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繁杂心》——那一声大王

发表时间:2019-03-16 00:31:24浏览:8次
一声

一声

大小:17.11MB更新:2016-11-25

分类:摄影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毁神逆天》免费试读_萌妹苏沐七》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繁杂心》——那一声大王。 之前本站也有不少关于类似内容介绍:1.花式繁杂《武易传奇》绚烂夺目篝火晚会2.电脑主机可以重新组装么?电脑启动自检第一声通过后接着就是几声USB自检的短声3.是真的么可是我家电脑主机能开{还有那开机的声音}{有一声警报声?win7系统咋把集成显卡换成双显卡

第一章 大失所望

随手翻过了一张书页,轻咧着嘴角提笔写下:能被世人所铭记的无非两种人,要么好的难以置信,要么坏的灭绝人性,然而就难易程度以及给人印象深刻与否来说无疑后者要简单的多。而后把书放回了包里,步入了检票口。

“我姜北浒,一个刚刚从百万大军的高考队伍中退伍转业进了一所三本院校的学生,对于这个结果我本人是不甚满意的,然而我父母却始终认为这已经是我走了狗屎运的结果,并为此念叨了好多天诸如祖宗保佑之类的话。对此我并不打算去纠正些什么,因为从小到大的经历告诉我这是毫无意义的。肆意的挥霍了两个月的生命以后便被父母以提前熟悉环境为由驱逐出境,独自手提肩扛着大包小包踏上了离乡之路。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通病,每一个历史悠久的城市,独属它的那份内涵总能在其火车站得到充分的体现。而作为江南文明的发源地之一,火车站毫无疑问地破旧到了一定的程度。费心耗力的把行李运上了火车,整个人顺势躺倒在了床铺上,回想着三天前的对话:“儿子,这一趟路途遥远,咱们家虽不是大富大贵但还是不差这百十块车费的,你就做高铁去吧。”这送你离开千里之外的,高铁也得坐半天,哪有卧铺美美睡一觉来的舒服,还能赚个差价。愈发觉得自己做出了明智的抉择。

看着一个个青春靓丽的菇凉背包拉箱的走来,心情略显开怀。从走来到略带张望的路过到看着背影的远离,不得不说心是随着脚步声缓缓下沉的直到陷入死寂的。每一个踏上旅途的人,都会不自觉的期待邻座或邻铺能有出彩的异性,并不是真的期望着发生些什么,只是为枯燥的路程添一份色。或许是因为我从不信奉什么,自然也不受神的钟爱,期望会落空也是很当然的。但一个隔间里6个人,加起来都快300岁了,我想用一个不受钟爱实在是遮掩不过去了,莫不是真的应了那句人在做天在看?本就不甚明朗的心情也是愈发的凄凉了。

火车摇晃着让人难以入眠,只好躺在床铺上看着窗外,任思绪飘散。却总是让周围此起彼伏的呼噜声收拢思绪,当时我就想能在火车上熟睡的要么就是累的精疲力尽要么就是人性本善的支持者。看来世道还行嘛,哪个王八蛋说的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看着学校犹如破旧小工厂的门面,一下子让汗流浃背的我瞬间转凉,恰逢一阵风过,浑身毛孔都收缩了起来,立刻就有了转身走人的想法。回想着刚刚出租车司机直直开过的视而不见,而后看着导航回来的一幕幕,不经心头更凉了。结果没等我的想法实施,就迎面走来了,身着迎新志愿者T恤的一男一女,面带笑容的问道:“请问你是来报道的新生吗?”我不由得点了点头,而后就被学长学姐热情的带进了学校。也许这一幕在旁人看来就是所谓的裹挟了吧。

“谢谢学长,学长再见”我挥着手和这位热情洋溢的前辈道别。之后慢慢地走回了宿舍,看着床铺上的两包行李和桌上的一信封入学文件,满脑子还是懵懵的,没有丁点实感,总有一种自己入了坑又爬不出来的无力感。

“同学,你也是这个宿舍的?我要去吃午饭了,你去吗?”我转头微微打量着这个舍友,中等身高,肤色略黑,稍显怯懦。

“哦,对!我是一号铺。抱歉了,刚刚走神儿没注意到你。那我们一起走吧”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如是说道。

