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noYes游戏王国
手游排行榜

《天罚九州》——如实如虚

发表时间:2018-12-07 02:44:12浏览:67次

在上一篇文章中,小编为您详细介绍了关于《《狼人杀究极俱乐部》——风尘枯叶》相关知识。本篇中小编将再为您讲解标题《天罚九州》——如实如虚。 之前本站也有不少关于类似内容介绍:1.《九刃》九州大巡游——岳州篇2.《九刃》九州大巡游——凝州篇3.《九刃》九州大巡游——岚州篇

楔子

东极太虚境外天,西方摩云寺里禅;

火烧南疆赤焰谷,水没北冥月宫寒。

云压瑶池雨沾竹,风吹圣山雪满天;

地生血泽穷黩武,天降飞霞永自传。

却说神州大地,本水秀山青,人杰地灵,实是上好极佳之地!怎奈阴阳相悖,物极必反。数万年前神族各部纷争不止,西方诸神更是虎视眈眈,直接导致众神之战,纷争战乱长达数千年之久!上古诸神尽皆陨落,却使得仙、妖两大势力快速崛起,彼此之间更是杀伐不断,人声哀道……

赤焰谷,连绵几千里,谷内终年热气腾腾,一望无际的火林内,偶尔飞出几只不知名的鸟兽,浑身被火焰所覆盖,或追逐打闹,或驻足观望。离火林不远处,有一熔岩池,橘红色的岩浆不断地往上冒,还不时的伴随着岩浆的喷发,直至数十米。而位于火林与熔岩池的中间,有一座赤红色的大殿,站在大殿的一侧向另一侧望去,却怎么也望不到头!

“早就闻说你从不收男弟子,怎么这回破例了?”此时大殿内正端坐着两位中年男人,中间摆着一个大大的棋盘。左边一人直眉桃花眼,鼻梁高挺,嘴唇饱满,白面无须。身着赤色长袍,头戴三叉火焰冠,腰系兽首吞金带。手执棋子,眉头一皱,一张国字脸似乎都要挤到一起。问道:“难道此人是神族的遗种?”

右边那人穿着一身青色长袍,头上用一束发金环束住头发,一副瓜子脸,上挑眉下的一双丹凤眼不时地闪着光,三缕长须,甚是俊雅。此时正手端着茶杯,目不转睛的盯着棋局答道:“也可以这么说,但他父亲曾与我有恩,我…必须收他!”

“哦!原来是他的儿子,怪不得。”说着便将棋子落下,紧接着又道“只不过你让你这宝贝徒弟只身一人前来南疆,你也放心的下?”

此时右边这人抬起头来,望向殿顶。说道:“这对他来说是场修行,也是场磨炼。另外我将《山海经》也留给了他,还教肥遗招了出来,供他驱使。如果这样他还到不了的话……”说到这,便重叹一声,不在言语。

“那你还担心什么,肥遗可是达到大罗金仙的级别,有它从中保护,再加上《山海经》足可确保你徒儿万无一失。另外,你徒儿既是他的孩子,想必以后也将不凡!”

“但愿吧。”说罢,青袍中年人便站起身来瞧着坐在自己对面那人道:“还有就是,金乌,你们与仙派势力的争斗也该停停了再这样长期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名叫金乌的这名中年人脸色顿时一沉:“停?说得轻巧,我们死了那么多人,岂是说停就能停的!以后切莫再说这话。”

“唉!罢了罢了,随你吧”青袍中年人将手一挥转身离去,只留下金乌一人盯着棋盘凝思不语……

第一章 山美人恶

雾灵山,乃幽州境内一座名山,南接青州。山内多珍禽异兽、奇花异草。山峰叠嶂,碧水如镜、青山浮水,倒影翩翩。一条山路如长蛇般蜿蜒在山间。

在这条并不宽敞的道路上行走一少年,似是在赶路,却又双目四望,好像在欣赏此山景色。似是在观望,但又行脚匆忙,从未停歇片刻。

此人大约有十七八岁年纪,身上穿着一件青灰色短袍,腰中随便系了一条麻绳,头上没有挽髻,也是用一条麻绳系了几系。垂发至腰,好不潇洒!

正行路间,忽然两旁树木簌簌作响,树上憩息的群鸟受到惊吓轰然飞去。只见从树林中跃出两位年纪大约有二十五六的白衣青年,拦住去路,站在左边的那位问道:“你可是项英。”问完之后,便抬首望天,对周围事物不再理会,好像一切都与他无关。

项英打量着拦在自己面前的这两个人,左边这位头戴金冠,身穿一件白色长袍,腰中系着一条金丝带,身材高挑,容貌甚是俊美。再看右边这位,也是这么一身打扮,只不过身高比左边那人要高些,容貌则要稍逊几分。

项英心想:自己与这二人并不相识,但是看此二人的气度与装束并非是一般人能比的,难道说自己曾无意间得罪过他们,想到此处,项英便拱了拱手道:“在下正是项英,不知二位尊姓大名,找在下有何贵干。”

左边那人始终抬着头,此时正盯着一只盘旋在空中的小鸟,一动不动,像是没有听到项英的问话。

而右边那个人在项英打量自己时,他也在打量着项英;一张甲字脸,脸色黄中透白,像是大病刚刚初愈般;身材轻挑高瘦,仿佛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一双剑眉下的眼睛却是黑的发亮,精神得很。没有一点颓唐的样子。模样甚是普通,虽说不上英俊,但也清清秀秀,很是干净。

