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无孽》——倾墨未染

发表时间:2019-05-16 03:57:12浏览:17次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末世之时间压缩》:异变》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无孽》——倾墨未染。

第一章 楔子

时间不会为了谁而倒流,它只会无情的去呈现那泛黄的回忆。

林劫静静地坐在草地上,从怀中拿出一串淡紫色的风铃。

风铃,不过是一串极其普通的风铃。上面布满了岁月留下的痕迹,久到让人不禁怀疑它是否还能发出声响。哪怕丢在地上,恐怕都不会有人多看一眼。

可此刻,这或许就是他唯一的寄托。

一阵清风徐过山丘,响起了清脆的风铃声。悦耳的铃声,仿佛一首恬静的歌谣,渐渐驱散开着他心中的焦虑,不安。

纵然时间无情,也不由得暂缓了它的脚步……

这一刻,伴随着风铃声,他的心才会变得格外平静。

只有这里,他可以活成自己的样子;只有这里,他才可以暂时摆脱世间的纷扰,卸下那些不得已的伪装;只有这里,他才能像个能够有喜怒哀乐的人一样,宣泄自己的情绪;也只有这里,他的目光才会变得这般温柔。

不知不觉从何时起,这已成了习惯。一想到她,就要到后山这片草地上来,走一走,坐一坐,摸一摸,想一想,有时还莫名其妙地流流泪,就像一个孩子失去了心爱的玩具。

静静地,躺在草地,将自己深深地埋进去。青草真的就把他埋起来,藏起来,就像一个温暖的怀抱。青草总会爱怜又哀怜地轻抚他的脸颊,似乎在抚慰着他,怜惜着他。

岁月无痕,风过无情。一瞥回眸,一曲离殇。

也许,时间可以肆意篡改了很多,颠覆了许多,也改变了很多。可有些人,有些事,只会在时间的沉淀中,越加清晰,苦涩。

早已不知,度过了多少个春秋。物是人非,徒留他一人坐看风轻云淡,更添一抹寂寥。

一个人在恬谧的时光里总是想得很远很远,竟慢慢地走回到了过去…

岁月的房间里布满了灰尘,他拿起手上的扫帚,他低下头,轻轻地细心地打扫着房间。扫着扫着,房间里多出一个人。回眸间,是她,是她,真的是她……她也来了。他惊喜地迎上去,问:“咦,你?怎么是你?你知道我在这儿?”

女孩嘴角微扬,道:“怎么了,只允许你来,就不准我来啊。是不是不欢迎我啊?”女孩粲然一笑,这熟悉的笑容,熟悉的声音,熟悉的一切……

女孩还是那个女孩,他放心了。

他满心欢喜地看着女孩,像在看一幅精美绝伦的画卷。她从画中款款地走出来,女孩对他笑,女孩跟他说话,女孩和他较量道术,女孩总是爱笑他傻,女孩要他每天都要对她笑,女孩要他每把剑都刻上自己的名字,女孩要他紧紧地抱着自己,女孩要他一遍遍亲吻着她,女孩说要用幸福把男孩勒紧,女孩说爱听男孩说的话,女孩说她永远也听不够,而最后……

天公不作美,人这一世,岂能事事都随人所愿。

人,终究是会长大的。

而,每个人都要为成长付出代价……

过往的这些,那些,最终都会败给了成长……她用一命,搏来他一个枷锁般的承诺,换来的是世间数百年的安定。

那一天,一抹鲜血,染红了他的整个天空。

消散的倩影,那一抹温柔。早已经深深刻入他心中,成为了他一生都无法忘怀的梦喃。

过往的一幕幕都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

“两百年,她还是她。而我,还是原来的我么…”

林劫默默将她的风铃系在剑上,是那么专注,那么认真,爱之唯恐有所不及。

剑就在身畔沉睡,容我陪你想当年。

而道门中,方青云却大惊失色,心急万分!

掌门师兄的命符,居然变得摇摇欲坠,支离破碎!似乎轻轻一碰,就会被摧毁殆尽。而师兄真正的实力,数千年间唯一踏过仙路之人。仙、凡的差距,甚至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有资格去妄谈。

