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执剑问仙传》:心之开始

发表时间:2019-04-15 23:35:28浏览:38次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魂帝释天》免费试读_阅晓晓》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执剑问仙传》:心之开始。 之前本站也有不少关于类似内容介绍:1.9377《玄仙传奇》魔纹封印 从这里开始变强2.《录魔群仙传》: 开始3.七夕从告白开始 游戏是从变态版开始

心之开始

山村晨曦,初夏季节的烈日慢慢开始升起,有些荒凉的小村渐渐升起炊烟,预示着一天的开始……

山村虽小,但却左靠环山,右有小河。如果不是山村实在贫瘠,倒颇有一些自成一方风水的独到之处。

小河边一位少年正挑着水往村落中去,偶尔遇上一两位村民,大多都会向你少年招呼一两声,“孟小子,这么早就忙着呢?”

“嗯,王叔王婶也早啊,呵呵”,少年笑着回应道,便挑着水慢慢继续前行。

大汉王叔望着摸约十五六岁的少年叹了口气:“哎,这娃儿不容易,自从他爹去世,娘又一病不起,家中大大小小的话几乎都是他一个人干的,可苦了这孩子了!”

“可不是嘛,这孩子前几年也是识过半年字的,又能吃苦,大伙本来还指望咱这小地方能出个文人呢!说不好做个师爷什么的,也能沾沾光”一旁的妇人附和道,就在两人对少年叹息不以时,他早已挑着水拐了两道弯往山坡上两间挨着的一大一小的屋子去了。

少年唤做孟凡,时年十六,原本家境还算不错。有良田数亩,孟凡之父孟磊勤劳能干。其妻叶柔也眉清目秀是附近的美人儿,不但会绣花织衣为人也温婉贤惠,原本是临近小城里一个小家族的女儿,却不知怎么就喜欢上了孟凡的父亲,那掌柜原本想把女儿嫁给一家做玉器生意的纨绔子弟,而后得知她竟然相中了一名无权无势之人,当即大怒不让其出门一步,无奈孟凡母亲以死相逼,于是那茶楼掌柜万念俱灰之下将她逐出家门!

叶柔虽然不愿与父亲闹翻,但终于得偿所愿与孟磊回到乡下终成眷属从此也就在这无名山村落户。

过了几年,孟凡出生,一家人倒也其乐融融。七岁那年父母将他送到一家私塾识字,希望将来也能有一番事业,然而世事多变,谁能知道八年前其父孟磊一次外出回来后突发疾病突然去世,其母悲痛欲绝本就体弱的身体不堪重负落下重病,从此家中农活的和照顾母亲的责任落到了才懂事不久的孟凡身上。

慢慢将桶中的水全部倒入木屋前的水缸中,擦了擦汗,几年的耕种生活让他小小年纪力气倒是不比成年人差多少,身型也是均匀中透着坚毅,眉清目秀特别是一双眼睛清澈无比有一种淡淡的独特魅力。

“吃饭啦,娘,起来吃饭啦”,孟凡一连喊了三遍,都没听到回应,“若是平时娘亲应该起来了啊,今天怎么~莫非!!”孟凡感到不对劲放下刚承满粥的碗,冲到卧房伸出手放在母亲的额头“怎么这么烫?不好,娘亲的病又犯了!”长久的劳动和压力也让孟凡的心智比常人更加成熟,这让他面对对这种紧急情况更加冷静能更快想出对策

赶忙将母亲背在背上向村中某处赶去,咬着牙的脸庞渗出几颗汗珠,不是累的是慌的。几年前父亲去世,家中只剩母亲与他相依为命,虽说自己辛苦了一些,心里却还有一些籍慰,可最近两年母亲的病越来越重,怎能让这个年轻的少年不感到无力和心慌,毕竟,他才十六岁啊!