人初到陌生的地方大多都会谨小慎微地打探着情报和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伙伴”,以此来增加他们那几乎为零的安全感。

“啊,你前天就来学校报道了”我惊讶了一下。而后继续一点一点的挖掘着情报,学校也渐渐的在我脑海里勾勒出了轮廓。

学校是由大型地方企业和当地学校合建的院校。准确的来说只是一个区区4个系别,15个专业,占地不足200亩,生员不足5000的小院校。走在这个环校一周用时也不超过20分钟的学校,说实话心里是挺失落的,一时间连那份不安也冲淡了几分。

饭后回到寝室就进入了繁杂的整理、打扫。刚入学就像搬进了一个新家,能带来的毕竟少数,总有各种各样的东西需要置办。所幸宿舍楼门口就有临时搭建的摊位,不追究是否物美价廉,但至少可以让我不用奔波,买到一应生活所需。即便为此遭受些许剥削也是可以忍受的。

午后,我了无生趣的躺在自己的床铺上,满嘴都是碎碎念。对于没能分配到下铺这事我是心有怨念的,毕竟这是求而不得的东西。

在随后的三天里,宿舍里剩余的四人陆续到齐了。简单按到寝先后介绍一下分别是最早的吴再勇,略带口音,来自云贵,苗族。其次是我,再次是马巢浩一个身高中上,面容微胖的眼镜宅,来自京都。然后陈庆文,瘦弱的津门当地人。再是戴世威,来自洛阳。矮小而羸弱,斯文的眼镜派。最后是王小龙来自徽州,中等身高,身材壮硕。

或许是小说看多了,我们宿舍也逃不过论资排辈这事,本以为是报年龄续长幼,谁料到马巢浩来了句:换种方式吧,我等应不落俗套。居然是顺着床铺号排。就这样我毫无准备的成了老大兼舍长,接下来就是老二吴再勇,老三戴世威,老四马巢浩,老五陈庆文,老六王小龙。虽说我对此并不反感,但总觉得是他人故意引导的结果。

询问了一下专业和班级才发现我们宿舍是混宿。虽说都是经管系的,但一个宿舍六个人5个班3个辅导员也真的是有点强,也因此我们寝室成了三不管地带。所幸的是都能在对门宿舍找到同班同学,除了我。不过这样也好,适度的距离能减少很多不必要的矛盾。要知道报团和倾轧可不只是女生的专属。

常有人说,人生四大铁: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销过赃,一起嫖过娼。为期一月的军训让初相识的我们迅速的相熟起来。尽管这是各方处心营造出来的结果,但也让来自天南地北的我们成为了一个名为131寝室的整体。

第二章 聚会

好不容易熬过了满是苦痛的军训,各班也基于民主的原则选出了诸位班委。而新官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商量第一次聚会到哪去一系列的事。我向来不乐意发表看法,自然就是随大流的交钱走人。

离开教室后没做过多停留,选择回宿舍。独行侠就是有这种好处,不用和同伴商量,一切遵从自己,也因此我是老师眼里自由散漫的学生。

我突然发现,学校小也有小的好处,从教学楼到宿舍也就不到10分钟的路程,即便是我这种出了名的走路龟爬也用不了15分钟。真的是由衷的感到开心。

推开宿舍门一看,呦呵。各司其职,都忙着自己的事呢,玩游戏、听音乐、神游,有人进来都不带看一眼的,估计整栋楼都找不出这样的了。

我坐在凳子上酝酿了下喊到:“宿舍聚会大家都怎么说,有什么想法?”话音未落,所有人齐刷刷的看着我,却没一个出声的。我原以为会被忽视的,这下子让我看到了你们躁动的心了吧,小样!

嘴角微微勾起,轻声说道:“想去哪聚会,都发表一下看法呗。都没意见的话我们就吃食堂了,方便又实惠,我也有能力买个单。”

我至今仍不知道170+的胖子是怎么在5秒内穿梭拥挤的宿舍,跨越种种障碍来到了我的跟前。握住我的手,拍着我的肩:“大佬,你这么破费,我都不好意思了。哎,不过怎么说都是您的一份心意,我们做小的也不忍心拒绝,就听您的我们吃食堂,兄弟们行不行?”