正是如此,所以他才会更加心急如焚。若是世上还有可以伤到师兄的人,那么就一定是他自己。

每当方青云找不到掌门师兄的时候,那么他就一定会在那里。

道门后山,方青云每一次来这里。一步一步总是小心翼翼,唯恐打搅到师兄。可如今却是乱了分寸,杂乱的脚步声出卖了他的内心。

此境,一人独坐,一剑相伴。

熟悉的一切,熟悉的让他感到陌生。掌门师兄没有以往那慑人的威压,凌冽的气势。卸下了那些不得已的伪装,整个人懒懒散散的坐在草地上,那样随性、自然,恍如回到了从前。

方青云仿佛重新见到那个放荡不拘的白衣少年,他如往常一般轻轻伸了个懒腰,叼着一缕狗尾草,懒洋洋的模样,笑着问他喝不喝酒,不喝赶紧滚。

身后传来的脚步声,林劫会心一笑,缓缓转过身。

“你来了。”

一张被岁月留下划痕,却分外坚毅的脸,眼神是那么深邃,从容。头发梳得也很认真,可那一根根沧桑的白发,却还是在黑发中清晰可见。

他静静地望着师兄的眼神,隐约开始明白了什么。哪怕他懂了,可心里有些话,他还是想说出来。也许是他不肯相信,不愿相信,又或者只是想让那个人亲口告诉自己心中的那个答案,做个了结。

“师兄,你真的打算这么做。”

“恩~”

“掌门师兄,我辈修道,求得是长生之道。师兄你已经踏过仙路,为何还是不肯离开?”

“青云,你说这长生之道,人人求之,但却又有几人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还是因为她么?”

“我既已答应过她,便从来都不会反悔!”

方青云听到这决然的回答,刚要出口的劝语,却全都停留在嘴边。掌门师兄,他还是那个人界至尊。而他的决定,从始至终也只会因一人所改变。而此刻,他唯一能为师兄做的事情,就只有不打扰。

从前,自己总是觉得墨轩姑娘没有看破,师兄也亦然。而直到今天,才知道看不破的人,只有自己罢了。

掌门师兄,日如一日的庇护着世间平衡,一天、两天、三天……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一年、两年、三年……整整两百年过去,永远都是那么孤独和寂寞。哪怕一身修为通天彻地,旷古绝今。但如今的他,终究还是老了。

说是迟那是快,一阵阵破风声从空中传来。

此刻,道门弟子纷纷御剑而来,远远望去尽是漫天的黑点。

今日,所有弟子都倾巢而出了,甚至有些脱离道门的弟子,早已不知音信的弟子,也都纷纷赶了回来。仅因为两个字,林劫。

这两个字的重量,不言而喻。

道门,林劫破而后立,旨在庇佑苍生。整个道宗上下、乃至天下人,甚至他曾经的敌手都无不敬畏着他。毕竟相比传闻中虚无缥缈的仙人,眼前能看到的林劫更加真实。无时无刻的激励着道门弟子,毕竟榜样的力量是极其恐怖的。以至于,所有的门下弟子都不远千万里,拼命赶了回来。

方青云更是没有想到,自己发出的宗门信号,居然让所有弟子都赶了回来,竟无一缺席。

眼前这一幕,道门的凝聚力,可见非比寻常。

而众弟子皆急于赶路,消耗太多的真气。如今,各个面色苍白,疲惫不堪。还有的人身受着伤,也在同门帮助下赶了回来。

哪怕每个人都是万分疲惫,而却没有一个人躺下休息。正是一股无形的信念支撑着他们,所有人此刻都齐站在道门后山。

方青云回头望着那一张张略显青涩,但却坚毅的面庞。他强忍住心酸,当即单膝跪地,不禁沉声道:“师兄,你与墨轩姑娘的承诺。道门,定当誓死捍卫!”

闻言,众弟子纷纷单膝跪地。

“道门,定当誓死捍卫世间平衡。”

看着眼前一幕,林劫默默叹了口气。

翻手间,浩瀚的真气气势磅礴,临近时又如春风拂面。短短一瞬间,便治疗了所有弟子的伤势,缓解了众人的疲倦。

林劫缓缓收起手掌,一众弟子皆不受控制的站了起来。再想跪下,却无论如何都无法动弹分毫。奈何心中万般急切,口中却也无法言语。

此刻,林劫不再理会他们,转身默默望着天边。

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也许更可以说是期待着什么。

天渐渐破晓,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只见一个十分微弱的光点缓缓地探出头,虽然极小,但那酒红般的色彩在周围的淡蓝中显得十分的醒目。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酒红慢慢褪去,更加灿烂夺目的金色显现了出来。四周的天空越发的明亮,由淡淡的粉红转为紫红色的朝霞。朝阳继续上升,那光线充满活力地往整个天空发散出去。耀眼的金色光轮被一圈玫红的光晕所环绕,简直是美轮美奂。

终于,林劫迎着清晨第一缕阳光。

一抹白衣,随风而去,傲立天地间。

铺天盖地般恐怖的气势,第一次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激荡在天地间,形成一道通天光柱。

顿时,风起云涌。

“天地明证!今,林劫愿献祭自身。为天地阵眼,划分三界之地,护世间道法平衡。”

挥剑,斩身!