“关大夫,快救救我娘亲吧!关大夫!”孟凡急切的背着母亲向即将赶到的小医堂门口喊到,“这不是孟小子吗?你娘这是又病了?慢点别颠着,先放里屋榻上,我先给她把脉”,“好!”孟凡赶紧照做

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孟凡忐忑的望着给母亲把脉的关大夫紧皱眉头的脸,轻轻问到“关大夫,怎么样?我母亲她……”,“唉!这次你娘可能……可能!”,“到底怎么样大夫!我娘她不会有事的对不对?她是睡着了吧?对不对?”孟凡背上渐渐渗出冷汗,希冀的望着关大夫,期待着他的回应或者说是认同。

“孟小子,医者仁心我不想骗你,你娘这些年多处气血郁结,此一回更是累积到心脉积殆,这……这是心病乃是太过悲伤引起的,除非你父亲他死而复生!否则……根本就是神仙难救啊!”,望着母亲苍白的脸“怎么会这样……我娘她才刚四十,她……她常说还要看着我娶亲看着我生子才肯放心的…大夫你在看看吧,说不定是哪里错了,在看看吧!”,孟凡泪如雨下,苦苦哀求着,“傻孩子你……唉……”一旁的关大夫无奈摇头道

“凡儿……凡儿,乖,别哭了…咳,”叶柔缓缓睁开疲惫的眼睛温柔的安慰着眼前少年,“娘,你醒啦,我不哭我不哭了,娘,关大夫刚刚给您把过脉了,您就要痊愈了,对吧,大夫,呵呵呵,娘,没事的”,“嗯……”一旁的关大夫心中一痛,别过头去,不忍看到这一幕,赶忙应到。

“凡儿,我自己的身子我知道……咳咳咳……不用安慰我,我早知道有这么一天的,能看着你成人,我也算完成了你父亲和我的心愿了……咳咳咳”叶柔依旧是那么温柔的看着自己的孩子,仿佛怎么都看不够似的咳嗽着说道

接连的咳嗽让这位承受着痛失爱人多年的母亲,嘴角缓缓溢出一丝鲜血,“娘,您不会有事的,不会的!娘!……不管怎样我都会想办法治好你的!”孟凡跪在病榻前紧紧的抓住她的手,放声痛哭。

“傻孩子,咳咳咳,别哭了,你听我说,其实……我等这一天,或者说期待这一天很久很久了……咳咳,咳,能看到你成人我就很满足了,也…咳…终于可以去找你父亲,我真的好想他……”,“娘……!……”

“傻孩子,咳,别哭了,咳咳咳,我没有多少时间了,唯一放不下心的就是你,你……咳咳咳……能不能答应我三件事吗?”

“娘,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娘,你会好起来的!”此刻孟凡的声音有些沙哑,“咳咳咳,咳,凡儿,第一件事就是……咳……日后若是有所成就要记得帮我报答我父亲也就是你的……外公,他,咳咳……我对不起他的养育之恩务必……务必帮我道歉……”叶柔有些颤抖的说着,“娘,你放心,我肯定会去道歉和尽孝的,你放心吧,呜呜呜……娘……”“凡儿,……咳,第二件就是……咳……咳咳,待我死后,将我葬在……在你父亲身边,我从此以后啊……咳咳咳,咳,要一直……一直陪着他……,”,

“娘……我,我会的,放心吧!娘……”叶柔似乎已经念睁开双眼的力气都要耗尽似的道“这最后一件就是,咳……就是凡儿你以后不能在哭了,你……咳咳咳,你是大人了,不能……咳……在外人面前哭……我和你父亲爱…爱看着你笑……笑……你父亲……他……他来了……来……了……”声音渐渐的越来越小…气息也渐渐………

“娘,我不哭了,娘,你看啊,我在笑呢,你睁眼看看啊……娘……”这一刻,天空闪过一声惊雷,像是被这悲伤的情景渲染了似的下起了雨……

许久过后,感受着母亲渐渐冰凉的手,孟凡停止了哭泣,他知道,一切都不可能回来了,此刻他能感到的只有无力,自己的母亲远去了,唯一的亲人远去了,孟凡的心似也远去了……门外早已聚集了许多村民,从孟凡那响彻云霄的悲苦开始人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只是聚在门外默哀,为她祈祷,为孟凡感叹,有心软的早已抹起了眼泪……

