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凶神纪》免费试读_桃花岭桃花仙

发表时间:2019-04-16 12:40:34浏览:6次
桃花朵朵开

桃花朵朵开

大小:4.62MB更新:2016-11-20

分类:美化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莫呼洛迦之青蛇卷》免费试读_大仙鱼玄机》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凶神纪》免费试读_桃花岭桃花仙。 之前本站也有不少关于类似内容介绍:1.《三界之分试读版》免费试读_安闲自得2.《桃花彩票106投注版梦源》免费试读_桃源花梦3.《桃花正艳》免费试读_小楼夜雨中

第一章 寻龙探穴

云帆望远不相见,日暮长江空自流。

不知发源于何地的桃水宛如一条碧翠的带子环着青丘山,日日夜夜向东奔流入海,江边一簇簇花草,一丛丛杨柳,交辉相应。偶有几只仙鹤舞着洁白的羽翼,盘旋于桃水之上,清唳一声,一派仙家景象。

青丘之山以北,有一座小城,名曰宛。宛城不大,坐落于西凉边陲,城墙仅高二十丈,与西凉其他繁华城市动辄百丈的城墙相比,更像是一座土坯围成的村落。

宛城只有南北两个城门供行人进出,向北通向下央,下央城与宛城差不多,不如说,坐落在边陲的小城都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差异,向南则去往青丘山,青丘山中盛产一种叫做峳的蛇,其鳞甲是制作内甲的上好材料,蛇胆更是一等一的大补之物,所以城内居民一般以狩猎峳蛇为生,与来往商队换取生活所需。

此刻天色渐晚,城门处更是热闹非凡,无数的居民熙熙攘攘的向城内涌去,人们的交谈声,驼货的角牛的低鸣声交织在一起,好不热闹。

其中一名守城的士兵见状,仓啷啷拔出手中的西凉军制式刀剑,连声喝骂道:“都给老子排队,再给老子挤信不信我劈了你!”说罢,还气势汹汹的对着空气虚斩两刀。

士兵手中寒光四射的刀刃震慑住了大部分的居民,皆规规矩矩的排队进城,一些桀骜不驯之辈也只是暗中撇撇嘴,却不敢稍逾越,默默地跟着人流向前走。那名士兵见此,将手中的钢刀揷回刀鞘,走回岗位,继续守卫城门。

就在所有人都规规矩矩排队进城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从城门内传来,“哎哎,乡亲们,让老汉出去,让一让,让一让。”

“哎呦,你踩到我的脚了!”

“不长眼啊你,大家都进城,你们向外挤什么?”

“老神棍,你手碰哪里呢?”

守城士兵发现刚恢复秩序的城门又嘈乱起来,皱紧眉头,正欲再次开口喝骂,却见两道人影一前一后踉踉跄跄的挤出了人群。

前面的是一位精神奕奕的老人,花白的头发盘着一个道髻,只用一根木簪固定,大小眼,酒糟鼻,颌下留着山羊胡,最有趣的便是其眉毛连成了一个“一”字,身材清瘦,身上着麻布道袍,却用一条非金非玉,一看便来历不凡的带子扎着,腰间挂着一个酒葫芦,脚上踩着一双木鞋,十足的江湖骗子模样。

老者手中拿着一柄长幡,幡面正中写着“悬壶济世”四个大字,字体苍劲有力,铁竖银勾,尽显一副救济苍生的气势,幡杆上则是刻着两条交缠在一起的真龙,鳞角毕现,仿若下一刻便要冲天飞去。

“原来是巫道长。”士兵来到老人面前,却并未开口喝骂,反而和颜悦色的打了声招呼,天色将晚,不知道长要去往何处?这晚上的青丘可不太平啊。”

巫四九伸手缕了缕自己的山羊胡,咳了一声,接着对士兵道:“呵呵,俊哥儿,老道昨夜心有所感,观九天有仙光坠入青丘,怕是有宝物即将现世,老道正是要前往寻那仙缘。”

听了巫四九的话,李俊自是不信的,虽然知道这老道会一些阴阳测算之术,时常帮进山的居民测测吉凶,但也不过是一些粗浅道术罢了,仙光重宝什么的,想来也是些吹牛的话,这老道的心黑和爱吹牛可是出了名的,想必是要采一些夜间才会出现的灵花灵草之类的事,晚上的青丘虽然不安全,但只要不深入山中,还是伤不了这老道士的。

“那巫道长定要当心,哦,李俊在此代家母谢过道长的救命之恩。”说罢,抱拳向巫四九深鞠一躬。

“哎,区区小事,何足挂齿。老道我一出马,什么牛鬼蛇神通通要绕路走!”