异口同声的回了一句“没问题!”我未曾见过这么整齐和迅速的应答。

“兄弟们那我们走。”胖子马巢浩一马当先的又出了宿舍,好像为大哥开道的马仔,还不忘揣着从我桌上顺走的饭卡。随后是4个舍友紧紧跟随。瞬间,宿舍只剩我还坐在凳子上,还未曾反应过来,如何成了这个结果,只感觉人有些懵懵的。

没到半分钟,略显骚包的胖子折了回来:“喊到大佬,外面安全,可以出发了。”

我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看着眼前的胖子,只得无奈的说道:“走吧。”

看着整整齐齐端坐着的人,和打好的饭菜,心里松了一口气还略有些意气风发。

现实却总是给我无情的爆捶,然后告诉我你还是太单纯了。马巢浩故作单纯的样子说道:“聚会应该有酒,但在食堂我们就低调一点吧,以饮料代酒。”说罢,就一溜小跑到食堂饮料处刷了一箱饮料。我他妈是第一次见人在食堂刷饮料,整箱刷的,这小子还刷营养快线!

胖子麻溜的拆箱分赃,然后举起了饮料说道:“这一瓶我们敬老大,毕竟没有老大就没有我们这顿饭。老大就是有觉悟,有担当。”这一顿吹捧说的我自己都有些飘飘然的。

等等,瓶?

看着大家直直的把饮料往喉咙里灌,不由得心里有点发虚:“真闷啊?”周围都是饮料的吞咽声,完全没有回应。我只得把心一横,做了赴死的准备,跟着灌了下去。

随后推杯换盏,好不热闹。胖子也完美扮演了狗腿的角色,点菜、补饮料。一顿饭下来,吃了200多,我是真不知道在号称两块吃饱十块吃好的食堂能达到这种地步,心里塞塞的,还伴有想吐奶的反胃感。不由暗道:这帮小王八蛋。

后来我才知道,当天的这200块钱,帮我刷新了一个成就——校园传说。学校里开始流传有一个宿舍用打饭的铁盘吃出了流水席的感觉,饮料刷箱,喝到吐奶的传说。

傍晚,踩着点到了班级聚会的饭店,一共三桌,人却只有零星几个分布在各桌。随意挑了一桌选了个角落的位子,等着众人的到来顺便眯一会儿。

人是一种聚居型的动物,至少大多数是这样。一拨一拨的不停地有人进来,多是以宿舍为单位,少有独行侠。我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好像自己都置身事外了。

忘记是哪里看到的:不知道是不是同类的缘故,孤独者也同样善于发现其他孤独的人。

看着门口的女生,现在门口四处张望,显然有些不知如何自处,毕竟人差不多都坐满了。任谁看到坐满的人,都会有些急促不安。我都看在眼里却没有意愿去为此做些什么。救人于水火,能得到一些,也会付出一些。但这个世界永远不缺热心肠的人。

可能是真的心地善良,也可能是另有所图的刷好感度,到底如何也只能自己擦亮眼睛了。

果然很快也有人发现了女生的窘态,快步上前,问明缘由,将她安排入座。女生慢步走向餐桌,握紧发白的五指也缓缓的舒缓开来。也许是女生的第六感,她回过头来,与我对视了一眼,而后彼此点了点头。

在吃饭过程中,我始终保持着既不拒人千里也不过分热络。杯盘狼藉,尽欢而散。散场醉了很多,也因此多了一笔打车的开支。剩下的一部分则步行回去,学校距离镇中心不过15分钟的脚程。对我来说刚好醒醒酒。

远远的缀在大部队后面,游荡着返回学校。洗漱完毕,略带酒意不一会就意识模糊了。

编后语:关于《《繁杂心》——那一声大王》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初始于106彩票手机版聊斋世界》: 初始》,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花式繁杂《武易传奇》绚烂夺目篝火晚会

花事已过,而我在匆匆时光里,无端地错过了花期。总以为,那些散落的芬芳,是爱的流转,是对华年最美的深铭。直到眉宇间,再也寻不见一丝青春的痕迹。才知晓,过往许多纯净的恩宠,都还给了流光。是不是每个人,走到最后,扫尽尘埃,都会把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