此刻的孟凡,感受着自己的无力,自己的脆弱,缓缓闭上通红的双眼,一颗变强的心,渐渐浮现……

和天空对白说

如果您喜欢本书的话麻烦点点订阅,万分感谢,作者小白起航……

叶家

凌晨,山坡木屋旁一处收拾干净的墓地,孟凡跪在这里烧着香纸。“娘,你放心吧,凡儿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完成的,一定!”

距离母亲的死已经过了七天,孟凡埋葬了母亲的第二天,孟凡的外公得知叶柔的死讯曾派人来过说是要接孟凡去往叶家,说老爷很想见他一面,孟凡答应说为母亲守灵七天便去如今正好是第八天。就要离开了,孟凡心里空落落的。

“娘,我走了,您放心,等我为您尽孝、会找个跟您一样温柔的儿媳回来在您和父亲的面前成婚的!”墓旁的树冠赞许似的随微风轻恍,一片落叶飘落在孟凡肩上,孟凡起身将它放在墓碑上转身向木屋走去。

屋子里的一切,他这几天早已收拾好了,这次出去他只带了两本闲暇时自学的书还有两套换洗衣物,他这一去是为尽孝,所以暂时是不打算回来的,收拾好这些,他轻轻关好木门锁上,将钥匙藏在门旁的大水缸下

留恋地看着自己生活了十六年的木屋,曾经母亲温柔的模样和父亲爽朗的笑容在心间划过,忍住泪水,退后三步在屋前连磕了九个头,迈着坚毅的步子向村外走去,叶家的管事在哪里等着。

“孟小子,以后有出息了可得回来看看大娘啊……”路旁一位看着叶凡长大的大婶抹着眼泪说道,“我一有空就会回来看您的,王婶!”孟凡勉强挤出一些微笑回应着

“外面人奸猾得很,要是苦就回来,咱们村别的没有,就是地多,你要是回来每家再分你几亩,养个媳妇娃儿肯定没问题”,一旁的大汉憨厚着嚷道,另一位村民不满的回道“王老哥,你怎么说话的,咱凡儿从小就机灵,哪能会没出息”,“我这不是舍不得嘛!”

孟凡泪花一闪,这些村民几乎都是看着自己长大的,小的时候都爱逗他,后来他爹去世,娘身体也不好,这些邻里乡亲经常的帮衬着自己,马上要走了,心里更加不舍了,“王叔,放心,我一定会学乖的,不会让人欺负的!”暗暗下了决心,等自己有能力了要回来报答他们的。

一路走到村口,“小少爷,你可总算来了,老爷可是天刚亮就起来催促着我来接你呢!上马车吧!”一名管家模样的中年汉子笑着说道

“嗯,我答应过去肯定会去了的,叶哥放心吧!”孟凡一边回应一边上了马车,这还是他第一次坐着马车,也是第一次被被人恭维着,却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不适。

那位被称作叶哥的男子道“少爷别这么说,你还是直接叫我叶贾吧,少爷坐稳了,咱们走了”

“好”,孟凡没有多说什么回应道。

撩开马车旁的窗帘,望着渐渐在视野中远去的村庄,心里有不舍、有悲伤、在内心深处还有……一些期待,忽地这位十六岁的少年竟然有些感慨了起来,压下这些情绪,心中想着待他替母亲尽了孝便回来一直守着母亲,他不知道,这一去再回来便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了……

叶家,原本在附近一座名叫贺丰的小城里只有一间茶楼,后来经营得法便慢慢发展到现在拥有近十家酒家和茶楼,在这小城里也算是颇有几分脸面的‘大’家族了,孟凡的母亲毕竟也是见过一些世面的人自然也告诉过他这些,还教过他一些礼仪和在外面生活要注意的东西。