李俊听到这话,只是摇了摇头,道:“道长请便,我还有守卫城门之责在身,便不与道长说了,改日定会登门道谢。”说完,李俊一提钢刀,便走回岗位继续维持秩序去了。

“爷爷,时候不早了,咱该上路了。”这时之前后面的那个人开口说到。

此人是巫四九的亲孙儿,名叫巫嫌,大概十七八岁的年纪,身材壮实,虎头虎脑的样子,两只闪着灵动光芒的眼睛透着与老实外表不同的精明,穿着同样的麻布道袍,背后背着一把铲子,铲子整个包在一块画满奇异符咒的破布里,只留一截把柄在外面。

两人并肩齐行,步伐看似缓慢,然则眨眼之间便离开了宛城的范围,城门之上,一人扶着斑驳的城墙,轻笑道:“缩地成寸,有意思,这爷俩果然不是普通修者,但愿你们别做出什么不利于西凉的事。”

不久的时间,巫四九爷孙俩便已行至距宛城数百里的地方,此时天空已变的漆黑如墨,几点繁星点缀在其上,仿佛黑色绸缎上的宝珠,美丽异常。

巫四九抬头看了看天际,说道:“嫌儿,东西都带了吗?”

“都带了,放心吧,又不是头一回了。”

巫嫌挠了挠头,不解地看了自己爷爷一眼,这事儿又不是第一次做,自己怎么会忘了什么。

“臭小子,这一次小心点,那地方弄不好咱爷俩都会交待在那,岂容一丝一毫的大意!”巫四九看孙子一副轻松的样子,不由得训斥道,一大一小的眼睛瞪着巫嫌,举起布幡作势欲打,想给孙子一点儿教训。

不得不说,虽然巫四九卖相不经如意,发起怒来还是别有一番威势。

巫嫌赶紧捂住脑袋,连忙说道:“爷爷别急,我这就再检查一遍,保证不会有任何疏漏。”

“嗯。”巫四九发出一声鼻音,斜眼看着巫嫌,不急不缓的摘下腰间的酒葫芦浅酌一口,道:“整理完了就赶紧上路,耽误了时辰怕是没有什么好事。”

“好了,嘿嘿,赶紧走吧,不知这太虚宫里有什么好东西。。。。。。”

“噤声!”

巫四九的话音刚落,只见原来还繁星点点的天空,仿佛被遮上了一层薄纱,原本还有些许虫鸣兽吼的青丘也沉寂了下来。

“咔嚓!”

竟是晴天一道霹雳,天地震怒。

雷霆甩着银白色的尾巴,直直地劈向巫嫌。

“退!”巫四九伸手一扯巫嫌,同时翻身向后,好似一只秃鹰般跃起,千钧一发间躲过了这道致命的雷霆。雷霆瞬间将巫嫌刚刚站立的地方打穿,形成一个不知多深的大坑。

他落地后,将巫嫌丢到一旁,伸手从道袍中掏出一物,那是一个纸人,苍白的脸上画着红红的胭脂,薄薄的纸片上有黑红色的光芒流转,更有一些虚影发出无声的嚎叫,诡异邪恶至极。

巫四九张嘴咬破自己的右手中指,在纸人上一抹,口中念道:“天神勿怒,阴兵借路。他化替身,去!”说罢,左手一扬将纸人丢到空中,同时体内玄功流转,纸人迎风便长,刹那间就长到真人大小,眉宇间竟和巫嫌有着八九分相似。

就在巫四九做完这些事情后,天空中陡然想起一声炸雷,似乎是在为巫四九救人感到愤怒,接着一连九道霹雳向其劈去。

“噗,噗,噗”

一连九声穿透人体的声音响起,九道霹雳穿过飞到天上的纸人,纸人瞬间变得破破烂烂,黑红色的光芒伴随着阵阵刺耳的嚎叫渐渐隐没,化为飞灰飘散在天地间。

说来也怪,待纸人被雷霆劈成飞灰之后,天空中的薄纱便消散了,露出了原本温凉如水的夜色,一切都归于平静,要不是地上不知深几许的大坑,仿佛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

“咕。”

翻坐在地上的巫嫌咽了口口水,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大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混账东西,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天地间一些禁忌说者必遭天谴。要不是我练了几十年的替身,刚刚那九道诛心雷就能让你魂飞魄散。”

巫四九看烟云散去,指着巫嫌,怒声喝道:“若是如此,你便滚回宛城,省的咱爷俩都死在你那张破嘴上。”

