃痛的拳头,心有余悸的说道。

“咦!真没死啊,还好还好!”

也没管为什么自己一拳打在老人身上,老人没受伤,反而自己受伤了。

“哼,小子你还不起来。”

反应过来的季非迅速站起来,不好意思看了看老头,有些腼腆的笑道“嘿嘿,不好意思哈,是小子无礼了,您大人有大量别记小子仇。”

老头不满的看向季非道:“哼!不该记仇你,你说说吧,怎么赔偿?”

“什么赔偿啊?”

“你说什么赔偿?你是现在给啊还是我去你家里给?”

“老人家,实不相瞒,我妹妹现在还病着呢,我得求药去就我妹妹治病。”季非摸了摸头,指向边上的那株草,出声又问道:“前辈还这草我可以采摘吗?”

“你想快点死,你就摘。”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也没有想明白的季非这时怒气冲冲的指着老头的鼻子说道:“哼,老家伙,刚刚还骂我全家呢,我摘了能怎么的,你凭什么不让我摘?又不是你家的,我就问你凭什么?”

老头也指着季非的鼻子说道“哼,凭什么,就凭我刚刚救了你,你说凭什么?”

“你刚刚还骂我全家呢!”

“我救了你!”

“你骂我全家!”

……

一老一少就这样争执着,季非受不了了,嘴里嘟囔着:“真是老不羞!”

但还是被老头听到了,老头也没生气,装作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指着季非淡淡的说道。

“这样吧,你打我,砸我的事情我就当没有发生,但是你要拜我为师,我可以救你妹妹。”

其实老头看到季非的第一眼就是,这青年竟于我有缘,可以做我徒弟,一想到自己随手布个阵,就收到一个这么好的徒弟,心里就美滋滋的。

此刻季非的心情就是一百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心中想到:“这老头是不是有病啊?我有药了为啥还要他救?为什么还要拜他为师啊,他会不会是骗子?骗色的吧?再说了赔偿东西有这个赔偿法吗?真搞不懂!”

当然只是心里话不会真说出来的,季非看向老头说道:“这不是药吗?”

老头一脸鄙视的看着心目中自己的徒弟,说道:“这是毒,不是药,毒,你知道不?很毒的那种,会死人的那种毒”!

季非指着鬼骨草道:“大师说了,只有这个才能救我妹妹。”

“那好你看着啊”老人说完闪烁了一下,身旁竟然多出了一只老虎。

季非吓得往后跑,刚迈开腿就被老头给抓了回来,说道:

“你看着啊,这是一头化体期的妖兽,相当于我们人族修士筑基期修士,你看看我让它碰一下!”

说完直接把老虎扔到鬼骨草上面,只见这头老虎。全身上下的肉,慢慢地萎缩,直至最后连皮和毛都消失的干干净净。最后只剩下一头骨架。

而此刻那株鬼骨草身上的五官,四肢越发逼真,那种艳红,越来越亮,正微笑着看着季非。

季非现在已经吓得不敢动弹一下,生怕老头也把他给扔过去。

老头笑骂道:“好了,好了,不用担心,不会把你扔过去的,现在你还不来拜师。”

季非自然也不是愚笨之人,看了看面前的老头,又看了看那株草和边上的骨架,最后看向天空,心中想到:“为何会这样,难道大师?”想到这里季非越发心惊起来。

季非转头看向老头道;“前辈,我答应你,但是我要回家一趟,可否让我回家之后我再拜师。”

“可以,给你一个信物,闭上眼睛,走你!”

老头踹了季非一脚,手一挥,那株鬼骨草也不见了,只剩下满地的骸骨,远处的血迹和灰色的天空。

编后语:关于《《问道:人道缈缈》——世人皆不知火》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第十世106官网彩票人生》免费试读_千尊月》,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