只听他笑呵呵地说道:“项少侠不必担心,在下郁少聪,站在我身旁这位乃是我弟弟郁少睿,我们兄弟二人前来找少侠并无恶意,只不过是想取少侠身上的一件东西,取了就走。”

项英心想:这二人既然知道自己的名字,显然是有备而来。只是不知道他们所说的东西是何物,于是便打个哈哈道:“二位看我身上像是有钱的样子吗,只怕是你们找错人了吧!”说罢项英抬腿便要离去。

“哈哈哈,少侠好会说笑。”郁少聪上前一步说道:“我们来找少侠不是为了要钱,而是要少侠你身上的那本竹简。”

这郁少聪左一句少侠右一句少侠,说话甚是谦和有礼,但项英听到后却是心里一哆嗦,心想:这竹简本是师傅所赠,并叮嘱不到万不得以时不可打开,自己一直未敢打开过。况且自己一直小心的很,不曾外漏。怎么此人竟然知道竹简在自己身上。想必是来诈我的。想到此处,项英便哈哈笑道:“兄台真会说笑,我说你们找错人了,你们还不信。你看我这副穷样,像是读过书的样子吗,不怕兄台笑话,这字认得我,我却不认识它们半个,这竹简啊,我是真的没有,不过兄台如果是真的想要的话呢,我倒知道一个地方,价钱公道,童叟无欺。”

“哦?找错人了,那你看这是什么?”说着郁少聪从怀中掏出一只巴掌大的小鸟,虽然小但长相甚是奇特,腹下长了六条腿,背上生了四只翅膀,并且头上还生有双角。浑身赤红,虽离它有一丈多远,但项英还是感到炽热难当。

没等项英开口,郁少聪便接着说道:“这个小东西本是我们兄弟二人在太华山无意间碰到,见它长相奇特,便欲捉它,我们耗了整整五天五夜才将这个小东西捉住。”

“哦,是吗?”项英饶有兴致的观察着这个小不点:“想不到这只小鸟本事到挺大的,只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说完,项英一边盯着这只小鸟,一边吧唧着嘴。

“呵呵,想不到项少侠倒是性情中人。少侠可知此兽来历?”

项英心中琢磨:看这郁少聪也不是爱显摆的人,此鸟定与竹简有所关联,否则他也不会将它掏出。便回答道:“知道,不就是从蛋里孵出来的吗,只是不知那老鸟上一世做了什么孽,生出的孩子竟然如此难看。”

说到此处项英忽然感到自己身上像着了火一般,越来越热,这才发现那只不知其名、长相奇特的小鸟身上的颜色竟然比刚才又红了许多,连忙又补充道:“不止难看,火气还挺大。”

一旁的郁少睿瞥了项英一眼,重重的哼了一声,便继续抬头望天不再理会。而郁少聪仍是一副笑呵呵的样子说道:“少侠又说笑了不是,当日我兄弟二人捉住此兽之后,也是大费不解,世上怎么会有长相如此奇特之物,故到处搜寻与此兽有关的书籍,但是我们找了数年之久仍是一无所获。就在我们要放弃的时候,无意间听到师父聊到数万年前的那一场众神之战。”

说到这,郁少聪突然止住不再说下去,而是在观察项英的反应,他想:既然那宝物在这小子身上,说不定他也对数万年前的那场战争也有所耳闻。这不看项英还好,一看项英差点把郁少聪的鼻子给气歪了。

只见项英一会掏掏耳朵,一会挖挖鼻孔,好像自己刚才那些话他一点也没听进去。

项英见郁少聪不往下说了,便说道:“那个兄台,你继续说,我听着呢。”

饶是郁少聪的脾气再好,也有种想骂娘的冲动。压了压心中的怒气继续说道:“众神之战持续了数千年之久,神州各地都是杀伐之声。诸多神兽异兽皆力战而死,上古天神除了寥寥几个得以生还外,其余尽皆陨落。而在这几位生还者内,有一位使用大神通将战死的诸多天神、神兽的灵魂收录在一卷竹简中。这卷竹简便是上古十大神器之一的《山海经》。”

郁少聪顿了顿接着说道:“拥有《山海经》者,不但能收录天地万物,还可随意召唤经内天神、神兽供自己驱策,我手中这只长相奇异的小鸟,便是经内的上古异兽——肥遗。我们之所以知道《山海经》在谁人之处也是全靠这肥遗引路。”

“你说的这些什么众神之战啊,什么《山海经》之类的,我完全没听说过,更加不懂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还有事,有空再聊。”说罢,项英转身便要离去。

“哼,想走。”只见郁少睿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柄金色长剑,说着便直向项英刺去。

项英来不及细想便向一旁扑倒,躲过郁少睿这一剑,谁知项英刚刚躲过,这郁少睿便改刺为扫,第二剑紧接而来。无奈,项英只得继续躲避。

谁知这时郁少睿手中金剑顿时光芒大作,耀的项英睁眼不开,只得凭感觉游走于郁少睿的剑锋之间,不一会,全身便布满伤口。

项英心想:看这郁少睿功法只怕是在我之上,更何况一旁还有一个郁少聪,若此二人联手,只怕是我命休矣。这样躲躲闪闪下去也不是办法,与其这样狼狈逃窜,倒不如舍命一拼,也许还有逃脱的希望。

想到此处只听得项英大喝一声:“看招!”

编后语:关于《《天罚九州》——如实如虚》关于知识就介绍到这里,希望本站内容能让您有所收获,如有疑问可跟帖留言,值班小编第一时间回复。 下一篇内容是有关《惊喜连连,百万现金等你拿——大神棋牌游戏》,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进去看看。

相关推荐

玩家点评

条评论

热门下载

热点资讯