巫嫌站起,捡起刚才巫四九扔到一边的长幡,低着头走到自己爷爷身边,双手递过长幡,低声道:“爷爷,我错了,您别赶我回去呀!这苦力活还是要我干吧。”巫嫌苦涩地想到,那替身可是用了上万亡魂炼成的保命神器,就这样用掉了。

巫四九见孙子如此,不在言语,径直向前走去,巫嫌连忙跟上。

一路无话。

爷俩沉默赶路,速度自是快了不少,很快就深入青丘山。

“小子,今天我就教你一套密法,咱发家致富可少不了它,看好了!”巫四九抬头看了看周围的擎天巨木,率先打破沉默,伸出左掌,低喝道:“寻龙分金,开!”

瞬间一道金色的圆盘出现在巫四九的手心,神秘的符文围绕着金色圆盘上下浮动,随着他玄功流转,强横的元气源源不断的输入,金色圆盘发出一声清脆的低鸣,向四周扩散开来,像一张巨大网笼罩着这片河山。

“九霄神眼,开!”巫四九的双眼中浮现出一层层神秘的符文,仔细观察便会发现与金色圆盘上的符文一摸一样。

此时这片地方在他眼中也不一样了,仿佛一个个小格子将其分割开来,洞若观火。

“找到你了。”巫四九轻声说道,他盯着眼前的不断盘旋扭转的龙气,“我等能否破除诅咒就看你了。”

太虚宫。

第二章 从前有座太虚宫

话说此方天地未开,还是一片混沌的时候,世界并不大,仅如一颗鸡蛋般大小,混沌中昏暗幽深,也没有任何形状,只有充斥的阴阳二气在不停的循环着,却从来没有相遇过,直到某一天,一丝阴阳二气汇聚到了一起,此刻便一发而不可收拾,随着更多的阴气与阳气接触,世界产生了剧烈的爆炸,从鸡子大小瞬间膨胀,无穷无尽。

在柔和的阴气与刚烈的阳气的相互作用之下,这片世界产生了深远而不知尽头的天空,以及广阔而不知边际的大地,多余的阴阳二气也化作纯净的元气滋润着新生的天地。

天地间的元气渐渐充沛,偶尔汇聚成一条元气长河,不停的在天地间肆意冲刷,将空间激起一片片涟漪,仿佛随时都能撕裂这片空间一般,诡异的阴雷与狂暴的阳雷交织成一片蓝紫色的海洋,妖冶而又绚丽,伴随着阵阵轰鸣声,整片天地显得苍凉而凶险。

时间开始发挥出了祂强大力量。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从这片新生的世界中诞生了一尊神灵,这是一朵莲花,通体清湛,香远益清,足足三十六片花瓣,根须更是穿过天地,直接扎根在域外的混沌中,周身神光湛湛,照耀着整片天地。

经过了十万八千年,莲花终于成熟了,开启了灵智,称自己为造化。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神明诞生了,并建立了各自的神国,随着阴阳交合,万物也渐渐出现了,这些神灵发现,当有众生信仰供奉时,要比自己修行所获得的力量更快,也更多。

就这样,第一次天地大劫爆发了,各种神灵大打出手,神血横空,天崩地裂。那一战破坏太大,甚至天地竟有重归混沌的趋势,早已经杀红眼的诸神却根本不管,仍是不停交战,掠夺着其他神国中的一切。

咻。

就在这时,造化青莲出现了,以绝强的法力镇压了所有的神,天地重归于平静。

造化青莲仿佛带着所有的神灵消失了,失去神灵庇佑的人们,根本无法与那些先天就十分强大的种族抗衡,沦为其他种族食物的人们不计其数,远古的人类中,也出现了一些经天纬地之辈,根据当年神血中的法则,研究出了修炼之法,竟足以与那些异族争斗一番。

几万万年过后,人类中的强者越来越多,势力也越来越强大,而那些异族却是人丁稀少,甚至有些种族永久的消失在了时间长河中,此消彼长之下,人类奠定了自身的霸主地位。

在对抗异族的过程中,有一个势力不得不提,那便是太虚宫。太虚宫既是帝器之名,也做为势利名。

相传太虚宫第一位宫主一身修为堪比当年天地大劫中的神灵,而太虚宫便是他所炼制的一件法器,取祖龙之魂,巫王之骨,神灵之血,用不死鸟的火焰足足焚烧七千年才炼成。

就在炼成的那一刻,天道足足降下十万八千道灭神雷,却并没有成功的毁掉太虚宫,反而让太虚宫因为天雷的淬炼更加的强大,当一位可以称为当世神灵的大修士拿着如此造化帝兵,可以想象,清扫异族如同探囊取物,摧枯拉朽。

