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狼人杀究极俱乐部》——风尘枯叶

发表时间:2018-12-07 01:44:23浏览:77次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薪升》:随便写点东西》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狼人杀究极俱乐部》——风尘枯叶。 之前本站也有不少关于类似内容介绍:1.大乐斗绝对给力的豪礼 腾讯贵宾俱乐部会员专享2.乐斗Ⅱ俱乐部礼包上线 豪礼只为大侠开3.街头篮球新版五月中上线 新俱乐部横空出世

第1章 项方

项方,男,今年20岁,生日是5月23日,X市人,经营着一家麻将俱乐部。

现在是2018年3月15日早晨,项方还在房间里熟睡。

昨天好像很多女生在向男生表白,说是什么白色情人节,不过不管是白色还是黑色,反正跟项方没啥关系,在送走完店里的最后一批麻将客后,他就开始玩起英雄联盟。这款在十多年前很火的游戏,现在依然还有不少人在玩,项方自从玩过一次后就喜欢上了这游戏。

玩游戏时间总是过得非常快,项方这一玩就玩到凌晨4点,本来还想继续打一把,就在新的一局刚开始时,忽然感觉困意席卷全身,险些就直接晕了过去,还好在晕之前,强行控制身体丢下鼠标,把自己甩到床上,倒头就晕睡过去了。

而这新的一局游戏,项方这个猪队友的名份铁定是坐实了,开局三分钟,聊天窗就已经被队友刷屏了,刷屏内容如下:

农民:什么状况?

安妮:你看见我的小熊了吗?

沃利贝尔:安妮的小熊在哪,我怎么会知道?

阿利斯塔: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农民:你儿的牌打得也忒好了!

沃利贝尔:卧槽!这农民谁啊?在斗地主吧?

安妮:噗……逃跑一个就算了,还有一个在斗地主?

阿利斯塔:算了,反正也赢不了,刚好跑了一个,我们去开个麻将房间打麻将吧……

沃利贝尔:讲得也不是没有道理,走起。

农民:等我一下,我这轮两个炸,打完再去。

安妮:……你们!

……

安妮:房间开好了吗?这么慢!

沃利贝尔:等等,我在定时,等下记得回来举报下这个掉线的!

安妮:!!!

阿利斯塔:老铁,没毛病,算我一个。

……

而另一边,电脑桌旁的大床上,项方已经呼呼大睡了起来,在项方昏睡之前隐约听到一个娘里娘腔的声音:“系统已经选中目标,确认无误,现在开启未来天王游戏中心连接端口,远程传送天王设备……”

……

项方,从小被爷爷项天问领养,20年过去了,没有一点有关父母的消息,项方也无所谓了,反正最希望有父母关爱的年龄段已经离他越来越远了,如果现在有谁敢在他面前潸然泪下,找他认亲,他只会送给他三个字加两个标点符号:“呵呵,滚!”

项天问当然不是项方的亲爷爷,不过对项方还是不错的,可能命中注定一个孤寡老人和一个伶仃孤儿有这么一个缘分吧,这20年来这爷孙相处的还是挺不错的,在外人看来,这爷孙就是比亲人更像亲人。

……

项天问,B市人,22年前,项天问家里突发大变,一场意外的大火,将项天问的一切都烧得一干二净,当时项天问在外出差,得知消息后当场晕倒,之后用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才接受了这样一个事实,他将要独自一人孤苦度过余生了。

项天问不想在伤心之地久留,办完家人的后事后,就孤身前往X市,几番思虑后,他买下了X市天神休闲花苑靠东大街边的一楼十六平小店面,还有店面上方二楼的两套房。

项天问喜欢打麻将,他将买来的两套房打通,再将一楼门店与正上方的那套房打通,建了个大楼梯,然后装修了一番,自己经营起了麻将俱乐部的生意。

麻将俱乐部经营了两年,生意还算不错,有了自己的固定客源,大多都是附近的中老年人,和项天问年龄差距都不大,都还算聊得来,久而久之,大家都混得挺熟,项天问也算渐渐地走出了心中的阴霾,可是已经年过半百的他,要说心中没有一点对亲情家人的渴望,那是不可能的。

也可能是上天终于不想再折磨这位孤寡老人,有天晚上,项天问正与黄姓、郑姓和周姓的三个老友在二楼搓着麻将,忽然听见有婴儿啼哭的声音。

项天问和这几个经常聚桌搓麻将的老友都对附近这一带十分熟悉,邻里邻外的近年没听过有谁家生了娃,出于好奇,项天问闻声向窗外看去。

现在已经夜间11点半了,街上早就没有人流走动了,而这婴儿啼哭明明就是从街边传来的,而且听得十分真切,明显就在项天问的麻将俱乐部附近。

几位老人出于担心与好奇,直接将打一半的麻将搁浅了,一起下楼,想去看个究竟。

出了店面,婴儿的啼哭忽然止住了,几人左右观望,正在疑惑时,忽然响起了婴儿稚嫩的笑声,项天问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寻声找去,原来是在他的店面旁的水泥电线杆后面。