可能……她生患重病早就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吧,说是尽孝,同时也是为了孟凡的未来好过一些,她了解自己的父母,自然也会知道……他会如何对待孟凡。

大约两三个时辰后,孟凡一行终于到了延康城门口,经过卫兵简单的盘查后顺利的进了城

一路上孟凡拉开窗帘好奇的看着两旁络绎不绝的新鲜事物,售卖各种什物的、吆喝着客官这边请的、唱戏舞剑的,当然……还有妙龄女子拉着人说什么来快活的……

经过一家武馆前看着武师正在展示着一种上蹿下跳的‘神妙功夫’孟凡心中一动,自己也能学这个吗,练好了能跟母亲说的故事一样飞天遁地成为神仙中人吗?暗暗起了心思,在延康要多长见识有了闲暇也要去学习这样的功夫。

叶府,“老爷,已经按照您说的把孟凡接过来了!”叶贾恭敬的向坐在大厅主位上的老者躬身说道,大厅两旁也坐着几人,此刻都望着老者,闻言老者像是没睡好的脸上瞬间来了精神道:“让他过来吧”,“是!”

叶贾回到偏厅,之前他让孟凡在此等候自己回禀,“少爷,老爷请您过去”

“嗯,走吧”一路上早就渴了,孟凡又喝了一口茶顿了顿回道,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这次过来,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不管如何,就算要代替母亲受到责罚,自己都不能退缩的!

叶贾领着他一步一步向内院走去,一路上的一些人都报以好奇的眼光,应该都是提前知道了这个消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还冲他眨了眨眼睛“嘻嘻”笑着,弄得孟凡有些不自然,只能无奈的微笑着继续前行

“丫头,你傻笑什么呢?这才多大啊,哎呀呀……”旁边的一个十八九岁眉毛连成一条的少年取笑道

“哼,你懂什么,这么这么帅的表哥谁不想有呀,一起出去玩多有面子,哪像某个眉毛长成一条的……哼哼”,小丫头咧咧嘴看着旁边脸色有点黑的‘一条眉’说道

“咳……小丫头片子,我不跟你计较”,不是不跟她计较,这也是没办法,每次打算教育一下她最后都是让她给自己取的外号整服了,你教育她十句人家就是一局‘一字眉……一字眉’那哪能有啥办法呢。

“你就是孟凡?”老者看着下面站着的少年问到,两旁的人也在打量着他,孟凡也打量了一下大厅里的四人,都与自己的母亲又些相似甚至还有一名女子和母亲有着八九分像,对于这些人是谁他大致是清楚的,应该都是母亲的亲人,而主位上坐的,应该就是外公了,不敢怠慢,当即躬身回道“晚辈孟凡见过外公,见过各位叔婶!”

“这孩子不错,不卑不亢”,一旁下位的中年男子赞许到

“那又怎样,三妹当年不顾家族利益叛出家族,现在还有脸回来!”另一个高鼻梁的男子则反驳道,唯一的女子则抹起了眼泪看着孟凡。

这两位正是叶柔的哥哥,也就是孟凡的叔叔,另一位女子则是叶柔的妹妹,此刻孟凡的外公依旧在看着他,良久叹息到“她……终于知错了吗……”

孟凡闻言,突然直视着这位已经花甲的外公说道:“外公,我娘临死前一定要我来道歉,但是,我觉得这谦道的是对不起您的养育之恩,在弥留之际,却一直说…我父亲来了,要……”

老者眉头紧皱似要发怒,眼中却又泛着泪花道:“要什么?!”

孟凡是来道歉和尽孝自然不想让外公生气,但是他更不想让别人误会了母亲,让别人觉得自己是来博取好处的当即道:“娘说,要永远永远和父亲在一起,最后一句是……父亲……终于来找他了”

说完跪在了老者的面前,“孟凡不孝!愿代母亲受罚!”