“嘶,恐怖如斯啊,等等,爷爷,刚刚你说咱,咱找到的是太,太虚,那个造化帝兵!”巫嫌吃惊地问道,声音大的将青丘山中的鸟都惊飞了。

因为来时路上的遭遇,巫嫌并没有说出太虚宫的全称,害怕被雷劈。

“小点儿声。”用小手指掏了掏耳朵,巫四九对于自己孙子打扰到自己装逼非常的不爽,毕竟这些事情也算是隐秘了,当世知晓这些的不出双手之数,“当然不是了,混蛋,这只能算是继承了太虚宫部分道统的遗址,真正的造化帝兵早就不知所踪了。”

“哦,是这样啊。”巫嫌有点儿失望,还以为今天能入手一件造化帝兵呢。

巫四九见孙子这副模样,不禁气不打一出来,就那小子的修为,不要说收取帝器,恐怕还没有接近太虚宫,甚至只是看一眼,都可能神魂崩灭。要不是整个巫家就剩下自己和这个浑小子,巫四九恨不得现在就出手毙了他。

巫四九拿出酒葫芦,灌了一大口,浑身打了个寒战,用手一指,说到:“这春风化雨露真不是一般的酒。浑小子,看见那边没有,赶紧给我挖开,今天咱爷俩必须得进去拿那个东西,救命的东西。”

巫嫌顺着巫四九的手指看去,那竟是一片山壁。

“说笑的吧。”巫嫌拿出一把铁镐,跨步走到山壁下,他用镐头轻轻敲击了几下山壁,发出了铿锵的金属交击声,然后他运转元气,将元气慢慢注入铁镐,举镐过头,猛的砸了下去。

“嘣,叮当当。”

巫嫌看着崩飞出去的半截镐头,回头冲巫四九吼道:“你是不是找错了,这怎么开啊,石头比金冠铁打造的镐头都硬。”

“如果那么好进入的话,我还带你来做甚。”巫四九淡淡的回了一句,随后他找了一颗树,将布幡插在地上,一道看不见的波纹瞬间扩散开来,将这一片山林笼罩住,做完这一切后,他自己仰躺在树根上,又美美的灌了一口春风化雨露,“你最好快点,如果你不想让青丘中的那群骚狐狸弄死你,就别磨磨蹭蹭的,我可打不过她们。”

巫嫌深深叹了口气,转过身,抬手摸了摸背上的大铁铲,却没有将其拿出来。

“幻灵术。”

低喝一声,巫嫌手中瞬间出现了一柄闪闪发光的,镐头。

“喂,浑小子,一把镐头弄那么亮干什么,闪的我脑壳疼。”巫四九抱着不知从哪弄来的烤鸡啃着,口齿不清的对巫嫌说到。

“唧唧歪歪个什么,你来挖啊。”

“少废话。”

巫四九瞪着大小眼,一块鸡骨头准确的丢在巫嫌的头上。

少年脸上冒着黑气,将一腔的怨气撒在这片山壁上,仿佛这片山壁就是巫四九一样,一下又一下的砸上去。

三个时辰过后。

巫嫌拖着疲倦的身体走到了巫四九的身边,只见老道士抱着自己的酒葫芦早就睡过去多时了,嘴边流着口水,更是显得邋邋遢遢。

“嘭!”巫嫌抡起身后的铁锹狠狠地拍在了巫四九的头上,心中不爽,自己辛辛苦苦的在那边开山,不帮忙就算了,还出来又吃又喝,当初说凶险万分,不能有一丝懈怠的人是谁啊。

巫四九头部遭到重击,体内元气自动护体,倒是完全没有伤到,只是“嘭”的一声将熟睡中的他吓了一跳,“吓!什么情况?”