项天问走到电线杆后面看去,只见一个粉嫩小娃娃被棉布裹着,这小娃娃似乎也发现了项天问,竟然冲着项天问笑,项天问看了心一热,直接就把这婴儿抱起。

这时候其他三个老友也已经走了过来,三人一看,嘿,这娃长得还挺水灵。

其中一个黄姓老头拍了拍项天问的肩膀问道:“男孩还是女孩?”

项天问轻轻掀开婴儿下面的棉布,笑道:“有料,是个男孩。”

另外一个郑姓中年人闻言疑惑道:“这年头还有人弃婴?而且还是个男孩,他家人怎么舍得?”

“哎,这世道,什么样的人没有!”

最后那个周姓老头顺口回了句,转头看向项天问,发现项天问不讲话,只是盯着怀中的婴儿看不停,于是走了过去,也拍了拍项天问的肩膀,说道:

“老项,别傻看着了,喜欢就当自家孙子收了,自己养着呗。你一直一个人也不是个事,这可能是老天专门给你安排的,有这么个小孩陪着,不也挺好的。”

“是啊,老项,你看这娃冲着你傻乐的样子,刚刚我们在楼上还一直哭着,现在却一直对着你笑,这也许就是缘分啊。”黄老头附和道。

“嗨,你们几个老家伙……”项天问想顶几句话回去,却又犹豫了,看了怀中的婴儿一眼,不太确定的问道:

“要不……养养看?”

“看什么看,你就别犹豫了,这缘分啊来了就别躲着,这就是你亲孙子没跑了,你就认了吧,哈哈哈……”老郑直接调侃了项天问一句,并极力劝道。

项天问点了点头,将怀中婴儿紧了紧,说道:“外头凉,我们进屋说吧,别冻着孩子。”

于是几人就往麻将俱乐部走了回去,隐约还听到几人的对话。

“对了,老项,给这娃取个名字。”

“嗯……就叫项方吧。我老项家的方向,老天眷顾,方能后继有人……”

就这样,项方在项天问的精心照顾下,一步步的成长了起来……

……

时间回到2028年3月15日,清晨项方还在熟睡,昨晚不知怎的就直接昏睡过去,加上又是晚睡,项方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中午。

“嗯……”

中午项方自然醒来,感觉脑袋还有点晕晕的,有点不太记得昨晚的事,自言自语道:

“昨天是怎么了?怎么就直接睡了过去?好像昨晚还梦见臭老头了,哎,不会是老头过了四十九天后给我托梦吧?我说,老头,你托梦就托梦吧,搞得这么邪乎……”

说到这,项方不禁有些伤感……

————————————

(大佬们,风尘新书拜见哈,求推荐收藏一波……谢谢!)

第2章 项天问的离世

醒来的项方经过短暂的恍惚,意识逐渐清晰了,他知道不是项天问给他托梦,是他太想老头子了。

……

项天问已经去世四十九天了,两个多月前项老爷子忽然体力不支昏迷过去,把项方吓得直接在第一私立医院开了间VIP套房,自己和昏迷的老项一同住进了医院,主治医生说属于正常脑衰竭,基本已经确认为死亡,不过还有微弱的呼吸,还能不能醒来见上最后一眼,全看造化。

项老爷子昏迷了两周,项方也跟着在医院住了两周,寸步不离。那天主治医生又来病房检查了一遍老爷子的状况,然后苦口婆心的对项方说道:

“基本已经没有醒来的可能性了,医院的费用很高,而且你又是住VIP病房,这是在烧钱,老爷子要是知道了,心里也不会好受的,还是早点安排下老人家的后事吧。”

自从项方一起跟着住院以来,这已经是主治医生第七次劝慰项方节哀顺变,可项方就是听不进去,他向主治医生点了点头,回道:

“医生,谢谢您,可我还想再等等,老头肯定还有话对我说,没关系的,我们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但是老头子这些年也给我存了不少钱,这些钱本来就是老头赚的,就让他多享受几天VIP病房。”

说到这,项方似乎是想起以往项老爷子的形象,干涩的笑了笑,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向医生和病床上的项老爷子说话:

“嘿,我要是不给老头多住几天,他那暴脾气铁定是收不住了,他肯定要骂我……”

“臭小子,你就这么盼着我早点死啊,这么急着想要家产啊,多让老头我住几天会死啊……”

“对!老头肯定会这么说,医生你怎么知道的?……额……医生刚才是你讲话吗?我怎么听到老头的声音?”项方有点愣神了,他幻听了吗?