挥剑,斩道!

此刻,林劫宛如一尊神明。而这一抹身影,狠狠地烙印着世间所有人的心中。

后世有诗云:苍生尽叹为一劫,自古无孽不成缘。

来世,信则有,不信则无。岁月悠悠,世间终会出现两朵相同花。

一花凋零,一花盛开。

第二章 薛家

天地星辰浩荡,日月循环不息。正所谓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天。

奈何,道心常在而天命不眷。大道至简,上古得道者数不胜数。长生之道,人人趋之若鹜。

而如今,修道者如山峦间杂石一般,数不胜数。历经千年,而世间得道者无其一。咎其缘由,天地灵气缺少,人人修道,以求升仙。天地灵气大量消耗,世间万物损大于补。

阴阳混乱万物失度,至后世无仙已成定局。

自千年以来,成仙者,唯独一人耳,林劫。

当之无谓的旷古绝今,千古第一人。自斩仙路,仙堕红尘。红颜一诺,舍身斩道。献祭自身,封印三界连接之口,护世间道法平衡。

至此,修为强大之人,妖,鬼,皆不可随意来往三界。影响深远,后世再未曾有过大规模的人、妖、鬼三界之战。

林劫,这两字的重量不言而喻。

道门秉承其遗志,护世间道法平衡,渐渐成为修炼界的传奇。

岁月无情,转眼世间已千年。正所谓,前世因,今生果。

一花盛开,一花凋零,世间终究会开出两朵相似的花。

这里是青城,浩瀚天地间一处小小的郡城。而薛家,正是此地之中赫赫有名的望族之一。

薛嗣的母亲沈家也是个和薛家门当户对的大族,从小就被家族安排好了亲事。沈、薛两家世交多年,但是这样的定亲也是存在着政治联姻的。

在家族利益面前上,总有一些人要为之有所牺牲的。    

薛嗣的母亲,自从她出生之时,就被注定要与薛家联姻。而性格天生懦弱的她根本无力反抗,却迫于家族的势力压迫,只能嫁到了薛家。

对于薛家来说,这场联姻不过是为了更多的资源。正是这野心不小的驱使,而薛嗣的母亲又是生性懦弱,沈家的结局,注定是要被薛家给吞并。    

果不其然,两人成婚后不几年,就被薛家给吞并了,整个家族分崩离析。薛嗣的外公因此生生被气死了,外婆也在几天之后,愤恨得跳河自尽。    

而这个时候,薛嗣的母亲已经怀薛嗣四个多月了。经历了家族毁灭,双亲一一离去的噩耗之后。终日笼罩在悲伤,绝望之中,整日浑浑噩噩,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本在薛家就不受待见的她,甚至到了仆人都敢出言呵责的地步。

薛嗣的母亲一生懦弱胆怯,但她这辈子唯一的强硬,便是决定生下这个孩子。

而他的父亲却他出生,都未曾来看过一眼,甚至在薛嗣母亲生产那日,还和几个朋友于青楼喝着花酒。

那一夜,冰冷的木屋之中。无人知晓,一个柔弱的妇道人家,到底是怎样的毅力,才能独自生下这个孩子。

想来这么多年,母亲对那个男人还是有些牵扯不清,道而不明的情绪。

自从薛嗣出生,不管薛嗣是听懂还是没听懂,他的母亲都会每天用着恶毒的语气跟他咒骂着那个男人。

而薛嗣,却又是个天赋异禀的孩子。虽然没有表现出太突出的天赋,但是脑子却是分外灵光。在他一岁多的时候,就能听隐约明白母亲所讲的话,也明确的记住他母亲所说的话。

哪怕母亲所说百般恶毒,他也会认真得记在心里。

毕竟,陪伴他身边成长的人,只有母亲一人。

正是薛嗣他天生的聪颖,成为了母亲可以肆无忌惮宣泄的对象。而他的母亲早已经有些疯疯癫癫,根本不会因此而感到愧疚。

三岁以前的记忆,全部都是在他母亲的咒怨和不满的负面情绪当中度过的。  

而他对母亲的记忆,也停留在他三岁那一年。

在那间冰冷的,几乎被所有人遗忘的木屋之中。

“薛嗣,你要记得母亲说的话。一定要牢牢记得,不要对任何一个人产生感情。”