‘啪~啦’!老者身旁供桌上的香茶不知什么时候被摔在地,显然动了真怒

“父亲!这孩子饶是年少轻言,还请父亲莫怪啊!”下位一直没有说话的女子见此急忙说道,“是啊,父亲息怒啊!”一旁的两位中年人也是有些慌乱的附和道,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发这么大的火了。

“你们闭嘴!我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插嘴了,你说你要代罚,你代得起吗!”老者仍然怒气不减,看着孟凡说道

“不管是什么责罚,我都愿承担!”孟凡也就怎么看着他。

一老一少就怎么看着,良久,老者突然笑了,“他妈的!跟老子一样倔!”两旁的几人都被这突然一句逗乐了,孟凡也是有点蒙,这……这刚刚好像要把我吃了似的难道是幻觉吗?

“哼,小子,我笑不代表不罚你了知道吗!”忽地脸一板说道。孟凡心道‘敢情刚才他笑了才是幻觉’

“孟凡愿受处罚!”他仍然没有起身,跪着低头拱手说到。

“就罚你参加今年冬天‘问剑阁’的入阁大选!”老者摸了摸为数不多的胡子满意地看着孟凡说道

“不可啊父亲!那入阁大选每五年才得一次机会每次都要缴纳大量的资产才得两个名额何其珍贵!这……这本是给大哥家的政儿和我家韬儿用的啊!”一旁那高鼻梁的男子急忙说道

“哼,就知道为你家叶韬想!看你把他惯成什么样了!不用说了,这次把城西的那两家酒家转手让他三人一起去!”老者微怒着说道

孟凡心中感动,虽然不知道这入阁大选是什么,但是能够感到这是自己一个大大的机会,听闻老者此话下首三人脸色各异,他们心里都知道这是要栽培孟凡,唯一的女子非常支持父亲这个决定毕竟这是姐姐的骨肉啊!

不同于她是已经嫁出去不与自身利益挂钩其他两人都是不解,父亲怎能如此牺牲多年的心血产业去给孟凡换取这个前程呢?那高鼻梁的更是有些痛恨孟凡,如此一个外人居然要占用我们此多的资源!本来让他和大哥的儿子前去就几乎耗费了家族数年的积累,这一次……

“好了,起来吧,此事就这样决定了,婉儿你给孟凡安排住处,明天领他熟悉一下家族,今后……这里就是他的家了”老者摸摸胡子看着孟凡,流露出些许慈爱的微笑的说道。孟凡闻言不由得心生感动,本来自己是打算替母亲来道歉的,却不想外公却把自己当做家人对待着,这……这难道是母亲给自己打算好的未来吗?

叶婉将孟凡带到安排好的住处临走说道“好孩子,你外公是个好人,你……你千万别怪他之前对你们一家不管不顾!”叶婉摸摸他的头两眼一红

孟凡看着这位和母亲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中年女子一时有些失神道“没有的,婉姨,我娘和我从来这样想过,其实村子里也挺好的,山清水秀的,呵呵”,叶婉看着孟凡露出了赞许似的微笑“小小年纪,就如此懂事,真羡慕姐姐,我家魅儿要是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那丫头现在应该又不知在哪里闹脾气了,我先去找她,待会我会安排管家给你送好吃的过来,有很多好奇的吧?今天肯定累坏了,待明日你就会知道了,”

“嗯,婉姨”,孟凡微笑着送她离开。

夜里,孟凡躺在属于自己新的厢房里,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好似做了一场梦似的,渐渐快要睡着,却隐约感到外面似有一道蓝光闪过,孟凡没有理会渐渐沉睡……

编后语:关于《《执剑问仙传》:心之开始》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初始于106彩票手机版聊斋世界》: 初始》,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9377《玄仙传奇》魔纹封印 从这里开始变强

9377《玄仙传奇》以别样的中国修仙风引无数玩家为之折服,其有着无数特色系统来加强角色的实力,让你以最轻松的方式杀怪,不费吹灰之力快乐修仙升级。在各种增强实力的系统中,也许很多人都会忽略一个,那便是魔纹系统。 还没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