“洞已经挖好了,可是下面的结界我可弄不开,用盘龙铲的话倒是可以,但在外边动静太大了。”巫嫌见自己爷爷醒了,一屁股坐在树下,也不管硌不硌,一边掏出吃的喝的,一边说到。

“磨磨蹭蹭这么久,天都该亮了。”巫四九嘴里捣鼓着,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接着对着巫嫌道:“结界我来搞定,你暂时休息会儿,等下还有的累呢,跟太虚宫沾边的可没一个好相与的。”

巫四九走到巫嫌挖出的洞边,洞口大约一人宽,洞体表面光滑如镜,通道与地面成四十五度角,周围没有见到碎石土渣,想必是巫嫌在挖洞的时候收到储物袋中了,这洞口深不见底,仿若将这青丘山都挖通了一般。

他晃晃脖子,接着如同一只暗影灵猫般,无声无息的钻了进去。

巫四九一路向下,不多时候,便看到一抹淡青色的光芒,心知这便是继承太虚宫几分道统的势力遗址的结界了。

淡青色的结界笼罩着诺大的地方,表面不时有真龙凤祖的形象闪过,散发着淡淡的威压。巫四九不敢大意,手掐黄神印,身上的麻布道袍无风自动,“诸位前辈莫怪,阴阳家此代不肖子孙巫四九冒犯各位英灵,着实是关乎阴阳家一脉的血脉,不得以而为之,望诸位前辈海涵,有当一日,巫四九定当衔草结环以报。”巫四九念完一大套话,接着权力运转玄功,喝道:“乾坤无极,道法归一,阴阳五行,八门遁奇。”

只见巫四九的身前出现了一道太极八卦图,阴阳鱼在其中心,不停的循环流转,周围八卦演化着天,地,风,雷,水,火,山,泽,充满了玄奥的气息,虽然太极八卦图内里存在着毁天灭地的力量,但表面上就像是真正的世界般散发着勃勃生机,上古阴阳家的不传密法,三皇印之一的人皇印,以人世间的四方八卦为基,中者不仅肉身尽毁,就连神魂都会被八卦图活活消磨殆尽。而且人皇印组成的太极八卦图符合天地至理,其中的力量无穷无尽,种类繁多,最适合用来比拼耐力,亦或是破除结界。

巫四九将手向前一推,喝道:“破!”

人皇印猛的冲向青色结界,当,洪钟大吕的声音响起,结界上波澜四起,龙凤图像出现,真龙嘶吼,凤祖啼鸣,竟让人皇印组成的太极八卦图不得进。

“几万年的玩意儿了,给我破。”巫四九见结界之灵自主反抗,面目狰狞道:“我阴阳家的最后希望,尔等无智之灵竟敢阻我!阴阳五行,八门遁奇。”

又是一记人皇印。

“八门遁奇。”

“遁奇。”

一道又一道消耗极大的印法轰击而出,巫四九原本就很难看的脸色变得异常苍白,偶尔还有一些不自然的潮红浮现,显然负荷极大,已经受了内伤。

他见结界如此结实,也是心下一狠,硬生生逼出一口精血,精血对于修行之人的意义不需要多强调,巫四九为了打开结界真的是拼老命了,要知道这不是一滴两滴,而是满满一大口。

“不掘了你们,老子就不姓巫。八门遁奇,血炼人皇,开。”

人皇印加上巫四九的精血,狂暴的力量扩散开来,整个青丘山都震动了起来,群兽惊醒,林鸟乱飞。轰的一声,原本洞口上面的山壁竟是连同周围的土地一起被炸上了天,这仅仅是此招透漏的气息造成的。

就在巫四九拼命的将血炼人皇印推向前的时候,青色结界突然闪了闪,仿佛是没有了能源的大号灯泡,接着就这样消失了。

巫四九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活活被气死过去。阻挡自己半天,老子玩命攒了个大,你丫就这么没了,为了不使遗址中的东西被破坏,他只得将攻击的方向改变,改推为举,将人皇印轰向天空。元气逆行,强行变招,巫四九再也忍不住,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坐在外面休息的巫嫌,张大嘴看着消失在眼前的山壁,以及后来冲天而起的血色太极八卦图,欲哭无泪,爷爷啊爷爷,你早把这炸平了,我还挖个什么劲啊。

编后语:关于《《凶神纪》免费试读_桃花岭桃花仙》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无生106官网世界》——点小豆》,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三界之分试读版》免费试读_安闲自得

三界,无非不是人,灵,妖界,老套的剧情是一样的,但一定有你更想不到的无尽故事……三界,并不只是单单的三界,我们的主角(肖思悦)就依然是从灵界开始的,但这真的是灵界吗?故事的情节需要等待,再说一次,这是一个无尽的故事……除人界以外,灵界,与妖界除了本身之外,在一次历史性的改变中,自己产生了新世界,分界。我们把灵界的分界通称为——异界,妖界的分界只有两个,一个叫魔界,另一个叫圣界。但在三界中,没有任何人知道有“分界”的存在,直到那时,在灵界有一批人改变了现状……(感觉再说你们就要全部看懂了……)故事就是在这之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