他第一次知道,母亲轻声细语说话时,那么清脆动听。虽然他不是很懂这句话的含义,但是他本能的点点了头。

他只能隐约感到,今天的母亲好像跟平时不太一样,但是他很喜欢这样的母亲。

可,这份温暖有些太过短暂……

当他母亲用那冰冷的利刃,狠狠划破手腕的时候,鲜血不受控制的直接就喷到了他的脸上。哪怕他多么沉默镇定,但是他终究不过三岁的孩子。他抬起那稚嫩的双手,本能的抹去头上的鲜血。

阴暗潮湿的木屋,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冰冷的月光,透过窗子映射在猩红的地板上,母亲冰冷的面孔上。

终于,他的母亲选择了自杀。去宣泄对这个家,对那个男人的绝望,对这个世界的不满。

这一幕,如蚀跗骨般烙印在他的心上,成为他无法释怀的一道伤痕。

他真的害怕了。那是他从出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这种情绪。恐惧笼罩着他,更可以说,他被恐惧围困了。他拼了命的逃出了屋子,拼命的逃……

第一次的恐惧无助,还是让他想起了去求助那个男人。那个虽然身上跟他流淌着同样的血液,但是三年以来却几乎从没见过面的父亲。

他哭喊着敲门,渴望得到那个父亲的安慰。回应他的却是,那个人怒不可遏的一脚,和那关门时的冷漠。那一刻,关上的不只是一扇房门,更关上的是他心中的那扇门。

那一晚,他呆呆站在门前冻得瑟瑟发抖,默默地听着门内的杯盏交错,以及欢声笑语。

最后,无处可去的他回到了那破旧的木屋,回到了母亲的身边。

恐惧到发抖,他害怕,他恐惧,却没有一个人可以安慰他。他也只有三岁,却要承受着所有的事情。有形无形的寒冷,无时不刻侵蚀着他的身心。

他无助的哭过,恐惧的叫喊过。    

可是回答他的,却永远只有空荡荡的房子和已经冰凉的母亲。

而他,就坐在他母亲尸体旁。

从最初的恐惧,绝望到了最后的麻木。    

他在他母亲身边坐了三天,整整三天。期间,没有任何一个人,来过这间木屋。他没有喝水,没有吃东西,就是这样默默的坐着。

虽然他只有三岁,但这一刻他明白了。他被家族,被亲人,被世界抛弃了。

突然,他对他的父亲没有了恨意。记得母亲不是说过,不要对任何一个人产生感情。恨不也是一种感情吗?所以,他为什么要在一个陌生人的身上,去浪费所谓的感情。    

就这样,第三天他想明白了一切。想要活下去,他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那一天,他从厨房偷了一个馒头。一个……不知道放了多久的脏馒头,恐怕丢在街上连狗都不会去咬一口。可他想都没想,一口咬了下去。一股让人恶心的馊味,险些让他吐了出来。

从未吃过这般苦日子的他,哪怕他再坚强,还是无声的哭了。

泪水顺着脸颊,滴在脏兮兮的馒头上,更加苦涩。但是,他还是完完整整吃了下去。

他,想要活着……

吃光了馒头,薛嗣默默走进了杂役房。费力的拿起一件铁锹,一件比自己还要高一倍的器具。

借着淡淡的月光,默默在屋外挖了一整夜。不断的挖,不停的挖,稚嫩的双手被磨破了,也没有停下。手上流的血,连同母亲的血,他已经分不清了。

次日,连他母亲的葬礼都是由他这个只有三岁孩子去完成的。而这个时候,他的父亲正在欣喜若狂,大张旗鼓的迎娶新夫人。    

毕竟是沈家也曾风光过,这场简素的葬礼来了不少故人。

而薛嗣,是最后一个通知他父亲的。

他这一生中第一次,对那个应该被称为父亲的人,说出了第一句完整的话:“这么多人,哭一下意思意思吧。”    

看着他父亲那一脸震惊的样子,他却是满不在乎。而是转身离开,礼貌的继续去接待着其他的客人。

而这场葬礼,倒也收了不少零碎的银子,足够薛嗣他过活一阵子了。    

这件事情以后,他的父亲唯一的改变,便是严禁任何人传授薛嗣修炼的法诀。

其他,还是和以前没什么区别,数个月都不会来这里一次。

但是对于薛嗣他来说,无疑是最好的结果。因为他只要不修炼的话,无论他去干什么都是没有被干涉的。

衣食住行,早已无人照料。不过是放任这个不过三岁多的小孩子,自生自灭罢了。

薛嗣也姓薛,却早已和薛家脱离了关系。两者之间,仅剩下的联系。也仅仅是流着相同的血液罢了。

编后语:关于《《无孽》——倾墨未染》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无我106彩票剑》: 就这样穿越了?》,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