医生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愣住了,不过毕竟是久经医场,心里承受力自然不是一般人能比,短暂错愕后,还是回过神,拍了拍项方的肩膀,指了指病床上:

“不是我说的,你家老爷子醒了,有什么想说的赶紧说吧,不要愣神了,这也算是一个奇迹了,老爷子是个有大毅力的能人啊,应该是自己努力着要醒过来的,可能有什么没有交代完的事要跟你说吧,去吧。我行医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见。”

医生说完话,也不等项方回话,独自离开了,将时间留给这爷孙俩。

项方终于回过神了,他冲着躺在床上的项天问笑了笑,不过眼睛却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

“老头,你总算醒来了。”

项天问的确是醒了,此时的他没有多余的力气侧身,只能歪着头看着项方:

“臭小子,你离那么远干嘛?我现在可没力气起身过去摸你头,安慰你。”

项方又是一愣,小时候他受人欺负,项老爷子,都是轻轻摸着他的头,各种好话哄着他,还为老不尊的帮他去出气。

想到小时候,项方心里一酸,眼睛又红了几分,走到床头,握起老爷子的手,问道:

“老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项天问看见项方走到了自己床头,自己可以不用再费劲的扭着头了,稍微放松一下,看了看天花板,眼睛的余光还是可以看见项方的,然后微微叹了一口气:

“哎……麻将怕是摸不动了,老头我现在应该就是别人说的回光返照吧,你小子也不要太难过了。”

“我……”项方哽咽的说了个字。

“你小子别打岔,听我说。”项天问直接打断项方说道,看见项方点了点头,就继续说了下去:

“我这辈子,最苦的时候,就是那场剥夺我一切的大火,痛,那是真的痛,就算过了十年,二十年,依然抹不去的痛。

可是我这辈子啊,最幸运的事,就是捡了你这么个活宝,当时第一次抱你的时候,你就冲着我笑,就像春天盛开的海棠花,让我一下子就想起我跟老伴一起去看过的那片海棠花海园。

这也许就是别人说的缘分吧,也可能是老伴和我的孩子一家人在天上看我一个人孤苦,派你过来陪我这个老头子的吧。

现在我要去天上陪他们了,你一个人要好好过,找个好媳妇陪你,要好好待人家,尽量不要一个人自己出远门,就算要出远门也要带上那个你在乎的人。

好了这些话也不多跟你说,自己的路还是要自己好好走。你只要记住你是我老项家留在世上唯一的香火,得把我项天问的姓氏继续传下去,麻将俱乐部你感兴趣就继续经营,不感兴趣就变卖了,自己找点喜欢的事做。

别一天到晚盯着电脑玩游戏,跟个屌丝似的,怎么能泡得到妹子。”

项天问说到后面,声音已经越来越低,也越来越回归本性,讲起话来也越来越像平时讲话那般不着调。

“我一定给你娶个白白胖胖的孙媳妇,将来再给你生个白白胖胖的小曾孙,到时候一家三口一起去看你。”项方知道老爷子是真的要走了,强压住心中的悲伤,讲话也尽量挑老爷子喜欢听的讲。

“呵……”

项老爷子原本已经开始涣散的眼神,听到项方这句话,忍不住精神又是一振,笑出声来:

“20年了,你小子老是跟我抬杠,就属这句话最中听,好了,我累了,要睡会,别给我添乱了……”

老人家话还没讲完,眼睛就已经闭上了,干枯的嘴唇动着动着就停了下来了……只留下项方一人在那无声的哭泣着,生离死别,天人永隔,此一别,不再见,从此梦里可愿来相见?

……

是的,项天问去世了,在将项方培养成人后安然的离世,医生跟项方说,老人家走得没有痛苦,挺安详的。

“老头,医生说你走得挺安详的,下次托梦的时候就别再让我直接昏死过去,咱们在梦里好好聊一聊,你看,你这次托梦把我整得晕头转向的……”

项方无趣的自言自语道:

“算了,起床刷牙洗脸,打豆豆……”

“对了,昨天睡前好像又开了一把,特么,不会被举报吧,要是给我停封一天,我今天玩毛啊……”

……

此时的项方还不知,他的家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了……

————————————

(例行求推荐收藏……风尘感激不尽……)

编后语:关于《《狼人杀究极俱乐部》——风尘枯叶》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惊喜连连,百万现金等你拿——大神棋牌游戏》,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